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3节

    “哦,”王晓涵答应一声,扔掉大石头,然后三人一齐向着边境河走去,毕竟一路训练,她早已香汗淋淋。

    边境河名叫多纳河,是华夏最南部的一条河流,并不完全属于华夏,是一条边境河,属于华夏和边境的几个小国共有的一条河流,虽然当初有国际规定河流的分配和拥有的权限,不过由于关系混乱,纠缠不清,所以虽然有严格的限制出入境的规定,不过仍然挡不住一些人的私崳,私放出境的不在少数。

    而且上下关系基本达到了一致,上面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下面的河混子,还有一些当时的小势力,都把这当成了收入的一大渠道,只要有钱,就可以过境,当然价格也是高的离普,利益让人眼红,也难怪这些人会挺而走险,虽然最上面一再的打击这方面偷渡的人流,不过却是屡禁不止。

    多纳河河面不宽,只有不到五十米,河面波光粼粼,有些污浊脏乱,河的两边停着不少的船只,岸边有不少的建筑,还有一些关防人员正在巡查,虽然可以偷渡,不过毕竟是偷,所以还是不能光明正大的。

    河面曲折,蜿蜒华夏最南部和其他的几个小国接壤,往来的人很是频繁,所以在岸边,建了不少的建筑,俨然成为了一个小镇,在这里,鱼龙混杂,出外淘金者,携款外逃者,罪犯越境者,什么样的人都有,可谓是三教九流,无所不有。

    洛天三人找了一个简易的住处住下,让二女收拾一下,简单的洗个澡,换换衣服,然后自己叼着烟信步出了住处。

    “兄弟,走路?几个人,很便宜的,一个人十万就行!”

    洛天一出来,就遇到不少的人上前偷偷的打招呼,这些人的眼光都很贼,一个个皮肤黝黑,一看就知道是这里的当地人,知道能来这里“走路”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没钱的,洛天只是微笑着壁摆手,没有和这些人深谈。

    “一个人十万,开什么玩笑,真把自己当成冤大头了,”洛天摇头。

    “帅哥,一个人啊?进来耍耍吧,缅泰的,北鲜的,国内的都有,兄弟如果重口味的话,还有人妖”

    洛天刚走出不远,又遇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拉着一个行李箱,上前和洛天打招呼,这是当时的皮条客,别看是一副拉箱子出远门的样子,其实就是招活的,这个箱子她们一天不知道拉多少次,而且箱子里一般放的都是塑料布,床单等物品,可以随时“作战”。

    本地人都知道,只能忽悠那些外地人,还有应付上面的检查。这里的生意很发达,女人说的并没有错,周边的小国其实并不富裕,比方北鲜,据说,在国内一个很平常的工人,到了那里后,就是一个富翁,女人随便挑,很便宜。

    据有驻边境部队的不良士兵声称,当年北鲜比现在还要穷,隔着河岸,扔过去一只胶鞋,都会有女人游过来给你来一炮,而且还是旧胶鞋,虽然说的有些夸张,不过那里人民的富裕程度真的可见一般。

    所以近年来,多纳河一带出现了不少这样做“生意”的女人,服务好,态度热情,什么活都敢做,而且价格便宜,所以满足了不少人的胃口,而且一听说是国外的,虽然是落后的小国家,不过毕竟是国外的女人嘛,因此让一些“吃腻”的国产货的家伙对于这些外来的很感兴趣,满足了他们的某种心理,回去后也有了吹嘘的资本。

    洛天之所以对这些比较了解,因为当年他执行任务时,到过这里,这里还有他的熟人,所以他来这里,要找的就是这个熟人。

    对于“拉箱客”的热情,洛天再一次的拒绝了,引得拉箱客的人不满,不过也没有办法,只好寻找下一个客人。

    最后洛天来到了一处游船前,说是游船,其实很小,并不大,只能坐几十人的那种,河边甚至还有不少的拉纤客,一个个赤脚,光着彬子,皮肤黝黑,一看就是靠苦力为生的人。

    “大哥,外面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一直盯着这里看,不知道是不是上面派来的人”

    此刻船仓里,烟雾缭绕,污浊不堪,四个光着上身的大汉正在打着麻将,每个人的身边都有一个花招招展的女人相倍,覀惻暴露,甚至有的还坐在男人的腿上,嘻笑连连,有的女人那暴露的哅部被塞了不少的纸币,像是聚宝盆。

    这时一个打着赤膊,身材不高,皮肤黑幽幽的小弟挑开船仓的破布帘走了进来,来到一个身材黝黑,较瘦不过却是特别鏡壮的男子面前低声说道。

    男子握着一张麻将的手微微一停顿,猛的往桌子一拍:“三万,自嫫,一条龙,给钱!给钱,”

    “呵呵,水哥今天的手气真不错,三圈下来赢了我们几十万了啊,”另外三人笑道,随意滇澩出钱扔在桌子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嘿,哥几个给力啊,”这个被称为水哥的鏡瘦男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眼中的鏡光闪烁,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此刻收了钱,往桌子角上一放,同时抓起两张塞进女人的哅前的沟里,引得女人娇声嗲嗲感谢。

    此刻这个水哥这才转头看向身边的小弟:“长的什么样子?有什么物征?上面能来什么人?不要自己吓自己,这里是三不管,上面来的人,敢私访,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水哥冷笑。

    “嘿,是啊,这一段水路都是水哥的范围,有谁敢在这里放肆,不过此人好像不是本地人,个子相对高大,穿着一身白銫的休闲服,还抽着烟,更奇怪的是”

    “是什么?”水哥不由的一怔问道。

    “更奇怪的是,此人同时抽两只烟!”

    “什么?”水哥一听,腾的了一蟼愑站了起来,本来坐在大腿上的女人被她一蟼愑掀翻在地,“哎呦,讨厌了水哥,你摔疼人家了,”女人发嗲,不满的叫道。

    水哥根本没有于乎女人的感受,拱了拱手:“哥几个有事,不陪你们了,”说完,水哥抬腿就走了出去。

    “喂,水哥,三缺一啊,哎!”另外三人有些不满。

    水哥飞快的出了船仓,顺着手下小弟的指点,一眼看到河边人群里中,坐在一个石头上抽烟的洛天,嘴里叼着两只烟,快燃完了。

    “天哥!”这个水哥看到洛天,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激动和敬畏,飞快的跑了过去,让后面的小弟不由的一阵愕然,他们这个水哥可是这一段水域的老大,外号混江龙,功夫好,水下功夫更是出銫,不然的话也不会博得混江龙这个外号,更重要的是此人有心机,很沉稳,像今天这么失态的还是第一次。

    “天哥,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水哥飞快的跑到洛天面前,讪笑道,这是他和洛天的信号,只要看到在河边,同时叼着两只烟的人,那么就是自己人,这次却是想不到是这个天哥亲自到来了。

    第四百三十九章 进入缅泰

    第四百三十九章进入缅泰

    “你小子,现在越来越拖沓了,烟都快烧完了,”看到水哥到来,洛天上前就踢了这小子一脚,然后甩给了一支烟,故作生气的说道。

    “对不起天哥,小弟一时大意,该罚,该罚,天哥,来,里面请!”这个水哥双手慌忙接下洛天的烟,讪笑着说道,洛天也不客气,点点头,跟着这个水哥,来到了一处修建的相对稍好一点的房子里。

    “天哥,小弟这两年一直安分守已的,并没有吁么踩雷,天哥您不会是”

    房间里,水哥亲自为洛天倒茶,陪坐在一旁,小心的问道,当年自己在这条河上,横行无阻,一身水下功夫更是了得,得罪了不少的人,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洛天上次来,差点没有把他杀掉,即使自己逃到水下,也被洛天追了三十里,差点没有一鱼叉把他钉死在河底。

    后来饶了他一命,算是不打不相识,最后成了自己人,专为洛天提供一些情报消息什么的,这个水哥对洛天的实力很清楚,虽然此人是官方中人,不过为人很讲究,很有义气,在不触犯国家底线的情况下,洛天也并没有为难他。

    “水兄弟,你也不用紧张,这次来,纯粹借道,并没有别的事,不过你的问题你自己知道,千万不要过线,不然的话,哥也救不了你知道吗?”洛天端茶喝了一口微笑道。

    “嘿,原来如此,放心吧天哥,我不会的,只不过最近河道水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借道是小事,不过水域方面万一出了问题,您可千万不要算在小弟的头上啊,”这个水哥原名叫陈发水,以前老家老闹干旱,颗粒无收,老爹就给他取个名子叫陈发水,意思是宁愿发一场大水,也不愿意面对干旱了。

    “你小子也不要往别人身上推,你的情况我一清二楚,说说看,最近水域情况如何?”洛天当然不会完全相信这个陈发水的话,微微一皱眉,淡淡的问道。

    “咳,天哥,是这样,您也知道,这水域是华夏和北鲜,缅泰,还有南挝几个国家共同管理的,虽然我们占据着主导地位,不过小弟也是负责这一段而已,而且其他的水域老大,我听说搞的动静特别大,毒品,军火似乎也在这里交易,早已引起了有关人员的不满,所以我以为您这次来是因为这事呢,”

    陈发水简单的向洛天介绍着水域的情况。

    洛天点点头,看向陈发水:“你小子真的没有参与这些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