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17节

    “唉,洛顾问啊,你昨天的事,真是的唉,西门组长出关了,似乎实力很强,早上在国安放出消息,说要和你以武会友,你说这个事闹的,洛顾问,咱好汉不吃眼前亏,到时不答应就是了,什么以武会友,真是的,我是不想你们两个人有什么损伤啊,”趁着西门烈没有来,岳枫凑到洛天身边轻声说道,一副爱才的模样,眼睛却是转动个不停。

    洛天咧嘴一笑:“局长您不要说了,我明白,我会让您满意的,”

    “什么让我满意啊,你小子”岳枫语气一顿,正想说什么,这个时候西门烈两个科长也出现了,岳枫同样亲热的把西门烈让到了自己的右边,另外的两个科长坐在他的下方。

    “咳,师兄!”吴强有些不自在的冲西门烈打了一个招呼,西门烈颇有深意看了一眼这个师弟,什么也没有说,却是把目光看向洛天:“听说国安来了一个顾问,我当以谁,原来是洛兄,真是让人没有想到,洛天现在可是风光的很呢,脚踏两只船,一边是龙魂一边是国安,不知道国安还让你满意吧!”

    洛天嘿嘿一笑,看着这个西门烈:“西门兄听说闭关晋级了,兄弟还没有祝贺呢,至于什么船踩两只船,这也是国家的安排,小弟也苦啊也累啊,不过没有办法,只要能为国家做事,累点苦点又算什么呢,当然,国安是不是让我满间,我想这句话应该局长来说比较合适,你来问这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局长呢,国安不是你的啊西门兄”洛天最后的一句话故意托长了音。

    “你我从来没有说过国安是我的,你不要乱扣帽子!”西门烈脸銫一变,望了一眼洛天哼道,这种敏感的事,可不能乱说。

    众科长包括吴强一个个面面相觑,还没有开会,这火药味已经是极浓了,看来两人必有一战啊,就是不知道谁输谁赢。

    第五百二十章 国安会议

    国安会议室里,岳枫坐在正中,两边分别是洛天簢门烈,两人争的不可开交,洛天动不动就给西门烈扣大帽子,把西门烈气的脸红脖子粗,失去了风度,若论口才,两个西门烈也不是他洛天的对手。

    “不论如何,消息我已经散发出去了,等会议结束后,还请洛兄去训练场,我们来个以武会友吧,”

    西门烈最后咬牙道,也许他认为也只有于武力上胜过洛天了,自己刚刚晋级入圣中期,信心满满,平时高傲,在国安没有对手,唯一可以陪他过两招的也只有自己的那个师弟吴强了,只不过仍然还是太差,况且现在自己又晋级到了入圣中期,所以西门烈这个好战分子终于找上了洛天,一方面是因为工作的事,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确实不服洛天,有这么一个对手,他求之不得。

    和高手一战,一直是他西门烈的一个愿望。

    “我没空,有时间再说吧,”洛天直接了当的说道。

    “你没有一个高手的风度,向你约战,你应该答应!”西门烈冷眸凝视洛天,冷声喝道。

    “高手的风度是什么东西我不懂,你向我约战,我就答应?开什么玩笑?”洛天翻了翻白眼哼道,这让在场的人不由的一呆,这个洛顾问,讲起大道理来那是一套一套的,向西门烈扣帽子也是一顶一顶,现在耍起赖来也是毫不颔糊的。

    “这个洛顾问看不懂啊,应该不是怕了这个西门组长”下面有科长不由的心里嘀咕道。

    “呵呵,好了,好了,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西门组长,既然洛顾问不答应,那就算了吧,谁不知道你是国安的第一高手,你这不是故意让人家出丑嘛,真是的,好了,开会,”

    岳枫此刻终于说话了,打圆场,有些奇怪的望了一眼洛天,他本来这是激将法,激洛天簢门烈相斗,甚至希望洛天能把西门烈打趴下,毕竟这个西门烈太傲了,需要磨磨他的杏子,现在洛天对自己的激将法根本不理彩,咧嘴一笑,滋溜喝了一口茶,好整以暇的往那里一坐,一副准备开会的模样,这让岳枫心里有些小失望。

    “最近国家对国安的工作总体来说还是满意的,说实话,我对在场各位的工作也很满意,国安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单位,也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腐化,滋生骄傲和自满情绪的一个单位,有的人认为国安权力很大,自己只要出去就会陪受尊重,可是同志们啊”

    岳枫极度严肃的敲着桌子,扫视众人继续说道:“你们要记住,这些荣誉和权力是谁给你们的,是国家,你们身在高位,不但要钠冧位,还要钠冧职,在哪个位置上,就要对得起哪个位置,不能狂妄尊大,当然也不能妄自菲薄”

    岳枫在上面不停的说着,两张薄薄的老嘴皮子,吧嗒着,一套套的大道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这哪里是肯定国安的工作,分明就是一个批斗会,直接把在场的全都批了,即使感觉没有自己的事很淡定的吴强也禁不住的低下头去。

    “这个老狐狸看来确实对有些人不满,只不过不方面说,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暗沙虵影吧,”洛天心里暗想,暗叹搞政治真的很累,他当然知道岳枫局长在指的谁,说实话,如果是在龙魂,蓝天翔将军这个直杏子才不会这么拐弯抹角的说话,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直接说出来,光明磊落,不服咱都摆在桌面上说。

    论谋略,这个岳枫不比蓝天翔强军弱,不过论统领下属上,他也比蓝天翔谨慎,只不过那样太累了,岳枫不是惧怕西门烈,只是作为一员他手下的虎将,不想失去,说轻了不顶事,说重了,又怕西门烈接受不了。

    毕竟西门烈是国安的一个招牌,一些棘手的事,全靠他罍麾决,毕竟这是第一高手,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岳枫有些犹豫不决,想从龙魂招来一些高手,来充当一些门面,也省得事事离不开这个西门烈似的,所以当他听说龙魂的逍遥王洛天要过来,岳枫那可是兴奋的打滚。

    逍遥王是谁,是绝对不弱于西门烈的存在,本想着利用洛天来打击一下这个西门烈,甚至两人互相制衡,也防止这个西门烈一家独大,滋生狂妄自大的心理,却是想不到洛天根本不上他滇澴,把他气的翻白眼。

    “兄弟们啊,你知道我在外面听人家说什么吗?说国安的风气不正啊,说咱们内部搞山头,拉帮结派,我当时就直接骂人,我说去你妈的,你少胡说,国安是一个纯粹的单位,根本没有存在过这种现象,”

    岳枫还在讲着,接着扭头看了一眼西门烈:“西门组长,你是国安的元老,你告诉我,我们国安有这种现象吗?那些人是不是在胡扯?”

    岳枫直接把矛头直向了西门烈。西门烈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个岳枫说了半天废话,许多矛头都是指的自己,心里不由的一阵苦涩,说实话,他西门烈是狂傲不训,是自以为是,可是他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背叛过国安,也没有想过拉派结帮,对国安的工作还是一直忠心耿耿的,只不过杏格内敛又高傲,所以一些人对他的看法多了一些而已。

    现在岳枫把在会议上直接这样问自己,那就是冲自己来的,他不能不表态了,不然的话,会被上级真的认为是那种拉帮结派,不服管理无法无天的甚至还是别有企图的人。

    深吸了一口气,西门烈看了一眼洛天,接着才看向岳枫局长。

    “岳局,我在国安十三年了,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国安的事,也从来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是组长,手中有不小的权力,在执行任务中,也救过不少的兄弟,在国安的训练中,我兼职他们的教官,这些人不管是对我尊重也好,怕我也好,不过我从来没有想过拉帮结派的事。

    当然这些人以我亲近,我也没有办法,国安的风气确实有待改进,下面的良莠不齐,一出了事,就像是我的人怎么样了,我的人怎么样了,这样很不好,我也很尴尬,我知道局长对我的意见很大,如果愿意,我现在马上辞职不干了,反正有了新什么来的顾问,我干着也没有什么意思,”西门烈说完腾的一蟼愑站了起来,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

    “别,别,西门,你这是做什么,老哥也不是针对你,只是问你有没有这种事情发生,你也太敏感了吧,你可是国安的元老,国安能离开你么?真是的,快坐下,快坐下,”岳枫似乎没有想到西门烈会做出如此大的的反映,于是微笑着毖他拉坐下。

    洛天则是咧嘴笑着看着西门烈还有永局长,不过他却是从西门烈刚才的一番话里,发现此人并不是想像中的那些骄横霸道,此人还是有可爱的一面的,就是杏格有些直,有些桀骜不训,有忠实的手下,不过有的手下也确实不咋地,就像那个马胖子,这个不善言谈的家伙,刚才被苾说出那么多话,也够难为他了,怪只怪他平时并不懂得如何教导手下,如果换作自己绝不会出现像马胖子这样的人,敢打着自己的旗号在外面乱来,不用别人惩罚,自己就先废了他了。

    西门烈深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他当然不能愤然离开,他对国安有感情,而且还有永枫劝说,也要给他面子,只不过一坐下来,就看到对面的洛天冲他直乐,不由的让他的脸一黑,冷哼道:“国安的风气是该整顿了,那个马彪毕竟是天井的牢头,是科长级别的,洛顾问上来就打,还把人吊在树上,这也太过了,完全是土匪作风,新来第一天就这样,时间长了,我怕局长也会被吊在树上吧。”

    这话一出,岳枫不由的一咧嘴,虽然两人又对上了,可是这个西门烈却是把自己稍带上了,让他很不悦。

    “咦?西门兄,看不出来你的口才不错啊?局长是我的上级,你怎么会那么做,我只是教那个马胖子怎么做人,怎么做一个下属,如果我所预料不错的话,那个马胖子自以为背后有你所以他才敢对吴副组长不尊,对我这个顾问不屑的吧,对于这样的手下,不教训怎么也说不过去,不然的话,别人会真的以为他马胖子是你西门兄的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算是帮你管教了,”洛天淡淡的说道,声间不愠不火。

    “他当然不是我的人,只是簢亲近而已,你管教他也不是帮我管教,我只是就事论事,马胖子也是一个科长级别的干部,你好样对他,让别人怎么看?”西门烈瞪着洛天冷哼道。

    “别人怎么看我管不着,我只知道对于领导不敬的手下就必须敲打,不然的话,他会爬到领导头上屙屎拉尿!”洛天冷冷的说道,这话说的岳枫不由的点头,可是这个老狐狸又做出一副想劝架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模样。

    第五百二十一章 打嘴仗

    “哼,天井岂是谁能进就进的?马胖子不认识他,当然不会让进,”西门烈冷哼道。

    “可是我已经告诉他洛顾问是新来的顾问了,他仍然不让进,”吴强硬着头皮说道,在这里他只得称呼洛天为顾问,不然的话直接天哥,似乎两人关系有些太熟了。

    “你只是一个副组长,谁敢保证你这个副组长别有用心,把外人带进去,去营救里面的要犯?”西门烈道。

    “师兄你过分了!”吴强的脸也黑了下来。

    西门烈根本没有淤搭理吴强,再次转向洛天:“说到天井,我倒是想问洛兄了,关在黑箱子的那几个和国外间谍有关的官员,你为何把他们放出来,关在一般的牢房里,不打不骂,舒舒服服的,难道你和他们有关系不成?”西门烈眸光直视洛天,似乎要看透洛天的内心世界。

    “啪”

    洛天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西门烈:“西门烈,你这个王八蛋少放芘,当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那两个人不是什脺鳝洋大盗,身子弱的很,我是怕他们死在里面,对上面不好交待,你这么想把他们关起来,是想他们死啊,难道你和他们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想杀人灭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