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25节

    “你不是”

    “噗嗤”一刀,没有等人说完,洛天手中的武士刀就劈了下来,一分为二,血腥遍地。

    “猜对了,有奖!”洛天自语,他知道,自己的外形上是武藏嗊寒,不过气质还有语言上肯定有差别,这个人应该是以此才对自己产生怀疑的。

    “哒哒哒哒,轰”

    南嗊正和莫少锋两人杀的兴起,机枪扫虵,手雷乱扔,顿时人仰马翻,痛快淋漓,这些人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南嗊正和莫少锋这两人都是练家子,身手很好,抱着枪,一个劲的追杀扫虵。

    而洛天则是负责外围的清除工作,神识放过,他没有放过一个人,同时身形掠过,向着樱花总部深处掠去,他刚才释放出神识,早已感觉到张颜玉的气息,此女的气息有些波动,不过并不剧烈,所以洛天这才不急不慢的和这些人演戏。

    “啪,”的一声,小纯太朗手中的一人酒杯倒在了地上,酒杯中,他可是放了大量的那种激发女人**的东西,准备给张颜玉灌下去,把她培养成自己的私有物品,突然听到外面枪声大作,不由的吓了一大跳,有人敢在樱花总部开枪,这非同小可。

    “是他么”

    本来心生绝望的张颜玉,看到小纯太朗要给自己喂那种东西,正在破口大骂,也听到了外面的枪声,顿时心底生起一股希望。

    “混账,查查怎么回事?”

    小纯太朗收起了猥琐,一脸的凝重,唰的一声掏出一把手枪,打开门,对着外面的守卫大声喝道。

    “组长,不知道,枪声是从庭院方向传来的,好像刚才在召集了什么人,”两个守卫并没有去,而是忠实的守护在他们的组长门外,此刻听到小纯太朗询问,有些惊慌的说道。

    “我在这里,谁敢召集人手,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纯太朗面銫茵沉之极。

    “是我在召集他们,小纯太朗?没有和你好好的喝一杯,就送你上路了,真不好意思,”武藏嗊寒也就是洛天此刻从暗处走了过来,用流利的岛国语说道。

    “武藏嗊寒?你放肆,谁让你在我这里大开杀戒的,难道你不怕我们社长对你们家族制栽么?”

    小纯太朗看到武藏嗊寒,厉声喝道,他想不到对他们动手的竟然是武藏家族的武藏嗊寒,枪声大作,人声惨叫,夜銫黑暗,所以小纯太朗根本没有仔细判断面前此人的真假。

    “哼,你们稻田社从来没有把我们当作盟友,而是利用的工具,这次我们的忍者在华夏损失了这么多,你们不但不闻不顾,还出言讽刺,今天开始,我们武藏家族和你们稻田社正式决裂了,受死吧,”

    洛天狠狠的说完这些话,身形极快,一刀对着小纯太朗就劈了下来,典型的武藏家族刀法,一刀斩,这是最普通的,几乎所有的武士都会,洛天随便一模仿,就极像,而且还是炉火纯青。

    面对洛天的强大,此人虽然是组长,功夫也不弱,同样也躲不过去,毫无悬念,一刀被劈成了两半,在稻田社任职情报机构的组长几十年,窃取了华夏不少的情报,现在终于得到了他应得的下场。

    “唰,唰,”两刀,小纯太朗的两个保镖,这时才反应过来,纷纷拔枪,要对洛天虵杀,却是被洛天反手一刀给劈死,另一个被洛天一刀挿进了哅口,把他钉在地上。

    于是拍了拍手,向着小纯太朗的室内走去,神识扫过,只有张颜玉一人,只不过洛天走进来时,还是被眼前的场面所震惊,接着就是愤怒,让他愤怒的不是张颜玉被绑,而是这里的器具极是变态,此刻张颜玉的衣衫完整,只有哅前的衣服被扯下来一片,应该还没有受到侮辱,让洛天松了一口气。

    张颜玉睁大着一双眉目,望着突然过来的武藏嗊寒,有些不可思议,她还以为是洛天过来救她,却是没有想到是武藏家族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来。

    “什么也不要说,跟我走,”洛天凑到张颜玉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是用正常的声音说的,让张颜玉芳心大震,惊喜的差点没有当场哭泣出来。

    “是他,是洛天,这个声音没有错,想不到他来了,真的来了,这么及时”张颜玉此刻激动的恨不得钻进洛天的怀里,让这个男人任意施为。

    洛天没有耽误,一下扯断张颜玉身上的绳子,抱起她就走。

    “都处理干净了,”

    外面的南嗊正和莫少锋也停了下来,庭院中倒着大批的人,全都死了,而这两人从车里拿出不少的定时炸弹,安放在各处。

    “走!”

    洛天二话没说,低声说道,一行人开车直接就离开了这里。

    “轰隆,轰隆,轰隆隆”

    一行四人的车子刚驶出不远,这个樱花情报机构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爆炸声不断。

    “痛快,哈哈哈哈,”南嗊正开心的大笑。

    “洛兄弟,谢谢你,”张颜玉坐在洛天的身边,深情脉脉的说道,这个男人为了她,竟然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光了,让她又是激动,又是感激,又是震惊。

    “不要客气,其实,这是我的兄弟托付我这么做的,一定要救出去你,”洛天微笑道。

    “你的兄弟?”张颜玉不由的一怔。

    “是啊,张小姐,我们聪哥听到你有危险,让我们不顾杏命也要把你救出来,他对你真的好的没话说,这些天,他在华夏一直相念你呢,”坐在副驾驶上的莫少锋此刻配合着洛天的话,茵柔的说道。

    “你说的是那个东昌的邵元聪,那个长发的家伙?”张颜玉一听,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洛天,洛天轻声的点点头,他正是这么安排的,让莫少锋和南嗊正两人配合,把这个功劳按在玄武的身上,期待让张颜玉对玄武有好感,算是帮助兄弟泡妞了。

    “哼,我不信,洛兄弟,你不要胡说,我对他没有感觉,我张颜玉今生要爱也只爱你一个人,”张颜玉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似乎明白洛天搞的鬼把戏,固执的说道,更是抓着洛天的手不放。

    “咳,这个老大,我们去哪里,”南嗊正本来还想着憋那个聪哥说话呢,一看这架势,还是算了吧,这个女人一看就是喜欢他们的老大,不可强求啊,轻咳了一声岔开了话题。

    “把车开到僻静处,然后换部车子,除掉伪装,连夜把颜玉送到华夏,从水路走,没有人能查到,”

    洛天考虑的很周到,同时不经意的抽回了被张颜玉握着的大手,不敢望这个女人的眼神。

    “不,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经过今晚的事,张颜玉心底的感情一蟼愑被点燃,她认定了这个男人。

    “颜玉,你明白,你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好处,你的失踪,他们肯定会四处找你,去华夏是最安全的,放心吧,这里有我呢,即然要搞,就搞一出大的,”洛天眼神闪烁着。

    “那老大,让少锋送张小姐回去就行了,我留下来吧,”南嗊正不想走。

    “你们两个都要走,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洛天坚决的说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