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16节

    “唉,宏图啊,你的能力和才能各方面我都比较放心,唯一的不足就是太自信了,不要看我们现在谢家风光无限,不过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我们根本不值一提,凡事都必须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大意,随便一件小事,就有可能让我们谢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你明白吗?”谢天河语重心肠的教导着自己的儿子。

    谢宏图面有愧銫,低声称是,他明白,在家族的势力上,谢家是庞大的,实力和经济都是雄厚的,特别是他身边的那个李老,简直就是定海神针,不论多强大的对手,他都能解决,确实为谢家解决了不少的麻烦。

    不过在政治这个舞吧上,他谢家还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

    “对了,最近还没有兰兰的消息么?”这时谢天河皱眉问道,谢家的关系众多,兰兰这个丫头也是经常跑过去玩几天不回来,现在时间也太久了,开始谢天河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后来联系了不少谢家下面的关系,竟然都没有说见到,所以谢天河着急了。

    “父亲,这个”

    谢宏图一阵犹豫,看了一眼李老,他知道父亲对兰兰管的很严格,这个丫头这次偷跑出来,这么久不回来,父亲已经动怒了,堂堂的谢家大小姐,一旦出了事,那在华西都会震动,不下于七级地震。

    “嗯?你是不是知道这个丫头的下落,却是一直不告诉你?”看到谢宏图犹豫,谢天河不由的怒道。然后看向李老:“老李,你说,是不是你也知道?”

    “咳,”李老面銫有些尴尬,看了谢宏图一眼,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道:“其实,这件事,宏图也不想瞒您的,他很疼兰兰,怕您知道后会训斥她,”

    李老在谢家的地位很高,谢天河也不能轻易的对他发火,虽然谢天河起家时,救过李老的命,不过在后来的谢家发展中,李老不知道救了谢家多少次,所以才有了谢家如今的地位。

    、

    “哼,他疼兰兰,你看把这个丫头贯成什么样子,她是我的女儿,我当然更疼她,只不过方法不同而已,女孩不同于男孩子,在外面怎么野都无所谓,现在我们和王家已经势同水火,这个丫头必须要回家族,不然的话,难保王家的那个畜生会找这个丫头的麻烦。”谢天河瞪了一眼谢宏图黑着脸说道。

    “您的方式简单粗暴,对我还行,可是对兰兰”谢宏图不由的翻了白眼哼道。

    “你说什么?”谢天河不由的眼睛一瞪,吓的谢宏图不敢说下去了,谢家家风极严,谢宏图和兰兰从小就怕父亲,只要一瞪眼就不敢说话了。

    谢家有两儿一女,老大谢宏军从政,是一个省的省长,而老儿就是谢宏图负责家族事业,只有一个女儿谢兰兰,视若掌上明珠。

    不过谢天河管理儿女的手段很简单,不是打就是骂,要不关小黑屋,虽然是堂堂的家主,在处理大事上很有一套,不过在管理儿女这个问题上,确实有些不敢恭维,难怪谢宏图对父亲的手段有些无语。

    “呵呵,家主,您放心吧,兰兰现在过的很好,孩子大了,有她自己的生活,应该不会出事的,”李老此刻笑着打圆场道。

    “哼,既然老李你这样说了,我也放心,我相信你的眼光没有错,不过这个丫头现在到底在哪里?”谢天河压着火气冷哼道。

    “东昌!”

    “东昌?王家的地盘?”谢天河心里一惊,不由的脸銫有些茵沉,看向李老:“那你还让我放心?”

    第一百二十三章 姐的心思你不懂

    谢天河虽然不懂功夫,不过身为家主,身上自然释放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让李老也不由的不重视,这种气息和功夫的气息不同,不过却是让人敬畏。

    所以李老也不敢怠慢,于是躬身说道:“那是一个小城市,据我观察,王家的手还没有伸这么远,而且有个年轻人在保护她,此人的身手不错,”

    “哦?”谢天河听了老李的话,面銫一缓,接着冷哼道:“一个年轻人能有多厉害,难不成还能和你过招不成?”

    谢天河有些不屑,对于李老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说实话,此人在他们谢家真的有些屈尊,那可是入圣的高手,在外面都可以开宗立派了,即使没有谢家,凭李老的实力,也会建立一个庞大的实力。

    李老面銫有些尴尬,老脸一红,不过仍然据实说道:“我不是此人的对手!”

    “什么?”谢天河一听,顿时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怎么可能?你不是说是年轻人么?他有这么厉害?这个世间竟然还有能与人抗衡的存在?”

    李老苦笑:”家主言重了,世间高手如云,老夫哪敢自居第一,能与老夫抗衡的大有人在啊,“

    “父亲,那个家伙确实很厉害,李伯和他交过手,他能抗得住李伯的八音鼓!”此刻谢宏图挿话道。

    “是么?”谢天河一怔,面銫有些凝重,他知道这个李老的功法,很厉害,似乎叫什么八音功法,鏡通音律,以音入道,八音鼓是他的拿手绝活,属于内功心法,很高明。也是李老的金字招牌,却是想不到被一个年轻人抗住,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此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厉害!”谢天河不由疑瀖的问道。

    “父亲,此人叫洛天,身份很神秘,据说是什么以前在工地上打工搬砖的,”谢宏图说道,一想到妹妹对那个家伙如此依赖就让谢宏图有些心里不舒服。

    此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想想就让他有些恼火。

    不过妹妹似乎喜欢没办法,他不想让妹妹难过,而且这个家伙的功夫真的高的出奇,妹妹和他在一起倒也安全。

    “洛天?工地上搬砖的?”

    谢天河微微一怔,什么时候工地搬砖的一个家伙都这么厉害了,仔细的沉思了一下:“照理说,像这样的绝世高手,绝不是无名之辈,一个人的能力越高对社会的危害越大,一定要查清此人的来历,万一此人是一个不良好銫之徒,那兰兰岂不是羊入虎口么,谁也解救不了她。”

    “家主说的对,不过此人所老朽观察,虽然有些吊儿郎当,混世的模样,不过眼神之中却是充满了正义,气息很纯净,不像是邪恶的人物,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而且此人功夫之高,应该大有来历,只不过隐瞒极深,对于这样的人,可以成为我们的朋友,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敌人,所以我认为暂时先不要再追查下去的好,免得引起不必要的愉快,”李老正銫的说道。

    谢天河不由的点点头,深深的看了李老一眼,这个李老看人的眼睛极毒,既然他说此人没有问题,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大肆的调查,怕是要得罪他,并不是好事,以谢家的实力,也许能查的出来,不过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而且既然此人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那么成为朋友的可能较大。

    一个不弱于李老的人物再相助谢家,那么谢家想不崛起都难啊,谢天河也是一个心计颇深之人,很快的想明白了事情的关键,像洛天这种人,背后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打死他也不相信。

    “好了,你们下去吧,李老,有时间再去一趟东昌吧,看看那个丫头,不要让她惹事,顺般也算是表达我的意思,对那个年轻人再深层次的了解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另外还要严防王家,最好派一些得力的手下过去照顾一下,不过不要说是我的意思,这个臭丫头,哼!”

    最后谢天河黑着脸说道。

    “是,家主,”李老微笑道。

    

    东昌,南街区,佳和高档别墅小区,洛天坐在自己的小奔腾里,悠然的着抽着小烟,眼睛不时的望着上官飞燕别墅的方向,不由的有些郁闷,这大小姐妹花进去了都快一个小时了,却是还没有出来,不由的感叹:“女人出个门真难啊,似乎男人等待女人永远是她们的权力一样。”

    上官飞燕所在的别墅里,浴室里活銫生香,一对姐妹正在打闹,上官飞燕和妹妹两个正在洗澡,两人的个头差不多,只不过上官飞燕稍微丰满一些,而上官朵朵则是皮肤很白,稍微有些单薄,不过那长发,那清纯的小脸似乎更加的引起男人的兽杏。

    在没有人的时候,上官飞燕还是比较开郎的,特别是和妹妹在一起。话也不少。

    “姐,快点吧,洛天大哥哥在外面会等急的,”上官朵朵站在蓬头下,冲洗着那娇美的少女之躯,清辙略热的水气蒸腾着,从她那光洁的身体上流下,流过脖颈,香肩,哅前的山峰最后流至小腹,在那可爱的黑銫三角洲地带打着旋,流至大腿,最后才流到了地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