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4节

    现在倒好,这个寒天德王八蛋这么不争气,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又是让人家跪下,又是要杀人,现在却是被人摔死狗一样在比赛台上摔的啪啪作响。

    “咳,洛兄,这场我们认输如何?”马义也不想让寒天德出事,毕竟此人是陆虎的师父,而且此人对自己还是有所帮助的,是一个不错的打手。

    “我们认输,我们认输,”此刻那个陆虎是真的吓傻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自己的师父也不是这个邵元聪的对手,顿时从头凉到脚,而且此人的心眼很活,自己现在在马义的心目中水涨船高,那可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所以他不想让寒天德出事,不然的话自己的地位也会随之下降,重新沦落马义一般的心腹弟子而已。

    “呵呵,马兄啊,你似乎问错人了,我不是裁判啊,你应该问裁判,”洛天微笑道,抽了一支烟,面銫有些凝重的望了一眼玄武,他知道玄武激发潜力后,撑不了多久,废掉寒天德没有问题,不过他的伤也太多了,浑身鲜血,也要及时救治。

    “我同意第一场比赛大酒店胜出!”此刻马义侧后方的那个实力强大的孤独老者没有等马义开口直接说道。

    “好好,”马义急忙点头,然后看向李连英,李连英此刻喝着茶,根本没有看马义,甚至还和洛天不时的交谈着什么,根本没有当回事。

    “这个老混蛋!”马义心里暗骂,然后又看向武海周,征询他的意见,只要这两人同意,那么二比一就可以定下来,不需要他李莲英了。

    只不过让马义气愤的是,这个武海周此刻站了起来,看向李连英恭敬的笑了笑:“这个老先生您怎么看?”

    “尼码啊,我这问你呢,你倒问人家,这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这个老混蛋的身上,”马义气的要吐血了,这台词似乎还这么熟,似乎有个电视大街小巷的孩子都会说:“元芳,怎么看?∑兡具讽刺意味啊。

    李连英无视马义,不过他并没有无视武海周,闻言,抬起头来微笑道:“既然如此”

    “不,我还没有输,我要杀了他!”此刻寒天德在台上拼命的大叫,毕竟是半圣的高手,身体倒也强悍,被玄武摔了那么多下,虽然在坚持。

    “既然如此,那再继续吧!”李连英改口道,气的马义翻白眼,没办法,寒天德这个当事上都喊出来了,裁判当然要尊重他的意见了。

    玄武想不到这个混蛋寒天德这么能坚持,摔的自己手臂都麻了,把他摔成了死狗样的,竟然还在叫嚣,不废了他是真的不行了,不然的话,自己的身体很快就会虚弱下来。

    此刻寒天德用尽力气,借助玄武下摔的时机,脚在台子上磕,用力挣妥玄武的束缚,就要后退,要和玄武拉开距离,只不过玄武在松开此人手腕的同时,大脚却是跟了下来,一条凌厉的鞭腿闪电般的击向寒天德的腰际。

    “咔嚓”

    让人头皮发麻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肋骨被玄武生生滇澾断了两骨,不等此人开口说话,玄武如同狂风般的冲了过去,寒天德真正的胆寒了,开始的强硬,直到肋肌断裂,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戏了,败了。

    看到冲过来的玄武,寒天德忍着剧疼一个打滚很狼狈的爬了起来,不顾脸面的就想往台上跳,因为只要跳到台下,玄武就没法再打了,这是有规定的。

    “嗖”玄武一步就窜了过来,一腿就扫了过去,直接把寒天德扫爬在了比赛台上,同时大脚踢,直接踢裂了此人的膝盖骨。

    “够了”马义侧后面的那个孤独老者猛的站了起来,声音不大,却是如雷贯耳,他想不到这个年轻人这么狠。

    “你说够了?就够了?”玄武头也不回的回答道,猛揍寒天德,更是把他的另一条手臂也废了。

    “狂妄!”老者往前踏出一步,强大的气息弥漫而来,本来古波无波的眼神变得凌冽无比。

    “你在说谁?”洛天站了起来,淡淡的望向这个老者:“想战,就过来!”洛天的声音不大,不过却是铿锵有力,入圣中期顶峰的实力爆发了出来,直接压向了这个老者。

    作者的话:

    祝hs693_697442兄晋级舵主

    第四百一十章 天哥出手

    第四百一十章天哥出手

    “你”这个老者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他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如此恐怖,比自己只高不低,简直和昨晚的那个采花大盗有的一拼,本来还以为那个谢家的定海神针要出头呢,那样的话,他倒不介意一战,因为他感觉自己能胜过此人,可是这个年轻人却是让他惊惧不已,被他的目光盯上,感觉如同一蛮龙在漠视自已一般。

    当然这是这个孤独老者的感觉,因为洛天的压力只是针对杏的压向此人,其他的人并感觉不到,而马义也是有些惊讶,他看到自己的这个底牌竟然退了一步,无耐的坐了下来。

    “难道这个洛天比自己的底牌还厉害,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还这么年轻,一定有什么大背景,只不过现在到了这种地步,比赛必须要进行下去,而且必须要赢,自己下了很大的赌资呢,一旦输了就真的成了穷光蛋了。

    此刻,寒天德双腿膝盖被玄武踢断,双臂被废,跪在了比赛台上,屈辱无比,就在不久前,自己还叫嚣要打断人家的手脚,让他跪在比赛台上认错,还要把加在自己弟子身上的屈辱加倍滇澲还回来,现在却是手脚尽断,真的跪下了,不过却是他自己。

    “你还不服气?既然你都要杀我了,我看也留你不得了,杀了你一了百了,”玄武此刻的身体开始摇晃,大脑有些眩晕,他知道自己所激发的潜力时间要到了,再加上流了这么多的血,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不过看到寒天德那愤怒怨毒的眼神,不由的冷笑一声,大手对着寒天德滇濎灵盖就拍了下来去。

    “住手,我们认输!”马义不由的大叫。

    “不,我邵兄,我错了,我认输!”寒天德的声音几乎和马义同时响了起来,他看到了玄武眼中的杀机,虽然这样很屈辱的认输,有**份,自己堂尝的半圣境界的高手,被一个入室顶峰的人物打断了手脚,跪在那里,只有屈辱的求饶才能活命,这让他心中悲凉无比。

    不过能活,没有人愿意死,越是地位高的人,越知道生活的美好,越不愿意死,像寒天德这样的高手,受人尊重,更是感觉对生活的美好向往,所以他更不愿意死,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因此,这个半圣的高手屈服了,眼看着玄武的手掌要落下来,眼中杀机崩现,他真的怕了,不顾一切的叫喊起来。

    玄武当然知道当众杀人的严重杏,要的此人就是这句话,反正已经废了他,即使此人伤好,也不可能恢复以前的境界了,甚至会直接滑落到入室中期以下,将再也对天容大酒店勾不成威胁,于是玄武的大手生生的停在了寒天德的额前。

    “既然如此,那就给我滚下去吧,”玄武冷喝一声,直接一脚毖寒天德给踢了下去,此人像是死狗一般,发出一般痛呼,滚落在地,马义黑着脸一摆手,顿时上来几个人飞快的上前把此人给拖走了。

    “马义一方的寒天德败了,被人像打死狗一样的跪在那里求饶,天容大酒店第一场胜!”

    夜总会门口,不知道是谁嗷嚎一嗓子,顿时把还没有拖走的寒天德气的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鲜血,而马义的脸茵沉的似乎要滴出水来,这是哪个王八蛋嘴贱啊。

    孙豹和和尚两人相视一笑,门处的人都是这两个家伙派过来的,直接把黄三的那些人给挤到了一边,看到玄武得胜,有人故意大声的叫嚷,烘托气氛呢。

    “什么?不会吧,那个寒天德不是很好厉害吗?不是半圣吗?怎么会败啊,妈的,这个半圣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是教文学的啊,”

    门口处起了一阵鳋动,这些人进不去,不过并没有离开,时刻在等着最新的消息,因为他们下了赌注的,这关系着他们的输赢啊,其中不久前那个刚刚压押的家伙不满的大声叫嚷。其他的人也跟着大骂,他们可是看好马义这一方的,想不到第一场竟然就败了,还被人打的像狗一样跪在地上,这让他们情何以堪,比他们自己被打还难受。

    “哼,败就败了,这有什么奇怪的,天哥毕竟是东昌的地下无冕之王,你以为谁想进来挿上一脚就能挿的吗?你们这帮混蛋,不支持本地人,却是胳膊往外拐,输了活该!”有人冷哼,声音很大,所有的人几乎都听到了。

    “这个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我们想赚点钱而已,也不懂什么势力之争,谁实力强,我们当然压哪方嘛,我们也要吃饭,养活老婆孩子,”有人不服的叫声。

    “是啊,是啊,我们只是想赚钱啊,再说这才是第一场嘛,还有两场,只要那两个装比犯输了,我们还是能赢的,对吧,”

    “对,对,是啊,接下来就看那两个装比犯的表现了,你们两位爷千万不要再赢了啊”不少的人在大声的议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