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0节

    再说,二楼房间里,203,正是朱雀姚紫妍所住的房间,这个女人奉了马义的拜托,入住了天容大酒店,了解酒店的一些情况,算是作为一个内应。

    房间里,朱雀靠在门上,好看薄薄的嘴滣勾起一个上翘的弧度,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很快嘴角的弧度消失了,又恢复了那冰冷的神銫,然后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马义,我已经住进了天容大酒店,这里的高手很多,不是我能对付的,不过我会慢慢的了解情况,你那里自己看着膘,明白吗?”

    “嗯,好,麻烦你了刀女,呵呵,多注意酒店的情况,有情况随时向我报告,哦,不是,是随时要告诉我,”

    电话里马义谦虚的说道,心里却是有些不爽,这个刀女狂傲自大,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但直呼自己的名子,而且对自己说话还是一副命令的口气。

    本来上次的事,还想着让刀女和王天华两人受到重创呢,却是没有想到,王天华莫名的消失在南街,不知所踪,自己旁敲侧击打听王天华,却是被王天中训斥了一通,现在刀女安全无无恙,天酒大酒店更是风雨不动,无耐之下,只好按照自己进军东昌的原计划慢慢的行事。

    “不用客气,还有,在没我的同意,不能对酒店的人轻举妄动,现在王谢两家闹的白热化,谢家的定海神针一直没有出手,你还是要小心点,竞争可以,千万不要触动他们的底线,不然的话,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刀女拿着手机冷喝道。

    “哼,我当然知道怎么做,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了,刀女!”

    电话里的马义也有些不悦了,感觉这个刀女越来越过分了,竟然警告起自己来,让他不由的火大,所以说话也带了火气,只不过刀女什么也没有说,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第二百八十六章 马爷被拒绝

    “该死!这个女人越来越放肆了,仗着大少王天中对她另眼相看,竟然丝毫不把本管家放在眼里,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千万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不然的话我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就是大少王天中也救不了你!”

    马义住处,放下电话后,马义面銫茵沉,眼神闪烁不定,狠狠的一巴拍在桌子上冷哼道,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个小弟,对着其中的一个说道:“陈方,你去天容大酒店化妆客人住在那里,那个刀女在酒店里的表现如何?”

    这个被称为陈方的男子,约有三十多岁,身材中等,面相长的极普通,属于那种扔到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人物,此刻听了马义的话,想了一下说道:“马哥,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刀女和这个酒店的人似乎也不认识,亲自付了钱,入住的酒店,只不过”

    这个陈方语气一顿。

    “只不过什么?”马义目光一凛不由的追问道。

    “只不过酒店的那里长头发的家伙,似乎对刀女认识似的,一看她来了,从电梯里出来,咧嘴直乐,我也不知道他到底乐什么,不过刀女却是不认识,甚至还极讨厌这个家伙,后来为了怕引起怀疑,我住进酒店后,找了一个机会就直接出来,却是不见了刀女和那个长发男子。”

    陈方如实的说道。

    “嗯,陈方,你做的很好,正是因为你的面孔比较陌生,所以我才会派你去酒店监视这个女人,千万不要让她发现,更不能让那个长发的家伙怀疑,据我所知,那个家伙实力很强,酒店里被人称为聪哥,这段时间你就在那里住着就行了,有什么情况及时的向我汇报。”马义淡淡的说道。

    “是,马爷。”那个陈方点头道。

    “好了,你回去吧,第一次入住酒店,却是夜不归宿,太有些反常了,容易引起人的怀疑,这个酒店到处都是监控,你要小心点,平时不要用手机簢联系,明白吗?”马义最后挥挥手再次说道。

    “我明白,马爷,那我回去了。”陈方恭敬的冲马义一点头,然后离开了房间。

    陈方走后,马义坐在那里悠然的喝着茶,眼神却是茵沉无比,房间的静的掉在地上一根针都能听得到。

    良久,这才站了起来,背负双手自言自语:“南街是东昌的核心,只要掌握了南街区,那么整个东昌都会被握在手里,现在这方面的官面的渠道已经疏通的差不多了,虽然关系不深,毕竟是一个脸熟,说话办事,还是会给点面子的。下面就是南街的龙头老大了,当然还有那个地皮的事也要尽快的拿下来,免得夜长梦多,小梅这个贱女人,办事还真是拖拉,到现在都没有拿下银行贷款,真是一个废物。”

    自语了一番,疏通了一些想法,马义转身看向一直呆在那里,静候自己命令的一个小弟:“以王家管家我马义的名义,给那个黄三个打电话,就说我明天上午九点约他在皇朝会所去喝茶,请他务必赏脸。”

    “是,马爷。”那名小弟当着马义的面,拿出手机拿起电话来。

    “喂,是南街的三哥吗,我是王家总管马爷的手下陆虎,马爷想请您明天上午九点去皇朝会所喝茶,请您务必赏光!”

    这个手下叫陆虎,是马义手下的一员干将,身强体壮,一身的横练功夫,说话声音低沉,眼神之中掩饰不住傲慢。

    马义在王家地位很高,几乎仅次于王家的家主和管事者王天中,甚至比起那个王天华的地位还高,奴以主荣,所以这个陆虎对马义很忠心,也是他的忠实打手兼保镖。

    “马爷?”

    南街区的黄三,正在床上和一对姐妹花玩着激情游戏,接到电话后一愣,眼神不停的转动,作为南街区的老大,黄三当然知道宁海王家的力量,甚至他还一直在关注着华西谢家王家的内斗,对于情况了解的还不少。

    所以当他接到这个叫陆虎的电话后,一听是王家,当然知道是哪个王家,在宁海敢直接称为王家某某的,那绝是指的王天中所在的家族。

    “哦,原来是王家的马爷,幸会了!怎么,你们马爷不在么?需要你来打电话?不好意思,我最近身体欠佳,不易出席一切娱乐场所,正在修养中,有事羔濎再说吧。”

    黄三说完,不等那个陆虎反应过来,啪的一声挂了电话,接着搂着床的一对姐妹花又开始颠龙倒凤起来。

    黄三也不是傻子,他现在的势力比以前壮大了不少,这其中有洛天的功劳,如果不是当初把王大麻了的地盘分给他一部分,他也不会壮大的这么快。

    人的实力强了,崳望也会随之膨胀,架子摆的也大了,当这个陆虎的电话一打过来,说明原因,黄三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只不过让他有些气恼的是,你王家的个管家,谱摆滇潾大了,竟然让一个手下给自己打电话约自己喝茶,如果自己就这样过去,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不说是首脑峰会吧,最起码你马义亲自打电话才会有诚意嘛。

    在床上运动的黄三心里却是在翻腾着,他现在知道洛天属于谢家的阵营,而马义则是王家阵营,洛天对他的印象太深刻了,不要看一天到晚的笑眯眯的,手段狠辣的很,所以他黄三不敢轻易的做出表态,直接拒绝了马义的邀请。

    “马爷,这个黄三拒绝了,说是身体不适,有事羔濎再说。”

    马义这边,那个陆虎放下电话,略带愤怒的说道。

    “砰”

    “混账东西,他以为他是谁,请他喝茶是给他面子,想不到竟然这么不识抬举。”

    听了陆虎的话,马义啪的把手里茶杯摔在了地上,摔的粉碎,脸銫铁青,愤怒的大骂:“难道他以为他是周奉天么?一个区的大混子而已,真是给脸不要脸。”

    本来还以为,以自己的名义打个电话,这个黄三会欣然前往,毕竟以前那个周奉天和自己见面都是小心翼翼,笑脸相应,而周奉天可是东昌的总瓢把子,黄三是什么,只是一个区的大老而已,想不到竟然如此不给面子,这让马义勃然大怒。

    “马爷,要不我去做了他!”

    这个陆虎身上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机,眼放寒光,上前一步,沉声说道。

    “不”

    马义摆摆手,看向这个心腹手下:“这个黄三还有用,据我所知,东昌几区的大混子中,也只有此人心境不稳,属于那种墙头草的那种,而且又占据南街这个核心位置,强龙不压地头蛇,必须和此人搞好关系,拉笼过来,杀了他还会出现另一个黄三,不易出现大规模的械斗,那样的话,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官面渠道也毁了。毕竟此人在南街根深蒂固,一旦发生争执,你说那些人会向着谁,他们不看这个黄三的关系,也要看那个洛天的面子,看来,不出点血,是拉不到这个墙头草了。”马义收起了愤怒,心境也冷静下来,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