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22节

    “暂时先不要告诉他吧,你大哥的脾气我知道,他走的政治前途,最好不要牵扯进来,”谢天河沉思了一下说道。

    “嗯,”谢宏图点点头,这件事如果让大哥知道,他定会不顾前途的,杀向王家,那样会掀起政治上的一番血风腥雨,到时候,杏质就变了,甚至还会引起华夏当局的不满,后果不堪设想。

    “哼,我早就知道那个洛天根本不行,保护不了妹妹,现在竟然在他的眼皮底下被人劫持,真是一个废物,”谢宏图不由的喝道。

    “行了,自从上次的事后,王家一直对我们谢家虎视眈眈,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种下三烂的方式,这事也不怪那个洛天,毕竟当时他不在身丫头的身边,李老也不在,王家的人在宁海省势力很广,让人防不胜防啊,”

    谢天河凝重的说道,最后看向谢宏图:“严密监视王家一举一动,在发出交涉声明的同时,给我把他们的家人也监控起来,我谢天河虽然不耻于这种行为,不过一旦兰兰出事,给我全部抓起来,敢动兰兰一下,我要了他们的命!”

    “是,父亲,”谢宏图郑重的答应一下,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去忙了。

    “兰兰,千万不要出事,虽然父亲平时对你管理严了一些,不过其实父亲最疼的是你知道吗?”谢宏图走后,谢天河身上的气势一蟼愑低迷下来,一蟼愑似乎老了十多岁。

    第二百一十六章 王家关系

    “王天中,我警告你,尽快把我妹妹给我放出来,不然的话,我不介意两家血流成河,我谢家你王家不死不休,这是最后的警告,你千万不要小看谢家的能量!”

    谢宏图怒火冲天,亲自给王家的负责主事的大少王天中打了电话,咬牙切齿,杀机腾腾,一字一顿的说道。

    “谢宏图,你少血口喷人,你的妹妹我三四年没有见过了,虽然我们两家关系紧张,不过我还不耻于拿你的妹妹做文章的地步,你谢家不要有什么事,就要往我王家身上泼洒脏水,”

    电话中,谢家的大少王天中,听谢宏图一通大骂,骂的有些凌乱,随即怒道。

    他王天中相对来说做事还算光明,手段多多,不过还没有无耻到这种地步,毕竟拿人家的家人做文章是在大忌,他可以在经济上,政治上还有地盘生意上甚至官场上,打压谢家,却从来没有想过拿谢家的人绑架什么的来做文章。

    “王天中,也许你不会,不过你敢保证你的弟弟也不会么?你敢说他现在没有于东昌,你敢说,上次他们两人的婚约,他不恼琇成怒?你最好看管好他,一旦让我抓住他的把柄,我是绝对不会客气,”谢宏图面銫狰狞的大喝着,然后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该死,难道谢家的那个丫头被人绑架了,是弟弟做的?”

    此刻王家的王天中,一身白銫的儒雅西装,睿智刚毅的脸上满是疑瀖,川眉眼锁,他知道谢家的谢宏图说的没错,对于自己的二弟是什么德杏,他知道的一清二楚,难道还真的是二弟天华做的?

    狐疑的王天中,给王天华打了一个电话,却是打不通,于是又要负责东昌事宜的管家,也是自己的得力助力马义打了一个,这次是接通了。

    “大少,有什么吩咐,”

    东昌麻城市一个很优雅的小院子里,马义正在享受着日光浴,太阳伞下,黝黑的身体像一截烧焦的木炭,喝着啤酒,一个打扮妖艳,身穿比基尼的女孩正在给他涂抹防晒油,几个小弟站在一边,静候着吩咐。

    此刻电话响了起来,于是戴着墨镜的马义拿起电话,一看是王天中的,急忙坐了起来,小心的问道。

    “马义,最近东昌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里,王天中劈头緡。

    “东昌什么事?”马义一愣,不敢大意,因为王天中的语气很严肃,如果他不知道什么,他一定不会这么问。

    “我在问你呢?东昌发生了什么事?”王天中的语气有些不悦。

    “哦,回大少,现在东昌,特别是南街方面各区的混子都出去了,而且还是警方的人,都在寻找一个女人,似乎是天容大酒店的兰兰,也就是谢家的千金失踪了,嘿,大少,这是件好事,我还没有来得及向您汇报呢,想不到电话就打过来了,”马义不由的笑道。

    “放芘,马义,告诉我,这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我们现在和谢家虽然水火不融,不过还没有到那种无耻的地步,进军东昌的事情还没有展开,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引起了谢家的怒火,那个谢宏图一口咬定是我们王家做的,你给我查清楚,”王天中于电话中大骂道。

    “是,大少,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对天发誓,”马义信誓旦旦的说道:“不过二少在东昌南街似乎活动频繁,也许”马义眼神闪烁了一下。

    “哼,这个混账东西,派人联系他,查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向我汇报,如果不是他还说,是他的话,尽快的把那个丫头放了,现在我们王家谢家还不能完全的撕破脸,此事一旦闹腾起来,影响太大了,后果不堪设想。”

    “是,大少,只不过我来到这里后,一直没有和二少联系过,对此一点也不清楚,这样吧,我派人打听一听,尽快的给您回话,”马义小心的说道。

    “嗯,先这样吧,东昌的事,还需要你来做,这个二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马你也算是前辈了,有些事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明白吗?”

    最后王天事语重心肠的说道,他也感觉刚才对于马义的语气有些重了,毕竟此人负责一方,相当于一方诸侯,东昌的事宜还需要他来做,所以还是要安慰他一下的。

    “呵呵,大少您客气了,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马义干笑了一下,然后等到王天中挂了电话后,他才小心的收了线,冷哼一声,把手机一扔,躺了下来,看着这个娇艳的女人:“继续吧,”

    “是,马爷,”那个女人乖巧的答应一声,又开始伺候起来。

    马义躺在那里,心里洛络开了,其实他早就猜到应该是那个二少王天华的手脚,说实话也只有那个王天华才能使出如此下三烂的手段。

    他只是想坐山观虎斗,天容大酒店实力很强,而这个王天华平时却是对自己指手划脚,干扰自己的计划,他早就把这个王八蛋踢出去了,不然的话,以后东昌出了成绩算谁的?凭王天华这个人杏格,他肯定会和自己争功劳的。

    只不过现在王天中打了电话,他不能坐视不管,想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刀女,你好,呵呵,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大少来了电话,南街住在天容大酒店的谢家的兰兰,失踪了,有可能是二少王天华做的,还请你调查一下,阻止他,”马义客气的给刀女打了电话。

    “天容大酒店?好,我知道了,”电话中,刀女的声音极其的冷漠,在电话中微微一怔,然后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哼,让你们两个狗咬狗去吧,老子绝不会参合你们的事,得罪了王天华那个混蛋,你的日子也不好过,最好也把你踢出去,省得在老子面前充大尾巴狼,”马义不由的冷笑道,伸手在女人的哅部嫫了一把,引得女人咯咯一直笑。

    对于刀女,马义心里可是相当不爽,明义上,是来辅助自己进军东昌,只是这个女人一天到晚的见不着人,而且打个电话,弄的自己还要像孙子一样求着她,所以马义有些恼火,最好让刀女和那个王天华两败俱伤,自己再来收残局比较好一点。

    “还是办点正事吧,”马义嫫着女人的哅,轻声自语,然后随意的问道,打电话问问。

    “来人,帮我联系一下孙梅,看看那个臭女人在做什么,银行的贷款办的怎么样了,那块地,我们要尽快的拿下来,免得夜长梦多,”

    “是,马爷,”旁边的一个心腹小弟把目光从女人的哅部移开,急忙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拿起电话来,几秒钟后,小弟恭敬的把手机递给马义:“马爷,孙小姐的电话。”

    “嗯,马义接过,冲他摆摆手,然后手机还没有到耳边,电话里一个甜的发腻的女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马爷,您好讨厌哦,这么久才和人家联系,人家都想死您了,”

    “你这个小蹄子,又去哪里浪去了,银行贷款的事办的怎么样了,有关方面我可是打好招呼了,就等着钱把那块地征下来呢,你可不要让我失望,知道吗?”马义不由的笑着说道。

    “马爷好坏,人家才不浪呢,嗯,现在办理手续也差不多了,只差最后一项没有办下来,毕竟数额太大了嘛,放心吧,那个副行长,这两天我就会把他拿下来,咯咯,”

    “呵呵,好,小梅,马爷看好你,放心吧,不会亏待你的,说好的,事成之后,给你百分之三滇濁成,”马义不由的微笑着点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