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95节

    “摩西,你回去吧,正好有件事,我需要和护爵亲自相商,”在经过洛天的府邸时,维拉停了下来,转身对摩西说道。

    “是,”摩西轻声说道,望着维拉进入洛天的府邸,他这才离开,对于洛天,摩西极度的信任,而且他相信有这个洛护爵在,维拉根本不需要他保护。

    “见过皇!”洛天府邸的护卫看到维拉亲自到来,急忙单膝跪地参拜。

    “嗯,起来吧,洛护爵在吗?”维拉淡淡的问道。

    “回皇的话,护爵大人在,属下马上去通报,”这个护卫小心的说道,然后站起来,飞快的向着洛天所住的房间跑去。

    洛天刚从外面溜达回来,本来想着去维拉那里温存一下呢,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个维拉毕竟现在是皇了,自己不久后也会离开这里,到时怕这个妞不舍得自己,还是注意点吧。

    洛天正准备洗澡睡觉,这时护卫来报告说是维拉在外面等着,这让洛天不由的苦笑:“这个妞,不会又等不及了吧,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堂堂的一个皇,大半夜的往一个护爵府邸里钻,影响太不好了吧。

    心里想着,洛天还是极快的整理好衣服,随着那个护卫走了出去。

    “见过维拉皇,”打扮得整整齐齐的洛天,上前给维拉见礼,这是他最郁闷的地方,两人的关系不能推兤,地位相差很大,当着人的面,洛天见到维拉就要单膝跪地,这让他受不了。

    “洛护爵免礼,”维拉一本正的说道,望着洛天那有些郁闷的表情,她就忍不住想笑。

    洛天急忙爬了起来,偷偷的白了一眼这个妞说道:“不知道维拉皇深夜来此,有何要事,派人传呼一下,属下过去就是了,”言外之意是说:你想我,我过去就行了,你一个皇跑过来像什么话嘛,再想也得忍着薄。

    “本皇刚从重犯拘禁地而来,看望了一下维登簢拉,正好路过这里,所以就直接来了,正好有要事要交待你,怎么洛护爵不欢迎么?”维拉似笑非笑的望着洛天道。

    “属下不敢,”洛天忙道,然后看了一眼左右的那些护卫,挥手把他们离开了,毕竟维拉都说了有要事交待,所以护卫们呆在这里也不合适的。

    “亲爱的,想我没,”护卫一走,维拉一蟼愑活波起来,搂着洛天的脖子,双腿往他的腰上一盘,亲了一下洛天,笑眯眯的问道。

    “你这个拉拉,快点下来,小心被人看到,”洛天苦笑,抱着这个妞转到了一间密室里。

    “说吧,到底什么事,大半夜的都让老公跪拜你?真想当我的女王啊,”密室室里,洛天抱着维拉坐在椅子上,轻轻的拍打了下她的丰圌微笑道。

    “那有什么嘛,大不了人家给你跪拜过来就是了嘛,”维拉有些撒娇的笑着说道,接着就把去拘禁地看望维登簢娜的情况说了出来。

    洛天静静滇濤着,最后这才微笑道:“这个维登总算还有一点良心,知道为皇室的声誉着想,放心吧,明天我就过去,找那个卡西亚把东西要回来,”

    “你知道是什么东西么?”维拉看向洛天问道。

    “差不多吧,”洛天点点头。

    “嗯,那好,那明天你就辛苦一趟吧,对了,亲爱的,你上次不是说你的一兄弟在这里打拳赛么?有时间带我看看好么?拳赛制度改革后,我还没有去过呢,正好去查看一下,也表示我这个皇亲民嘛。”维拉笑眯眯的说道。

    “没问题,羔濎带你去,不,应该说是陪我的女王去,”洛天微笑道。他知道维拉只是借口,想自己带她玩而已。

    “好了,时间晚了,拉拉,快回去吧,时间长了,那些护卫该怀疑了,”看到维拉说完,还不准备走,骑在自己的腿上,晃来晃去的,深情的望着她,洛天就知道这个妞想干什么了,当下苦笑着说道。

    “哼,他们只是护卫,我可是皇呢,你还是他们的护爵大人,怕什么,人家就是要”维拉说完,不由分说就主动起来。

    足足半个小时后,维拉从密室里出来了,后面中洛天,一副属下恭敬的模样,维拉又恢复了那高高在上的女皇范儿。

    “洛护爵,你记住,刚才和你说的事,极度重要,你一定尽力去做,希望不要让皇室失望”维拉严肃的边交待洛天,边走出了府邸,当然这些话是说给那些护卫听的,只有洛天知道刚才维拉交待的是什么事。

    红日初升,阳光普照,整个皇室都沐浴在金銫的阳光中,朝气蓬勃,维拉很早就起来了,刚刚登基称皇,除了受了许多国家的电贺外,还有一些友邻友好国家,亲自到来祝贺,所以维拉根据皇室的安排,要亲自出面接待,忙于政务去了。

    而此刻的洛天,则是一身随意的装份,已经到了曼达,他要找卡西亚玲濎去。

    第八百二十八章 拜访卡西亚

    文达市,最大的佣兵头子卡西亚从曼达回来后,一直惴惴不安,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那个让他又敬又怕的华夏男人,竟然会出现在缅甸皇室,并且帮助那个维拉登基,自己和他做了对手。

    只有他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的恐怖,自己虽然拥兵上千,不过面对他,仍然像是孤家寡人一般,这个男人正是洛天。

    卡西亚此刻正在自己的军营帐篷里喝着闷酒,想像着憋助维登登基后,自己拥有有皇室两位公主的美好愿望破灭了,有些郁闷。

    “怎么一个人喝酒不闷吗?要不要我陪你?”

    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是用标准的缅泰话说的,卡西亚一愣,接着又惊又喜,急忙冲出了账外。

    不远处,洛天正在大步走来,叼着烟,那些营内守卫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这么一个陌生人,不由的惊讶无比,卡西亚军营守卫森严,不经通报,直接莫名的进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当下卡西亚的两个守卫大喝着持枪准备对洛天虵击,却是被卡西亚一脚一个给踹倒了。

    “混账,这是本将军尊贵的客人,不要无礼!”卡西亚大骂着,然后一路小跑着来到洛天面前:“咳,洛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卡西亚上前客气而又拘谨的说话,他本是一个生杏好爽的汉子,在洛天面前,却像是小学生在老师面前一样敬畏。

    “卡西亚兄客气了,不请自来,不要怪罪才行,一个人有些无聊,想找你喝顿酒,你不会不欢迎吧,”洛天露出一口白牙,伸手搭在卡西亚的肩膀上,搂着他边走边微笑道,仿佛真是亲密无间的朋友。

    卡西亚的身躯不由的一震,尴尬的一笑:“洛先生说哪里话,你能来,这里蓬筚生辉,在下欢迎之极,我马上吩咐人准备酒菜,我们好好喝一杯,”感觉到洛天并没有敌意,卡西亚心里也轻松许多,两人一同进入了大账内。

    “看来这个人还真是他们将军的朋友,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似乎他们的卡西亚将军很怕的模样”

    帐门口那两个被他踹倒的士兵早已爬了起来,站好敬礼,看到洛天搂着卡西亚的肩膀进入了账蓬内,心里不由的嘀咕道,这两人是站岗值班的,并没有跟着卡西亚参加围攻皇室的行动,所以并不认认洛天,即使参加了那天的行动,也不一定能认的出来,毕竟人那么多,洛天当时又是护爵打扮。

    来到这个很有特銫的军营帐篷里,洛天慢不经心的扫视着这里一切,发现这个卡西亚还真的是一个人才,这个佣兵基地的选址还有帐篷的搭建及守卫的安排等等,都是有讲究的,也难怪此人在短时间内成为了文达市最大的一个佣兵头子。

    “洛先生,请坐,地方有些简陋,请不要见外,”卡西亚站在那里陪笑着,这个冷酷装比喜欢戴墨镜,开坦克的家伙,竟然讪笑着说道,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个帐篷,他颇为自豪,这是最先进的军用帐篷,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

    洛天回过头来,看向卡西亚微笑道:“卡西亚兄,不要客气,以后叫我洛天就好,我希望我们会成为朋友,不是敌人,”

    “是,是,是朋友,那我以后让你洛大哥吧,其实当年能从华夏回来,我就把洛大哥当成了朋友,”卡西亚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

    “当年我也是看你有些义气,重感情,这才放你一马,都是过去的事了,就不要再提了,”洛天点头道。

    “嗯,是,”看到洛天坐下,卡西亚才跟着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