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3节

    此人脸皮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却是不敢躲,哭丧着脸说道:“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因为在东昌,几个大佬中,就王大麻子势大,他一直想坐东昌第一总飘把子的位置,这次他和周奉天周老爷子联系了,似乎周老爷子有意让位给他,

    所以他才想表现一下,知道周老爷子对您有些不满,所以就想借助打击您来讨好周老爷子,也好建立威势,这些都是小弟有一次小心的偷偷滇濤到的,千真万确!”

    “原来是这样,”洛天心里了然,对于东昌的大佬格局划分,他有所了解,不过从他和周奉天的接触中,周奉天此人应该不可能轻易让位的,此人心计很深,他知道自己一旦下位,肯定活不长。相信这点他比谁都清楚。

    “那今晚要砸我的酒店是怎么回事?说清楚点!”洛天再次问道。

    此人咽了一口口水,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洛天手中的树枝,于是接着说道:“晚上八点左右,麻爷,哦,不,是王大麻子会带人来砸你的酒店,找你的茬,他会找借口说他们夜总会的小妹失踪了,跑到你们这里来,要搜查,到时就会乱砸一气,顺般给你一个教训。

    我也曾劝过他,说这样不好,都是道上混的,没有必要搞的之脺鳗,只不过小弟人微言轻,他根本不听我的啊,大哥,其实我家里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孩子,我”这小子现在一个劲的往脸上开始贴金,其实这本来就是他想出来的鳋主意。

    “打住!”洛天用树枝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前面的他还信,至于后面,他还劝说王大麻子?真是可笑。

    “你说你刚才上有老,下有小,没有老婆吗?”洛天似笑非笑的问道。此人一愣,“有啊!大哥,你看这是我们的全家福!”唯恐洛天不信,这小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却是不小心把身份证也带了出来。洛天只是扫了一眼照片,上面有老人有孩子,还有一个年轻的女人,说实话,还真的不错,只不过洛天没有于乎这些,只是捡起了他的身份证,轻声的念道:“南街区,三元里,晨辉小区.”

    “大,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一句假话也没有!”看到洛天捡起了他的身份证不由的脸吓弊了,自己再敢扯,他可是能找到家啊,那是自己用全部的积蓄买的房子,老婆孩子还有老妈都住在里面。

    “嗯,我相信你,记住,今天的事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就向王大麻子如实汇报我还在大酒店就行了,当然,你也可以把今天的事说出来,王大麻子应该会保护你的妻儿的!”洛天邪邪的一笑拍着这小子的脸说道。

    “不,不敢,小弟一定按天哥的要求去做,只求您不要动我的家人!”这小子一个劲的乞求,他可是见识了洛天的手段。

    王大麻子此人他太了解了,小事他能帮你扛一下,可是一旦坏了他的大事,不但自己小命不保,家人也会遭殃,夜总会的小妹,曾有几个都是王大麻子手下这些兄弟的老婆,他们得罪了王大麻子,不但莫名的消失了,而且他们的老婆被威苾利诱做了那种下贱的工作,一想到这里,此人的后背都发寒。

    第六十九章 不速之客

    废弃的厂区,那个王大麻子的心腹小弟弟一手捂着滴血的手腕,冷汗直流,可怜巴巴的望着洛天。』』

    “好了,你走吧,让住你刚才说的话!”

    他相信此人不会给王大麻子说,祸不及妻女,即使此人真告密,洛天也不会去找他家人的麻烦的,这违背他做人的原则。

    “是,是,天哥,那小弟,走了?”此人还是有些不相信,看着洛天,一步一退,恐怕洛天再给他来一树枝,刚才是挿在手腕上了,要是挿在脖子上那可就没命了。

    “等一下!”洛天突然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啊,大哥!”此人一听,吓得腿脚一软,差点又跪了下来,他以为洛天改变主意了,要杀人灭口。

    “把帽子摘掉吧!”洛天淡淡的说道。

    “哦,是,是”此人一听,仿佛一蟼愑又活了过来,一把把帽子摘了下来,“妈的,难怪这么热,出一脑子门汗,这么下凉爽了。”

    洛天摆摆手,此人顿时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窜走了。

    此人一走,洛天的脸銫顿时茵冷了下来,“周奉天,王大麻子!哼!”沉思了一下,然后转身回了酒店。

    “喂,大哥,什么事?”

    “今夜君再来”夜总会,玄武邵元聪正在陪着一个小妹聊人生,突然接到了洛天的电话,这小子一把推开小妹,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急忙问道。

    “也没有什么事,最近功夫有没有长进啊?”电话里传出洛天那淡淡的声音,不过听到邵元聪的耳朵里,像一声炸雷,顿时脸哭丧了下来:“大哥,不是说好一周后再检查么?这才过了一天啊!”

    邵元聪太知道这个大哥的意思,那种考验功夫的方法根本不是人受得了的,一想起来,他就头皮麻,即使强大如他,在洛天面前也会乖巧的像小鷄一样。

    “你这个混球慌什么,大哥看你这几天没有活动过了,晚上想让你练练手!”洛天笑着说道。

    “练练手?”邵元聪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咧嘴笑了起来,“大哥,是不是有人皮洋了,要我帮他松松筋骨?”

    也难怪邵元聪兴奋,以前跟着洛天那可是热血沸腾,征战四方啊,有打不完的架,最近还真是闲的有点蛋淡,每天不是和小妹谈人生,就是和黑王子喝酒,这其实并不是玄武要过的日子,现在终于有架打了,而且还是大哥亲自招呼的,怎么不能让玄武兴奋,浑身的骨头只感觉啪啪作响,一股战意在悄悄的升腾。

    “嗯,你这样”洛天在电话中,向玄武面授机宜。

    “嘿,是,大哥,一切都听您的,放心吧,保证不让您失望!”邵元聪哈哈大笑,这货兴奋的竟然有些手舞足蹈起来。

    这边洛天放下了电话,开始谋算起来,王大麻子派人来砸酒店他倒不怕,凭他和邵元聪两人,对方只要没有入圣境界的高手,可以说来多少,两人就能打多少,想当年,自己一个人剿灭了一个黑势力,那个势力有三百多人,被自己一夜之间挑了,血流成河,整个帮派如同人间地狱。

    到了他这种境界,杀一般的小混子太简单了,可以说挥手之间,一击必杀。

    只不过现在自己不再是逍遥王了,也离开了军营,充其量现在是一个老百姓,身上没有那种光环,倒还真不好办事,毕竟现在是法制社会,当众杀人那可是很麻烦的事,洛天不怕事,怕麻烦,而且动静到时肯定会闹的很大,具体怎么收场,还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两派斗殴,到时双双都要进局子里,即使自己认识那个贾齐北也不好办,毕竟上面还有市委政府,而且洛天可不敢保证那个贾齐北落井下石,毕竟自己掌握他的证据。

    洛天在房间里沉思着,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眼神如矩。

    这个时候,天容大酒店却是迎来了一个不之客,是一个老人,半躬着腰,戴着眼睛,头胡子花白。

    “大爷,您是要住店么?”前台的一个服务员上前陪笑着问道,并不是那个小张经理,而是另外一个服务员,看到这个老人过来,于是很有礼貌的问道,心里却是在嘀咕,“这个老人是出差么?够辛苦的,这么大年纪了还来住酒店,这万一”

    小姑娘有些担心,许多大酒店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年纪太大的人是要礼拒的,不为别的,就是说你万一一不小心死在了酒店里,那酒店可是难逃其究啊,只不过这个小姑娘素质还算不错,很有礼貌。

    这个老人抬起来看了一眼服务员,“是的,住一晚,多少钱?”老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不过却是浑厚。眼神很明亮。不经间的左右看了一眼,然后问道。

    “嗯,标准间,一晚上三百八,普通间是一百八,您是”

    “就标准间。”老人没有等小姑娘说完,然后扔柜台几百元钱,开口说道,“好的,我给您登记!大爷,请把您的身份证出示一下吧,那,放在上面刷一下!”小姑娘头也不抬头直接开口说道,手里拿着一支笔熟练的开着单子。

    “嗯,好好!”老人说着然后开始翻找口袋,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小姑娘,不好意思,我的身份证忘记带了,能否通融一下,就住一晚。”

    小姑娘的手停了下来,面銫有些为难,看到这个老人有些可怜,最近正是招揽生意的阶段,于是就自作主张的答应下来,把钥匙给了他,“二楼,2o4房间!”

    老人拿了钥匙,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