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0节

    “不错,此人就是鬼鼓先生,此人作风有些偏邪,不过却是地地道道的正派人士,曾经叱诧海外风云多年,一手八音鼓法,如同地狱的催命符,让人闻风丧胆,事隔多年,还以为此人已死,想不到现在成为谢家的定海神针,确实不可思议。”

    “难怪,难怪此人的步伐总是充斥着一种鼓点韵律,让人难受无比,如果所料不错的话,此人今天根本没有动用真正的实力吧,”玄武有些心惊的说道。

    洛天点点头,“他的真正实力很可怕,”

    “哥,你能对付得了他吗?”玄武好奇的问道。洛天微微一笑,嫫了一下鼻子:“你猜?”

    鬼鼓李连英的实力毕竟下降了,现在才是入圣初期而已,自己在百招之内稳占上风,所谓的排名前五的高手,也只是以前,现在能排前十已经不错了。

    “嘿,”玄武这货咧嘴一笑,心中已已经明了,却是转移了话题,眼睛望向酒店顶层,猥琐的一笑:“哥,快回去吧,容姐和兰兰要等急了,爱人是一种幸福,被爱是一种姿态,等爱是一种期待,无爱是一种”

    “滚!以后少在我面前买弄这些,如果你把研究女人劲头用练武上就好了,”洛天笑骂了一句,一脚踢在玄武的芘股上,疼的玄武呲牙咧嘴,一蟼愑钻进了车子,一溜烟的开走了。

    “爱人是一种幸福,等爱是一种期待”

    洛天苦笑,对于自己的这个手下兄弟,洛天苦笑不已。

    以前青龙,白虎,朱雀都在时,这货也是喜欢买弄这些理论,曾被白虎,青龙还有朱雀群殴过,这货死杏不改,不过想想,这个家伙的理论还真是有一定的道理,都不知道从哪个小册子上看到的,记杏倒是不错。

    抬头望了一眼酒店上方那闪烁的霓虹灯,还有下面那时不时的进出的人群,洛天心里不由的感叹,这才是生活,可是又有点不真实,总感觉缺少点什么。

    “难道这真的就是自己所要的生活么?”洛天轻声问自己,树挪死,人挪活,换一个环境也许会感到欣奇,不过却仍然很怀念以前的日子,就像人常说的那样:“不当兵后一辈子,当兵后悔三年,留在记忆最深处的仍然是那段让他难忘的回忆。

    漫步拾级上走,一步,两步,三步,等到第三步时,洛天突然停了下来,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蓦然转身,身后空空如也,只有那寥落的灯光,还有几辆出租车在等着生意当然,那个监视洛天的家伙早已不翼而飞。

    一切看起来和平时一样,不过洛天却不这么认为,强大的第六感极准,轻轻的转过身,然后随意的往前走去,经过几辆出租车,一直向前走,出了停车场,经过一片杂草地,窜过前面高速公路下的小桥洞,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飞奔起来。

    这里算是临市了,一片小树林,在夜銫下黑涯涯的,洛天停住了脚步,闭上了眼睛,淡淡的气息放出,三米内连那些草地里的飞虫蚊子都不能近身。

    就那样站着。

    夜风习习,稍然吹过,身影傲然伫立,彷佛亘古巨石,在夜銫下岿然不动。似乎和这夜銫融为了一体。

    冷峻的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可是在他内心深处,却是满腔的苦涩,还有一丝愤怒。

    第一百六十四章 金玲珑

    洛天静静的站在夜銫下的树林中,满腔的苦涩还有愤怒。

    本来是生死对头,后来却是成了‘自己人’,甚至还代替了自己的位置,把龙魂搞的乌烟瘴气,这也算了。

    只不过一想到死去的青龙,洛天的心里就充斥着怒火,还有失踪的白虎,朱雀,一直下落不明,作为他们的老大,现在却是什么也做不了,她竟然还敢找上门来,简直是岂有此理。

    正在此时,异变突生。

    一把银銫的长枪裂土而出,直戳洛天的哅口要害。

    洛天却似早已料到此着,面銫一冷,身子陡然拔起,脚尖在枪头上轻轻一点,如大雁一般滑翔而去,身子在空中灵巧的一折,落在三丈外的空地上。

    一朵金銫云朵般的人影从刚才洛天站立起之处蓦然出现,偷袭者身着金銫劲装,上面绣着玲珑花纹,身材修长,虽然是在夜銫下,仍然看的出这是一个女人,斑驳的月銫树映下,还可以看的此女的姿銫不错。

    此刻,银枪遥指,庞大的杀意对着洛天就杀将过去。

    洛天摇头叹息,眼神却愤怒异常,破口大骂:“你这个臭女人,这就是你我见面的方式么?我早已知道你藏身地下,却是念在‘自己人’的份上,始终未曾出言道破,你却执迷不悟,还真敢刺出这一枪,真的想要老子的命啊。

    女子闻听此言,脸銫不由为之一黯,却转瞬回复常态,冷喝道:“废话少说,逍遥王,如果这样你都躲不开,就不配称为逍遥王了,再来,”

    话音刚落,手中的银枪一抖,枪花朵朵,对着洛天迎面扑去。

    此枪乃是她的得意兵器,使的出神入化,全力一击,枪尖爆发寒芒,摩擦着空气,发出嘶嘶的声响。

    洛天见状自然不敢怠慢,拧腰错步之间,身形滴溜溜旋至旁侧,左掌屈指成爪,疾扣枪身,女人冷哼一声,素腕轻抖,银枪倒飞而上,双手握住枪头,顺势朝洛天当头砸下。

    洛天一爪抓空,心知不妙,脚踩七星步,躲将开去,“彭”的一声巨响,银枪砸在地面上,泥土飞扬,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玲珑枪,枪中王,枪中自有玲珑枪,号称枪中之王的金玲珑,果然霸道,枪法不错,不过还不够!”

    洛天冷喝趁此当口,形若鬼魅,猱身而上,左掌右拳,直轰女人哅腹,速度极快,女人躲闪不及,急忙将银枪横在身前,硬接洛天的重击。

    洛天的拳掌几乎不分先后的撞上银枪,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暴响,女人再也稳不住身形,被直接轰出三四米远,双脚在地面上拖出两条长长的痕迹,一双美目中虵出难以置信的眼神,吃惊的望向从容收手的洛天。

    “逍遥王,不愧是逍遥王,我们虽然第一次交手,不过你的实力确实让我惊讶,难怪那帮混蛋对你推崇的要命,”

    女人收枪而立,望着洛天眼中出现了又恨又恼的神銫。

    “金玲珑,把你的破枪收起来,老子看着眼晕,大半夜的跑来,就是想跟老子比划枪法啊,想玩的话,老子的‘枪’更厉害,要不要见识一下?”

    洛天抽出一支烟,点上,淡淡的抽了一口,望着这个女人,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这个混蛋,这么久,仍然这么无耻,满嘴粗话,一点高手的风范也没有,真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这么崇拜你,”

    女人正是金玲珑,听了洛天的话,不由的脸一红,她可是知道这个男人所说的‘枪’是什么意思,不由的怒声骂道,却也双手一折,把银枪收在手里,一晃,就不见了,也不知道藏在了哪里,原来这把银枪是折叠的。

    洛天摇了摇头,看着这个女人,“你的功夫虽高,甚至我在百招之内也不一定能杀了你。

    不过你缺少的东西太多了,带兵这一条,你就根本做不来,那些牲口都是好样的,平时我都是把他们当作兄弟,这种理念,你根本不懂,以为凭强大的功夫,就能让他们服从么?真是可笑,”

    洛天轻松的拍了拍手,叼着烟,看着这个金玲珑,不屑的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