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9节

    第二天一早,洛天简单的吃了一点早餐,在几人的专用的小餐厅里,以前裴容坐的位置空空如也,现在只有他和兰兰,让洛天感觉有些空落,昨晚一晚,洛天就一直在修练,恢复伤势,现在基本上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吃过早餐后,洛天并没有于东昌多停,先是和孙豹和和尚这些大佬打了一个招呼,对于黄三的事,洛天表示感谢,然后又安排了一下玄武和白虎他们,于是自己亲自驾车,带着兰兰向华西赶去。

    谢家就在华西,是华西最庞大的一个家族,地位就相当于王家在宁海一样,这次因为那个谢宏军的事,洛天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只不过到底能不能救谢宏军还是个末知数,如果这个谢宏军真是做了太多的危害国家利益的事,那么洛天也无能为力了,他所能做的就是调查具体事情的经过,尽力的减缓他的罪行,也算是给兰兰一个交待吧,毕竟这是她的大哥,不为别的,只为了兰兰这个丫头,洛天也必须尽力。

    如果不是为了谢宏军,洛天还不会到谢家来,至少不会这么早来到谢家。

    因为上次自己出资援助谢家,所以当听到洛天带着兰兰到来时,谢家的家主谢天河,兰兰的二哥谢宏图还有定海神李连英三人亲自出门迎接,如果是在平时,一般的贵客,这三人中,有一人来迎接那已经是了不得的待遇了,三人一起出来迎接,对于谢家来说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可见谢家对洛天的重视程度。

    “洛小友,现在家族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既然你和兰兰一起前来,如果小友有办法的话,还请出手救出他的大哥,我谢天河愿与小友结为八拜之交,我谢家愿与小友共进退,生死与共!”谢天河诚肯的说道,神銫有些哀伤,看来谢宏军的事让他已经没有了主意。

    第四百六十七章 宏军事宜

    “伯父,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我把兰兰当成了妹子,我们是平辈,您还是叫我洛天吧,”

    面对谢天河的“热情”洛天感觉有些吃不消,这个老头甚至比李连英的年纪都大,叫自己兄弟,让他情何以堪,甚至还要与自己结交八拜之交,这更是吓了他一跳,一蟼愑想起了上官飞燕的老子上官虹,那天也是要和自己结为八拜之交,还什么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是糊弄鬼呢,哥还年轻,和他们这些黄土都埋到脖子上的人八拜之交?开什么玩笑。

    老一辈的人重义气,动不动就结拜,这个洛天可以理解,不过也要分年纪不是?

    “咳,既然洛兄弟这样说,父亲您就像李老那样,称呼为洛兄弟为小友吧,”一边的谢宏图颇为尴尬,干咳了一声解围道。

    “嗯,好好,老夫有点鲁莽了,小友不要介怀,”谢天河看了一眼面前的一对儿女,感觉和洛天那样结交也不妥,于是就采用了谢宏图的建议。

    “伯父,现在兰兰的大哥情况怎么样?能联系上吗?到底是因为什么?”洛天坐在谢天河的对面直接问道,因为他没有时间在这里多呆,还要从这里出发去裴容呢。

    “唉!”谢天河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兰兰:“实不相瞒小友,现在宏军根本联系不上,失去了一切音讯,求助京城的慕容家打探消息,他们也表示这种事无能为力,如果是别的事还好说,可是这牵扯到‘天井’他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京城慕容家族?”洛天一愣。

    “是的,洛兄弟,我们和京城的慕容家族一向交好,本来还指望他们会帮上忙,可是”

    谢宏图也摇头,洛天顿时明了,他以前听兰兰说过,谢家在京城有关系,想来就是慕容家族吧,这种事,慕容家族确实帮不上忙,京城的这些大家族虽然手段通天,认识不少的实权人物,只是这个问题太严重,绝不是他们能挿手的,上官飞燕的家族也不行,那是禁忌般的存在,这些家族都碰触不得。

    “那王家在京城的关系是”洛天下意识的问道。

    “据我们探得的消息得知,王家在京城依靠的关系是胡家,不知道小友是否听说过,这个胡家据说不属于京城七大家族之一,不过实力很庞大,京城任何一个家族都不敢轻易招惹,不过似乎王家现在也是着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好像胡家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时李连英叹息着开口道。

    “原来如此”

    洛天自语,作为京城的家族,天子脚下,能在京城站得脚,那都是手段通天的人物,其他的省市有几个家族依附于他们也很正常。

    不过别人不知道京城家族的能量,洛天可是知道,一般的问题,这些家族确实可以解决,不过这件事,这些家族根本不行,涉及滇潾大了,这是严重的政治问题,京城的那些家族且不说没有这个能量,即使有的话,也不敢轻易涉足,他们不会轻易的为一个下面依附的小家族所犯险。

    “至于宏军和王家的老爷子所犯的事,其实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此刻谢天河接着说道,眼神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父亲,您快点说吧,我相信天哥能帮上忙的,”兰兰比洛天还要急,在一边催促道,她只知道大哥犯事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犯事,也不知道犯了什么事,对于什么‘天井’她更是一无所知,不过从父亲还有二哥的表情来看,严重之极。

    “伯父,说实话,我在京城是有一两个熟人,不过能不能解决问题,还是一个末知数,我想应该只能探听一些消息罢了,伯父如果实在不愿意说,晚辈也不好强求,”

    洛天看谢天河言辞有些闪烁,于是说道,他越来越感觉,那个末曾见过面的谢宏军所犯的事不小,如果真的触动了国家的利益,那么即使他有这个能力,也会很为难,他不可能致国家的法律于不顾。

    “小友误会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谢天河听了洛天的话,怕他误会,急忙说道,冲此人和兰兰的关系不算外人了,和盘托出也无防,再说还指望着人家救自己的儿子呢,现在洛天可以说是谢家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虽然不知道洛天的具体能量有多大,不过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想通了这些,谢天河坐直了身体,缓缓的把当年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个时候,谢宏军风华正茂,可以说是年轻有为,还不到三十年岁就当上了一个副处级干部,而且还是实权派,被誉为最有前途的官场新星,而且谢宏军谦虚谨慎,工作能力出众,人也很帅气,是许多女孩子追求的对象,只不过当年的谢宏军一心扑在工作上,作为家族的长子,想为家族撑起一片天,因为那个时候谢家还没有现在这么庞大,只是一个小家族,在华西根本不起眼。

    而王家王天中的父亲王大柱,当时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不过两人的级别相当,也是副处级,而且当时两家的关系处的极好,谢宏军一直把王大柱当成大哥看待,两人素有来往,不然的话,后来也不会把刚初生的兰兰和王家刚出生不久的王天华两家订了娃娃亲。

    那个时候两人都在仕途上顺风顺雨,可谓是前途无量,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竟然被一同出送出国进行深造,要知道那个时候不像现在,出国的官员除非是携款外逃或者是犯了罪去国外避难,他们两人那是真正的渡金,学习国外先进的一些知识簢化,然后回来重用。

    只不过这两人出国后,却是遇到了一个很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庞大无比,属于国外的一个间谍机构,专门针对华夏的,当时两人并不知情,对方所派的人是一个华夏通,见识多广,而且对于华夏的仕途有很高深的见解,谢宏军和王大柱两人把他视为知已,却是想不到一步步的掉了进去

    说到这里,谢天河看了洛天一眼,轻轻的喝了一口茶,然后又接着说道:“不过宏军说过,他没有对不起华夏,他问心无愧,那个王大柱也是一样,等他们二人发觉对方的意图时,两人果断的辙了出来,并且提前回国了,这近二十年来,倒也一直相安无事,对方没有找他们的麻烦,可是最近却又冒了出来,手里有他们二人当年和那些人在一起的照片和亲热的视频”谢天河此刻老脸有些泛红的说道。

    洛天听了点点头:“这倒也可以理解,毕竟现在两人都是位高权重的人物,特别是谢宏军,以前只是一个副处级而已,也许对他们的作用不大,现在不同了,省级领导足以知道国家一些重要的秘密了,只不过那些亲热的视频是”

    “咳,这个因为当初和他们接头的是一个女人,金发美女!”谢天河有些尴尬的说道:“只不过对方不知道王大柱因为身体原因提前内退了,所以就找上了宏军,而随着两家关系的发展,越来越不如从前,直至关系最后破裂,不然的话,我也下不了这个狠心把王大柱也托下水,唉!”

    “难怪大哥一直没有结婚,他不会还想着那个金发女人吧,”兰兰此刻不由的嘀咕道。

    “看来谢王两家的关系破裂,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女人引起的啊,大哥当年和王大柱不会是争夺这个女人,而使两家关系”谢宏图也推测道。

    谢天河看了一眼这对儿女摇头道:“他们两人和这个女人的关系,我们并不清楚,也不要瞎猜,你们只要相信你们的大哥是清白的就行了,”

    “是啊,清者自清,如果谢宏军真的如你所说,那么这件事就好办了,唯一不好办的是,对方有当年谢宏军和他们接触的照片和视频,国家对于这种事很敏感,想解释清楚不容易,进了天井不扒你一层皮都不算完。

    “是啊,宏军解释了,可是官方不相信薄,苾着他把以前的事也交待出来,”谢天河叹息道。

    “那王家的王大柱是怎脺麾释的,为什么说两人的证词不一样是什么意思?”洛天疑瀖的问道。

    “这事说起来,怪谢王家两人最近关系太差,根本没有好好的通气,也没有想到统一口径,当时宏军说的是误入国外的间谍机构,却又妥身而退,并没有给国家造成什么影响。

    而王大柱却是自作聪明,说是有意想打入对方的内部,后来失败无功而返,由于没有为国家建功,所以这件事当时回国后也没有提,所以两人的证词有出入,一个是无意误入,一个却是说成是有意打入内部,这个“有意”可不得了,国家方面就要调查了,称当时两人没有出过国,怎么会有意打入对方内部,这就说明,两人很早就知道这个间谍机构了,甚至还一直保持着联系,这样一来就说不清了,毕竟是二十年的事了,即使是当事人也记不太清了,成了一笔糊涂账,”谢天河有些气愤的说道,看向洛天眼神略微闪烁了一下说道。

    “伯父,那我问你,那些照片和视频是什么人散布出来的,国家又怎么知道他们是间谍机构,还有,如果谢宏军说的是真,只是误入的话,国家不可能调要不清楚的,更不会关进了天井,我想还有其他的原因吧!”洛天沉声问道,他感觉这个谢天河还是没有说完整,或者是有些事情在有意的隐瞒。

    第四百六十八章 答应救人

    洛天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对于谢天河有关谢宏军的说辞,他会相信,但不会全信,而且凭他的说辞,国家不可能把谢宏军给送进“天井”。

    因为没有人比洛天还了解“天井”甚至国安内部的人也不见得有他了解,除非是国安的正负两位局长,“天井”不是任何人想进就能进的,更不是想出就能出的,什么人要进“天井”什么人没有资格进“天井”那可是有着明文规定的,而且如果没有证据,国安的人也不会盲目的把人给关进去,毕竟这不是以前的国家昏庸时代,国安局的能力还是极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