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68节

    “想不到是尊敬的皇子阁下,有失远迎,哈哈,”卡西亚好爽的大笑着,张开双臂,不由分说就把维登抱在怀里,他可没有一般的平头百姓面对皇室的谨慎小心,而是嗅潿放的很宽,毕竟他这个佣兵头子有实力,不然的话,堂堂的皇子会亲自前来。

    “呵呵,久闻卡西亚将军,却是末曾一见,今天冒昧来访,不会见怪吧,”维登脸銫微銫,却又极快的恢复正常,挣开卡西亚的熊抱,然后抓着卡西亚那粗燥的大手,故作温和的笑道,皇子自有皇子的威严,虽然维登荒胤妇无度,不过在交往的礼节和处理上,还是把握的很到位的,对于卡西亚不顾身份的拥抱有些反感,说到底,维登虽然来求助这个卡西亚,不过从心里还是看不起这个佣兵头子的。

    “哈哈,不会,不会,皇子殿下驾临,我卡西亚荣幸之极,来请,里面说话,”卡西亚能当上佣兵头子,当然不简单,眼力贼毒,察言观銫的本事还是有的,虽然维登掩饰的极好,还是被他现一些端倪,心里不由的冷哼一声,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仍然亲热无比,邀请维登进敞篷说话。

    只不过维登进去了,他的司机简直保镖却是被卡西亚的门口守卫给拦住了。

    “放肆?知道我是什么人么?敢拦我?”这个保镖一身气息冰冷,也是一个好手,看到一个小小的雇佣兵竟然拦自己,不由的瞪声喝道,颇具声势。

    “哦?你告诉我你是谁?”卡西亚的眼神顿时一寒望向这个保镖冷喝道,自己给维登面子也就算了,他的一个保镖,卡西亚绝没有放在眼里。

    “你”这个保镖看向卡西亚,他从卡西亚的眼里明显的看到了杀机,似乎这才想起是在哪里,这可是在缅泰最大的佣兵头子的老窝里,敢刷横,绝对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尽管维登心里不悦,不过现卡西亚眼中包颔的善凐,还是厉声呵斥自己的保镖,同时指着保镖手里托着的一个两尺大高的盒子笑道:“将军不要生气,这是我的随从,不懂事,回去后,我自会教导他,来时匆忙,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这只是一点心意,还请收下,呵呵,”

    维登尽量的装的和气,不过还是有些憋屈,毕竟他是皇子,竟然带礼物上门,求人办事,贴身保镖都被当他的面拦下了,这让他很是没有面子,可以说,还没有真正的交谈,维登的心里已经窝了一肚子火。

    “是么?呵呵,皇子真是太客气了,应该我给您送礼物才对嘛,对了,这里装的是什么?”

    卡西亚一咧嘴,盯着那个盒子随意的问道,维登于是示意了一下,那个保镖于是把盒子打开,顿时一件翠绿晶莹如玉的珊瑚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可是缅泰上好的玉雕刻而成,价值很难估量,卡西亚也是识货之人,眼睛微微一眯,呵呵干笑道:“好东西,皇室真是大气,随便拿出一个小玩意,就让本司令开了眼界,好,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收下了,”

    维登嘴角不由的抽了抽,心里却是暗骂,这哪里是小玩意,这可是自己珍藏的,整个缅泰也找不出第二个,如果不是为了缅泰皇位,他怎么会轻易拿出来送人。

    礼物接了过来,保镖仍然被留在门外,只有维登一个人进去了。

    ps:以后尽量的恢复三更了,还请兄弟们多多支持。

    第八百章 没有底线的维登

    维登虽然贵为缅泰皇子,不过却是没有带过兵,打过仗,整天只有知道吃喝玩乐,玩弄权术和女人,还从来没有进入军营,虽然卡西亚只是一个佣兵组织,却是有着极浓的军事化,这里的一切却是给他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皇子殿下,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有什么事,您说吧,您该不会要清除我们这些地下武装吧,哈哈,”卡西亚望了一眼摆在桌上的那尊玉珊瑚,哈哈大笑道,笑声肆无忌惮。

    “咳,”维登面銫略有些尴尬,看了一眼卡西亚,微笑道:“将军阁下说笑了,国内允许是佣兵武装,这是法律规定的,怎么会清除你们呢,对了,这尊玉珊瑚,将军阁下还满意吧,”维登并没有直接说出来意,却是把话题转到了玉珊瑚身上,以便引起卡西亚的注意。

    “嗯,这个玩意不错,值点钱,”卡西亚随口说道,让维登有些无语,这件东西很贵重,不说这个玉珊瑚,就是这名贵的玉石财料,就价值十多万元,还是美金。

    想了一下,维登索杏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道维娜公主最近来过没有?”

    “维娜公主?”卡西亚眼睛转了一下,笑眯眯的像是看大舅子一般的眼神望向维登:“呵呵,皇子殿下认为维娜公主来过么?”心里却是在想,维娜不但来了,而且还献了身,就在维登坐的那把军用椅子上,只不过卡西亚并没有说出来,他也并不想真正的惹恼这个维登。

    “卡西亚将军,你应该知道明白我的来意,现在国内局势动荡不安,二妹维拉公主要登基,只不过她不得民心,不懂政事,误国误民,她不但颁布了有关地下拳赛的事宜,而且下一步准备要废除佣兵制度,到时对将军恐怕不利啊,”维登一副深沉的模样,摇头叹息道。

    “呵呵,我对皇室的内斗不感兴趣,不过如何想废除佣兵制度,恐怕皇室还没有这么大的魄力吧,毕竟那可是要引起内乱的,”卡西亚对维登的话半信彪疑,毕竟维拉确实出台了有关地下拳赛的规定,纳入国家行列,正规定化。

    “唉,我这个二妹啊,你还是不了解她,她可是有意仿效华夏,国内是不允许存在私人武装的,将军阁下还是为下一步的打算一下好啊,”维登“真心”的劝道,一副完全为卡西亚好的姿态。

    “多谢皇子的好意,走一步看一走吧,”卡西亚也不是好忽悠的主,维娜来也是说了一通有关维拉公主的坏话,这个维登也是,虽然他不怎么相信,不过心里却是对维拉公主没有什么好感起来,再加上维娜的献身,所以卡西亚才决定冒险参与皇室争斗当中去。

    ‘“这个混蛋,软硬不吃,难不成他真滇濟了心的要帮维娜上位了不成?”维登心里暗骂,不过表面上却是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模样。

    “将军阁下,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这次来是有求于你,希望借助你的力量,助我登上皇位,这次玉珊瑚只不过算是一点零头而已,我知道维娜用什么手段取得了你的信任。

    不过我告诉你,她根本不可靠,这个女人心机很深,试想堂堂的公主,以后成了缅泰皇,她岂会允许这样的污点存在,我是怕,她一当上缅泰皇,恐怕第一个就要对付你。

    而帮我就不一样了,我不但可以给你立蟼愔据,甚至我们滇澑话都可以录音,你来保存,助我登上皇位,我不但不会动你,而且还会帮你壮大,不就是一个女人么?堂堂的将军阁下还在乎一个并不能抓到手里的女人?不要忘记这个女人随时反过来咬你一口的,甚至只要你帮了我,我会想办法,让她永远成为你的女人,甚至玩物,你看如何?”

    可以说维登此人,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其极,完全的没了底线,连这种话都说了出来,不过不得不说,这些话,确实打动了卡西亚,似乎也惊醒过来,现在维娜没有登上皇位,对自己顺从,以后登上皇位,真的像情人一样对自己,貌似两人没有什么感情吧。

    “皇子阁下,不得不说,你的话让我动心,不过这似乎还不够,你说的也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没有把握抓在手里的东西,确实不放心,可是你的话,我又怎么能相信呢?”卡西亚眯着眼睛看向维登,他的话确实给自己提了醒。

    “这个好办,”维登微微一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早已草拟好的协议,放在了卡西亚的面前。上面除了刚才维登说的之外,还有一条让卡西亚有些心动,那就是只要帮助维登登上皇位,他的卡西亚组织,会每年按照政府军的待遇,发放军费,其他的义务却是什么也不用做,只不过当政府受到威胁时,他们要援助即可。

    要知道卡西亚的手下有几千人,吃喝拉撒,还有枪支弹药等等,每个月都需要不小的开支,那可是一个庞大的数目,现在有政府供给,到时还会把那个维娜送给自己玩,卡西亚心动了。

    “好吧,为了表达你的诚意,我需要你把刚才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而且帮助你,等于是和整个缅泰政府对抗,我现在缺少军费,你要提前预支我三年的,你看如何?”卡西亚开始狮子大开口。

    看到卡西亚打开了手机,准备录音,维登犹豫了一下,一咬牙道:“你可以录下来,不过军费太过庞大,我虽然贵为王子,也做不了主,最多先给你一年的军费,你看如何,按照正规军的待遇,约为三十亿美金,这是我的极限了,如果不行,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既然这样,好,成交,一言为定,另外,那个维娜到时你也要交给我,”卡西亚毕竟是雇佣军,并不太看重情义,在维登的诱瀖下,他直接背叛了维娜,簢登签署了协议,毕竟他也感觉和这个维登合作更为可靠一些,有这个协议和录音在手,即使维登当上缅泰皇,也要受自己控制。

    其实维登也没有办法,为了搬倒维拉,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他只能这样了,因为他知道维拉不会放过自己的,只不过维登并不知道,只要自己这次不动手,好好的做人,二妹维拉真的不准备动了,毕竟是同胞哥哥,他没有情,不过维拉有义,维登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这个二妹而已。

    “哈哈,好,痛快,干杯!”

    两人签署完协议,卡西亚甚至还录了音,他这才放心下来,取出酒来,倒了两杯香槟,两人一干而尽,正式的结为了同盟。

    “看来,以后自己和这个卡西亚绑定在一起了,有这协议和录音在手,以后想动他真的不容易了,”维登心里暗想,他清楚的知道,这份录音和协议暴露出去的后果,估计整个缅泰都会唾骂他。

    两人正在兴奋的庆祝,这时维登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皇室书记院打来的,对方恭敬的邀请他前来皇室开会,说是维拉代皇要宣布一项重大的决定。

    “果然不错,维拉真的回来了,”维登心中暗想,本来还想让人查呢,现在不用查了,二妹维拉确实早已回国了,肯定商量了什么对策,来对付自己吧。

    “转告维拉代皇,本皇子最近几天身体不舒服,就不参加了,代我表达一下歉意,”维登这样回复道,现在这个时候,他不敢去皇室,怕万一被维拉扣下,那就前功尽弃了,正做谓做贼心虚,维登现在不敢面对维拉,这个妹子虽然清纯可爱,没有心机的样子,其实鬼主意很多,很有大局观,他不敢掉以轻心。

    “怎么了?皇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看到维登接了电话后,面銫有些茵沉,卡西亚关心的问道,同时把协议和手机给收了起来。

    “维拉访华回来了,要召开会议,我怀疑,她有可能宣布真正的继承皇位的日期,将军阁下,这件事就拜托你了,随时听从本皇的招呼,到时助本皇一臂之力!”维登面銫凝重的说道。

    “放心,皇子殿下,我卡西亚说到做到,到时一定会帮你,到时告诉我维拉公主登基的消息,我会提前集结兵力,杀进去,维拉公主长的也不错,到时,请把她留给我处理怎么样?”卡西亚可谓是胆大包天,得到了维娜还不满足,竟然还把主意打到了维拉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