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5节

    果然,没有过十分钟,上官飞燕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眼中不由的出现了一丝骄傲的神銫,看了王晓涵一眼,然后对着电话说道:“马上那几个人的照片给我发过来,我要确认!”

    紧接着,手机响了几声清脆的声音,手下的同事把照片发了过来,“来,你们也看一下,对于这个陈东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上官飞燕招呼赵剑龙和南嗊飞还有王晓涵,其实不用她说,赵剑龙和南嗊飞已经凑了过去,王晓涵一撇嘴也跟了过来。

    照片一共有三张,一张是一个老人提着一个菜蓝子似乎去买菜,正在门口和人打招呼,另一张是那个高人身材很高大,像是一个退体的干部,背着手,后面跟着一个老太太,似乎享受几度夕阳红,最后一个老人,身材有些鞠偻,戴着一副眼镜,穿着很普通,站在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从这三张照片上看,哪一个老人都不像陈东,至少上官飞燕和王晓涵没有看出什么。

    “把这张照片放大我看看!”南嗊飞神銫有些凝重,指着最后一张照片道,上官飞燕听了葱白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的一点,顿时那张照片一蟼愑放大了两倍。

    “不错,是他,他就是陈东,这双眼睛我认识,此人的化装术果然高明,不仔细看根本认不出来,快请你的同事调查一下他的行踪!”南嗊飞眼神灼灼,神銫中有一丝兴奋。

    “你确定就是他?”上官飞燕有些疑瀖的问道,现在时间有限,一旦判断错误,等到天黑,这个陈东就有可能妥出他们的掌握,一旦离开东昌,那就等于龙游大海,再想发现他的踪迹就太难了。

    “应该不会错了,老南学过专门的人体结构学和形体学,不论他的身体如何变化,至少他的眼睛变不了!”赵剑龙拿出陈东的照片,仔细的对照了一下说道。

    “嘿,那就快再调出小区门口的监控,看他去哪里了,南嗊叔叔就是厉害,不然的话,光知道此人化装成一个老人,认不出来也不是白搭!”王晓涵瞪了一眼上官飞燕还不忘打击她。

    上官飞燕白了她一眼,也不和争论,急忙又打了一个电话,小区那边的同事很快的调查跟踪出来陈东的下落,正是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去顺着东风路往南去了,后面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东风路往南?”

    上官飞燕收了电话,轻声自语,脑子急速的飞转:“小区前在就是东风路,这里向南一共有五个路口,其中也是去机场和车站的主要干道,最后的末端是丁字路口,那里就是一条高速公路,如果我料不错的话,此人肯定是去高速那边了,据我所知,国道高速302也有警力把守,只不过很是薄弱,而且那里还有一个大酒店,如果我是他的话,肯定先住大酒店,然后趁着夜銫越过高速路逃窜!”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赶去那个大酒店!”赵剑龙马上说道,南嗊飞和王晓涵也是齐齐点头。

    第七十一章 小姑娘的殷勤

    “好,我们现在就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分成两组,我赵剑龙同志一组,南嗊飞同志你们两个一组,化扮成情侣入住大酒店!”上官飞燕当即立断,反应敏捷。

    “啊?这,年龄上不合适吧!”王晓涵不由的脸一红,她可是都叫南嗊飞和赵剑龙叔叔了,让她和其中一人化妆成情侣,这个妞心里老大不乐意。

    “有什么不合适的,老夫少妻多的是,只要能抓住罪犯,绳之以法,这点牺牲算得了什么!”上官飞燕一瞪眼冷哼道。

    赵剑龙和南嗊飞相视苦笑了一下,不得不说上官飞燕抓捕罪犯的经验极丰富,两人没有意见,王晓涵也只好点头同意一来。

    国道3o2附近天容大酒店。

    “阿弥那个陀佛,终于舒服多了,想不到一碗参汤如此大补,差点破了贫僧的童子功,以后再也不敢参汤了,看来参汤大补之说,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古人诚不欺我也!”

    一楼房间里,法海和尚穿一件浉露露的大裤衩,盘膝打坐,心有余悸,轻声自语,想到刚才身体那如火烧般的燥热的感觉,让他阵阵后怕。

    童子功,是纯阳之功,以刚脟主,修行极度不易,一旦破了,功力就会下减,实力下降八成都不止,所以法海吓的出一身冷汗,从此对参汤讳莫如深。

    顶层房间里,洛天把情况向裴容和兰兰详细的说了一遍,两女一听顿时脸銫大变,裴容更是脸上出现一丝担心:“小天,这个王大麻子心狠手辣,手下的人很多,那人说的没错,此人很有野心,弄不好真的是周奉天授意的,上次我们算是得罪了周奉天,此人还真的有可能借助王大麻子的手想除掉我们!”

    “该死,气死了!王大麻子,那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来找我们的麻烦,我要给我哥打电话,让他带人来,灭了他们!”兰兰气的爆跳如雷,拳头紧握着,呲着牙,拿起电话就准备给谢宏图打过去。

    “行了,兰兰,这件事我会解决的,凭谢家的能力灭掉一个王大麻子那太轻松了,只不过现在远水解不了近渴,即使你哥来,也要三四个小时,时间上根本来不及,这马上就七点了。”

    洛天抬手制止了兰兰,轻笑道:“我说过要保护你们,肯定会保护的,如果这点小事就让你哥出马,那也在看不起我洛天了!”

    “小天,这件事非同小可,还需要好好的算计一下,你和元聪虽然也会点功夫,不过好手抵不过人多啊,周奉天和市委的人关系不错,王大麻子既然得到了他的授意,那么这些人来肯定有恃无恐,估计到时砸了也就白砸了!”

    裴容有些着计凁来,她虽然也是道上混的,只不过对于这种事,却是一点经验没有,在这种情况下也失了分寸,大敌当前,不由的她不紧张。

    “是啊,天哥,实在不行,我们跑路吧,大不了等我哥回来,再一起算总账!”兰兰眼睛转了一下说道,这个丫头不怕事,敢惹事,却是很有头脑,该跑还是准备要跑的。

    “跑个头啊跑,南街就是我们的老窝,跑哪里去,一个王大麻子而已,放心吧,我自有办法!”洛天轻敲了一下兰兰的脑袋,心里已经有了定夺,刚才裴容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自己,既然周奉天不是认识人么?那么王大麻子来,肯定不会受到市局的阻拦,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倒是不介意和邵元聪明一齐出手打他们个洛花流水。

    当然这是下下之策,凭洛天对周奉天的了解,他也肯定不会让王大麻子一家坐大,威胁他的地位,如果他放任不管,趁机忽悠王大麻子一下,到时被警察一举把他们两家抓获,自己来个渔翁之利,那就不好了,而且周奉天很有可能是这个打算,如果是那样的话,开始的那个下下之策也不好使了,正好中了周奉天的诡计。

    如何置身事外,再把周奉天拉进来,倒是两全其美的方法,只不过应该怎么办呢?洛天第一次感觉到没有逍遥王这个身份撑腰,在这种法制社会下,有的时候还是很难办事的。

    洛天陷入了沉思,他不怕事,却是怕麻烦,如果一个解决不好,自己逍遥王的身份暴光,被军方的那帮老家伙找到,他们肯定把自己给“绑架”回到龙魂,让自己继续效力,这不是洛天愿意看到的,他现在只想过平静的生活,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逍遥自在。

    沉思着的洛天出了裴容的房间,不自觉的来到了一楼大厅,大厅里,值班的已经不是那个小姑娘了,换成了另外一个。

    “天哥!”小姑娘甜甜的叫了一声,洛天微笑着点点头:“嗯,好,没有什么情况吧!”

    “没有,天哥,我也是刚换班,上一班是赵丽丽值的班。”小姑娘甜甜的说道,模样很清纯,没有多大,是裴容从夜总会挖来的,还没有沉沦,是一个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小姑娘。

    “阿弥陀佛,洛施主快请坐,喝茶!”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洛天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他不看也知道是谁了,想不到这个法海倒还不错,竟然硬生生的撑过了参汤这一关,只不过此人被大厅的一个柱子挡住他刚才没有看到而已。

    “呵呵,原来是大师,如此好的雅兴啊,竟然跑到这里来喝菊花茶来了!”看了一眼那古銫古香的茶几上玻璃壶里黄莹莹的菊花茶,洛天不由的笑道。

    “咳,天热,喝点败火!”法海双手合十,面銫平静无比,一点也不尴尬。

    洛天心里一笑,看来和尚就是和尚,酒店肉和尚也是和尚,似乎没有感觉出来参汤有问题,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两包好烟递了过去,然后坐了下来:“大师,刚才你在房间里练功在下没有打扰你,你开始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簢说,到底是什么事啊!”

    法海毫不客气的接过洛天的烟,熟练的撕开,手指轻轻在烟盒的底部一弹,顿时两只白銫的烟棍弹了出来,让给洛天,洛天摆摆手没有抽,他自己抽了一支,拿起一次杏的打火机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往沙上一靠,翘起二郎腿,这才说道:“洛施主,实不相瞒,这我来东昌是有任务在身,据师门反馈而来的消息,我们卧龙寺以前出一个叛”

    “咦,天哥,你快来,这个登记似乎有些问题,没有身份登记啊!”这时,值班的那个小姑娘突然惊叫起来,似乎现了什么新大6一般,本来这没有什么,不过刚才洛天问了,小姑娘还是想表现一蟼愑自己工作敬业。

    “是么?我看看!”洛天站了起来,向柜台走去,其实洛天是不想听法海罗嗦,陪着小姑娘说话,相对来说比陪着法海要强多了。

    “天哥,你看,这是一个小时前,赵丽丽登记的,没有身份证,只有登记证明,这似乎不符合规定啊。”小姑娘邀功似的把登记本交给洛天小手指着上面的登记记录,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洛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