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8节

    “至于那晚带走他的人,我不清楚,当时据房东说,所有的人都躲起来了,对方来势凶猛,很快的就把人给带走了,具体什么人,没有人知道!有一次白虎喝酒时,曾说过,不想做任何人的棋子,白虎永远是白虎!我想就是因为白虎拒绝了那些人,所以那些人才动的手吧!”胡鹤推测。”

    “白虎永远是白虎”

    洛天心里微微一动,他知道这句话表达着什么,想当初白虎是一个善于言谈的家伙,和玄武两人打闹,玄武擅讲女人经,而白虎而擅于调侃他,并不沉默寡言,“想不到那件事对白虎的打击也如此之大,”洛天心里感叹。

    “上师,请借一辆车子,”最后洛天看向巴颂上师,巴颂欣然答应,胡鹤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近乎原始的部落,不过却什么也没有说,最后洛天带着王晓涵,朱雀,还有这个胡鹤,直接去了曼达市区。

    曼达是缅泰最大的城市,特有的缅泰风情,特有的尖顶建筑,宽阔的石质马路,到处都是寺庙般的建筑,大街上的美女杏感无比,看不出到底哪个是真女人,哪个是人妖,还有那高大的表演杂技的大象,游人很多,还有热带的植物,组成缅泰特有的异国风情。

    车子缓缓的驶在大街上,洛天坐在车里,沉思无语,手指轻轻的敲着车窗边缘,而朱雀和王晓涵也是默默不语,对于初来异国的激动心情,也因为白虎的事,让她们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一路上,胡鹤轻轻的介绍着这里的情况和风土人情,对于所经过的一些拳场更是略加详细介绍。

    “洛兄弟,这个就是豪森格斗场,白虎兄弟就是在这里打的比赛”

    在路过一个尖顶建筑时,胡鹤介绍道,洛天动容,望着这个建筑,似乎听到里面的呐喊声,狂吼声,血腥,暴力,征战拳台,他仿佛看到了白虎的身影,只不过洛天并没有于这里停下,目前主要的寻找白虎,找查线索。

    车子一路前行,七拐八拐,最后来到一处看似很简陋的贫民区内。

    “这里的房价很贵,几乎每一方都需要几万泰币,一些外地人根本买不起,只能租这种简直的民房,白虎当初就是住在这里”胡鹤有些叹息的说道。

    “竟然是住在这里”

    朱雀看着这破败的地方,眼睛不由的微微一红,她想像不到,白虎是如何在这里度过大半年的时间,甚至可以想像出每次白虎一个人孤独的带着一身伤痕从比赛拳台回来的身影,孤独,无助,寂寞,痛苦,朱雀的鼻子微微一酸。

    “走吧,去他住的地方看看!”

    洛天心里叹息,轻轻的拍了一下朱雀的肩膀,然后示意胡鹤带路,胡鹤点点头,路过苍蝇,污水遍地的垃圾堆,看到一个缅泰的大妈,身形高大,肥胖,黝黑,正在往道路上倒着污水,看了洛天一行人一眼,不知道轻声嘀咕了一声什么,面銫有些不善,扭头就回去了。

    “一个人没有地位在哪里都被欺负,权贵有权贵的战争,穷人间也有穷人间的战争,在这里租住的不但有华夏人,还有北鲜,南挝等过来打工的人群,和这里的居民关系似乎很不好,”胡鹤看着那个身宽体胖的缅泰女人轻声苦笑道。

    第四百四十四章 线索

    在胡鹤的带领下,很快的找到了白虎当初住的房子,胡鹤和一个房东一样的女人不时的说着什么,陪着笑脸,那个女人怒气冲冲的,不知道说着什么,最后胡鹤拿出一部分赛给她,似乎才平息了女人的怒火,扔给了胡鹤一把钥匙,然后去做自己的事了。

    看到朱雀和王晓涵二女疑瀖的神情,胡鹤解释道,自从上次白虎在这里出事后,房东说她一直倒霉,那个房子至今没有租出去,还说白虎欠了一个月的房租。

    “胡大哥,谢谢你!”洛天说道,胡鹤摆摆手:“白虎也是我的兄弟,也是我在这里最好的朋友,我的家里也不宽松,老婆孩子都在这里,所以”胡鹤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着,洛天点头表示理解。

    “这就是白虎所住的房子么?”

    当跟着胡鹤,来到白虎的住处时,朱雀的鼻子不由的一酸,差点落泪,房间不大,只有不到十平方,简陋的要命,一张木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在角落里放着一个沙袋,只不过已经坏掉了,沙子流了一地,除此之外,就是床上那有些凌乱的被褥还有一些散乱的衣服,可以看的出,白虎在这里生活的很不好。

    “当初我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里面东西什么都没有动,”胡鹤看着洛天凝重的表情在仔细的查看着,于是轻声的解释着,洛天点点头,伸手拿起一件床上带着血迹的衣服,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你不是说,白虎连赢了十五场么?怎么还住在这里简陋的地方,难道在这里打拳打赢了也没有钱拿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晓涵此刻突然问道,现在各行各业只要是赢家绝对是有利可图的,更何况是这种拳手,所以对于白虎所住的地方,王晓涵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胡鹤听了王晓涵的话,苦涩的摇头:“按照道理,白虎兄弟是挣了不少的钱,可是他是偷渡过来的,没有合法的身份,这种拳赛没餐有现金赌注,都是账上交易,白虎的兄弟的账户根本不敢开,查的很严,所以他的钱一直寄存在拳赛那里,当时声称账号丢失,正在补办为由,所以一托淤托,到了现在,也就没有拿到手,不过只要他的身份在这里合法化,钱还是能拿到的。”

    “原来是这样,”王晓涵点头。

    “这是”

    对于刚才胡鹤的话,洛天根本没有听进去,他正在仔细的观察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发现当时白虎被人掠走时,确实经过了一番挣扎,不过并不剧烈,不知道是因为当时受伤严重,还是因为对方用了什么手段。

    反正以白虎的实力,不可能会有如此衰弱的挣扎,最后洛天在门上,发现了手指划过了的痕迹,不知道是有意划的,想给人留下证据,还是被临无意识的划的,很奇怪的痕迹,像是缅泰文中某个字的偏旁部首,没有写完一样。

    “那信家族,西瓦家族,卓泰家族,”洛天心中自语着,看着上面的那道如同汉语拼音中的“n”的笔划,“到底是西瓦家族,还是卓泰家族?似乎这两个家族第一个字的第一笔的笔划相同”洛天沉思着,站了起来,白虎是他亲手调教出来的,他了解他,这肯定是白虎被人带走时匆忙留下来的。

    “有什么发现没有?”朱雀不懂泰文,看着洛天望着门上的一道痕迹沉思,走过去轻声的问道。

    洛天看了她一眼:“还不确定,不过我想调查的范围应该可以缩小了,”

    接着洛天把门上的那个痕迹解释给朱雀听,朱雀听了不由的点头,让胡鹤也是佩服不已,他想不到这个白虎的大哥如此厉害,竟然这样就能发现线索,只不过具体是卓泰家族还是西瓦家族还有待调查。

    “单凭这个痕迹就判断是这两大家族所为是不是太武断了,而且这个痕迹就一定是白虎所留的么?”王晓涵有些怀疑的问道,这个妞毕竟也是特战旅出身,也懂得一些侦查技巧。

    “肯定是白虎所留,你看这个木门是缅泰一种很廉价不过却是极坚硬的一种木料制作的,并且明显是用指力划上去的,除了白虎,一般的人没有这份功力,这又是他所住的房子,也符合他平时所一贯的手法,”

    朱雀解释道,玉手轻轻的抚嫫那种划痕,像是抚嫫着弊虎的脸庞,喃喃自语,王晓涵轻轻的点点头,说到底,她只是刚接触龙魂,对于龙魂的许多东西,她并不知道,既然老大洛天和朱雀认定这是那个白虎所留,那就应该不会错了。

    接下来,洛天扫了一圈,最终也没有找到其他的线索,于是就退了出去,临走时,朱雀把白虎所穿过的那些衣服小心的包了起来带在了身上。

    “洛兄弟,我的住处离这里不远,如果不嫌弃的话,去我那里坐坐吧,”四人出了这个贫穷的临时租房后,胡鹤邀请道,洛天点点头,他也有一些事情需要询问这个胡鹤,虽然以前来过缅泰,略懂一些这里的语言,不过对于曼达这几大家族,他了解的并不多,甚至听都没有听说过,所以还是想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西瓦家族是缅泰一个古老的家族,这个家族也有拳手在打地下拳赛,不过这个家族的生意主要是地产业和旅游业,对于拳赛似乎只是参加,并不是太热衷,在拳坛上表现的很低调,相对来说,负面新闻也不多。

    而卓泰家族是一个新兴的家族,势力却是很强大,野心也不小,在拳台上一度大放光芒,据说上次有一场比赛有一个叫卓巴的年轻人,就是他们家族的人,很有希望晋级拳王,只不过却是被拳王格森击毙了,最近在大肆的宣传叫嚣要收拾拳王,按这样推测的话,那么白虎兄弟有可能被这个家族给掠走了”

    去胡鹤的家里的路上,胡鹤向洛天三人解释着这两大家族的情况,他顺着洛天的思路分析,感觉白虎出意外,应该和这个家族妥不了干系。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一定要找到白虎,”朱雀手里紧紧的抓着弊虎的衣服,茵冷的自语。

    “那信家族呢,他们家族和这两大族有什么往来没有,他们手里可有拳手,这个拳王格森属于哪个家族,除了这三大家族外,是否还有别的大家族”洛天一连问出几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