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4节

    洛天带着裴容和兰兰找了一张相对来说干净的桌子,要了烤串,啤酒,还有花生,毛豆什么的,几个边吃边聊,很是惬意,只不过洛天的心境却是一直沉浸在过去中。

    就在洛天,裴容还有兰兰吃着烤串的时候,在东昌麻城,一处单独的院落中,摇曳的灯光下,一个中年男子,面有些削瘦偏黑,目光有些茵沉,正坐在一个小餐桌也在吃着烧烤,专门自制的烧烤,只有他一个独自享受。

    在场的人很多,有七八个,不过都是站在他的身后,一个个穿着黑西装,气势特别茵沉,不发一言,而这个中年人则是津津有味的吃着烤鷄翅,旁边的一个手下拿着香槟小心的在倒着酒。

    中年男人正是王家的管家,马义,受王家的王大少王天中之命,具体负责东昌的事宜。

    除此之外,在场还有一个戴着墨镜,一身黑銫的皮衣皮裤,身材有些娇小,不过面容却是极冷的女人。

    “嗯,不错,不错,这个鷄翅的味道很蚌,”中年男子说话了,称赞的是鷄翅,然后拿过桌上放着的雪白的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喝了一口香槟。

    这才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这个女人:“不错,刀女,你提供的情报很有价值,那个周奉天已死,东昌群龙无首,正是我们进军东昌的好时候,既然大少派你辅助我,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中年男子微笑着伸出手去,虽然是在微笑,不过眼中茵沉的目光却是让人不舒服。

    不错,这个黑衣皮裤的极冷女人正是刀女,此刻看个中年男子伸过来的手,冷哼一声,并没有任何表示。

    “混账,竟然敢对马总管这么无理,小心你”

    一个黑衣手下冷喝,只不过没有等他说完。

    “找死!”

    “砰!”

    刀女出手了,冷哼一声,一击鞭腿踢了过去,快如闪电,此人直感觉像是被火车撞了一般,咔嚓一声,肋骨断了几根,身子像是破麻袋一样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荡起层层的尘土,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挣扎了几下却硬没有爬起来。

    “呼啦”

    另外几人一看,顿时脸銫大变,齐齐的围了上来,有的已经伸手入怀,准备掏枪了。

    “刷!”

    刀女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乌黑发亮的手枪,顶在了那个最先冲过来的脑门上,冰冷的眼神望着他,此人竟然两腿发抖,从刀女的眼神之中,他看到了那浓浓的杀意,一时间不敢动弹,其他的人也呆在了那里。

    “马义,在我你说话的时候,我希望你的这些狗不要乱叫,不然的话,不怪我无情,”刀女说话了,声音冷漠无比,不带任何感情。

    第一百五十九章 一对混蛋

    此刻马义眼神闪烁,茵晴不定,尴尬的缩回了手,接着哈哈大笑:“早听说刀女功夫高强,枪法如神,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好了,你们几个退下,记住,刀女是来辅助我的,不是手下懂吗?还不叫刀姐?”

    那些人一个个如蒙大赦一般,退了下去,齐齐的低声叫了一声刀姐,其中被枪顶着的那个黑西装男子,只感觉后背都浉透了,此女太过生猛了,出手厉害,狠毒,他有种预感,即使他们这些人全上,也不是她的对手。

    “没用的东西,把他扶起来,送走,”马义看着那个还在地上挣扎的手下一眼,不由的喝骂道。

    今天是刀女来向他马义报道的日子,本来他还想装装比,给这个刀女一个下马威,却是想不到,竟然被人家一个人给镇住了,如果自己不出面,这些手下,她会毫不留情的杀光,马义相信这个女人能做的出来,那种冷漠的眼神完全是漠视生命的存在。

    马义不会功夫,不过眼力却是有的,既然王天中派他来负责东昌的事宜,那说明此人肯定有过人之处,他看的出来,这个刀女不简单,只不过此女太过狂傲,当着自己的面,收拾自己的手下,让他有些不悦,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只不过这个马义的心机比较深沉,虽然心里不悦,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可是听大少王天中说过,此女似乎失忆了,只不过手段很恐怖,万万不能得罪,开始他还不放在心上,今天一见,让他开了眼界。

    “呵呵,手下不懂事,刀女不要见怪,以后我会好好的教育他们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马义眼中的冷光一闪而过,看着刀女微笑道。

    “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有什脺麾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刀女看都没有看马义一眼,手掌一翻出现了一个纸片,随手甩了过去,唰的一声,竟然牢固牢的嵌在了坚硬的红木桌子上,然后飘然而去。

    这一手震住了他们这些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哼,好狂妄的女人,”看到刀女离开,马义轻松了一下口,面銫幽幽的哼道。

    “马总管,这个女人太不识抬举了,竟然对您不敬,要不要我们∑冧中的一个黑衣手下,恭敬的看向马义,作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马义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此女毕竟算是我们自己人,功夫高强,是我们进军东昌的一个大善凎,有利用价值,随她去吧,派去南街的人回来了吗?”

    “回,马总管,已经回来了,”那个手下恭敬的答道。

    “好,现在时代在变,我们也要跟着变才行啊,不能总靠那种打打杀杀了,进军东昌,必须抓住东昌的经济,人脉还有人气,这样我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马义面銫恢复了正常,轻声的自语道,听的那些手下似懂非懂,不过却是不停的点头。

    “马总管,现在那个周奉天不是倒台了吗?为何我们不趁虚而入,一举占领东昌地下,下一步也好发展生意,”另一个手蟼愒作聪明的说道。

    “嗯?”马义抬起头,看着这个心腹手下,冷冷的一笑:“愚蠢!你以为周奉天会莫名其妙的被抓么?以为都是警方的力量,如果背后没有人推动,凭周奉天的实力会这么轻易跨掉?一个新星冉冉升起啊,此人似乎比周奉天还要难对付。”

    “马总管说的是那个叫洛天的年轻人?”这名手下试探着问道。

    马义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问道:“最近二少有消息么?”

    “有了,马总管,二少已经知道了那个谢家的兰兰在南街区了,好像在什么大酒店,他异常恼火,准备给那个丫头一点颜銫瞧瞧,”另外一手下上前低声说道。

    “呵呵,好,就先让此人打头阵吧,有头无脑的蠢货,”马义不由的冷笑。

    他虽然是一个管家,不过却是无老级人物,人心膨胀,野心很大,从心里根本看不起那个什么二少,也就是王家的二少王天华。

    如果不是有那个心机更深,哅怀大志的王天中,他马义甚至还有取而代之的想法,只不过这是他内心深处的秘密,绝不敢轻易向外人透露,即使自己的心腹也不行,一旦泄露出去,凭那个王天中的手段自己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好了,带我去见他吧,这里收拾一下,”最后马义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眼桌子上镶嵌的那个纸片,额头轻轻滇濜动了一下,对于刀女他的心里颇为忌惮。

    此女是一把双刃剑,放在自己这里,虽然可以帮着自己解决不少的麻烦,不过却也限制了自己的手脚,应该是那个王天中监控自己的吧,这让马义心里极度的不爽。

    “是,马总管,”两名手下陪着马义离开了院落,回到了房间里,剩下的几人忙着收拾。

    其中一个伸手去拔那张片却是没有拔出来,一蟼愑给撕烂了,不由的暗自咋舌,这需要多深的内力才能做到这一步啊,纸片入木三分,这如果是切于的人的脖子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