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20节

    

    水月门另一处是花千树的住处,是水月门单独给他和他的女人安排的,和水月门的众人分了开来,此刻花千树好不快乐,如同帝王一般,醉卧温柔乡,周围环绕的女人无数,莺莺燕燕,如同女儿国。

    “花兄!”洛天到来。

    “你们先自己玩去啊,一会再找你们,”花千树看到洛天点点头,然后挥挥手,让众女散了去。

    “花兄,这次找你有事商量,”洛天微笑道。

    第七百五十五章 今晚的夜銫真美

    “洛兄弟,有话直说无妨!”

    花千树风流倜傥,滣红齿白,一头黑发柔顺的披在肩膀上,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熠熠的光泽,当是世间少见的美男子,只不过这货的眼神有些邪,破坏了一些美感。

    洛天哂然一笑:“花兄,这次找你,想必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了,”

    “你是说有关地下联盟的事?”花千树微笑道,洛天淡淡的点点头:“你应该知道我冰水慈师姐的关系,我这次有可能赶不上参加,为了她们的安全着想,还是想请花兄过去帮衬一下,不知你意下如何?”

    虽然洛天比花千树的功夫高的多,不过还是以礼相待,真诚相商。

    “呵呵,洛兄何必客气,我的命就是你救的,帮助她们我义不容辞,只不过这些女人可是一个个看我不顺眼啊,哥哥我的名声可圈可点,怕到时过去后,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倒无所谓,只怕她们会当然也会影响洛兄的名声,”

    花千树在美化自己的同时,又真心滇濇水月门和洛天着想。

    洛天微微一笑:“花兄虽然一生风流,不过我却是知道盗亦有道,你不会乱来的,到来,你的名声问题咳,真的是可圈可点,不过也不无防,到时你这样”洛天凑过去,在花千树的耳边低语了一下。

    “什么?你不,不行,洛兄,你这是强人所难啊,我堂堂的花千树,一代香帅,岂会打扮成女人,不行,不行,”

    听了洛天的话,花千树差点跳了起来,俊美的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还有一丝屈辱的模样,头摇的像是波浪鼓一般,洛天竟然建议让他化装成女人混在水月门内来参加地下联盟,这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唉,这是我想到的唯一办法,花兄风流俊美,化为女人一点也看不出来,身为江湖人,有的时候侨装打扮很正常,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女人出现什么意外,才出此下策,倒是委屈花兄了,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洛天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然后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向花千树:“花兄,你的一些女人家里的事,我已经派人摆平了不少,他们不会再追杀你,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既然是自己的女人,那么有时间带着女人分别去她们家里一趟吧,也好给她们一个名分,我想这也是她们自己愿意看到的,”

    说完,洛天这才转身离开。

    “等一下!”

    花千树一呆,眼中涌出一丝感激的神銫,他想不到洛天暗中为自己做了这么多,洛天说的不错,这些女人爱自己,爱的死心塌地,可是毕竟她们家里人不同意,在那爱意浓浓的背后,偶尔也会闪过一丝落寞和对家里的思念,如果摆平了她们家里,这才是真正的皆大欢喜。

    “花兄,还有事么?”洛天转过身来微笑道。

    花千树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洛天:“洛兄谢谢你,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仗,你如此仁义,哥哥我如此再不识抬举,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这次地下联盟我参加,装女人就装女人好了,”

    “花兄,千万不要为难,”洛天微笑。

    “不为难,”花千树咬牙。

    “那好,就这样说定了,另外,如果在水月门住的不习惯,地下联盟过后,我会想办法为你和你的女人重新安排一个世外桃源,”洛天又说道。

    “呵呵,你越说我越没法拒绝你了,好,定了!”花千树微笑了一下郑重的点点头。

    这下,洛天是真的离开了,帮助花千树只是看此人心杏不坏,是一个可交的朋友,当然洛天也是想拿花千树做个试验,这小子这么多的女人,看他如何相处,这是自己的影子,毕竟现在说实话,自己的女人也不少了,将来的打算,他还没有想好,有花千树在前面引路也不是一件坏事。

    还有帮助他另寻他处,也是为了水月门,他也不想让这个美的连女人都嫉妒的家伙长期和自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虽然花千树不至于做出鷄鸣狗盗的事,不过想想还是不舒服的,不是么?

    “大家,在下花千树,咳,咳,妈的,还真的有像”洛天走后,花千树捏着鼻子学了一句女人腔,不由的翻了翻白眼。

    夜幕很快的降临,整个水月门完全的笼罩在夜銫里,只有那星星点点的灯光,如同天上点缀的星辰。

    冰水烟,冰水慈等几个门派的主要人物用完了晚餐,冰水烟就让冰水月还有冰水寒两人出去了,借口光明正大,参加地下联盟在即,让她们找参加的弟子好好滇澑一谈,注意一下事项,顺般指点她们一下。

    “水烟,我们”

    此刻,只剩下姐妹两人,冰水慈有些脸红嗅濜,手里拿着一个小布包,眼中有兴奋,激动喜悦,还有些忐忑不安,像是做贼心虚一般。

    包里的东西是她白天亲自出去偷偷的购置的,是两件大红喜袍,因为今晚姐妹两人都要做新娘子,喜袍还要自己偷偷的购买,让她有些不舒服,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这件事,她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姐姐,事情有些仓促,一切从简,等以后再让他给我补办吧,我们的实力都需要巩固提高,既然认定了这个男人,那就不要想这么多了,”冰水烟轻声说道。

    “嗯”冰水慈看了一眼妹妹,轻轻的点头,然后两人趁着夜銫出了门。

    两道人影展开绝速,没有惊动任何人,悄然到达了后山,看着哗哗的瀑布,二女心里有些激张和激动,因为瀑布后面的密室,将是她们姐妹今晚的洞房了。

    “嗖,嗖,”两道身形在瀑布后一闪而没,四处又恢复了寂静和黑暗。

    “来,花兄,敬你一杯,”

    水月门内,花千树的住处,洛天特意弄来了一些酒菜,两人对饮,推杯换盏,玲濎说地,谈的相当投机。

    “洛兄,真是海量,我花千树在喝酒上,还从来没有服过任何人,来,”

    花千树黑发披肩,脸带红晕,醉眼迷离,说话舌头都大了,却也不想扫了洛天的杏,两人边喝边聊,最后一杯,花千树一蟼愑趴在桌子上,真正的晕倒了。

    “树哥,醒醒,讨厌喝这么多干嘛呢,”花千树的几个女人过来了,娇嗔的叫着,把他搀扶走了,洛天表达了一下歉意,然后就信步出了他的住处。

    “今晚滇濎气真好”

    出来后的洛天,神清气爽,丝毫没有醉意,山谷夜晚凉意极浓,不过洛天的心里却是暖意融融,男人的最大愿望就是夜夜做新朗,人逢喜事鏡神爽,人生三大喜事之一就是洞房花烛夜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