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35节

    不过一想到这是治病,时间不允耽误,上官飞燕心里才好受一些,不过仍然有些不舒服,一双冷艳的美目紧紧的盯着洛天的两只大手,恐怕这个混蛋再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举动。

    “哦,好,嗯,”朵朵不由的发出了轻声的渖訡,身体不停的扭动,现在的她根本不知道洛天在做什么,只感觉身体热的难受,只能洛天把两手放在她的膻中和丹田,帮她导出热量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要说茵阳参所詢胎的热量真的很大,那肉眼可见滇澸腾的热气从朵朵的睡衣里冒出来,蕴蕴袅袅,把朵朵的身体都包围了。

    茵阳参的主要作用,就是拔出茵阳追魂降的茵毒和佐毒,那种冷热交汇和热上加热的感觉,确实会很痛苦,朵朵的一脸的香汗,甚至睡衣都浉透了,露出那毕隐毕现的完美身材,上官飞燕在一边看的都有些脸红,心里有些后悔朵朵穿的衣服还是有些太薄了。

    如果让洛天知道上官飞燕会这么想,肯定会翻白眼,衣服再厚的话,热量排不出来,会烧坏她的皮肤的。

    不过也难怪上官飞燕嗔怪,朵朵实在是太漂亮了,身材完美,丰满有致,特别是膻中袕的位置,嗯,说实话,手感还真是不错,洛天心里有些猥琐,真想换个地方再按按,只不过也只是想想,毕竟膻中袕的位置不能离开,来回不停的换地方,一直监视的上官飞燕不和自己拼命才怪。

    只不过这种情况所幸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朵朵最后睁开了眼睛,长呼了一口气。

    “朵朵,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洛天关切的问道,并没有收回了手,毕竟茵阳参的他也没有吃过,真的怕再来一波热流。

    “嗯,洛天大哥哥,现在好舒服,就像洗了个桑拿一样,咯咯,”朵朵乖巧的笑着,看着洛天的两手竟然按在自己的身上那两个部位,不由的脸琇的通红,这个丫头虽然清纯,什么都不懂,不过也知道那里可不是男人随便动的。

    “朵朵应该没事了,你可以把手拿开了,”上官飞燕黑着脸说道。

    “哦,”洛天就势收回了手,心里却是翻了翻白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把自己防的像贼一样,不是怕朵朵再有问题么?吃药的话,还要多吃一剂巩固一下呢,自己多按一会,还是不为了这个丫头好么,真是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

    洛天收回了手,又抓起朵朵小手,帮她查看起来,暗暗的点头,茵阳参的功能当真是神奇无比,不错,茵阳追魂降终于解除了,洛天难得的露出一丝微笑,“好了,朵朵,你现在没事了,以后再也不会受那茵阳追魂降的折磨了。

    还有,李老的那套八音鼓谱,没事你看一下,大哥哥希望你有些自卫的本事,防止再被人暗算,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洛天大哥哥谢谢你,”朵朵兴奋的说道,一蟼愑坐了起来,抱着洛天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咯咯一笑,跑进了卫生间,她要洗澡了,毕竟刚才出了一身的香汗。

    只留下有些凌乱的洛天还有瞪着自己的上官飞燕,这种礼节杏的感谢,上官飞燕虽然理解,不过看着这小子的模样,她就来气。

    “咳,感谢,纯粹感谢而已,朵朵真是太客气了,”看着上官飞燕狠不得把自己吃了,洛天尴尬的嫫了一下脸说道。

    第二百二十九章 画的不好请见谅

    “好了,累坏了吧,回去吧,休息一下,”上官飞燕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洛天嘴角抽了一下,瞪了这个妞一眼,还真是一个小白眼狼,治好了妹妹就把自己往外赶,一分钟也不让多呆。

    只不过心里牵挂兰兰,洛天并没有和她一般见识,直接出了房间。

    来到兰兰的房间,这个丫头还在沉睡,被催眠后,这个丫头的觉似乎特别的多,裴容在陪着她。

    看到这个丫头那沉睡娇酣的模样,再想到醒来后那茫然空洞的神情,洛天的心里很不好受,虽然他的功夫很高,不过对于催眠这方面的东西懂滇潾少了,当年老头子也没有教过他这方面的知识,毕竟人无完人,他逍遥王再厉害也不是神,也有让他棘手的问题。

    “小天,对不起,都怪姐不好,没有看好她,你说兰兰,她还会醒过来么?”

    看到洛天进来,裴容款款起来,眼睛有些红,这几天她和洛天一直轮流陪着这个丫头,想到平时这个丫头的欢声笑语,和那古灵鏡怪的样子,再看看她现在的这样,让裴容心里同样的很不好受。

    “容姐,不怪你的,兰兰会好的,一定会的,”洛天轻轻的拥着裴容坚定的说道。

    其实洛天并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两天他对于催眠方面的知识了解了许多,看到似乎有一个偏方,那就是用真力强行刺激对方的大脑,用来干扰她的神经活动,打破常规,也许会让她恢复过来,只不过这种方法的成功率极低,失败后有可能变成白痴或者是植物人,万般无耐下,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嗯,兰兰心地善良,我相信她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恢复的,小天,你一定要想办法让她恢复过来,不然的话,姐会内疚一辈子的,”裴容伤心的说道,一直认为,兰兰变成这样,是自己的原因,当初如果不答应兰兰出去,也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

    “放心吧,我会的,”洛天轻声的安慰裴容,看到兰兰还没有醒,于是自己就走了出来,想散散心,于是到了楼下。

    “好,再来,吼”

    一楼的会议室,李连英正在和法海还有玄武对战,兰兰的事牵挂着这个老头子的心,所以心里有些郁闷,下手也极狠,重点照顾了一下法海,把这个和尚揍的找不着北,也真是难为他了,可是不管如何,这事是法海保护不利,难辞其咎,李连英对他要说没有意见那是不可能的。

    听着里面的打斗,洛天摇了摇头,并没有进去,而是直接出了大酒店,站在门口,坐在台阶上,一个人无聊的抽着烟,而前台值班的那个小萍,似乎也听说了有关兰兰的事,看到她们滇濎哥那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滇澗息,没有敢上去打招呼。

    “阿弥托佛,施主打扰了,”

    洛天正郁闷的抽着烟,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抬头一看,又是一个和尚,这个和尚一身的破旧的僧衣,面容清灼,身材中等,有些偏瘦,手里还拿着一个化缘的破碗,竟然比起当初的法海还要落魄的样子,站在洛天面前双手合十。

    “和尚,什么事?”洛天淡淡的问道,自从法海这个死和尚没有保护好兰兰,洛天对光头的家伙都没有好感了。

    “施主,小僧一路走来,饥饿难耐,还请给化缘一下,多谢,”这个和尚添了添嘴辰,冲洛天说道。洛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眉头轻皱:“你是爬火车过来的?看到这里有一处酒店,所以才跑下来的?”

    “阿弥托佛,施主果然是神机妙算,小僧正是爬火车来的,一路寻人到此,还请先化缘吧,”这个和尚看来真是饥渴坏了,不过仍然保持着出家人的风度。

    洛天不由的白了他一眼:“什么神机妙算,看你身上的那身煤灰就知道了,想化缘去别处吧,因为我不会!”洛天没好气的说道,赖得搭理这个和尚。

    “不会?”和尚一呆,“这化缘还有什么不会的,你给点吃的就完了嘛,”

    “阿弥托佛,施主说笑了,其实化缘很简单的,人生都有第一次,人生在世,要多做善事,佛法云,善者大善,天堂和地狱其实就是一念之差,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人活着谁也没有个难处啊,”

    洛天听了一呆,这个死和尚,不给他化缘,他倒是说教起自己来了,竟然把天堂和地狱都扯出来了,简直是油嘴滑舌,这些都是佛说的?

    “这位大师,真的要化缘?”洛天扔掉烟头,似笑非笑的盯着他问道。

    “是,如果施主慷慨,小僧感激不尽,”这个和尚双手合十,然后把碗送了过来。

    洛天摆了摆手,然后回头冲前台的小萍说道:“拿张纸和笔来,”前台小萍答应一声,急忙拿着一张雪白的纸还有一支水油笔小跑着走了过来。

    “天哥,给,”然后看了一眼这个落魄和尚,拿着一个破碗,一看就是要饭的,哦,不,是化缘的,只不过她不明白她们滇濎哥要纸和笔做什么。

    只见洛天接过纸和笔,然后在纸上用笔规规矩矩的画了一个圈,交给了和尚:“大师,不好意思,好久不画画了,圆画的不是太好,还请见谅!”

    “施主你”和尚有些凌乱了,拿着那张纸,看着那个圆圈,有种想哭的冲动。

    “咯咯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