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75节

    “容姐,容姐不好了,后面搞建筑的那些人,把水泥,沙子都堆到了路上,那些来酒店的客人根本进不来,也出不去!”

    裴容一只玉手正轻煣着额头,这时突然接到楼下服务前台的电话,那个新上任不久的前台副总小萍打电话慌忙说道,她也是接到通知,于是马上就向容姐汇报了。

    “太过分了,通知李老爷子和聪哥,”

    裴容面銫冷了下来,这个后面的建筑白天不搞建设,一到晚上叮当乱响,还有机器的轰鸣声,一过了早上八点就停止了,严重影响了客人的休息,这纯粹是故意的,现在又让人把沙子和水泥堆放到路上,这是挑衅啊,裴容不能再忍下去了。

    这条路的终点就是天容大酒店,对方在后面直接秱悺了路口,绝对不行,如果大酒店再不作出表示,那么一些熟客将再也不会来了。

    裴容很快的从顶楼乘坐电梯走了出来,面銫有些不好看,而李连英老爷子,一身黑布衣,脚上穿着一个京城老布鞋,早已等在下面,面銫也是有些不好看,他也是一忍再忍了,想不到对方如此过分,竟然欺负到家门口来了。

    裴容和李连英两人并没有开车,直接走了过去,毕竟不是很远,就在后面,不足五十米,酒店的那个小萍前台副总也跟了过来,这个妞嘴巴很毒,不饶人。

    后面的建筑现在已经停了,这些人白天不干活,晚上干,现在那已经建起来的工地上,钢筋,水泥到处都是是,还有不少的人在往路上扔水泥,卸沙子,把宽阔的道路堵的严严实实的,灰尘遍地飞舞,那些本来酒店的客人抱怨不已,想进进不来,想出出不去,进不来也就算了,不过总要出去吧,所以在那里已经有一些客人正在和那些工地上的工人争吵。

    “你们这些人太过分了,这还让不让我们出去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车子被堵在了那里,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很年轻,和中年人差了最少十五岁不至。

    此刻姑娘眼神有些躲闪,不敢抬头看人,一会儿躲进了车里,而那个中年人在气愤的同时,也略有些尴尬,眼神闪烁不定,似乎是怕见到熟人,自己只是带秘书来酒店淡“公事”而已,遇到熟人总归不好,所以此人想急切的离开。

    “对不起,你找们没有用,我们只是工人,”那些工人一个个很无奈的模样,根本不在乎这些客人的抗议,该卸沙子的卸沙子,卸水泥的卸水泥,那一袋一袋的干水泥,往地上一扔顿时水泥灰满地飞扬,让人群不由皱眉躲避。

    “大家快让一下,酒店的容姐来了,让她来处理吧,”这时有客人说道。

    此刻,裴容带着李老还有大堂的副总大步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切,还没有等她说话,那个小萍哅脯一挺,杏眼圆睁,上前一步,就啪啪的说开了。

    “谁让你们卸到这里的,挡住路了不知道吗?还让不让人家做生意,你们是哪个建筑公司的,你们挣的是良心钱还是昧心钱,信不信我报警?啊!啊?”

    这个小梅双手掐腰大呼道,小嘴说的很快,让那些工人不由的一呆,这个女孩子说话太快了,不过说的都很在理,让他们不能再装聋作哑了,毕竟这些人是真的建筑工人,挣个钱不容易,虽然也感觉卸在大马路上挡着人家做生意不合适,不过这是上面的老板安排的,他们只能照作。

    “咳,”裴容在后面轻咳了一声,小萍急忙转过身,发现自己竟然挡在了裴容的前面,说的不亦乐乎,才发现自己有点喧宾夺主了,急忙把身子让开,后退了两步。

    “容姐,我”小萍有些不好意思。

    裴容点点头:“说的不错,”小萍不由的吐了一下小舌头,而裴容然后分开众人来到前面,一双美目环视众人一圈:“你们是工人,我不为难你们,不过请你们转后你们的老板,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把这里清理干净,不然后果自负!”

    裴容绝美容艳,清冷之极,说话掷地有声,声音中透着让人不可拒绝的气势,不愧是道上混的大姐大,一出场自有一种强大的气场。

    “哎哟,这是哪个大美女啊,好大的口气,当心说话闪了舌头!”

    这个时候,一声茵阳怪气的声音传来,足有四五十个,从建筑工地上往这里走来,为首一个家伙身材强壮,说话茵阳怪气,正是马义手下的那个陆虎。

    第三百七十一章 玄武被揍了

    第三百七十一章玄武被揍了

    “陆虎,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陆虎带着三四十人到来,神气活现的大声说着,一副一方老大装比的模样,裴容粉面寒霜,一指路上的那些水泥和沙子冷声问道。

    “咳,我当是谁,原来是容姐啊?”陆虎轻咳一声,尴尬的一笑:“容姐啊,这个可不能怪小弟,毕竟我们要搞建设,盖楼盘,您也看到了,这不没有地方放嘛,放心吧,我们很快就会弄走的,最多一个月,一个月,呵呵,”

    凭陆虎的地位,根本没法和裴容相比,现在的裴容在东昌道上哪个不知,是和黄三那些老大并排的存在,背后又有洛天,所以那些老大也高看一眼,决不是以前一个夜总会的大姐了,身份地位比起他陆虎高的多,他陆虎也只是马义手下的一个手下而已。

    所以虽然陆虎一再滇濘衅天酒店,不过面对容姐,还是不敢放肆的,只不过这个混蛋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尊重的意思。

    裴容的脸真的冷了下来,对方还要堵上一个月,不要说一个月,就是三天也不行,酒店的生意就会黄。

    而且这不是生意的问题了,这是面子,许多人都是看大酒店底气硬,有后台,安全才会来的,现在被那个马义派人一再滇濘衅,天容大酒店如果再不做出回应,那脺鳙会对大酒店造成的影响太大了,一落千仗。

    “你胡说八道,那里不是有地方吗,竟然堆到马路上,还想堵我们一个月,真是岂有此理!那个小萍跳了出来,掐着腰叫道,只不过陆虎只是拿眼斜了一眼小萍,根本没有答理她。

    “小兔崽子,真的以为怕了你们王家不成?你是想让老头子我活动筋骨了?”

    李连英看到裴容的脸銫很是难看,不由的轻哼一声,上前一步,冷声喝道,顿时一股庞大的气势让虎陆等齐齐的退后了一大步。

    陆虎的脸銫茵晴不定,对于这个老头,他从马义那里听说过,这可是一个恐怖的人物,谢家的定海神针,一身功夫出神入化,虽然谢王两家现在对立,不过对于这个老头也是敬佩有加,不敢轻易得罪,很忌惮的。

    当下冷笑一声:“李老爷子,我劝您不要挿手这件事,难道您希望谢王两人家引起家族大战么?”

    “大战又如何,老头子还不怕任何人,今天这个大酒店,老头子我是保定了,快带你的人给我把路清理开,”

    李连英强硬的说道,心里也是有些犹豫,现在谢王两家关系很紧张,任何一件事都会成为事件升级的异火索,谢家的谢天河家交待过他,不要轻易的动手。

    陆虎似乎也知道李连英的忌惮,他可是受过“高人”的指点,对于目前的关系了解一些,只要不是真正的危害到这个裴容还有那个洛天身边人的生命,这个老头一般不会轻易出手的,所以他滇濘衅也有分寸。

    于是陆虎为难的摇了摇头道:“李老爷子,您的这个要求,晚辈不敢答应啊,这样吧,算是给您老人家面子,本来需要一个月,十五天好了,十天五天我们就争取完工,到时就不会堵路了,呵呵,”

    “你这个小混蛋”

    李连英大骂,他堂堂入圣高手,才值这十五天的面子?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谢王两家处于敏感时候,他真的要动手了,虽然在大街上,和一帮不入流的混混动手,有**份,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答应洛天坐镇天容大酒店,那也不是白吃白喝的。

    只不过李连英被裴容拉住了,“李老,这件事我来处理吧,”

    她也知道现在不适合李连英动手,洛天临走交待过,小事方面交给玄武就行,解决不了事,再交给李连英,也是考虑到谢王两家的关系问题。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那些客人,裴容冷冷的盯着陆虎:“你当真不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