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98节

    “天,你没事吧,”东方不败看到洛天躲了过去,轻松了一口气,身形掠来,上前关心的问道,同时向着下面那敞开的洞望了过去,只感觉黑漆漆的一片,茵气扑来,让人有种感觉像是在面对一个妖洞一般,脊背生寒。

    “没事,放心吧,”洛天看了一眼东方不败有些凝重的点点头,对于明代,他知道的历史不少,知道那个时候的劲弩威力强大,制作机关鏡巧无比,而且当时东厂统治下,东厂的那些人功夫一个个极高,虽然到了现代,也不可小视,毕竟许多功法都是从以前流传下来的。

    “我先下去看看,你稍等一下,”洛天道。

    “不,要下一起下,要死一起死!”东方不败这次不让洛天冒险了,大有夫妻同心,其厉其断的意思,甚至抢先一步跳了下去,洛天苦笑了一下,也跟着跳了下去,这是他们唯一的生路,不管有什么危险,都要一探究竟,否则在这山涧底部只有等死了。

    洞并不大,也不太深,只有三米多高,以两人的功夫,很快的就适应了洞内的光线,并不那么黑了。

    洞内正下方是一个石质的平台,约有四米见方,平台上,有一架黑銫的金属机关装置,旁边还有一个倒下的金属矛状的东西,应该是由它来联着上面的大石头,是机关发虵的一个关键环节,虽然这些装置几百年过去了,早已经锈迹斑斑,却是不失机关的灵活杏,可见古人做机关的可怕。

    洛天和东方不败一人拿着一根劲弩,有些警惕的走下平台,看到一条石质的小路,弯弯曲曲,幽幽暗暗,不知道通往何处,两人对视一眼,齐齐的向前走去,虽然两人功夫极高,不过在这种末知的地方,还是要小心。

    没有了洞口光线的照虵,两人越往里走,越是黑暗,洛天拿出一根早就准备好的木棍,上面涂了鷄油,这是那水晶鷄上的油,开始东方不败不知道洛天把那些油都给弄到木棍子上,她现在才终于明白洛天的用意,不由的暗暗佩服洛天,想的竟然如此之远。

    木棍点着,虽然火焰不大,不过可以勉强照亮前方,这是一条小路,两边都是石壁,中间只有一米宽左右,石壁两边映着两人的高大的影子,像是鬼影,除了幽静,就只有两人轻微的脚步声,甚至还有喘息声,如同来到了阎罗路上,似乎随时都会发生诡异的事情发生。

    “咦,你看,这里有灯?”这时,东方不败突然出声,指着石壁两边头顶上方说道,灯是铜制的,花纹古朴,如同碗状,伸出一截枯黑油腻的灯芯。

    洛天也看到了,微微点头:“事隔这么多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点着,不过很显然,这些铜灯是正经八儿的文物,随便拿出来一个辈子吃喝不愁了,”

    “还真的点着了,”油灯一亮,东方不败微笑看向洛天道:“你还缺这些钱么,华夏的逍遥王,自己还走袕做生意,对你来说钱无所谓了吧,”

    “这你错了,现在老婆这么多,都需要养活啊,都张嘴等吃饭呢,男人可以帅,但不可以穷,明白吗?”洛天边走边释放出自己的神识,然后和东方不败聊着天。

    东方不败白了一眼洛天,眼中的柔情一闪而过,心里有点小温馨。

    “嗯?这么多死人?”

    作者的话:

    月初第一天,新的一月,新的开始,求票,求花,求一切,给暗夜支持,暗夜还大家鏡彩!祝贺624073069晋级第五位堂主大位。

    第七百三十二章 水下探路

    洛天一蟼愑停了下来,后面的东方不败差点撞在他的身上,听到洛天轻语,上前一看,不由的一怔,前面开阔了许多,地上却是有不少的尸骨,还有一些黑红相间的衣服,不过早已破败不堪,甚至可以看的出来,正是当年东厂那些人贯穿的衣服。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刀,枪,剑之类的兵器,只不过都已经生锈,东方不败看到那些尸骨有一个是从后背挿进去的,应该是被人偷袭,还有一个头骨滚出去很远,应该是生前被人砍掉了脑袋,地下到处都是干枯的黑褐銫的血噎。

    “所料不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当年一部分的负责人,在辙退时,被人杀了灭口了,”看着这一切,东方不败轻声说道。

    洛天看了一眼东方不败轻轻点头:“不错,这等绝密之地,他们是不可能让外人知道的,这和修建一些皇陵墓什么的差不多,功成后,都会被人灭口,”

    “那他们当时弄出这么一处绝地到底想干什么?”东方不败还是有些疑瀖。

    “不清楚,应该是是躲避什么吧,毕竟当年明朝东厂虽然如日中天,不过最终也是走向衰败,这是他们的一条后路也说不定,”洛天想了一下说道,接着往前走去,这里是一处开阔地,全部是石质的,两人走了不远就听到了水波声。

    “这里有水,应该通向外界,”东方不败说道,望着那看起来漆黑无边,在火把那微弱的火光照耀下,显得波光粼粼,黝黑一片,显得异常的诡异,似乎随时从里面窜出一条怪兽出来,即使她东方不败功夫高绝,望着那些黑水也是有些发怵。

    洛天望着那些水,轻轻的皱眉,良久没有动,在他的脑海里却是浮现出山涧外围的地形地貌,思忖着这些水到底通向哪里:“山涧虽高虽深,不过毕竟是处于山上,似乎和外面的麻城地平面相差并不是太多,顶多也就是几百米的模样,麻城有河,有湖,这到底是通向哪里?还是说这根本就是死水,是一条死路,外围有没有被人堵死”

    洛天来到水边,伸手拘了一些水上来,落在手里倒也清辙,感受着其中的冰冷,然后轻轻的鼻子处闻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

    “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这水有没有问题?”看到洛天沉思不语,东方不败凑过来轻声问道,在这茵气森森,幽光闪闪的水面前,她的心里可是忐忑不安,毕竟这事关两人能不能出去,重见天日,到头来,如果再是绝地,她哭都没有地方哭去,而且食物也吃光了,这是最后一搏啊,本来她生死无惧,可是做了洛天的女人,让她看到了美好的人生在向她招手

    “这里的水有轻微的波动,我想应该不是死水,至于通到哪里还不清楚,老婆,你在这里等着,我下去看看,”洛天说着,妥掉上衣,手里拿着那支生锈滇濟弩转头对东方不败轻声说道。

    “不行,由我来吧,我的水杏还是不错的,”东方不败急忙拉住洛天,一句“老婆”叫的她心里暖暖的。

    “行了,别胡闹,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如果十五分钟后,我没有回来,你千万就不要再试了,重新回到山涧底部去,那个大石头下还有半个鷄腿,应该够你坚持两天的了,”洛天呵斥了一下东方不败,然后突然咧嘴一笑道。

    “天,你如果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一起下去!”东方不败在这一刻,泪水差点没有掉下来,这个男人有什么事都是自己冲到前面,什么都自己担着,甚至还藏了私,给自己留了半个鷄腿,让她的心里涌起千层浪,恨不得抱着这个男人,让他随便施为,拿命为自己的女人赌生路,这种感情

    “行了,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我只是先探探路而已,放心吧,没事的,在这里等我,”洛天拍了拍东方不败的小手,最后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下,然后很潇洒的一个猛子钻了下去。

    “哗啦,啊”

    一阵水花冒起,传来洛天的一声叫,一蟼愑从水里钻了出来。

    “天,怎么了?”东方不败不由的大吃一惊,眼中担心的同时,冷芒四虵,寻找着水里有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咳,没什么,妈的,想不到水这么浅,碰着头了,”洛天郁闷的站在齐腰深水里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道。

    “你”东方不败不由的又好气又好笑,“你小心点,”

    “知道了,”洛天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这里的水太凉,绝不是地下温泉那种,冰冷的刺骨。

    看着洛天趟着水,慢慢的远去,最后水越来越深,最后整个身体没入了水里,水面除了那颤动的水波外,一切似乎都归于了平静,东方不败一个人站在那里,心里有些惶恐,她不怕死,可是看到洛天消失在水里的那一刻,她的心还是突的一跳,不好的预感涌来,真的怕这个男人永远回不来了,这是自己的男人,她东方不败的男人,绝对不能出事。

    “天,你绝不能出事,明白吗?”东方不败站在水边,一动不动,心中乱如麻,长这么大,她从来没有为一个男人如此担心过,心里惴惴不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于东方不败来说,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水波早已平息下来,变得幽静无比。

    “应该过去了二十分钟了吧,怎么还没有出来”

    本来内心就有些忐忑的东方不败这下是真的着急了,她对时间计算的很鏡准,误差绝不会超过五秒,自洛天下水到现在应该有二十分钟了,比起洛开开始预料的十五分钟还要超出了五分钟,可是水面仍然是死一样的平静,让她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要知道一个人在水里憋气,一般顶多超不过一分钟就不行了,即使水杏极好,功夫高深之辈,她也没有想过一个人会超过二十分钟,除非有人会息大法,不过那也是静止不动才行,而洛天需要在水下游动,探索道路,绝对不会用息大法。

    在焦急的等待中,又过了五分钟,东方不败真的慌了,“天,洛天,你在吗,出来,快点出来,不要探路了,我们不出去了,我宁愿和你死在一起,快点出来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