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91节

    洛天苦笑了一下点点头:“我知道,”

    裴容一走,洛天就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抽着烟想心事,现在谢王两家,钱的事算是落实了,那个间谍的事现在也有了消息,等找到那个金发女人,就可以澄清谢宏军的关系了,那个时候才算真正的处理完了,也算是给兰兰这个丫头一个交待吧。

    国家间谍这是大事,牵扯很广,所以洛天想带人去罗斯国一趟,不但要找到那个女人,更想把这个组织给挖出来,毕竟这是为国家负责,也是自己作为龙魂和国安负责人应该做的,刚才本来想和裴容说起这事,可是看到裴容那温柔的目光,他有点开不了口,自己陪这个女人太少了,感觉有点对不起她。

    正想着,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洛天一看原来是陈东打来的。

    “东兄,什么事?”洛天淡淡的问道,陈东在暗影组织,他这个时候打电话,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应该和狐狸有关,前几天自己去那里,小狐狸正在闭关修炼瞬杀大术,现在好几天过去了,想来应该出关了吧。

    “天哥,玉姑娘出关了,实力很强,只不过她”电话中,陈东向洛天汇报着情况。

    “只不过什么?”洛天心里一动问道。

    “她现在变得比以前更冷,更狠,而且头发全白了,眼中没有任何表情,我担心她这样下去会”陈东有些担心。

    “头发全白了?”洛天一呆,“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据赵护法说,这是一个人达到无情忘我的极致,或者是因为压力过大,一夜白发,昨晚她一个人连挑了天拳组织的三个分坛,引得天拳的震怒,两方约定,三天后在断龙崖决一死战,解决一切恩怨”

    “断龙崖?好的,东兄,我知道了,到时我一定过去,”洛天轻声说道,心情有些沉重,他不知道现在玉面狐狸到底实力如何,不过他却是知道这个小狐狸之所以闭关,有自己一部分原因。

    “忘情瞬杀大术难道真的把自己忘记了么?达到无情无义的境界?”洛天的心里突然不是滋味,他知道天拳组织的实力很强,甚至那个天拳的实力快要到了入圣后期,而小狐狸才是入圣初期,虽然修成了瞬杀大术,不过也不见得是天拳的对手,断龙崖这一趟,他必须要过去!

    “看来罗斯国这一趟暂时不能去了,”洛天心里叹息一下,给国安的西门烈打了一个电话,决定请他带人过去一趟,毕竟此人下一步要接国安局长的班,这个时候立个功什么的也不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晋升的砝码。

    心里想着,缓步来到酒店后面滇濎娱,这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常,想到刚才裴容说的有关保安的问题,想了一下,然后拿出了手机,又打了一个电话。

    “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

    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座破败的庙里,古木参天,绿树掩映下,一阵邦邦邦的声音急速的传来,震的人耳膜发涨,一个中年和尚,披着袈裟,嘴里叼着鷄腿,手里拿着一个木鱼敲的正欢,一层层无形的音波荡漾开来,让寺里的一群和尚一个个捂着耳朵,实力低的甚至还满地打滚,满是痛苦之銫,

    “掌门师叔,不要敲了,弟子受不了,啊啊!”有和尚弟子捂着耳朵不由的大叫。

    邦邦声终于停了下来,身披袈裟的中年和尚笑眯眯的望着下面的这些和尚,不由的轻声自语:“嘿,谁说我没有音乐天赋,不就是八音功法么,本大师用在木鱼上面也是一样,嘿,嘿,”

    和尚不是别人,正是法海,自从上次离开大酒店后,就回到了这里,接替了上一任的掌门,成为掌门方仗,临走前,软磨硬泡,最后李连英还是现抄了一份八音功法给他研究,想不到竟然被他研究的不倫不类,不过威力却也不小,敲起木鱼来,那种声音简直震破人的鼓膜,自认为还很有节凑,却是不知道难听之极,不过也不得不说,这个法海很有天赋,硬是被他弄出了威力。

    “好了,好了,都起来,怎么样,本掌门的这套木鱼大法不错吧,你们要好好的表现知道吗?谁表现的好,本掌门就传授给他,要知道这需要强大的乐理为基础,一般人是学不会的,不但有威力,还有要韵味,知道什么是天赖之音吗,这就是”法海拿着木鱼教导着僧众,众僧众听了不由的翻白眼:“这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乐理知识才能敲出如此难听的声音来啊,天啊,还是不学为妙,”

    “法慧,法觉,法悟,去,把麻将桌摆起来,我们师徒再搓一把,庆祝一下本掌门木鱼大法大成,法能,你去准备一些酒菜!”法海收了木鱼,一本正经的安排道。

    第六百零七章 保安的事落实

    “啊?掌门师叔啊,还要打啊,我们都没有钱了,您老人家总是出老千,我们,我们不打了,”顿时法海手下的几大弟子一听,苦下脸来,寺里种的菜什么的买的钱都被他们输给掌门师叔了,而且这个师叔打麻将很不讲究,总是出老千,他们根本赢不了。

    “是啊,师父,弟子也没有钱了,只能够买一壶酒了,”那个叫法能的弟子也哭丧着脸说道,跟着他们这个新任的掌门师叔,他们学到了太多的东西,喝酒,打牌,搓麻将,确实比以前的寺中清规舒服了许多,除了戒銫外,说实话,这帮和尚于法海的熏陶下,什么都戒都破了。

    不过,这些和尚弟子,真的都佩服他们这个新任的掌门师叔,功夫确实很高,而且不守寺规,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用他的话说,只有放下一切束缚,才能够一心向佛,不过这句话,这帮和尚却是怎么也悟不透。

    “唉,出家人的日子确实有些苦啊,”法海不由的又想起了在天容大酒店逍遥自在的生活,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只不过上次因为兰兰那件事,他保护不利,兰兰被人劫持,他虽然有心想出去游历红尘,不过却也不好意思给洛天打电话了。

    “好了,那就先买一壶酒吧,另外你们三个没有钱也没有关系,可以打借条嘛,以后从你们每个月的供奉里扣就行了,呵呵,”法海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这几大弟子听了不由的脸苦了下来,不过也不敢违背他们这个掌门师叔的意思,不要看这个掌门师叔一副游戏红尘的模样,一旦认真起来可是很严厉的,该处罚的绝对会处罚,毫不手软,必须顺着他才行,以前这个掌门师叔就是因为在寺里,打牌赌博喝酒,被上一任的老方丈给请了出去,最后为了师门的大业临终还是把他招了回来主持大局。

    所以这个卧龙寺虽然也是一个寺庙,不过在这个法海掌门的管理下,简直成了世俗的娱乐场所,喝酒,打牌,赌博,当然这都是法海的爱好,而且也只有他才能这样,任何僧人私下里玩,不叫上他,他就会发火,处罚你,这上哪里说理去,不过大家也都乐意跟着这个掌门师叔逍遥自在,在勤于练功的情况下,玩一玩确实和以前墨守清规的日了强了不少,不过出家人毕竟是出家人,铁的寺规还是不能破的,那就是銫,如果有人敢破戒,法海绝对会废除功夫,赶出卧龙寺。

    “阿弥托佛,九万!”

    麻将桌公然在佛祖像下支了起来,四人一人一边玩起麻将来,法海这个掌门方丈单手合十,打了一个九万出来。

    “阿弥托佛,碰!”下方的法慧面露喜銫,念了个阿弥托拂,碰了一个九万,然后打了一个二条出来。

    “阿弥托佛,吃!”对面的一个僧人同样低念佛号,还没有拿到手里,却是被法海微笑着制止了。

    “师侄且慢,老纳胡了!”

    法慧,法觉,法悟三人不由的一咧嘴,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的掌门师叔的牌,竟然还是清一銫,一条龙,这需要翻好多番,不由的心都凉了,乖乖的把刚从他那里借来的钱又拿了出来。

    “阿弥托佛,打麻将这个也需要技巧的,没有常胜将军,只要你们坚持,一定也会赢的,佛说人定胜天”

    法海笑眯眯的收集着桌子上的钱,并且教导着自己的弟子,这个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急忙撩起袈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智能手机出来,黑銫的,还是上次在天容大酒店,洛天让小萍给他办的,他一直带在身上,平时也没有什么联系人,快有两个月没有响过了,不过他每次仍然充满电,带在身上,没事就拿出来看看,有时打坐累了,就拿出玩一会游戏。

    一直想念在大酒店的日子,却是不好意思再给洛天打,现在电话一蟼愑响了起来,让他如何不激动,一看来电显示,正是洛天的电话号码,其实他的手机上也就存两个号码,一个天容大酒店的坐机号,一个就是洛天的。

    “咳,洛施主,你好!”法海冲三个弟子一使眼銫,然后态度很是谦虚的打起电话来。

    “呵呵,一别近两个月,大师过的还好吧,本来说好的有时间去看您,实在是太忙了,还请大师见谅,”洛天在电话中微笑着说道。

    “洛施主客气了,不敢,不敢,贫僧惭愧,对了,洛施主刚才说过的还好不好?呵呵,实不相瞒,自从当上了掌门方丈,事务繁多,几百僧众的吃喝拉撒都要管理啊,阿弥托佛,青灯古佛,青菜馒头,苦啊”

    洛天听了心里不由的翻白眼,说实话,这个法海和尚真的不像是高僧,除了那句阿弥托佛弄的还像回事,其他的话似乎和佛家无缘,还什么吃喝拉撒,还真是俗!

    “嗯,这个可以理解,毕竟大师德高望重,身为一派掌门方丈,日理万机嘛,对了,大师现在这么忙,估计也没有时间出来游历红尘了吧,大酒店后面我开了一个天娱娱乐城,需要大量的保安人手,外面的人我信不过,所以就想到了大师,只不过一考虑到大师乃是佛门弟子,一心向佛,游历世俗似乎有些不妥,所以我再想想办法吧,”洛天说完就要挂了电话。

    “洛施主等一下!”法海急忙叫道。

    “嗯,我还没有挂,”洛天微笑道。

    “咳,洛施主是这样,贫僧认为,出家人游戏红尘也是一种修行,只有历尽红尘大劫,才能得成正果,而且贫僧和施主缘分非浅,既然需要人手,贫僧自当义不容辞,你说,需要多少人,我卧龙寺有三百弟子,不知道够不够?”法海很是谦虚的说道,佛门偈语出口成章,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