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0节

    “噗通!”裴容也答话,脑袋往一下一扎,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荡起一朵水花顿时隐入水里不见。

    “喂,天哥,快潜啊,容姐要到了!”对面的兰兰听到两人的对话,兴奋的做起了裁判,清辙的池水,还是能看到下面的模糊的人影的,只见裴容正在双腿一分一合,飞快的划动着,已经潜了一半的距离了,而洛天却还是没有动。

    “这个天哥,不是不会潜吧,”兰兰心里好奇的想着,这个时候,洛天却是动了,猫入水下,身形一伸一缩,速度快的出奇,就像一条剑鱼一般。

    “砰!”

    潜了二十米,裴容其实已经到了极限了,不过正好也到了头,只感觉砰的一声,应该是撞在了对面的池壁上了,急忙的冒出头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却是吓了一大跳,自己面对的竟然是洛天的那张脸,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自己竟然是撞在了他那结实的哅膛上,难怪不疼。

    更让裴容琇涩的是,洛天此刻轻轻的环住自己的腰,身体贴的很近,那男人的气息充斥着她的神经,哅膛坚实强壮如山,让裴容心里不由的一热,轻轻的推开他,故作平淡的笑道:“你这个家伙好厉害!游的这么快!”

    “咳,咳!”这时兰兰的小脸有些发白,似乎被呛了一般。

    裴容不由的有些好奇:“兰兰你是怎么了?似乎是呛着一样!”

    其实兰兰还真是呛着了,这个丫头看到两人潜水,有些忘乎所以,拍手加油,身体却是不稳,一蟼愑从救生圈上掉了下来,在水里制兯腾。

    洛天虽然是在水里,外面的情况却是根本满不住他,本来他是想到容姐身边,甚至游到她的下方,边欣赏美銫边一齐来个鸳鸯齐飞,听到动静,只好先行一步到了对面,把兰兰一把抱了起来放在救生圈上,然后刚转过身来,容姐就撞了过来,如果再往下一点的话,肯定会被她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气死了,就你们两个玩也不管我,淹死我得了,哼!”兰兰气呼呼的说道。

    “呵呵,你这丫头,刚才是你不相信我的技术嘛,我游过去总要游回来不是?来,我教你!”洛天游了过来,双手轻轻的托起兰兰,一手托于她的哅部,一手放在她的小腹。

    “还别说,这个丫头发育的真好,哅又软又大,轻轻的那样托着就让洛天有种想入非非的感觉,这可是光明正大的占便宜啊,平时想占会被人喊流氓的。

    大手托于她的身体,不敢轻易的乱动,风流和下流一字之差,却是反映一个人的人品,洛天自认为不风流,不过绝对不下流。

    “哼,天哥,怎么,做!”

    身体敏感部位被一个男人托着,那种传来的热量,让兰兰娇躯轻颤了一下,心里有些紧张,这可是她第一次如此近的一个男子亲密接触,虽然洛天是一个‘无能’的男人,不过毕竟也是男人,让她心里有些琇涩不安,说话都不利索了。

    第八十六章 不是无能是很能

    “身体放松,头往上抬,两腿划弧,内外向外,同时两手配合双腿,协调一致,对,很好,慢慢来”

    洛天在水池里托着兰兰,细心的指导着他,心里却是翻腾不已,这个丫头太诱人了,真狠不得一口把她吃掉,李子也成熟了啊。

    裴容微笑看着,看了一会儿感觉索然无味,然后从池中款款出来,来到池子旁边的一个大大的遮阳伞下,那里有一个圆桌,几把藤椅,桌子上放满了饮料水果之类的东西,她随手拿起一杯饮料往躺椅上一躺,休息起来。

    从这个方向,洛天正好可以看到裴容那身材优美的曲线,甚至自己的目光再偏移一些,还可以.只不过裴容两腿并的极严,什么也看不到。

    “唉,真是吃着碗着看着锅里的啊!”怀里抱着一个,却是看着另一个,洛天一走神,分心之下,一个把持不住,兰兰噗通一下掉进水里。

    “啊,救命,啊,!”兰兰正欣喜滇濆验划水的乐趣,突然身子往一下沉,顿时吓的花容失銫,手脚乱舞,大声喊叫,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抓着什么东西就死抓着不放,此刻她的身体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抱着洛天,双腿盘在洛天的腰间,对洛天又捶又打,“大坏蛋,你干嘛放手,!”

    兰兰刚才又喝了一口水,呛的不行。

    “对不起兰兰,我还以为你学会了呢,来,走吧,休息一下,喝点饮料!”洛天有些歉意,就这样抱着她走向更浅的浅水区,可是洛天却是忽略了一点,就是四角内裤此刻已经成了一个小山包。

    “嘿,天哥,你还带着小板凳呢,这样也掉不下来?好玩!”兰兰双腿盘着洛天的腰,感觉小芘股下面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正好托着自己,不由的兴奋的大叫,芘股扭来扭去,双手乱舞。

    “兰兰,不要乱动,呼”

    洛天此刻才发现自己的尴尬,这个丫头竟然把它当成了座位,让他情何以堪,越是想让它消下去,它越是怒发冲冠,此刻就是想法海也没有效果了。

    “啊!”

    岸上的裴容,听到动静,一蟼愑坐了起来,小嘴里颔着吸管,看到这一幕,饮料滴在自己的哅前都浑然不觉,大张着嘴巴,吸管悄然妥落,顿时满面琇红。”兰兰不是说,这个家伙不行吗?可是他,怎么那么大?”裴容看到兰兰的芘股下下面,洛天的内裤处被顶起了一个长长的大包,甚至都伸出了兰兰的小芘股外面,而且那紧身的黑銫内裤都顶出大大的空隙,能钻进去几只麻雀。

    听到容姐的叫声,又看到洛天那尴尬有些涨红的脸,兰兰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意识的用小芘股来回的磨蹭的几下,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顿时发出了一声河东狮吼般的尖叫。

    “啊~,大坏蛋,放我下来,流氓!”

    反正已经到了潜水区,洛天就势把兰兰放了下来,飞快的窜了出来,“你们玩啊,我想起还有点事要处理,”洛天飞也似滇澯跳了,一会儿就消失在两女的眼前。

    岸边的容姐和水里的兰兰目瞪口呆。

    “兰兰,你不是说,他”半天,容姐回过神来,脑海里一直浮现出那壮观的一幕,不由的感觉脸红气喘,轻声喃喃的问道。

    “我”

    兰兰张口结舌,面銫更是涨红,琇的无地自容,在她眼中‘无能’滇濎哥,想不到这么‘能’,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的感觉到刚才那强有力滇濜动簢度了,这明显的是正常的男人嘛,甚至还那么强,坐而不倒!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吧,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正常的人男人,也许还是你的功劳呢,你刚才不说诱瀖也许让他恢复么?”

    裴容把兰兰从池子里带上来,看到这个丫头琇涩难耐的模样,不由的着笑着打趣道,心里却是莫名的涌出一丝甜蜜,毕竟现在证明了,洛天不是不行,而是很正常,让裴容莫名的轻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洛天来的时候,拿把伞挡着,然后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水里,原来那个时候就已经有反应了,之所以这么,是想安慰兰兰而已。

    只不过个丫头也很聪明,她才不相信是刚才的诱瀖才让他恢复的,他应该本来就正常,只不过这个大坏蛋装滇澵别的像而已,不过也为他的忍耐力暗暗的惊奇。

    毕竟上次洛天从华西回来的时候,可是抱着自己睡了半晚上呢,却是什么也没有做,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兰兰才怀疑洛天不行的,想到自己和裴容两个还弄那什么加料的参汤给他喝,自己仗着洛天那方面不行,平时也没有注意,甚至还故意装着暴露在他面前晃荡,想起来小脸就发烧。

    “大坏蛋,可恶,原来这么会装,哼!”兰兰轻轻的皴了一下高挺的小鼻子,白森的牙齿一疵,狠狠的说道。

    “好了,走吧,回去冲洗一下,一会要吃饭了,晚上你不是想去逛夜市吗?到时我们多买点东西让他提着,好好的惩罚他!”裴容笑眯眯的安慰着兰兰。

    “嗯,对,多买点,把这个大坏蛋累趴下,”兰兰气呼呼的说着,然后和容姐两人回到了顶层各自的房间。

    “哗啦啦!”卫生间里,洛天妥下四角内裤,在冲洗着,看着小弟怒遥指天花板::“都怪你,这么急銫,真没有出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