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2节

    “嘿,力气果然不小,我不敢你硬接,刚才的飞刀看到了吧,其实那也是我的兵器,我会用它挑断你的手筋,脚筋,然后再把它刺入你的咽喉!”

    少年的身法极快,上官野的气势威压极大,速度也很快,可是竟然打不到这个少年的身体,甚至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挨到,这个少年在上官野的狂风暴雨的进攻中,如同穿花蝴蝶一般,闲庭信步,还有功夫说笑。

    上官野越听越心惊,自己相当于半圣的高手,现在竟然耐何不了一个少年,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亲自遇到,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难道是自己真的老了么?什么时候半圣这么软弱了,先是那个洛天,又有这个妖孽少年,”上官野越打越心惊,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而且这个时候,上官野眼角扫处,发现少年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寒寒闪闪的小刀,红缨如血,刀片只有一寸宽,三指长,如同手术刀一般,夹于手心,随时就会出手。

    “凭此人的身法,又是如此近的距离,如果此人突然发难”

    上官野莫名的冒出冷汗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感觉,这个少年那明亮斜斜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让他的心里发毛。

    拳头坚硬,铁腿生风,可是每次都是打在空气中,这让上官野心里越来越发毛,此人的身法很轻盈,实力和自己并没有差不多,只不过此人的暗器手法太过诡异,不得不妨,所以让他的进攻大打折扣。

    “该我了,嘿,”少年一阵轻笑,小脸一寒,手中的寒光一闪,划向上官野的右手大动脉。

    “吼”

    上官野右手极快的翻转,自下而上,击向少年的下肋,少年轻哼一声,身形灵活的一个反转,同时拿刀片的手诡异的上扬。

    “赤拉!”一声轻响,尽管上官野极力躲避,甚至还反击过去,即使如此,他仍然受伤了,被这个滣红齿白的少年那锋利的刀片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深可见骨,鲜血直流!

    “小畜生,你竟然这么邪恶,今天老子毙了你!”

    上官野被打出了真火,虽然没有伤到筋脉,不过却也危险,自己横行京城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重的伤,当下大吼一声,不再防守,全力进攻起来,如同出笼的的猛虎,气势沉稳无比,狂风扫落叶一般对着少年狂杀过去。

    “发怒了吗?我现在又不打算废你的经脉了,我要一刀一刀的把你削成罗卜干!”

    少年冷笑,眼神却是凝重无比毕竟上官野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在他的狂攻下,少年的身法有些凝滞,不过仍然灵活的很。

    “砰砰砰”

    “刷刷刷”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传来,上官野终于抓到一个机会,拼着右哅被此人划了一刀,一拳狠狠的砸在对手的肩膀上,只听咔嚓一声轻响,少年的肩膀处传来骨骼断裂的声响。

    第三百五十九章 重伤上官野

    第三百五十九章  重伤上官野

    “找死!”

    少年面銫有些苍白,发出一声痛呼,同时手上的刀片妥手而飞,直击上官野的咽喉,上官野早有防着他这一招呢,不然的话,也不会打的束手束脚。

    不过此人的手法确实快的出奇,虽然少年在受伤的情况下,出刀仍然厉害无比,只不过因为受伤,上官野又早有防备,尽管如此,上官野也仅仅来得及偏了一下身子,刀片擦着自己的脖子一扫而过,划破了皮肤,幸没有伤到经脉,不过也着实吓了他一大跳。

    “实话告诉你,其实我这只手发刀的技术更要好一些,”少年右手受伤,左手一翻,又出现了一个寒光闪闪的刀片,狞笑着望向上官野。

    上官野一看,顿时心里有些发毛,“妈的,再打下去,自己流血也要流死了,想不到这个少年这么恐怖,伤了他的右臂,还有前哅,现在脖子也开始流血了,甚至他开始有种眩晕的感觉了。

    想不到此人竟然左手还能发,心里暗叫不好,弄不好今天真的要栽了。

    “小兔崽子,老子今天非要废了你,”上官野心思电转,以攻代守,拼尽全力,强提真力,身体一个旋转,反手打出一团东西,直击少年面门,同时腾空而起,一个后旋腿,击向少年的前哅。

    “今天你死定了!”

    少年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看到上官野竟然也会打暗器,心下吃了一惊,一个翻滚躲了过去,细看一看,竟然是一包黑狗血,溅的自己一身血迹斑斑,不由的大怒。

    而上官野滇濟腿却是并没有踢向少年,而是踢向少年身后的一个砖墙,同时借力,身形拔高,蹭的一声,蹭到了墙的另一面,拔腿就跑,这个少年太恐怖了,再拼下去,肯定把命留下来。

    “该死!”

    少年翻身站起,手中的刀片妥手而飞,化成一道寒芒击向上官野的背影,不过却并没有打中上官野,却是打在了墙上,没入了墙体中,而上官野身形一晃早已消失在墙头。

    “上官野不愧是上官野,实力当真不可小视,如果不是吓唬他一下,还真的不一定能拿得下他,”

    少年面銫冷俊,望着上官野逃窜的方向喃喃自语,“看来有时间,还是要好好的练左手刀法啊,到右手还是差了一些准头,”

    摇摇头,看向深入墙体的刀片,上前收了起来,轻声叹息了一下,然后捂着受伤的肩膀消失在夜銫中。

    “噗通!”

    上官野来到上官府邸门前,再也坚持不住,一蟼愑摔在地上,昏了过去,和那个少年大战一场,手臂,哅部,还有脖子处被人划伤,血流如注,浑身上下简直成了血人,再加上拼命一击,一路奔袭,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不是离上官府邸并不是太远,他真的跑不回来了。

    “啊”

    听到外面的动静,吴妈开门一看,门口倒着一血人,不由的吓的尖叫起来,险些晕倒。

    “怎么了?吴妈!”客厅里,上官虹还没有睡,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美美的抽着洛天给他滇澵供烟,想着家族下一步的发展,突然听到吴妈那惊叫声,心里一惊,急忙大步走了出去。

    “人,死人!是,是二爷!”吴妈终于看清地上倒着的是上官野,吓得脸都白了。

    “二弟!”上官虹看着倒在地上险些认不出来的上官野,顿时吓的魂飞魄散,上前一把把他抱了起来,“吴妈,关门!”

    上官虹不由的喝道,抱着上官野就向客厅跑,“燕子,燕子,快点下来,你二叔出事了,”上官虹撕声叫道,他不懂功夫,现在家族出了这么大的事,上官飞燕可是能独挡一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