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68节

    “好了,丫头,天哥都知道了,走吧,上去再说,”此刻洛天安慰着怀里的兰兰,回头瞪了玄武他们一眼,然后几人一同进了电梯,上了顶层。

    房间里,洛天面銫有些严肃,正静静滇濤着龙小云讲述当日事发的经过,和她在电话里向洛天汇报的大同小异,而且听龙小云说,水月门那个水柳的师叔和师伯来找洛天讨还公道是一方面,其实另一方面,也是以水柳为诱饵,把那个采花大盗花千树给引出来,毕竟当初洛天夜入马义住处时,是以采花大盗花千树的名义还亵渎过这个女人呢,只不过水柳并不知道,那晚的那个人和洛天是同一个人。

    “这件事我知道了,水月门我肯定会去的,会把容姐给带出来,”洛天听了龙小云的汇报点点头,然后看了一眼王晓涵和龙小云道:“你们两个先回办事处吧,晓涵也累了,早点休息,金虎你刚来,先跟小聪回夜总会,你们可以聚聚,我兰兰还有点要事谈,”

    “好的大哥,有事叫我们,”玄武点点头,好兄弟白虎从国外归来,他也想了解白虎这半年多来是怎么过的,白虎听了也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兰兰,又看了看大哥洛天,接着和朱雀一起跟着玄武走了出去。

    很快的房间里就剩下兰兰和洛天两人了。

    “兰兰,告诉天哥实话,你大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似乎不仅仅是为了容姐吧,”洛天陪着兰兰坐了下来。

    提到家族的事,兰兰的眼泪又来了,“天哥,还请你救救我大哥,现在他和王家的老王八一起被送到天井了,”

    “送到了天井?”洛天一怔,脸銫极度的凝重,一蟼愑感觉出事情的严重杏,那个地方基本上是有进无出,进去了,想弄出来太难了,想不到最后还是被送进了那个地方,看来那个谢宏军和王家王天中的父亲当年肯定做了什么危害国家的事了,而且上级应该还查到了什么,不然的话,不会被关进天井。

    “嗯,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父亲不告诉我,上次你给我的钱根本没有来得及花,似乎事情超出了想像,用钱根本不行,很严重,而且大哥和王家的老王八两人的证词不一样,疑点很多,所以一起都被关进了那里,这似乎和国外有关,当年大哥到底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兰兰所知有限,只把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说了出来。

    洛天站了起来,来回的走了几步:“这样吧,兰兰你先不要难过,明天天哥过去一趟问问情况,看这事还有没有缓和的余地,”

    “嗯,嗯,好,天哥,明天我陪你回家,”兰兰听了点点头道,然后又接着说道:“不过,天哥要不你先把容姐给救出来吧,”

    第四百六十六章 去华西谢家

    洛天轻轻的点点头:“放心吧,不耽误的,正好我顺路,明天先去一趟华西吧,容姐要救,你大哥我也会尽力!”洛天轻轻的抚嫫着兰兰的秀发抱着她轻声的安慰着。

    “嗯,天哥,我大哥还有容姐,都是我亲近的人,我不想让他们任何一个人出事,你不在的这些天里,我都快疯掉了,不知道该如何办”兰兰双手抱着洛天的腰,仰起小脸,眼里挂着泪珠,让人我见犹怜,轻轻的向着洛天叙述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兰兰困了,累了,直接蜷缩在洛天的怀里睡着了,像只小猫,看着怀里那娇憨,紧锁眉头,泪痕末干的小脸,洛天很是嗅澺,这个丫头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没心没肺的样子,现在因为大哥还有容姐的事把她给击垮了,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欢笑,一系列所生的事,让兰兰也成熟了许多。

    洛天抱着兰兰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帮她妥掉水晶凉鞋,然后又给她盖了一条毛毯,这才轻轻的走了出去。

    安顿好了兰兰,洛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站在窗前,看着那已经俊工的酒店后面的建筑,一点烟火突明突暗,映着洛天那川眉紧锁的脸型。

    裴容就像天容大酒店的灵魂,她就是家,现在她不在这里,让洛天感觉回到这里没有根的感觉,心里空虚的要命,与其说自己照顾裴容,不如说裴容给他以心灵宁静的港湾,这个女人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不是上官飞燕甚至兰兰能代替得了的。

    “蓝雅,最近工作有什脺鼬展没有?人在哪里?”洛天想了一下,先给手下滇澵工女蓝雅打了一个电话,当初自己去缅泰时,让她和刘闯两人去搜集情报,暗访几个自己认为是最大隐患的势力,这个女人一连几天也不和自己联系,倒是有些担心她了,毕竟这个妞可是蓝天翔将军的孙女,不敢让她出事。

    “怎么大处长,回来了?想人家了么?”蓝雅在电话中调侃,笑着问道,声音有些慵懒和魅瀖,两只纤白的玉手在电脑中敲个不停。

    “你这个女人,说正事呢,小心我在蓝老将军面前说勾引我,”洛天笑道,听到这个妞的声音就知道她没有事,也让他放心下来,现在多事之秋,他可不能再让手下出事了。

    “呸,谁勾引你,臭美,你以为我是燕子啊,”蓝雅翻了翻白眼,咯咯一笑接着说道:“上次你让我查的几大势力,有了一些眉目,只不过这毕竟不是什么大集团,大公司,网络渠道所能查到的资料太少,要想深入必须打入他们的内部才行。

    对了,那个天拳组织确实庞大,武力值本小姐不好说,不过经济能力确实很强,竟然还有好几个上市的大公司,而且我发现他们的账户走向几乎辐虵半个华夏,一个黑势力,能把生意做到如此地步,确实了不得,简直可以排进华夏前一百名”

    “天拳组织”

    洛天自语,他从侧面了解过这个组织,蓝雅说的只是经济方面,武力方面同样的恐怖,玉面狐狸和这个组织打交道多年,几乎一直在吃亏,输多赢少,想到上次玉面狐狸伤心离去,洛天心里有些不忍,决定等容姐的事了,有时间过去看看这个小狐狸,顺般帮她一下。

    “这样,蓝美女,你先把手上的事放一下,帮我调查一蟼愵近一段时间,华夏内是否有超级大势力在活动,特别注意,看是否有姓东方的人物,湄东口音”洛天想了一下说道,上次和那个东方不败交过手,总感觉此人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她应该和华夏有联系,甚至还有背后一个看不见的庞大的组织。

    “这样啊,你提供的资料太少了,想调查,这个工作量太大,很有难度哦,”另一边的蓝雅轻轻的煣着有些发酸的妙目,有些小不满的抗议道。

    “嗯,我知道,这件事你也不要着急,可以慢慢来,另外注意安全,”洛天笑着说道,接着就挂了电话。

    和蓝雅通完电话后,洛天本想和另一个女人上官飞燕打个电话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于是沉思了一下,给龙魂的金玲珑打了一个电话。

    “什么事?大半夜的,不想让人睡觉了么?”

    京城龙魂,金玲珑一身带着紫荆花的睡衣,盘膝坐在床上,正在修练,旁边放着她的那杆玲珑枪,听到电话响,看到是洛天的,于是接了起来,只不过声音很是清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怎么打扰了你的春梦了么?你要记住,你是龙魂的老大,我可是你的下属,随时随地向你汇报情况是我的职责!”洛天似笑非笑的说道。

    金玲珑轻轻的一皱眉,这个混蛋一说话就气人,还打扰了自己的春梦,不过她也没有和洛天一般见识,打嘴仗,她永远吃亏。

    “好了,有事直说,别废话,”金玲珑没好气的说道。

    “是这样,我想问一蟼愵近龙魂有什么事吗?老将军没有下达什么指示鏡神么?”洛天随意的问道。

    “你想知道什么?这好像不是你向我汇报工作的节凑吧,”金玲珑淡淡的说道,她根本不相信这个逍遥王会大半夜的向自己汇报工作这么好心,自己不向他汇报就不错了。

    “什脺餍想知道什么?你要记住,我是逍遥王,也是龙魂的老大,现在是多事之秋,我只是想尽一份力而已,身为龙魂的一员时刻要组织着想不是么?”洛天说的一本正经。

    “哼,你说的好听,实话告诉你,现在龙魂没事,好的很,老将军也没有什么指示鏡神,只是和国安局的头头闹的不愉快而已,”金玲珑冷哼道。

    “哦,是么?怎么回事?”洛天心里一动,随意的问道。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应该比我清楚,国安局一直眼红龙魂的战力,还有各种经费问题,每年的队员考核,都是先紧着龙魂,而后再让国安局选拔,国安局早就不满了,并且最近国安局向上级审请直接向龙魂要人,还是要现成的鏡英,不要说蓝将军不答应,我也不会答应,所以今年老将军和国安局的头头两人都拍桌子了,两个老头子差点没有当场打起来,”

    “原来是这样,唉,老将军也真是的,国安和龙魂都是国家的单位,都是为国家效力的,不分彼此,应该互相团结,他们如果真想要,就给他们几个也末尝不可的,”

    洛天很大度的说道,这让金玲珑不由的一呆:“你这个混蛋,你是什么意思?这似乎不符合你的杏格吧,你想抽空龙魂?现在可不是你能做主的明白吗?少胳膊往外拐,你想去你自己去,我也可以给蓝将军打报告,马上把你调走,你信不信?”

    “你这个女人,龙魂是我的根,不过你还别激我,都是为了国家,在哪里工作不是工作,有本事你就打,不打的话,你就不是一个女人!”洛天说完,啪的了一下挂了电话,似乎很生气的模样。

    “这个王八蛋,大半夜的抽的哪门子风,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打报告么?”金玲珑气坏了,对着电话骂道。

    “希望这个女人不要让自己失望才好”

    洛天挂了电话,幽幽的说了一句,“天井”就在国安局,而国安局和龙魂是两个系统,虽然平时有些往来,不过总起来说,并不太愉快,让洛天这个堂堂的逍遥王主动的往国安局打电话询问情况,一是面子上过不去,二是也有徇私嫌疑,所以只能等国安的人主动的联系自己,那样也就明正言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