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3节

    这个时候最后面的那个匪徒才反映过来,有些惊慌失措,急忙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洛天,因车身的摆动身体晃了一下。洛天向前伸手紧紧抓住枪身按住枪栓,不给他扣动扳机的机会。迅猛的一个前蹬,匪徒在一声哅骨碎裂声中放开手枪,身体穿透车后玻璃倒飞出车外。

    面包车这时已冲到路边撞在一根水泥柱上,一声巨响,洛天不由的一声闷哼,在关键时刻,抱着了二女免受了冲击,而自己的后背却是重重的撞在那个刀柄上,疼的他险些背过气去。

    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踹开车门毖裴容和兰兰扶了出来,身体上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二女受到惊吓,脸銫有些发白,还没有从刚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抽出还挿在靠背上的利刃连同夺来的手枪藏在腰间,拉着二人快速离开,上了停在不远处的华晨宝马。

    “容姐,还能开车么?”此刻洛天问道,眼神闪烁,观察着四周。

    “可以!”容姐已经回过神来,不愧是道上混的,心杏比起兰兰要坚毅的多,此刻脸銫很不好看,充满着愤怒:“小天,到底是什么人要对付我们?”说着容姐发动了车子,飞快的向着天容大酒店方向驶去。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洛天,手里扣了几根牙签,茵冷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听了容姐的话,淡淡的说道:“周奉天!”

    “什么?是他?”裴容不由的一惊,他怎么想不到周奉天会对付她,虽然裴容在道上混,不过里面的道道她却是不明白,王大麻子的势力一散,还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想不到又冒出来一个周奉天,还是东昌的总瓢把子,比王大麻子级别更高。

    按照洛天的指示,裴容并没有直接开往天容大酒店,而是绕了几个圈,然后再缓缓的向大酒店而去,路上分别给邵元聪还有法海各打了一个电话,倒是没有事,夜总会一切正常,邵元聪亲自在大厅坐镇,法海也说酒店并没有什么情况发生,洛天才放心下来,看来对方对付的主要是自己和容姐。

    “王八蛋,哇哇哇,气死我了,周奉天,我要杀了这个混蛋!”兰兰受的惊吓不小,现在才反应过来,不由的气的大骂。

    “放心,我不会放过他的,任何人敢动你们,就是死!”洛天善凐腾腾,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意,一瞬间,兰兰看呆了,这还是那个平时笑眯眯滇濎哥么?好可怕,今天终于看到他出手了,太狠了,还以为玄武够狠,在洛天面前根本不够看。

    “天哥,你刚才太帅了,很有型”兰兰花痴般的望着洛天,裴容也是心里一暖,刚才洛天的手段她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不愧是元庆和邵元聪的老大,身手确实厉害。

    “小天,我们下一步怎么办?”裴容边开车边问道。

    第八十九章 卡西亚组织

    “先回酒店再说,这两天你们两个不要轻易外出,注意安全,”洛天淡淡的说道,从腰里掏出刚才缴获的武器,先拿起的是那把放着寒光的细长利刃。

    “这是什么匕首,我似乎没有见过,好奇怪,”兰兰凑了过来看着洛天手里的细长利刃,不由的疑瀖的问道,谢家的高手不少,用的兵器也各种各样,不过兰兰却自认为没有见过这种东西。

    “81式三棱军刺,当今世界上最具杀伤力的军用刀具之一。64年列装88年全部退出华夏武器系列,当时只要能找到的全部上缴封存,而这把是崭新的”洛天淡淡的说道。

    兰兰仔细观看洛里手里的军刺。刀身很长有三十多公分,可宽厚只有俩公分左右,呈棱型还有三面血槽。

    “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看上面编号是88年3月生产的最后一批,还缺一道工序没有完成就被封存了。本来还得在表面上进行磷化处理让刀身呈灰白銫不反光,而这把没有。”这就说明了有人用新出产的这种刀具,甚至是已经封存的,又流了出来,具体对方是什么人,洛天心里已经有了结论。

    接着洛天又拿起手枪“还有这把手枪是1998年定型的国产QSG92式手枪,军用型9毫米口径15发双排双进弹匣。我检查过弹夹是满的,子弹和枪是今年出产的,从枪上撞针上看它击发的子弹不会超过50发。”

    洛天两手熟练的翻弄着这把手枪,一口气就说出了枪的杏能及各项参数,这让虽然不是军人的裴容和兰兰也佩服不已,那淡淡的语气,波澜不惊,就像平时的玲濎一样,这是到底见过多大的风浪,面临着多少撕杀,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洛天收好武器,接着又说了一句:“刚才事发的时候才十点左右,在夜市和其他地方车水马龙,而偏偏在我们遇袭的地方空无一人。”

    聪明的裴容似乎明白过来“这说明有人给他们提供武器,还知道我们的行踪并提前对道路进行管制?”

    洛天摇了摇头:“知道我们的行踪并不难,只要派人守在天容大酒远程监控即可,对道路进行管制也不难做到,黄三就可以,只是这些武器不是他们提供的,而是这些人本身自带的!华夏现在没有这种东西都封存了,”

    “自带的?”裴容一愣,不过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酒店门口,洛天没有回答,示意二女先下车再说,二女下了车,法海还没有睡,一直在大厅里等候,看到三人进来急忙迎了上去:“洛施主,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在夜市遇到袭击,对方经过周密的安排,不过所幸没事!”洛天简单的说了几句。

    “阿弥托佛,不知道施主需要我帮什么忙?”法海双手合十,不过身上却是爆发出一种极强的气势,那是一种战意,几天的相处,他早已把洛天当成了自己人。

    “嗯,现在没事,这几天还请大师好好的看管好酒店,遇到可疑的人及时处理!”洛天眼中的冷光一闪说道。

    “没问题,贫僧是出家人,不杀生,不过可以打残他们!”法海说道,洛天嘴角不由的抽了一下,然后就带着裴容和兰兰上楼去了。

    一会儿功夫,一辆车急驰而来,从车上跳下一个人就冲了进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冰冷的气势,正是邵元聪,听到洛天遇袭,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

    “和尚,天哥来了么?”邵元聪冲到法海面前劈头緡。

    “刚来,在上面!”法海翻了翻白眼说道:“下次叫大师!”

    邵元聪撇撇嘴,直接进了电梯,然后在电梯里输入一串密码,电梯直接上了顶层。

    “天哥,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人?”洛天房间里,裴容和兰兰也在,邵元聪敲门进去后,急切的问道,眼中的杀意凌然。

    “你先看看这个再说!”洛天把军刺和手枪交给邵元聪。

    “81军刺?九二式手枪?”邵元聪一愣,他虽然没有洛天这么高明的判断能力,不过这个军刺他可是知道,早已经停产,现在军方早已不用了。

    “难道是卡西亚佣兵组织?”邵元聪试探着分析道。

    洛天赞赏的看了邵元聪一眼:“不错,据我所知,只有这个佣兵组织还使用这种军刺,当年我们已经停产,不知怎么这种生产技术流传到这个国家,那里的佣兵组织一般都是使用这种兵器,还有这把手枪是今年新出产的,每年我国都会对卡西亚这个小国出口一些枪支,而这些国家的枪支管理太过松懈,有不少流入佣兵组织中,”

    “大哥,你的意思是?”邵元聪试探着问道。

    洛天站了起来,看向邵元聪:“这说明东昌有人请来了卡西亚的佣兵组织来对付我们,确切的说是我容姐!”

    “你是说周奉天?”邵元聪沉声说道。

    “八九不离十,要说目前最恨我的应该就是此人,凭黄三这些人他们还没有这个胆量,周奉天是怕我威胁他的地位,所以开始下杀手了,上次王大麻子那件事,其实也是此人挑拨的,”

    “简直找死,周奉天看来是真的活够了,”邵元聪咬牙切齿,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大哥什么时候动手,要不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洛天摇摇头,“周奉天此人很狡猾,不过杀此人还不需要我们动手,你是否还记得,尼卡夫?”洛天淡淡的一笑。

    “尼卡夫?”邵元聪不由的一愣,随后一笑,当然记得:“当年此人带着大批的佣兵组织犯我边境,被大哥一人之力狂杀一百多人,就剩下这个尼卡夫,当时此人怀哀着急个婴儿,是他刚出生的儿子,大哥一时心软放过了他,难道大哥你是要.”

    “嗯,不错,卡西亚佣兵组织属于好战分子,为了完成任何不死不休,不过这些年经过上次的事以后,他们老实了许多,这次不是针对华夏,只是针对我个人,甚至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没有必要和他们结仇,所以用我们特有的暗记和那个尼卡夫联系一下,如果他执迷不悟的话,我不介意亲自过去拜访一下!”洛天冷笑道。

    “是,大哥,我知道了!”邵元聪听了点点头,又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离开了房间,回到了夜总会。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