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1节

    “阿弥托佛,小施主有所不知,贫尼的功法以轻灵为主,缺少刚猛招式,并不太适合飞燕,所以只能传授她一些粗浅的功夫而已,另外,军中出鏡英,她需要的是全部的技能的掌握,包括枪支等,这些东西,贫尼却是并不擅长,”

    洛天点点头,心想原来如此,而上官虹则有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洛天,洛天嫫了一下鼻子,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一行人,很快的来到了餐厅,这个餐厅相对来说,可是比起天容大酒店豪华多了,到处都是奢华,充斥着现代大家族所具有的现代气息,流光溢彩,金壁辉煌,早已有几个下人模样的侍女站在一旁,专门的伺候着。

    而桌上的美食更是美倫美焕,比起天容大酒店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一些美食财料,即使如洛天,甚至也没有见过,每一样菜品都堪称艺术品,一个大家族的饮食,确实与众不同,土豪王八之气尽显。

    当然,这也是上官虹为了招待客人而派人特意的准备的,一则两个女儿要来,二是因为洛天这个新来的姑爷,当然还有静空师太,所以他可是一大早就已经吩咐了下去,要准备一桌最高级别的晚宴,所以这样的家族能准备出这么丰盛的晚宴,也属正常。

    几人分为宾主相继坐了下来,上官虹理所当然的坐在了主位,接着就是素萍,而洛天很谦虚的坐在了上官飞燕的旁边,把那个静空师太让在了前面,毕竟自己在这里算是一个新来的女婿,还没有过门,还是要低调的。

    “只是一个家宴,没有外人,小天,你既然是燕儿的男友,当然也不是外人,在这里,我就托大自称叔叔,来叔叔,敬你一杯,感谢你在东昌救了朵朵,照顾她们姐妹,”上官虹此刻端起酒杯微笑着说道。

    洛天咧嘴一笑,表现的有些诚惶诚恐,急忙站了起来:“上官叔叔,您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您是长辈,这杯应该我敬您才是,”

    第二百五十五章 应对从容

    “哈哈,好说,好说,来,一起干,”上官虹心情不错,哈哈大笑,和洛天两人一饮而尽,接着素萍也表示了感谢,然后上官虹和素萍对上官飞燕的师父静空师太表示感谢,毕竟是上官飞燕的师父,大家族对于这样的高手一向都是礼敬有加的。

    静空师太不像法海一样,酒肉不忌,人家是真正的出家人,以素食为主,所以客气的以茶代酒回敬了一杯。

    上官飞燕看着洛天言辞得当,让她也安心下来,她还真怕这个混蛋无所顾忌,乱说一气,让她很没有面子。

    “小天,飞燕是我的女儿,这个丫头比较傲气,从小就脾气不太好,还希望你以后能让着她点,对了,你家里的情况还好吧,父母是做什么的?有没有兄弟姐妹?”这时素萍微着望向洛天,开始了岳母对准女婿的审查。

    洛天一头黑线,刚才上官虹这个老家伙已经盘查过一遍了,现在又轮到这个岳母了,只好把那一番说辞又拿了出来,听的素萍微微一怔,这个准女婿对答如流,张口就来,似乎说了不少,又似乎什么又没有说,总感觉说的那些不符合他的身份。

    倒是上官飞燕毫不在意,只不过她对洛天所说的,自己以前是一个孤儿,有些疑瀖,上次在南街警局,他不是还有一个哥哥吗,叫什么逍遥的,功夫同样的很高,也是一个无耻的家伙,怎么一直没有听他说起过?甚至,自己在天容大酒店住那几天,也没有见过那个面相粗犷的中年男子。

    总之,洛天的身份,现在仍然像是一个迷一样,萦绕在她的心头。

    “呵呵,好了,不要问了,问的小天都不好意思了,只要小伙子人不错,家庭出身什么的,我并不看重,只要对燕儿好就行了,”上官虹不由的哈哈大笑,然后端起酒杯又和洛天碰了一杯,喝到现在上官虹已经喝了不少了,洛天似喝的更多,坐在那里有些拘谨,似乎有些醉乎乎的,不过也只有上官飞燕知道这个货是装的,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在这里还拘谨,骗谁呢。

    “嗯,是,是啊,呵呵,”洛天傻乐着,身子有些摇晃,晃了一下脑袋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上官叔叔,真是海量,我快不行了,真的不能再喝了,”

    毕竟已经和蓝天翔将军联系好了,还准备去龙魂呢,现在天銫已经不早,所以洛天不想在这里再耽误了,到了现在也算是完成了这个妞交给的任务了,心里有事,他喝酒也喝不痛快。

    “哪里,年轻人都会喝酒的,这才哪到哪啊,来继续喝,做我上官虹的女婿不会喝酒怎么能行,”上官虹心里暗笑,想着毖洛天灌醉,然后套这出这小子的话,最起码,要他把那烟的来历说出来才行。

    “行了,孩子第一次来,喝这么多酒做什么?”准岳母素萍还是很爱护自己的女婿的,此刻有些娇嗔的说道。

    “是啊,爸,不要喝了,你根本喝不”上官飞燕也急忙劝阻父亲,她真的怕洛天这个爱装的家伙,把父亲灌的不省人事,因为洛天的酒量,她太清楚了。

    “咯咯,爸,洛天大哥哥的酒量其实很好的,他是怕您喝醉了而已,”如果上官飞燕还不好意思说,给父亲留点面子,而朵朵却是咯咯一笑直接说了出来。

    “哦,好小子,你竟然在装?“上官虹故作生气的笑骂道,心里却是有些不服气,自己的酒量他清楚,他经历过的酒场太多了,自称海量,还没有哪个年轻人敢说喝得过他的,今天又是高兴的日子,所以这个老家伙不服输的劲头上来了,非要和洛天再喝。

    “阿弥托佛,贫尼已经吃好了,就不打扰几位的雅兴了,先行告退,”此刻静空师太坐在那里有些无趣,于是站了起来,告辞道。

    “师太,不好意思,他一喝酒就这样,招待不周,还请见谅,燕儿,送师太回客房休息吧,”素萍此刻歉意的笑道,静空师太摇摇头,表示不介意,于是在上官飞燕的相送下,两人出了餐厅。而朵朵一会儿也吃饱了,这个丫头和洛天还有父母打了一个招呼,就贬濜了出去了。

    此刻只剩下上官虹,素萍还有洛天三,说实话,洛天和这个上官虹还真的没有兴趣喝下去,一边还坐着一个准岳母,慈祥的一直看着自己,让他很是不自在。

    而上官虹则是兴致很高,不停的给洛天倒酒,喝到最后,上官虹自己也受不了了,有些耍起赖来,“我说小天啊,你是燕儿的男友,又是晚辈,所以说,你应该敬我几杯才对,而作为长辈,只需要意思一下就行,而你必须要干了,这是京城的规则,你知道吧,呵呵,”

    “上官,你有些过分了啊,”听到上官虹这么说,素萍不由的有些嗔恼道,喝不过人家,竟然还能想出这么一出,还真是服了他了,只不过她知道上官虹心思慎密,不会无缘无辜的这么做,

    想到洛天对于自己情况的胡扯,素萍想了一下,也明白了上官虹的意思,所以也只是那么说说,并没有真正的劝阻,虽然这样做有些不太光明正大,说出去有些不光彩,堂堂的上官家主需要把女婿灌醉,才能套出他的秘密,这真的有些过分了。

    “呵呵,那好吧,晚辈连干三杯,敬上官叔叔,”洛天心里一乐,这个上官虹是有些酒量,不过绝没法和自己相比,索杏陪多喝几杯,放倒拉倒,你再不怎么喝,我了三杯,你总不能一杯不喝吧,”

    洛天不等上官虹反映过来,于是拿过酒瓶,为他倒了满满的一大杯:“上官叔叔,您少喝点,实在喝不下去,就看着,没有关系的,”说完,洛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上官虹的嘴角一抽:

    “这小子是激老子不成?什脺餍少喝点,喝不下去看着薄,也太气人了吧,”所以看到洛天喝了一大杯,他少不不得的也喝了一小口。

    “小天,别光喝酒,来吃菜,”一边的素萍边洛天夹菜,关心的说道,:“没事,阿姨,我没事,”洛天微微一笑。心里一暖,有种家的温馨。

    “小天啊,叔叔看你那烟不一般啊,你从哪里弄来的?”这时上官虹开始发问了,他知道再不问自己都快醉了。

    “呵呵,实不相瞒叔叔,那包烟是我在火车上捡来的,感觉抽着不错,就拿来孝敬您了,”洛天咧嘴一笑说道,上官虹不由的眼睛一翻,“这个混小子,到底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张口就来,似乎知道自己问什么一样?”

    “小天,朵朵的事,阿姨谢谢你,茵阳追魂降非同一般,茵阳参更是难得珍贵,你还真有本事弄到这个东西,”此刻素萍也笑呤呤的开口,貌似感谢,其实也想知道洛天到底是做什么的。

    洛天早有准备,当下嘿嘿一乐,看向素萍:“其实,阿姨这件事,还真是巧了,也是朵朵命大,茵阳参当然珍贵异常,一般的人就是有人也弄不来的,可是我却认识一个朋友,嗯,一个买姜的老头,他的家里竟然有一颗这个东西,是他们的家传之宝呢,所以就买了过来,”

    因为上次裴容差点说漏了嘴,差点说出了将军,所以临时改口说是买姜的,所以私下里和洛天说过,于是洛天就搬了出来,这样一来,即使上官飞燕那个妞再问,也能对起号来。

    “卖姜的老头?家传之宝?”这蟼愑,不但是上官虹,就连素萍都一蟼愑瞪大了眼睛,这慌扯的也太玄了,可是又让人说不出来什么。洛天此刻又端起了酒杯,正要说一番祝酒词,把这个上官虹灌倒拉倒,这个时候,上官飞燕担心父亲,走了进来。

    “行了,不要再喝了,妈,你怎么不劝劝他们啊,”上官飞燕瞪着洛天,看着有些醉态的父亲上官虹,不由的喝道,有些嗔怪老妈,毕竟这个混蛋名义上是自己的男友,她不想第一天到来,就让他把父亲灌醉,再说父亲年纪也大了,酒喝多了,太伤身体。

    “你这丫头,知道什么?老爸才没有醉呢,大呼小叫什么,”上官虹瞪了一眼女儿,看向洛天:“小天,俗说话,英雄不问出处,对于你的来历,叔叔也不想过多的询问,只希望你好好的对待燕子,不要欺负她,如果让我发现你有对不起他的地方,也不要怪叔叔不客气了,”上官虹醉醺醺的说道,不过说到正事,他的眼神倒是清明无比。

    “嗯,放心吧上官叔叔,我一定会对她好的,”洛天心里翻了翻白眼,表面上却是和气的说道。上官飞燕站在那里,心里有种娇嗔甜蜜的幸福感,恍惚中,这个家伙真的是自己的男友,而不是假借的。

    “好,小天,叔叔是过来人,也不怕你笑话,叔叔追求女人还是有一套的,当年燕子她妈”上官虹看来真的喝多了。

    第二百五十六章 把它弄浉

    上官虹好像真的喝醉了,胡言乱语,竟然把他当年和老婆的事也要抖落出来,只不过话没有说完,却是被素萍娇嗔的打断了:“行了,你喝多了,胡说什么,怎么扯到我身上去了,”

    毕竟准岳父当着准女婿的面大谈自己的爱情史,怎么感觉有些不妥,而上官飞燕也有些难堪,她感觉父亲是真的喝多了,平时作风极严,说话很谨慎,现在却是扯到了和老妈的爱情史上,让她相当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