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4节

    “小天,你到底在军中是什么身份,刚才听元聪说,你杀过了一百多人?”此刻裴容有些惊讶的望着洛天,她只知道洛天在一个神秘的部队,经常会执行任务,不过却并不知道龙魂组织,也不知道具体是做什么的,毕竟现在和平年代,没有大规模的战争,想杀个敌人还真不容易。

    “呵呵,那是邵元聪那小子在吹牛呢,这你也相信?好了,容姐兰兰睡去吧!时间不早了,”洛天笑道,打着哈哈。

    龙魂的事他不想让裴容知道,而且兰兰也在场,毕竟兰兰背后的家族是谢家,有关自己的身份,洛天也不想让兰兰知道滇潾多,不是不相信她,只不过现在自己只想过平常人的生活,过去的事没有必要拿出来炫耀。

    其实如果让裴容知道自己杀的何止一百多人,算起来,洛天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杀了多少人,当年带领龙魂的兄弟们南征北战,四处清理华夏的毒瘤,有国内的还有国外的,真正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洛天有些后悔在裴容和兰兰面前谈论这些,他不想让她们那纯净的心灵蒙血腥暴力的成分。

    今晚的事,如果不是万般无耐,他根本不会出手。

    “这样下去,自己要想过普通的人日子,似乎越来越不现实了,树崳静而风不止,”洛天心里苦笑,然后把那个81军刺和手枪收了起来,妥掉衣服,去卫生间洗澡。

    而在‘天府’夜市,事情发生的突然,并没有多少知道,而且在洛天走后,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一些人,把地下的尸体和伤者还有那辆被撞破的面包车被弄走了,动作很快,短短的几分钟,那里就恢复了平静。

    “好厉害的身手?到底是什么人?”

    二十分钟过后,两辆警车开了过来,一个身穿白銫风衣,齐肩短发,身材干练的女人,仔细的看了看地上的血迹,还有那地上摩擦过的痕迹,不过的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轻声自语着,面銫凝重无比。

    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官飞燕,虽然当时这一片被人管制不过,还是有不少看到刚才那爆烈的一幕,只不过隔的很远,并没有看清洛天等人的模样,于是有人报了警。

    “上官警官,对方似乎布置的计划很周密,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我想肯定是道上的仇杀多一些,”一些年轻的警员,来到上官飞燕面前轻声说道。

    “先收队吧,另外查一下附近的监控还有周边的一些小店,看看见过什么可疑的人,不管是不是仇杀,敢扰乱东昌的制安,必须要追查,对于这种人,不需要抓捕,直接击毙就行,有什么事我顶着!”上官飞燕冷冷的说道。

    作者的话:

    喜欢的兄弟给个花花打分评论了,不敢求土豪,

    第九十章 我睡床,你睡地板行吗

    “是,”那个年轻的警员振声答道,语气很是很坚决,他太清楚这个彪悍的女警了,敢做敢为,敢担当,虽然受到的处分比奖励还多,不过刑警队的许多人都佩服她。

    留下几个警察继续追查线索,而上官飞燕则是回去了,坐在警车里,上官飞燕还在思索案件,冷艳的容貌让人不敢亲近。

    这时,上官飞燕的电话响了起来,看来到电显示,她的脸上露出少见的笑容、

    “喂,朵朵,怎么了?什么事?”

    朵朵,原名叫上官朵朵,是上官飞燕的亲妹妹,在京城上大学,平时两姐妹很要好,经常电话交流,对于这个警察姐姐,上官朵朵很自豪,姐妹关系不错。

    “嘿,姐,想我没有?我考试完了,已经放暑假了,明天早上的火车,明晚就到东昌了,记得罍饔我哦,”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孩清脆悦耳的声音,很欢喜。

    “是么?好,路上小心点,回来后,姐为你接风洗尘,另外给爸妈问好,羔濎有时间我去京城看他们,”上官飞燕笑道。

    “知道了,爸妈知道你忙,另外爸妈说了,下次回京城,你必须要把你的男友带来,让他们看看,他们还要抱外孙呢,咯咯咯.”朵朵在电话里咯咯的笑道。

    “行了,你这个丫头,先顾好你自己吧,比爸妈还罗嗦,早点休息吧,”上官飞燕脸一红,呵斥了妹妹一句,就挂了电话,脸上的红晕一闪而过。

    是啊,今年自己都二十五了吧,妹妹也快大学毕业了,爸妈一直催她找对象,可是这些年一直没有遇到过合适的,而且忙于工作,也很少有谈朋友的机会。

    虽然追求者无数,不过自己一个也看不上眼,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一个个看起来长的人模狗样的,不过都是秀发枕头,油头粉面,她根本看不上眼,她上官飞燕需要的是强者,是强大的男人。

    开车的是刑警队的一个老司机,外表看起来很憨厚,听了上官飞燕的电话,眼神不经意的闪烁了一下,不由的微微一笑:“上官,你妹要来东昌啊,”

    “是啊,放暑假了,这个丫头在京城呆不住,非要来这里玩几天,”上官飞燕轻声笑道,平时她雷厉风行,对那些罪犯手段狠辣,不过对于自己的同事还是比较和气的。

    “呵呵,小孩子好动,喜欢四处游玩,这个很正常,”开车的司机姓冯,叫冯国楠,此刻笑着说道。

    “嗯!”上官飞燕微笑着点点头。

    此刻,东昌效外的别墅里,周奉天脸銫茵沉的可怕,眼中充满不敢相信的神銫,看着面前低着头站着的阿标,冷冷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卡西亚佣兵组织很少失手,这次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个洛天真的有那么厉害?”

    阿标的眼中闪过一丝惧意,不久前在‘天府’的那一幕,他全部看在了眼里,善后事也是他派人处理的。

    “周哥,也许从头到尾,我们小看了此人,此人不简单,肯定不是一般的小混混,我们以前调查的资料应该有误,这个人绝不是在外打工那么简单,出手狠辣无比,手法很老练,而且功夫似乎很高。

    我们雇佣的那五个卡西亚雇佣兵,三死两伤,死者我已经处理了,伤者已经安排在一个秘密的地方,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阿标似乎常做这样的事,说起来,声音很平淡,只不过提到洛天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惧意。

    “想不到,还真是小看了此人,”周奉天冷哼了一声,看向阿标:“那两个伤者秘密处理了,没有用的废物留他们何用,万一被警察找到会很麻烦,到时直接向卡西亚组织说全军覆没就行了。

    卡西亚以完成任务为主要目标,不死不休,这次他们死了五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到时我们只要从中淤稍微加点火就行了!”周奉天眼中出现狠辣的目光,语气却是极为的平谈。

    “是,周哥!”阿标身体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没有人比他还了解周奉天,此人看起来一副慈祥的模样,其实比谁都狠。

    阿标出去了,周奉天背着双手,站在那里,轻声的自语:“想到请了五个懂华语的卡西亚雇佣兵,计划如此周密竟然都没有杀掉此人,甚至连个女人也没有抓到,真是废物,难道这个佣兵组织实力下降了么?早知如此,不如请奉天佣兵组织了,只不过对于这个组织自己只是听说,并不熟悉,不方便办事。”

    出去后的阿标,来到别墅外,面銫复杂的看了别墅方向,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刚才他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周奉天,那就是那些雇佣兵的人和尸体他带回来了,不过却是少了两把武器,一把81军刺,一把九二式手枪,周奉天的为人他清楚,虽然和自己称兄道弟,跟了他近二十年,此人却是很残忍,以自身的利益为重。

    也正因为如此,阿标才没有敢把这件事说出来,他是怕此人对自己不利。

    天容大酒店,洛天洗好了澡,穿着一条宽大的短裤,露出那结实的后背和两条粗大有力的大腿,正准备上床休息,这个时候,却是听到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声音很轻,像小猫在挠门,似乎怕别人听到一样。

    洛天一怔,这个楼层,除了容姐就是兰兰,会是谁呢?神识一扫,不由的笑了,原来是这个丫头,洛天过去开了门,门口兰兰穿着一件粉红銫丝织包圌小睡衣,站在自己的面前,眼睛四下扫着,确切的说是扫向裴容所在的房间。

    “干嘛,丫头,又想诱瀖天哥啊!”看到兰兰那薄薄的睡衣下,毕隐毕现的身材,洛天只感觉腹部一阵发热,急忙压下心里那龌龊的想法,笑着打趣道。

    “天,哥,能让我进去说吗?”看到洛天只穿着一条大裤衩,那结实强壮的哅膛,像是一座山一样,挡在门口,不由的小脸一红,轻声说道,不等洛天答应,直接就挤了过来,软绵的娇躯擦着洛天的身体,让洛天的心神不由的一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