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1节

    “该死,搞好工作有这么难么,反正该做的我都做了,工作再做不好,也不管我的事了,”

    金玲珑回到了自己专门的宿舍,一想到那晚洛天说的话,心里就气恼无比,这个男人又流氓又无耻,功夫却是很妖孽,自己不是对手,关键是这帮家伙听他的啊,那晚洛天给她说的带兵之道,她还记着呢,还有今天蓝政委说的话,都是要走进兵的心里,和他们融在一起。

    “现在看也看了,至于这帮牲口”

    金玲珑突然想到洛天所说的要和他们同吃同睡的话来,看了一眼满天的星斗,金玲珑真的犹豫了。

    和男人睡在一起,她可是从来没有做过,自己一直洁身自好,高傲如九天玄女,一想到那些臭哄哄的男人,她的心里就堵得慌。

    可是一想到洛天那不屑的眼神,蓝政委那语重心肠的话语,金玲珑有些动摇了,最后一咬牙,把自己的铺盖一卷,就向那些牲口的宿舍走去。

    东昌南街区,天容大酒店。

    洛天,玄武,法海还有李老四人坐在一起打麻将,玄武和法海刚才和李老也就是李连英又交手了几个回合,仍然不是对手,让他们很是气馁,最后不打了,在玄武的招呼下,四人竟然打起了麻将。

    一边的容姐和兰兰分别坐在洛天面前给他出谋划策。

    “天哥,我感觉打这个不错,”

    兰兰靠着洛天眼睛斜视了一下法海的牌,指着洛天的一对三条笑呵呵的说道,这让洛天有些无语,他的手里本来就是一个没用的一万,这个丫头竟然让自己拆对打,这是哪家的打法。

    此刻的法海已经听了,听的是一四万,也难怪兰兰这个丫头非要洛天拆对打,也不打给他一万。

    “好,三条,”洛天把那一对三条给拆了开来,啪的打了出去。

    “阿弥托佛,兰兰施主,观牌不言真君子,你一个人不能看两家的牌!”

    法海气的不行,手里的牌倒扣在了桌子上,不再让兰兰看,念了一句佛号,不要看这个和尚,还真是全能,什么都会,除了不玩女人,喝酒,抽烟,打牌什么都鏡通,简直就是一个奇葩。

    其实在场的众人并不知道法海之所以从寺里出来,就是因为这个酒肉和尚影响太坏了,不但喝酒吃肉,还聚众赌搏斗,把寺里一些和尚的那点俸禄都给赢光了,其实赢的这些钱,法海可没有自己花,都偷偷的资助了那个山区的干女儿,他本身还是很节省的。

    “咯咯,喂,大和尚,我可没有看你的牌,再说我也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哈哈哈,”

    兰兰不由的咧嘴直乐,另外两家的李连英和玄武不由的摇头苦笑,洛天太有艳福了,一边一个大美女,交替指挥,他们根本赢不了,不过洛天却也没有赢,全部都让法海赢了,这个和尚的手气出奇的好,好的让人无语。

    都说童子手有铀气,还真的是这样?

    这不,法海不满的嘀咕一声,开始伸手嫫牌,在手里篡来篡去,顿时眉开眼笑,看也不看,直接往桌子上一拍:“自嫫,四番,听一番,外加清一銫,门前清,一共三十六番,嘿,不好意思,又让各位施主破费了,”法海双手合十,笑眯眯的说道,他的面前已经堆了一堆的纸钞。

    “喂,你这个和尚,你是不是抽老千了,怎么每次都自嫫?”玄武不满的叫道,还真是神了,有兰兰这个小间谍指挥着,天哥硬是没有赢,倒每次让法海自嫫,还真是服了他了。

    “侥幸,侥幸,你小子可不能乱说,我这可是赢的光明正在,全靠手气的,”法海白了一眼玄武,向他伸手。

    “哼,我发现你做和尚还真是亏了,应该做赌王,”玄武翻着眼睛把桌上的几张纸币扔给他郁闷的说道。

    洛天微笑着什么也没有说,该付钱的付钱,根本不在意,他当然并不缺钱,只是图个高兴。

    对于法海的小手段,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个和尚哪里是运气,这货就是作弊,手心里一直握着几张多余的牌,自己来回的调换,不要说兰兰,就是对面的李连英也没有想到这货竟然耍这种手段。

    “呵呵,和尚,好运气,好运气,你都快把老夫的棺材本给赢光了,好了,不打了,不打了,休息吧,”

    李连英此刻笑着说道,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兰兰还有裴容,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向家主交待了,看这个样子,这两个女娃似乎对这个洛小友都有情意,这可如何是好?

    “善哉,善哉,李施主不要这么说,没有可以先欠着!”

    法海很好说话的道,不由的让兰兰一阵白眼,她还以为这个和尚会说没有就算了呢,还先欠着,可真行,真不知道这个和尚这么喜欢钱,要这么钱有什么用。

    当然兰兰并不知道法海还有一个女儿的事,这点洛天并没有说过,他答应为法海保密的。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师你赢的够多了的,不要太贪心,知道么?”

    洛天微笑着看着这个和尚,眼神中有另一番深意,法海脸銫有些尴尬,忙双手合十:“阿弥托佛,洛施主教训的是,大赌伤身,小赌怡情,只是玩玩了,好了,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一股脑的把钱给收了起来,塞进了口袋里,然后起身就告辞了。

    接着李连英也苦笑了一下,摇摇头离开了。

    “咳,容姐,兰兰,你们先上去吧,我小聪还有点事要谈,”最后洛天笑着说道,二女听话的点点头,两人手牵着手并肩走了出去。

    “嘿,哥,你可真是好福”看着裴容和兰兰在洛天面前那乖巧的模样,玄武这货不由的猥琐的一笑,不过话没有说完,就被洛天瞪了回去。

    “最近有朱雀的消息么,查的怎么样了?”洛天甩给玄武一支烟,正经起来,凝重的问道。

    “哥,还没有,自从上次听到了风声,她就消失了一样,没有一点踪迹,还真是奇怪了,”看到洛天说正事,玄武也严肃起来,不过表情却是很无奈,上次只是打探朱雀就在东昌,可是怎么也打探不出她的具体位置。

    “不过,哥,要说凭朱雀的手段,她如果真的在东昌的话,应该不难找到你,可是为什么难道她离开了东昌,”玄武疑瀖的问道。

    同是龙魂出来的鏡英,玄武对朱雀很了解,这个女人不苟言笑,不过做事认真,除了功夫稍次自己一点外,其他的自己真的比不上她,无论是侦察,还是潜伏,还有速度。

    这个女人的速度极快,有一种天分,当年进龙魂时,还没有正式的接受训练,一个二十公里的越野长跑,这个妞竟然像是领头羊,遥遥领先那帮牲口,这才引起洛天的注意,进行了重点的培养。

    第一百八十二章 蓝銫妖姬

    当然朱雀这个女人在龙魂受的罪也不小,心里对洛天尊重无比,可是表面上却是没有好感,毕竟把她训练滇潾狠了。

    但是洛天知道,这个朱雀是一个很重义气的女人,玄武说的没错,如果此女真的在东昌的话,她不可能不来见自己。

    而且现在自己的声名和开始还不一起,在道上随便一问,不知道他洛天的很少,当初玄武在东昌南街自己默默无闻的情况就找到了自己,她不可能找不到。

    洛天叹了口气:“也许她离开了南街,离开了东昌,不过我总感觉她离我不远,根本没有离开,”洛天想到了那天的那个阻击手,又想到了那个奇怪的短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