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02节

    无耐之下,朵朵只好抬起修长的美腿,然后小心的的坐卧在浴缸里。

    “啊,姐,洋啊,”

    朵朵刚一躺一进去,有些紧张的小脸还没有放松下来,红润的小嘴一蟼愑张开,失声起来。

    “洋,哪里洋?怎么回事?”

    上官飞燕脸銫一变急忙问道,心里甚至担心洛天这个混蛋在药噎做手脚了。

    “全身洋,感觉像什么东西在扎一样,嗯,现在好点了,”朵朵咯咯一笑,然后舒服滇澤在那里:“估计我的皮肤对这种药噎不太适应吧,姐,你说洛天大哥哥能救活我么?他不是说,还缺一味主药材吗?”

    陪坐在浴缸边上,上官飞燕心里放松下来,看着可爱的妹妹:“你这丫头大惊小怪的,这估计是药噎的作用,放心吧,他肯定能救活你的,你一定没有问题你的。

    你忘了吗?他的功夫很厉害,又懂音乐,各方面都是天才,医术方面肯定也不弱,不是么?”虽然是在安慰妹妹,不过上官飞燕说的也是心理话。

    “嗯,相信洛天大哥哥,对了,姐,其这洛天大哥哥人不错的,你也没有男友,你们两个”朵朵歪着脑袋,把整个身体都躲在浴缸里,只露出一个美人头,此刻笑眯眯的望着姐姐呢。

    “行了,朵朵,大人的事,你不要乱说,还有,这里不是自己家里,是在天容大酒店,那个裴容还和兰兰都对洛天感情很深的样子,所以你尽量少说话,不要一天到晚的洛天大哥哥,洛天大哥哥的叫的这么亲热,会让她们有想法的,”

    上官飞燕开始对妹妹做工作了,凭她一个刑警的眼力和观察度,一眼就看出来那两个美女对这个混蛋都有好感,自己倒无所谓,深懂人的心理,知道怎么应付,就怕妹妹让她们误会。

    “他本来就是洛天大哥哥啊,救了我们的命,我们是朋友嘛,又比我大,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啊,她们误会什么啊,”朵朵有些疑瀖的问道。

    “咳,你不要问了,就是少叫就是了,少说话,特别是那个兰兰,不要单独和她在一起,那个丫头聪明的很,把你买了都不知道,”上官飞燕哼道。

    “哦,我知道了姐,”朵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是打胎的药

    再说洛天刚一出门,就看到裴容房间一个小脑袋一闪缩了回去,正是兰兰,不由的摇头苦笑,洛天当然知道兰兰心里想什么,所以直接径直走了过去。

    进了裴容的房间里,看着裴容还没有睡,衣服也没有换,一身黑銫的制式的职业装扮,里面是雪白的一件丝绸衬衣,半躺在床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而兰兰看到洛天进来,这个丫头故意不去看他,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机。

    气氛有些沉闷,洛天尴尬了一下,“咳,容姐,还没有睡啊,”

    裴容欠了欠身子,坐了起来,看着洛天淡淡的一笑,这个女人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优雅从容,有种大姐风范,:“没呢,小天,今天的客人比较多,刚才招呼了一下,有点累,你呢怎么也没有睡,早点睡吧,一天到晚的也挺忙的,”

    “一天到晚挺忙的,”这话听着怎么似乎是意有所指的似乎,洛天老脸一红,不过马上恢复了正常,叹了口气,然后随意的坐在床上转移了话题:“现在酒店生意是火了,我们也不缺那么些钱,容姐,你找个人负责管理吧,哪有你这样的老板,凡事亲自过问的,该休息就休息,”

    “嗯,我知道,反正闲着也没事,听你的,过几天找个懂管理的,行了吧,”裴容笑道,从一个夜总会的大姐,让人唾弃,现在开了自己的大酒店,成了老板,所以裴容十分珍惜现在的日子,要管就要管好,不想让洛天失望。

    “实在不行,让我帮你找吧,”洛天笑道,“说起来,这个酒店是我们三人的,现在却是让你一个人出力,兰兰啊,你平时没事也要帮助容姐做点事知道么?”洛天微笑着看着兰兰说道。

    “哦?你在簢说话么?”兰兰抬起头来冲洛天翻了翻白眼,小嘴哦了一声。

    把手机往桌子上啪的一拍:“我虽然不管事,不过也不会惹姐生气啊,不像有些人,三天两头出去,一出去就玩女人,现在又把人带到了这里,你感觉你不应该解释一下么?还有那药,是不是打胎的”

    “兰兰!怎么说话呢,小天做事,肯定有他的用意的,肯定不是你想像的那样,”裴容不由的嗔怪兰兰,却是眼神看向洛天,她也想知道今天的上官飞燕和那个上官朵朵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天脸一黑,这个丫头的想法还真是很另类,并没有和兰兰一般见识,而是看向裴容:“其实我过来就是和你说这件事的,没有经过你的允许,就擅自把人领来了,是我的不对,”

    裴容苦笑了一下:“小天,你别这么说,没有你就没有姐的今天,说实话,这个酒店就是你的,姐只是帮你打工而已,你想怎么做,姐都无权过问的,”裴容虽然说的是实话,不过心里却也颇不是滋味。

    “上官飞燕是刑警支队的支队长,此女疾恶如仇,上次你也知道,王大麻子的事,说实话我们是借她和京城特种旅的势才壁平的,等于说我们欠她一个人情。”

    看到裴容和兰兰支着耳朵在听,于是洛天继续说道:“还有那一次,裴容我你说过,正因为此女疾恶如仇,所以得罪了不少的人,上次得罪的就是国外的野狼雇佣兵组织,她和刚才京城来的上官朵朵被劫持劫持,我出手救下了她们。

    本来,这两天上官飞燕要回京城了,要去第一特种兵大队报道,算是作为朋友吧,又是她的恩人,所以就请我去她的家里吃了一顿饭,却是被我无意中发现,那个朵朵竟然被人下了降,很厉害的一种降,所以我怀疑,有人对她不利,就建议她们姐妹先到这里来住几天,顺般查清楚此事。”

    洛天删繁就简,避重就轻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仅此而已?”兰兰歪着脑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洛天似笑非笑的问道。

    “仅此而已!”洛天脸不红,心不跳,眼神清明无比,如同一汪清水,凭兰兰的小道行,根本看不透洛天的内心。

    “原来是这样,对了,你刚才说的降是什么?很厉害吗?”裴容此刻好奇的问道。

    “很厉害,叫茵阳追魂小头降,是缅泰方面一种很古老的降头术,上官家族在京城算是大家族,不知道得黑罪了什么人,这个朵朵竟然被人下了这种降有半年之久,再不救治,将会有生命危险,”洛天凝重的说道。

    “那你弄的那个药材是给她治病的?真的不是打胎的药?”兰兰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洛天瞪了兰兰一眼:“你这个丫头别乱说,什么打胎的药,那是从药铺抓的压制茵却阳追魂散小头降的药,泡澡用的。”

    “嗯,原来是这样,小天,你做的很对,毕竟上官警官帮过我们,如今她的妹妹有难,我们理应相助,今天因为客人太多了,也没有过去打招呼,有失礼节,要不现在过去我们看望一下吧,”

    裴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她并不是因为忙没有过去,而是因为心里不舒服啊,现在听了洛天的解释,感觉确实应该看望一下,毕竟人家是客人,又帮着酒店解着围,自己也算是主人,连看都不看,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

    “呵呵,算了,容姐,明天吧,现在天晚了,那个朵朵正在泡澡,”洛天笑道,一想到朵朵在泡澡,洛天心里难免有些浮想连连。

    “既然这样,那算了,明天吧,明天我过去看看,看她们还缺什么东西,给她们办好,然后好好的请她们吃顿饭,表达地主之意,希望那个朵朵能尽快的好起来。”裴容微笑着说道。

    洛天点点头,又和二女随便聊了几句,然后就出来了,不由的轻松了一口气。

    可以说裴容,兰兰,上官飞燕,上官朵朵,这四个都是极品美女,除了兰兰的身材有点矮,不过却是绝美,又古灵鏡怪,

    另外的三女身材都是高挑漂亮之极,裴容的知杏,成熟,上官飞燕的冷艳,霸气,还有朵朵的清纯可爱,可以说四女各有千秋,任何一个放在外面,那回头都是百分之百,现在却一起坐在天容大酒的顶层,多多少都和自己有点关系。

    只不过让洛天有些郁闷的是,这四大美女,现在却是只能看,不能动,裴容不忍动,兄弟的姐姐,兰兰是不想动,太小,上官飞燕是不敢动,强上估计差不多,朵朵也是不敢动,太清纯了,不忍亵渎,再说上官飞燕那个悍妞也会和自己拼命。

    想来想去,最后洛天还是要独守空房,有些郁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