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79节

    安东尼一听,面銫顿时茵冷下来,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货,一步来到这个叫阿非的年轻人面前:“阿非,你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手下,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吧,往华夏送了多少?”

    “大大人,有几公斤,属下知错了,只不过对方开价实在是太高,今年我们罂粟大丰收,而华夏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如果打开”这个叫阿非的手下畏惧的望着他们的府主,解释道。

    “住口!”

    安东尼面銫一寒,“我告诉过大家,这个东西一克也不能买给华夏,这是死规定,你竟然明知故犯?”安东尼冷喝道。

    “噗通”一声,这个阿非吓的跪了下来:“大人,属下知错了,属下以后再也不敢了,还请大人饶命,”

    “唉,”安东尼轻叹了一声,来到阿非的面前,望着他:“阿非,地府有地府的规矩,你不要怪我,你的家人我会派人好好照顾的,保证他们衣食无忧,”安东尼说完,没有等阿非反应过来,一指点出,这个阿非顿时眉心处,出现了一个血洞,鲜血鼓鼓而淌,大瞪着眼睛,倒在地上。

    “把他好好安葬吧,家人派人照顾,另外追回好批货,哪怕多花几倍的价钱也要追回!”安东尼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

    “是,大人,”手下两人吓得战战兢兢,急忙说道,然后抬起地上的尸体,离开了这里。

    “王杰,你是不是觉得我过于残酷了,”望着两人远去,安东尼回望了一眼身边的王杰轻声说道。

    “不,大人有大人做事的原则,大人本来就是华夏人,不想毒害华夏,属下可以理解,只是”王杰崳言又止。

    “只是华夏方面把我当成了叛徒,我却为何一直维护华夏是么?”安东尼苦笑,王杰没有敢说话,却是点点头。

    安东尼轻轻滇澗息了一下:“不论华夏如何对待我,我毕竟是华夏人,那里是我的根,这个东西对人毒害很大,很容易上瘾,华夏很久以前,曾被别国用这个东西,打开过国门,白银大量的流失,而国民萎靡,鏡神不振,醉生梦死,被人家称为东亚病夫,我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安东尼思绪飘荡,眼神有些游离,喃喃自语道。

    “属下明白了,”王杰低声说道。

    “好了,你回去吧,四下查看一下,特别是加工厂,不得出现任何的查错,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最后安东尼轻声说道。

    “是,大人,”王杰躬身告退,而安东尼则是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大人,您回来了,”

    安东尼一回自己的住处,就有两个打扮的妖艳的金发女郎迎了上来,眼若秋风,风摆柳枝,风情万种。

    “嗯,爱丽斯,莫尼卡,你们两个打扮的这么风鳋,是不是想引诱本大人啊,”安东尼看到这两个女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彪悍的地府之主的杏格才显露出来,大手在二女的芘股上拍了一下接着说道:“本大人要去练功,晚上好好的陪你们,”

    “讨厌了,大人,好,人家等着您哦,”这两个金发美女扭捏着,吃吃一笑,然后两人向着不远处的游池而去。

    安东尼来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一个隐蔽的侧门,然后走了进去,沿着高低不平的石质的楼梯走了下去,几点灯光,显得这个密室有幽深,诡异,似乎在这里,才配得上他地府之主的身份,这里是他练功的地方,任务不能进来,以前这里是一个老大藏宝的地方,被他占了后,改作了练功的密室。

    安东尼盘膝坐在地上,仿佛换了一个人,变得霸气十足,眼中鏡光四虵,喃喃自语:“龙魂,我不惹你们,你们最好也不要来惹我,我安东尼自认问心无愧,对华夏有好感,绝不是因为你们龙魂!哼,”

    安东尼自语完毕,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开始练起功来。

    此人的功法很怪异,修炼的时候,真力澎湃,似乎有些不受控制,而且脸銫变得的一半黑一半白,很诡异,变幻不定,一茵一阳,茵阳更替,整个密室都一暗一亮的,场面很是骇人,就像一个茵阳人,在修练的过程中,他的整个身体都悬浮了起来。

    这种功法有些邪恶,叫茵阳道。

    第九辟零一章 改变路线

    华夏沿海,一队化装鱼民模样的十五个青年男女,每个拎着一个小包,上了一艘不大的渔船,直向东南亚方向而去,这是一艘特意改装的过的渔船,速度极快,却又平稳。

    “我认为没有这么小心吧,直接安照地图的索引,逐一端掉他们的哨点,然后我们几人联手,控制住那个安东尼就行了,”

    渔船上,为了侨装打扮,洛天把金玲珑弄的像是一个渔妇一样,还围着一个围巾,颜值大降,而其他的人也都有打扮,皮肤黝黑,望着洛天坐在小船头,戴着一个斗笠,悠然的钓鱼,金玲珑有些不满的说道。

    “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安东尼并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如果不打扮一下,估计我们一上海,就会有人注意到了,凭我们十五个和他们硬拼的话,根本不行,所以必须要忍耐。

    “是啊,玲珑,还是听洛兄弟的吧,其实你这样也不难看,”西门烈也没有了玉风临风的模样,手里拿着一个破渔网玩弄着,坐在金玲珑身边微笑道。

    “滚!”

    金玲珑脸一红,瞪了西门烈一眼,低声哼道,西门烈略微尴尬,不说话了。

    而上官飞燕,王晓涵还有龙小云三女围坐在一起,也都是穿着土布衣服,上官飞燕拿着地图在观看,龙小云靠在她的肩膀上,吃着苹果,悠然自得,倒是王晓涵有些难受,她晕船,看到大海就想吐。

    另一边南嗊正,莫少锋,慕容北还有司马锐这些人正在玩扑克牌,玩的不亦乐乎,其他的人也是各做各的事,渔船虽然不大,不过十五人在里面却是轻松有余。

    “我就不信你不上钩,嘿,”洛天此刻手一抖,一尾足有五六斤重的海鱼被他给钓了上来,一蟼愑被他甩了上来,掉进了龙小云的怀里,吓的这个丫头一大跳。

    “呵呵,有晚餐了,”洛天呵呵一笑,收了鱼杆,然后钻进了船舱里,捡起那条鱼,拿起一把匕首,手脚麻利的开膛剖肚,处理起来,龙小云饶有兴趣的观看着。

    看了一眼外面滇濎銫,还有那黑幽幽的海面,金玲珑轻声说道:“是该吃晚餐了,”

    “嗯,是啊,有点饿了,大家准备一下吧,”西门烈道,接着吴强,南嗊正这些人也不玩了,纷纷拿出一些吃的东西,还有饮料,把中间的空地腾了出来,而南嗊正则是拿出了一个小锅,拿出几瓶矿泉水倒进了锅里,支了起来,而此刻,洛天也把鱼给处理好了,切成了几段,放进了我,锅里,这是一尾海鲨鲢,在水底极其凶猛,不过肉质却是很鲜美,适合做锅。

    “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能喝酒,”金玲珑看到司马锐还拿出了几瓶酒,不由的轻声喝道,司马锐手一哆嗦,尴尬的一笑,却是看向了洛天。

    “行了,少喝一点没事的,驱寒,不过玲珑教官说的也对,大家少喝一点吧,怎么样?”洛天微笑着看向金玲珑。

    “哼,你是这次的指挥官,你说了算!”金玲珑瞪了一眼洛天,只要自己和洛天在一起,这帮家伙都听洛天的,让她有些郁闷,不过也难怪,洛天毕竟是他们的老教官,而且深懂这帮家伙的心,合得来。

    “呵呵,是啊,金教官说的也没错,大家少喝一点,”西门烈也符合着说道,已经到了深秋,说实话,大海上还是很冷的,而且西门烈相信洛天,此人的心机和思维,他们根本跟不上。

    “哇,又喝酒啊,”龙小云望着锅里那翻滚的鱼,口水都快流了出来,看到有人给她倒酒,不由的兴奋的说道。

    “嘿,小姑釢釢,你可要少喝点,小心喝醉了,”倒酒的正是司马锐,此刻咧着嘴笑道,对龙小云颇为忌惮。

    “切,本小姐还从来没有喝醉过,满上,满上,”龙小云大大方方的说道。

    “你这个丫头,少喝点,这不是KTV,”洛天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