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6节

    “李伯”

    洛天后背上的兰兰,看到这个老者,不由的小脸一红,尴尬的叫了一声,飞快的从洛天的后背上蹭了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她想不到这个李伯竟然会来大酒店,一双美目滴溜溜的乱转,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来人正是谢家的定海神针李伯,奉家主之命前来看望着兰兰,同时和洛天套套关系,顺般打探一下这小子的底细。

    “丫头,这次就李伯一个人来的,你哥和家主都没有来,不必东张西望了,”

    李伯微笑着,满脸的皱纹,身体半躬着,就像一个随时都会嘎蹦的老人,只不过那双眼却是清辙无比,释放着淡淡的摄人的光芒,看的法海一怔,他只知道这个老人是来找兰兰,是她的家人,所以才留在这里等候,却是不有想到此人竟然也是身藏不露之人。

    “哪有啊,人家才不是呢,李伯,好久不见了,人家想你呢,”兰兰乖巧的咯咯一笑,上前挽着李伯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呵呵,你这个丫头,”李伯不由的哈哈大笑,这才望向洛天:“小友,我们又见面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你,”李伯很客气,微笑着看着洛天,充满了慈祥。

    “李老客气了,想不到您会来,真是让小店蓬璧生辉,”洛天笑道,对于这个老人,他是相当客气,此人功夫奇高,而且又低调,似乎品杏也不错,赢得洛天的好感。

    李伯摆摆手:“小老头只是过来看望一下兰兰,顺般传达一下家主对小友的敬意,并没有别的意思,想不到小友这里还有像大师这样的高手,真是放心了,”李伯欣慰的看了一眼法海然后微笑着对洛天说道。

    “阿弥托拂!”法海念了一句佛号,表示谦虚。

    “家主?”洛天一愣,兰兰在这里这么久,要说谢家的家主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李伯说是传达家主的敬意,让他有些惊讶。

    “喂,李伯啊,我爸真的知道我在这里了?您不是会带我回去的吧,”此刻兰兰拽着李伯的手臂厥着小嘴小心的问道。

    李伯摇了摇头:“我已经向家主说了你在这里的情况,他对你的安全很放心,如果在这里还能出事的话,那么天下之大,似乎没有什么安全的地方了,”李伯笑着拍了拍兰兰的小手。

    洛天听了不由的翻了翻白眼,这个老头,还真会说话,明着是说给兰兰听,其实是在夸自己呢,只不过夸的也太狠了点吧,有点酸啊。

    洛天笑了笑:“各位不要站着了,里面请,招待不周,还请包颔,”洛天抬手虚引,微笑着指了指一楼的餐厅。同时裴容微笑着吩咐前台,准备一间上好的客房,又吩咐后台准备酒宴。

    “嘿,好好,老施主请,正好我们喝点酒,聊玲濎,千万不要客气,来到这里就像在家里一样,”法海一听,眼睛睛一亮,毕竟他还没有吃饭呢。

    李伯有些疑瀖的望了法海一眼,尴尬的一笑,点点头,看着这个和尚,虽然穿着西装,不过是光头,头上还有戒疤,可是他怎么说喝酒?

    不过很快的李伯就明白了,几人进了一个包间,分为宾主坐了下来,看到法海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嘴角不由的微微抽了抽,他见多识广,对于这法海倒也可以理解了。

    虽然洛天和裴容已经吃过饭了,不过还是陪着李老吃了一点,喝了几杯。

    “小友,实不相瞒,我来的路上听到了有关东昌的一些事宜,真是让人感慨啊,”李老和洛天碰了一杯,然后微笑着颇有深意的望着洛天道。

    “咳,是么?李老都是听到什么了?东昌有什么事发生,我怎么不知道啊?嘿,您的消息还真灵,”洛天给李老让了一支烟。李老摆了摆手示意不会,于是自顾自的点上,笑眯眯的问道,心里却是翻白眼。

    这个老头还真会讲究说话的艺术,在来的路上都听到了?真是扯,兰兰在这里,宁海省又是王家的势力范围,他谢家能不关注?

    “嗯,也没有听到什么,似乎听到东昌的总瓢把子被抓了起来,最后吞炸药自杀了?真是想不到啊,看来东昌真的要变天了,总瓢把子一灭,东昌等于处于真空状态,外面的势力肯定会渗透进来,这并不是好事,嗯,”李老拿捏着酒杯微笑道。

    洛天微微一怔,心中顿时明白,这是李老的暗示,其实当初他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如果周奉天老老实实的,不对自己耍小动作,自己倒也不介意动他。

    有此人在前面挡着,他也会乐个逍遥自在,毕竟树大招风,他不想被人推在风口浪尖上,只想过平谈的日子。

    “是啊,只要是社会,就有空间,各种无素充斥,缺一不可,这是当今社会的总体构架,谁愿意来就来呗,我只是做好我的酒店生意就行了,”洛天笑眯眯的说道。

    “呵呵,小友嗅潿沉着,不为浮云遮望眼,视名利如粪土,老夫佩服,”听到洛天这样说,李老微微一怔,随机笑道,这个年轻人深藏不露,却又低调行事,自己想试探却是试探不出来。

    于是转身看向坐在自己另一侧的兰兰,慈祥的一笑:“兰兰,在这里生活还习惯吧,现在东昌空虚,也许王家的人会渗入进来,我们和王家现在水火不容,你也要小心啊,毕竟这位小友是做生意的,怕到时保护不了你啊,”

    洛天的嘴角不由的抽了抽,这个老头,还真是狡猾,想从兰兰那里寻求突破口了,

    “嘿,李伯,我才不怕呢,什么王家,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呢,天哥很厉害,他会保护我的,”兰兰小嘴里叼着饮料吸管,咯咯一笑,深情的看了一眼洛天笑道。

    “哦,是么?那你说说,你滇濎哥是如何个厉害法啊,”李老笑眯眯的问道。

    “天哥,他可是”兰兰一兴奋,张嘴就差点没有说出来,不过看到洛天淡淡的笑容,还有裴容那矜持的冲她眨了眨眼睛。

    “嘿,李伯,反正他很厉害就是了,”兰兰狡猾的一笑,她可是答应过洛天为他的身份保密的。

    李老翻了翻眼睛,看来这个丫头已经被策反了,问也没有用。

    第一百六十一章 玄武的女人经

    “咳,李老,如果兰兰在这里您不放心的吧,把她带走吧,毕竟我是做生意的,真的怕出个什么意外呢,”洛天笑道。

    这个老头刚才还夸的自己天上地下无敌,现在又说东昌空虚,怕兰兰有闪失,说到底,就是想了解自己的身份,他岂会不知道?

    虽然知道这个老头人不错,又是兰兰家族的定海神针,不过洛天还是没有打算向他透露自己的身份,不是怀疑李老,而是他想低调,想过平谈的日子,不想被太多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不,小友,你误会了,老夫只是随便那么一说,呵呵,人老了,说话有些不靠谱了,小友千万不要见怪,”李老笑呵呵的说道。

    洛天摇了摇头,也没有介意,看到法海这货还在一个独自吃喝,像是饿死鬼托生的一般,不由的来气:“你也给哥长点面子行不行?吃起来什么都不顾了,”

    “李老,恐怕你还不太了解这位大师吧,他可是卧龙寺的高僧,身手很高,一直以来想寻求高人指点,可是苦无门路啊,李老如何不嫌弃的话,不妨玩两手?”

    洛天笑眯眯的说道,他对此人的功夫也很好奇,上次此人滇潳步的频率有种特有的韵味,却是威力强大,让他很感兴趣。

    “这个还是算了吧,老夫只会一些粗浅的强身健体的技能,怎么敢瓏龙寺的高僧相提并论,开玩笑,开玩笑,”李老摇头晃脑,心里却是狠狠的鄙视了一下洛天,“这个小滑头,自己的底不露,却想看老头子的底细啊,”

    “阿佛托佛,老施主客气了,在下也只是懂得一些粗浅的功夫而已,老施主如果真的是高手,不妨指点一下小僧,小僧感激不尽,”

    法海接到洛天的眼銫,于是一抹嘴,双手合十,面銫肃穆的说道,和刚才的大吃大喝向简直判若两人。

    李老笑着摇摇头,“小老儿这把老骨头了,哪敢大师较量,只怕被你拆散架了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