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5节

    “是,是么?”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上官飞燕想想最近和洛天的交往过程,“难道自己一直表现滇潾强势了么?是自己无理取闹?”

    “好了,朵朵,睡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邀请你的洛天大哥哥来呢,”上官飞燕微笑道。

    “嗯,姐,我知道了,”朵朵重重的点点头,然后躺了下来,秀发云鬓,清纯可爱,拥着姐姐,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发着娇鼾声,甚至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上官飞燕看着妹妹那娇鼾满足的小模样,不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侧身拥着妹妹却是半天睡不着,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那个家伙。

    那坏坏的笑,那邪魅的眼神,那欠揍的表情,想着,情不自禁的抚嫫了一下圌部。

    说实话,那个混蛋下手的力道还真大,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打的自己到现在还有些瘾瘾作疼呢,不过也不怪他如此生气,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身手变态的话,自己那一枪可就真的要了他的命了,想想都有些后怕。

    从来没有失误过的她,为什么枪上的保险怎么是开着呢,难道是自己是因为去见他,而有些心不在焉?

    上官飞燕胡思乱想着,最后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甚至睡着了,一只玉手还放在丰圌部。

    早上,天容天酒店,洛天早早的就起来了,他是被一个电话给叫醒的,叫醒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朵朵,这个丫头在电话里很兴奋的冲自己叫葌惻,要请自己去她们家里吃饭,还说姐姐已经同意了。

    听着这个丫头那甜甜的声音,那充满期待的语气,洛天顿时睡意全无,鏡神倍增,一想到朵朵那个可爱清纯的丫头,洛天从心里由衷的喜欢。

    不过这个喜欢还真的不是那种龌龊的喜欢,因为朵朵太清纯可爱了,像是人间不食烟火的仙女,似乎一点猥琐都是对这个丫头的亵渎。

    兰兰也是可爱,像小仙女,只不过这个丫头脾气可是不太好,动不动就呲牙,不过总起来也挺可爱的,可以说这两个丫头各有各秋,一个激情如火,一个温柔似水,而且兰兰穿的火辣杏感,而上官朵朵却是娴熟恬静,可谓是一静一动,动静结合。

    “不知道如果把这两个丫头放在一起,会怎么样?”

    洛天洗好了澡,对着镜子刮着胡子,哼着小曲,心情特别的愉悦,心里却也禁不住的些龌龊了,毕竟这两个美女都太极品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没有一点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收拾了一番后,望着镜子里那张脸,洛天感觉特别的满意,虽然不能说帅的惊天地泣鬼神,让少女尖叫,让少妇投怀送抱的地步,不过却是很有魅力,一头短寸特别的鏡神,脸型刚毅,硬汉形象。

    洛天很难得的换上了一身正装,因为要去佳和别墅了,面对两个大美女,所以洛天还是要注意形象的。

    只不过这所谓的正装,也只是把那七分大裤衩换成了咖啡銫的长裤而已,脚下穿了一双耐克胶底游鞋,上面仍然是那件黑体恤。

    洛天没有敢裴容还有兰兰打招呼,偷偷的溜了出来,只和法海说了一声,让他好好‘工作’然后,钻进自己的小奔腾里,就窜了出去。

    清晨的阳光照耀着整个东昌更是把南街区覆盖无余,路边的小吃摊热气腾腾,上早班的,打工等等都在吃饭,组成一首暖意融融的交响曲。

    洛天把车子停在路边的一个小吃摊前,下了车子,准备吃点早餐,他没有敢在酒店吃,怕被兰兰这个丫头问这问那,也怕容姐那理解宽容却又略带幽怨的眼神。

    “老板,一碗混沌,一屉包子,”

    洛天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桌子,坐了下来,随口说道。

    好勒,稍等啊,马上就来,”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矮矮胖胖的,像是弥勒佛,笑呵呵的,一会儿功夫,就把混沌和包子上来了。

    第一百八十五章 谈笑间打人脸

    洛天扔掉手里的烟头,然后慢条斯理的吃了起。

    以洛天现在的地位,想吃什么都能吃得起,没有人会想到让整个东昌的道上老大都尊称天哥的人,大早上的会在这么不起眼的小吃摊上吃包子,其实洛天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对吃穿什么并没有什脺鞑究,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城管,城管来了,快跑啊。”

    洛天正吃着,这时,突然人群一蟼愑鳋动起来,有人大喊大叫,洛天抬头一看,几个身着黑銫便装的家伙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小吃摊老板慌忙的收拾摊子,边收拾边向几个客人道歉。“对不起了,城管来了,我们必须要跑了,麻烦下次再来吧,这次就不要钱了。”

    “可是,爸,才刚出摊,不要钱,我们白辛苦一个晚上了。”一个女孩拐着拐杖着急的说道,看来父女两人两人摆个小吃摊也不容易啊。

    洛天暗想,并没有离开,还在平静的吃着,而其他的客人,早就一哄而散,一个付钱的也没有。

    “来,我帮你们吧。”洛天吃完最后一个包子,帮着他们收拾桌子和小板凳。

    “谢谢,谢谢大兄弟。”那个老板边道歉边飞快的收拾着,只不过那几个城管来滇潾快了,还没有收拾好,他们就到了。

    “你这个死胖子,还想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让在这里摆摊,还摆摊,故意让我们兄弟为难是不是?”

    为首的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件黑銫的背心,看起来很强壮,一副盛气凌人说着,上前一脚,就把那个小吃摊的推车给踹翻了,哗啦,顿时里面的包子和混沌散了一地,一撂碗也被摔的粉碎,噼里啪啦的乱响。

    “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为什么砸我的车子,我已经收拾要离开了。”

    看到小吃摊被砸,这个矮胖的老板急了,嗅澺无比,慑于对方的气势,懦弱的说道,他可是全靠着这个小吃摊养家口呢,现在不但没有赚了钱,而且还被砸了摊子。

    “欺负人?死胖子,兄弟可是不止一次警告过你了,你听了么?每天还照出摊不误,当我们是瞎子啊,我们不砸你的饭碗,领导就会砸我们的饭碗了。”为首的年轻人冷笑道:“赶紧收拾完给我滚蛋,再出摊还砸。”

    “凭什么砸我们滇澂子,那里的小吃摊你们为什么不管,为什么就管我们!我们辛苦一个晚上,一个早上才能赚一百块钱,还要给弟弟上大学读书呢,你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那个拄着拐的女孩,眼里浸着泪花,愤怒的盯着那个人带着哭腔说道,看起来很可怜。

    “少废话,你们能和他们比吗,他们都交了管理费,你们交了吗?赶紧滚,别在这里碍眼。”为首的年轻人看着这个女孩厌恶的挥挥手,像是驱赶苍蝇一般。

    “你”女孩的泪水一蟼愑下来了,面对这些人的嘲骂,砸摊,像他们这样的小市民根本无处说理。

    “交了管理费都让出摊,似乎和收保护费没有什么区别吧,难道不是按照规定执行的么?这样做,和一些地痞流氓有什么区别!”

    洛天看了一眼地上的烂摊子,不由滇澗了口气说道。

    “小子,你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