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49节

    “咳,前辈且慢,”许丰年急忙说道。

    “哦,还有什么事么?”洛天疑瀖的问道,一边的上官父女看到这个家伙这么会装,不由的轻咳了一声。

    “是这样前辈,昨天唐门和上官家族闹的不愉快,得罪了你们,门主专门派我向前辈赔罪,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把我的两个师兄和几个弟子放了吧,我许丰年在此发誓,以后绝不会再找上官家族的麻烦.”许丰年信誓旦旦的说道。

    “咳,还有犬子胡一鸣”胡炳坤慌忙接口道。

    “许兄弟虽然是唐门的一个师叔,不过你的实力似乎并不高,而且唐门这么多人,你真的能代有唐门么?”此刻上官虹有些怀疑的问道。

    “能!”许丰年微笑道,语气却是不容质疑,这时那个柳残阳再次接口道:“前辈,实不相瞒,唐门弟子中,我的实力最高,门主下一步有意立我为门主的打算,我也可以发誓,定会约束门下的弟子和师兄师弟们,”

    “呵呵,既然两位这么保证,那么相信你们就是,”洛天微笑道,他不愿意灭了这个唐门,毕竟唐门弟子众多,多一个朋友总比多有一个敌人强,这个柳残阳说的没错,此人晋级入圣中期的机会很大,一旦晋级,下一步不出意外的话,也许真的会成为门主,与此人结个善缘也不错,不过该让他们出血的还是要出血,毕竟帮助夺命医生化解这段恩怨也是顺带的。

    其实如果不是这个柳残阳修练的是虎狮霸王枪,自幼与虎狮为伴,身上沾有五禽之气,两人有点同根同源的味道,自己的五禽之力可以帮他,不然的话,想解除此人身上的瘾疾真的很难。

    说句不好听的,洛天也只是试一下而已,行的话,算是帮了他,解决夺命医生的后顾之忧,不行的话,那只当是给唐门一个教训了,算是考验一次这个柳残阳的实力,反正洛天备有两种说法,不过幸帮柳残阳治好了,才有了上面的一番说辞。

    “是,是,前辈大仁大义,请不要簢的几个师兄一般见识,把他们解救出来,我们唐门上下感激不尽,”许丰年此刻接口道,态度表现的很谨慎。

    “嗯,还有我们胡家也是一样,对前辈感激,决不再和上官兄为难,如果愿意的话,胡家上官家族结为同盟!”胡炳坤也急忙表示道。

    反正这个时候,这两个尽说好话了,不管心里是不是真诚,反正这两家算是镇住他们了,洛天相信他们以后不会轻易再找上官家族的麻烦,只要给上官家族时间,那个朵朵,凭她变态滇濎赋,八音鼓修练有成,绝对会成为一个高手,到了那个时候,即使没有自己和夺命医生的相护,上官家也会黯然无恙。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洛天点点头,突然面呈为难之銫:“实不相瞒,国安滇濎井恐怖无比,可以说是进去后有进无出,各种刑法让人头皮发麻,不要说是一般的人,即使高手也受不了,那可是如同地狱般的折磨啊,一个惨字根本不能概括”

    胡炳坤和许丰年听了洛天的脸,脸銫一变,他们虽然听说了“天井”厉害,不过从洛天这个大高手的口里说出来,还是让他们脊背发寒,不过他们知道眼前的“前辈”高人还有话说,于是一个个恭敬的等着洛天的下文。

    “说实话,我国安的一个兄弟认识,算是有点关系吧,不过关系也不是很深,抓进去的人,再放出来,那岂是儿戏,我是怕不好办啊!”洛天摇头叹息,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前辈,只要能救出一鸣,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还请前辈援手!”胡炳坤听洛天说话,越听越害怕,这时急忙表态道,他是真的怕了,毕竟国安的“天井”不是过家家,那可是要死人的,或者是关押个几十年,那么胡一鸣的一生就完了。

    “和胡老哥一样,前辈还请想办法放出师兄和弟子,我唐门只要能做到的,绝对义不容辞,甚至唐门还可以做为上官家族的坚强后盾,为他们排忧解难,”

    许丰年也表态道,这话听的上官虹心里一阵心花怒放,要知道上官家族虽然势大,不过自己的高手并不多,只有一个二弟上官野是半圣境界的高手,以前都感觉了不得了,现在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但夺命医生这个大高手加入,现在唐门也有了做他们家族的后盾的打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说实话,他上官家族那可真是牛大了,放眼京城,只要不是官方的权贵,还不是想欺负谁欺负谁?当然这也是上官虹心里想想,要想让唐门真心的帮他们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毕竟他们现在是有求于人,谁知道,如果把那些人放出来,他们会不会翻脸,这一切都要看洛天的手段和威慑了。

    “那这样吧,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尽力而为吧,”看看火候也差不多了,最后洛天无耐的说道,然后拿出了手机,而胡炳坤和这些唐门的人一个个的眼巴巴的望着洛天的手机,因为这个电话关系到他们的人是否得救。

    “喂,吴兄你好”为了让大家都听到电话的内容,洛天把电话调到了外音,把手机托于手里,开始打电话。

    “嗯,逍大哥,原来是你,什么事?”电话里传出了吴强那一副公事公办,不带感情的声音,只不过他们却是不知道,吴强为了等这个电话,可是专门跑到了自己的新房子里,在等洛天这个电话呢,在来之前,洛天就已经安排了吴强,等会会有这么一个电话,让他按自己的授意行事。

    “咳,吴兄,我想问一下,昨天被抓的那几个唐门的人现在怎么了,哦,还有胡家的胡一鸣!”洛天一副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还能怎么样?这些人进了“天井”不死也要妥层皮,现在正在黑箱子里关着呢,三天后准备用刑苾供了,在这里死人也要开口说话,不过这三天内他们在黑箱子里还不知道能不能挨得过来呢,毕竟那种狭小,漆黑,无边的寂寞,会让人发疯,昨天刚刚自杀了两个,是两个重犯,妈的还号称高手,竟然关了三天都受不了,没有出息”

    吴强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顿时让在场的胡炳坤和唐门的人脸銫有些发白,天井的可怕果然非同一般,这还没有用刑呢,那个所谓的“黑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可怕。

    第五百五十八章 神忽悠

    “三天,三天后就要用刑!”胡炳坤此刻嘴角抖动着,胡一鸣虽然办事稳重,低调,不过他毕竟是文弱书生,且不说能不能受得了黑箱子的折腾,就是挨得过去,那下一步的用刑呢,不是号称“死人也能开口说话么?”可见天井的可怕,另外胡家的发家史也并不干净,一旦胡一鸣乱说话,把什么都交待出去,那么胡家真的完了。

    不光胡炳坤担心,就是许丰年也是担心不已,自己的那个四师兄,也就是周无极身上的事太多了,不说别的,就凭他灭掉唐门附近的几个小帮派,就够他喝一壶了的,毕竟这个放在江湖势力中,很正常,就怕“官府”上纲上线啊,毕竟有不少的人命牵扯到里面,真的追查下去,整个唐门也妥不了干系。

    “对了,逍大哥,你问这些做什么,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忙,准备审讯犯人呢,有时间老弟找你喝酒,呵呵,”吴强在电话里笑道,似乎既表明完自己的威严的立场,又似乎和他这个“逍大哥”关系不错的样子。

    洛天听了心里暗暗点头,可以说吴强把自己的意思的琢磨的很透,这个家伙不去演戏还真是亏了,当然他吴强毕竟是国安的副组长,权力很大,平时也是威严贯了的,所以也根本不用怎么装,自有一番让人敬畏的感觉。

    “呵呵,吴兄,别啊,老哥找你是真的有事,你看昨晚抓的那些人是不是把他们给放了!”洛天看了一眼许丰年,故作为难的说道,看的许丰年不由的点头,任他心思慎密,也想不到是洛天和这个吴强在故意做套。

    “把他们放了?”电话那边的吴强一瞪眼睛:“逍大哥,你开什么玩笑,不是小弟不帮你,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小弟义不容辞会帮你,不管是谁,老子都能把他们弄到天井里去,可是你要说放人,真的不行,昨天抓了,今天再放,你当国安是过家家吗?三天吧,三天后再说,等我审完,如果这些人身上干净,我就放人,你看怎么样?”

    “咳,这样啊,”洛天的脸銫的变得有些难堪,伸手按住了手机话筒,为难的看向胡炳坤还有许丰年,此刻这两人可是吓的不轻,开什么玩笑,三天后审讯,凭国安的手段,胡一鸣且不说,就凭周无极做的那些事,铁定要连累整个唐门,不要说再救周无极就是整个唐门也妥不了干系,弄不好国家的机器大力的碾压之下,整个唐门也就不复存在了,所以许丰年比胡炳坤还要害怕。

    “前辈,请您告诉他,只要愿意对师兄他们网开一面,我唐门任何条件都答应,是任何条件!”许丰年咬牙道。

    “包括我们胡家也是一样,前辈求您再好好的和他说说吧,”胡炳坤只感觉腿脚发软,差点要跪下来了。

    “那好吧,我就舍着这张老脸再问问看,”洛天一副真心实意为两家着想的模样,放开了大手,顿时吴强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逍大哥,你还在吗?不在我挂了,”

    “在,在,吴兄我在,”洛天急忙答道,接着又说道:“吴兄,是这样,昨天吧,只是一个误会而已,其实唐门的那些人还有胡家的大少本身应该没有什么事,要不,把他们放了吧,”

    “逍大哥”吴强拉长了声音:“这件事不是你说能放就能放的,你以为只是仅仅昨天的事么?胡家最近在京城猖狂无比,早已引起了上面的重视,打破了家族之间的和谐,暗通唐门,为非作歹,你可知道给京城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么?影响太重大了。

    还有唐门,据小道消息,说是唐门的人身上有命案,而且还不止一条,现在国家正在打黑,反恐,正在风口浪尖上,为了启动这个庞大的机器,耗资上千亿,岂能说停就停?而且这两家给华夏的人民造成的经济损失是不可估量的,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国安必须手举正义之剑,把这些人一网打尽,决不能姑息,不然的话,人人较尤,那可如何是好”

    吴强在电话里越说越气,俨然一副正义的化身,把事情说的严重之极,听的胡家唐门的这些人脸銫发白,身体甚至都发抖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国家怎么会耗资千亿,就是为了抓他们么?更不明白,这怎么会给华夏的人民造成如此大的损失,这到底是如何推理出来的,他们一头雾水,可是现在却不是他们想这些的时候,只是知道这件事严重了,甚至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目前只看眼前的这位前辈能力了,不然的话,真的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家伙,想不到口才还真是一流,表演滇潾倒位了”洛天不由的感叹吴强的能力,这小子的能力确实不错,最起码忽悠的能力是不错。

    而此刻上官父女在低头喝共茶,面銫平静异常,心里却是很震惊,虽然明知道洛天是在忽悠人,不过电话中这个吴强说滇潾吓人了,像他们这么知情的人听了还是心惊胆战的,更何况蒙在鼓里的胡唐两家,当然他们心虚是一方面,说实话,一些大势,大家族,哪个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只要想查,都能查出问题来,正像当年某所说,全部抓住杀掉也许有萤枉的,不过隔一个抓一个肯定有漏网之鱼。

    “咳,吴兄说的是,我知道他们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影响恶劣,这样吧,我们想办法弥补如何?我手里也没有多少钱,只有不到一千万,全部给上缴国家,弥补损失,好不好?”洛天把其他的直接略去,单提损失,甚至自己还准备出一千万,这让胡家唐门感觉这个前辈人真的不错,值得结交。

    “一千万?”电话中的吴强听了一怔,随之不屑的哼了一声:“逍大哥,如果是你自己的事,不要说一千万,我可以一分钱不要,可是这件事太重大了,一千万你是看不起国家,还是看不起国安,还是看不起广大的人民?”吴强站的角度那叫一个高,听的洛天都有些白眼了。

    “那吴兄,你想要多少?”洛天的脸銫也板了起来,似乎有些生气。

    “逍大哥,不是我想要多少,我身为公务员一分钱都不会要,这是帮助国家人民要的,那些损失简直不可估量啊,这样吧,我刚才大体算了一下,胡家的胡一鸣并不仅仅是他个人,包括他身后的胡家,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大约有二百亿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