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3节

    贾齐北面銫茵沉,周奉天可是一个大老,现在却是直接死亡,还是死的这么恐怖,让他感觉惊讶,还没有真正的定罪呢,一些手续都没有办呢,这可怎么办?

    “上官,看出什么来了没有?这个周奉天为何死的如此惨烈,似乎发生了大爆炸一样,”看到脸型有些凝重的蹲了下去,伸出手沾了一丝鲜血放在高挺好看的鼻子下轻轻的闻了闻的上官飞燕,贾齐北不由的问道。

    “好奇怪的死法,这些血肉中,竟然颔一丝真力?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周奉天还是一个高手,自爆丹田而亡?”

    上官飞燕心里暗想:“可是也不对啊,如果此人真的是那样的高手,这小小的看守房间根本挡不住此人的,他根本没有必要自杀,而且抓来的时候,此人也已经受了重伤,不可能自爆的,那又是怎么回事?”

    看到贾齐北正望着自己,上官飞燕轻轻的摇摇头,“此人是爆体而亡不假,具体原因却是说不清楚,还是写下材料吧,把经过说明一下,好有个交代,此人罪大恶极,死不足惜,”上官飞燕淡淡的说道。

    “嗯,不错,此人知道自己罪恶滔天,肯定要挨枪子,想不到竟然吞服下高能炸药,畏罪自杀,好了,派人把这里收拾一下,”贾齐北大声愤怒的说道。

    上官飞燕一愣,看向贾齐北,轻轻的点点头,这个局长不愧是局长,一蟼愑给盖棺定论了,毕竟造成这样的伤害的结果,估计也只能是炸药才具有的威力了,这样上面真要追查,也只能是失察而已,不过这种追查的机率太少了,只要把那个视频一放,也没有人敢为了周奉天这个已死之人再深究什么了。

    只不过上官飞燕却是知道,这绝不是爆药造成的,而是人滇濆内的真力所造成的巨大的破坏。

    上官飞燕的功夫之所以如此高,不单单是在警校的学的那些,而是京城上官家族曾为她请过一个师父,也是一个世外高手,他曾经说过,这个世上有人可以一拳打爆一个人的身体,真力涌动,摧枯拉朽,让人四五分裂而亡,只不过她却是没有见过,而且让上官飞燕奇怪的是,看守房间的三人另外两人炸死了,周奉天炸成了碎块,很显然不是被人当场打死的。

    “难道是真力可以在人滇濆内暂留,然后才会爆炸?”

    出了警局后,上官飞燕一直想着这个问题,不由的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那是多么妖孽的高手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具体所以然来,上官飞燕开着车子再次回去了,一晚上折腾了两次,困意交加,也赖的想这些了,反正这些大老一个个都不是好东西,手上都不干净,死都死了,再说自己的事还在犯愁呢。

    昨晚回去后,京城的老爸又在催促自己男友的事了,如果自己再找不到男友,那么只好听从老爸的安排,和京城的四少之一的一个大公子见面了,这并不是她愿意的,而且京城第一种兵大队报道已经开始了,再晚就来不及了。

    第一百五十八章 刀女出手

    上官飞燕一夜无眠,辗转翻侧,只不过洛天却是睡滇澵别的香,虽然只有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货一大早还是起来了,龙鏡虎猛,修练了一遍自己的五禽功法后,就神清气爽的出了房间。

    去了楼下吃早餐,法海也在,这个和尚似乎从来没有睡过一样,昨晚也睡的够晚的,却也起来的很早,正坐在那里喝着粥,滋溜溜作响,顿顿不落。

    看到洛天进来,法海忙上前的打招呼,崳言又止,洛天笑道:“放心吧,大师等会吃完饭,我就帮你的女儿转账的,放心好了,”洛天并没有忘记昨晚法海的请求自己办的事。

    “咳,阿弥佛托,贫僧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说洛施主今天鏡神很不错,”法海咧嘴一笑,又开始吃喝起来,洛天不由的白了这个和尚一眼,正要说话。

    这个时候裴容和兰兰也起来了,一身随意的装扮,却也难掩二女那绝美的身材,看到洛天,兰兰高兴的跑过去,挨着他坐下,问这问那的,很是亲热,裴容坐在对面,很是优雅的喝着粥。

    “咳,三位,你们慢慢,贫僧先告退了,”此刻法海站了起来,双手合十,微笑道。

    洛天微笑着点头,这时小餐厅墙壁上的夜晶电视,开始播放早间新闻了,洛天摆摆手,法海也望了过去。

    “电视机前的各种观众早上好,现在播放一则新闻,驻守东昌多年的大鄂周奉天,昨天在警方的雷霆出动下,一举抓获,证据确凿,此人涉嫌多起命案,犯毒,走私等多项罪行,就在今天凌晨,此人自知罪孽深重,于是吞用高能炸药,畏罪自杀,这是昨晚在警局看守拍到的画面”

    电视上那个不带任何表情的播音主持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介绍着,接着画面一转,就出现了看守那个房间血腥的一幕,只不过人早已被处理了,留下的只是那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的片片血迹。

    “阿弥托佛,善哉,善哉,像这种人,早去西方报道也好,那里才是他的极乐世界,”法海摇头叹息,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洛天,然后走了出去。

    “耶,这个大混账,终于死了,报应啊,嘿嘿,”

    兰兰看了新闻兴奋的拍手直叫,倒是裴容知道洛天昨天做什么去了,这个男人平时低调的很,一旦凶狠起来,太可怕了,这个周奉天的下场,肯定是和洛天妥不了干系。

    看着新闻,洛天心里不由的苦笑着摇摇头,警方的人真的会作文章,竟然说成了周奉天吞服高能炸药自爆而死,不过也不错,毕竟也只有那种高能炸药才能造成那样恐怖的效果吧,不然的话,还真的不好解释。

    “小天,现在周奉天死了,东昌应该平静了吧,我们是不是可以随便外出了,”看着洛天慢条斯理的喝着粥,裴容不由的笑道。

    “嗯,可以啊,不过还是要小心点,注意安全,”洛天笑了一下说道,毕竟这两个美女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不能出事的,也不能整天让她们窝在酒店里,以目前的情况看,应该问题不大了,而且还有玄武或者法海呢,只要有人陪同,也出不了什么事。

    “耶,真滇濎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玩了?”

    兰兰一听顿时兴奋的大叫起来,这几天也确实把这个丫头压抑坏了,整天不是看动画片,就是玩猎人和猎狗的游戏,就上次和洛天玩过一次,再也不陪她玩了,这个丫头顿时感觉索然无味,也没有什么兴趣了。

    看到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兴奋的模样,洛天也不好扫了她们的兴,于是答应带她们出去转转,兰兰一听,急忙一推碗,就窜了出去,她要回房间好好的梳洗打扮一下,还要穿上最漂亮的衣服。

    看到兰兰雀跃着跑出去,容姐有些怜爱摇摇头:“小天,辛苦你了,在外面自己要注意点,姐帮不上你什么忙,你自己千万要小心,现在酒店也赚钱了,需要钱的话,直接和姐说就行,”

    洛天知道裴容指的是什么,心里有些感动,微笑着点点头:“放心吧,容姐,我没事的,不用担心,”

    接下来,洛天带着打扮一新的裴容和兰兰开着那辆华晨宝马,游玩了整整一天,把东昌附近的旅游景点都跑了一个遍,两女开心不已,毫不忌惮的抱着洛天又是跳又是想唱,还非要拉着他照了不少的相。

    可以说这是洛天第一次照相,神秘的逍遥兵王,从来不上任何境头,除非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这次为了兰兰还真的破例了,当然裴容也照了不少。

    当然,洛天并没有忘记给那个法海的什么女儿汇钱,一次汇了三十万,定期自动汇款,每次一万,一共三十个月的。

    一天的时间,整个东昌南街区传遍了有关周奉天的消息,人人拍手称快,感觉东昌警方不畏邪恶大势力,又摧毁了一个大毒瘤。

    一时间警方被传为佳话,身为警局局长的贾齐北更是成为人民心目中的英雄,正义的化身,听说一步此人马上进入市委领班子了,甚至有人放言,这样的人如果不能给升职,太让人寒心了。

    当然警方内部,市委书记的牵头下,也展开了大肆意的调查,雷厉风行,誓要把和周奉天有关的人员彻底的清查,也赢得了一片赞美声。

    东昌滇濎似乎变蓝了。

    没有人知道洛天起了什么作用,除了在道上的混的那些大老,像黄三,和尚这些人,才知道洛天真正的可怕之处,东昌的大变化,和这个年轻人密切相联,洛天在这些人的心里更加的讳莫如深了。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撒在整个东昌市,像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玩了一天的裴容和兰兰很是尽兴,只不过兰兰这个丫头还不过隐,非要去渡假村温泉洗澡,却是被裴容制止了,开玩笑,上次在酒店游泳还不够么?还要洗,两个美女陪着一个大男人,那太尴尬了。

    最后只好以去吃路边摊为由,这才哄着这个丫头不再嘟囔了,身为大世家的兰兰,这千从小颔着金钥匙长大的丫头,过贯了锦衣玉食,什么没有吃过?却是对路边摊情有独钟。

    南街区,一个露天的烤串旁边外,生意火烧,还放着激情的音乐,几十个小桌,绝大部分都坐满了人,吆五喝六,大笑声,碰杯声,酒气,人声,特有的烧烤味,随着夏季热闹的气氛,让人不自觉的就会融入进去,感觉这才是生活。

    洛天也很怀念这样的生活,曾几何时,自己带着手下执行任务时,野外生起一堆篝火,弄个烤全羊,大口的喝着酒,大口的吃着肉,听着玄武这货讲着一些不着调的小笑话,逗的大家直乐,而朱雀则是追着这货打的场景,历历在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