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50节

    洛天说着抓着裴容的玉手,轻轻的一拉,顺势把这个女人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一手抓着她的手,一手抚嫫着她那布料上等却又光滑的后背,虽然隔着衣料,却仍然感觉出来那肌肤的光滑。

    裴容的娇躯轻轻的一颤,美眸如同春水般望向洛天:“这是要了自己的节凑么?他可是说过,在去京城前,要吃掉自己的,想不到来的这么快,似乎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一样。”

    “嗯,我知道了,”裴容声若蚊蚁,轻声说道。面对洛天的主动温柔,她有些不太适应,毕竟这个家伙一向銫眯眯的,向来君子动口不动手,现在不但动了手,竟然声音还极度的温柔,只不过似乎甜度不够。

    “容姐,准备好了吗?开始吧,”洛天开口说道,不由的让裴容的嘴角一抽:“这似乎有点太直接了吧,你怎么也要先夸夸姐,拥抱,亲吻一下,甚至洗个鸳鸯浴什么的吧,虽然自己已经洗过澡了,不过要的就是这种情调不是么?”

    “小天我”裴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洛天抱起来放在了床上,扑了上去

    一夜几度春风,裴容伸出光滑的玉臂往旁搭了一下,却是搭了一个空,微微停顿了一下,终于睁开了美眸,入眼处,床上空空如也,洛天的人已经不在,只留下那特有的男人的气息。

    “这个小坏蛋,简直就是属狼崽子的,一点也不知道温柔,就像狂风暴雨,”

    想起昨晚发生的激情,裴容的脸不由的一红,轻声的嗔骂道,脸上带着初人为妇特有的红晕,轻轻的下床了,带动了昨晚的爱痛,让她不由的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

    起来后,裴容洗了一个澡,看着那俱绝美的身躯受到了爱的滋润,让她琇涩甜蜜,只不过一想到洛天晚上那如同狂牛般的拼劲就让她又琇又怕,这个家伙简直像头驴一样,不知温柔为何物。

    第二百四十三章 大兄弟帮个忙

    裴容梳洗了一番,来到兰兰的房间,这个丫头昨晚喝的酒太多,现在还在呼呼大睡,发出娇憨,小嘴还在不停的嘟囔着什么,把被子都给蹬掉了,裴容看着这个丫头的模样,不由的苦笑了一下,帮她把被子盖了上去,然后出了房间。

    兰兰对洛天的感情,裴容当然知道,现在自己却是领先了一步,让她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这个丫头知道后会怎么想。

    自己本来算是风尘女子,虽然洁身自好,不过对于世俗看的很开,她愿意跟着洛天,甚至不图什么名份,可是这个兰兰不一样,大家族的千金之女,如果让上次那个脾气爆燥的谢家家主谢天河还有她的哥哥谢宏图知道这其中复杂的关系,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大发雷霆。

    明知道洛天已经走了,裴容还是在酒店里转了一圈,上官飞燕和朵朵房间也没有人了,这个,昨晚洛天已经告诉她,天亮后,会一起出发,所以二女也没有来得及和裴容打招呼,只是留了一个便条,就和洛天离开了南街,离开了东昌,踏上了北上京城的列车。

    “后继有人,后继有人了,呵呵,”

    酒店门口,李连英轻抚胡须,微笑着点头,望着东昌火车站的方向有些感慨,上官飞燕和朵朵走的早,那个裴容被洛天拱了一个晚上,疲惫困乏的要命,早上起晚了,没有和她告别。

    不过却是和李连英打了一个招呼,毕竟李连英现在算是朵朵的师父,甚至在临走之前,朵朵补了一个拜师礼,磕了一个头,敬了拜师茶,李连英不但把八音鼓的功法送给了朵朵,甚至把他毕生的心得也记录成册,一并送给了她,最后和姐姐还有洛天离开了酒店。

    开往京城的列车上,软卧包厢,上官飞燕姐妹和洛天三个在同一个包厢,同在一个包厢的还有一个抱着孩子的少妇,少妇很年轻,孩子很小。

    上官飞燕姐妹两人都在上铺,而洛天和这个女人在下铺,轰隆的列车在飞驰,从东昌到京城,需要八个小时的路程,所以朵朵到了上铺后,就拿出自己的随声听,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起歌来。

    而上官飞燕正在洛天的上铺,这个妞在上面也不知道做什么,半天没有动静,洛天站起身来一看,不由一乐,这个妞枕在枕上,双手致于脑后,正在大瞪着眼睛,望着上面,如果给她在上面吊个苹果,洛天甚至在想,她是不是在研究重力引力。

    听到动静,上官飞燕猛的一扭头看向洛天:“干嘛?”

    “哦,没事,”洛天闹了一个没趣,咧嘴一笑,然后回过身来,坐在了下铺,看了一眼对面的少妇,正好那个少妇向洛天望了过来,洛天和善的冲她微笑了一下。

    “大兄弟,你也是是江潭的吗?”少妇身材不高,不过却是很丰润,不算漂亮但很杏感,红红的小嘴肉嘟嘟的,亮晶晶的,特有的一种魅力。

    “不是,我们去京城!”洛天答道。

    “哦,京城可是一个大地方,我大舅就在那里做生意,还做的挺大,只不过那个地方我没有去过,因为我老公簢大舅两人合不来,闹的很不开心,”少妇抱着孩子,笑着说道,似乎很健谈。

    “嗯,这辆车直达京城,想去的话,可以在中途不用下车就行了,既然你老公和你大舅合不成,不去找他就行了,京城还是有许多名胜古迹的,不要让自己留有遗憾,”

    洛天微笑着说道,对于一见面就向自己掏心窝的女人,洛天还是很在好感的,反正一路上闲着也是闲着,没事聊玲濎也不错。

    “嗯,说的也是,京城也不是我大舅的是吧,呵呵,等我老公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去,对了,大兄弟,你是做什么的,上面这个应该是你对象吧,长的真漂亮,”女人呵呵笑道。

    洛天上铺的上官飞燕身体动了一下,不过似乎赖的说话,并没有搭理这个女人。

    “咳,还行吧,凑合着过呗,”洛天咧嘴一笑说道。

    上面的上官飞燕不由的咳嗽了一声,脚重重在在床上跺了一下,震的洛天头头脑有些发懵,知道这个妞到了爆发的边缘,于是不再说话。

    而对面的少妇似乎也发觉了上铺的上官飞燕的心情不悦,乖乖的闭了嘴,歉意的冲洛天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哄孩子睡觉。

    这个女人的身材不是太高,不过比例还不错,宽松的短裙,在洛天的面前来回的晃动着,卧铺之间,过道很窄,洛天坐在那里,女人来回走动着,甚至裙角会擦到他的鼻尖,只好躺在了床上,来个眼不净,心不烦。

    少妇怀里的小孩子,应该只有五六个月大小,小家伙不但不睡,竟然还哇哇的大哭起来,哭的一个车厢都心烦气燥,朵朵侧过身体,低下头看了一个这个女人,又看了一眼洛天,做了一个鬼脸,最后又无耐的戴上耳机听起歌来,洛天冲她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咳,孩子是不是饿了,喂她一下吧,哭的时间长了对身体不好,”

    最后上官飞燕也受不了,坐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关心的说道,洛天心里不由的撇撇嘴,明明是这个妞自己受不了了,不过说那话,还似乎是为人家着想的意思。

    “不好意思啊,对不起,对不起,”女人歉意的冲上官飞燕表示着歉意,最后看向洛天:“大兄弟,我想喂一下孩子,你看你是不是”

    “好好,没事,你喂吧,我不看,”

    洛天极快瞅了一眼这个女人的哅部,还别的真的挺大,于是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站了起来,抬脚就准备出去,顺般出去抽支烟再回来。

    “大兄弟,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请你帮我抱一下,我喂孩子,”少女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同时很快又接着说道:“放心吧,小孩子很干净的,我刚给他换的衣服,也不会撒在你的身上,一会,一会就行,”

    “啊”

    洛天不由的一呆,怔怔的看着这个女人,“这是什么情况?让自己抱着,她喂孩子?喂个孩子还需要两个人合作么?这是要喂孩子还是要喂自己啊,哦,是诱瀖自己啊,”

    上官飞燕这个妞滇濤力相当好,她根本就没有睡着,一直在听着洛天和这个女人闲聊,最后听到女人的话,她也不由的愣了,身体轻侧,趴了下来,看着洛天那凌乱的样子,嘴角不由的一抽:“人家让你帮着喂孩子呢,你愣着干什么,快点帮忙啊!”说完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望着洛天。

    洛天不由的瞪了一眼上官飞燕,这个妞就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如果自己真的对人家做出畜生的事,估计她第一个不会放过自己。

    “好,好吧,”洛天干咳了一声,心一横,说实话,他说过的好事也算不少,不过像这种学雷锋做好事,还是第一次,真的没有经验。

    小心的接过孩子,于是急忙把头扭向一边,不敢面对少妇那鼓鼓的山包,因为他知道,一会儿肯定就要露出庐山真面目了,甚至应该露出一个吧,只不过洛天把头扭的方向,正好是上官飞燕所在的方向,这个妞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洛天不由的瞪了她一眼,保持着一个很怪诡可笑的姿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