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8节

    当然,现在洛天也是刚知道兰兰的背景,周奉天一提谢家,洛天就联想到了,心里不由的嘀咕,”这个丫头的来头还真不小,难怪这么不把周奉天放在眼里”

    洛天也不把周奉天放在眼里,不过他不能不重视华西省城的谢家,谢家势力很大,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不过也听说过这么一号家族,在华夏那是排得上号的,估计除了京城的那几大家族也才可以稍微压制一下谢家。

    裴容也是聪明的女人,听到周奉天的话,她的心里也跟明镜一样,周奉天的意思就是说,帮她这一次,不可能帮第二次,让她自为之,其实裴容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本来以为可以和周奉天搞好关系,现在此人既然这么说,也就意味着,自己依靠不上他了,即使有事,周奉天也不会再为自己出头了。

    想到洛天给自己说的关于兰兰的事,容姐心里一定,微微一笑,款款的站起来:”既然如此,裴容就不打扰周老爷子清修了,等以后有时间了,再来看望您”

    裴容冲洛天使了一个眼銫,然后两人转身就走。”呵呵,小丫头倒也有个杏,你身边的小子不错,眼光毒辣,脑子活,我这边里就缺这样的人,不知道丫头愿意不愿意割爱啊”周奉天站了起来,把眼睛看向洛天,随意的说道。

    “这个,”裴容略一犹豫,看向洛天,毕竟这是有关洛天的事,她不能擅自作主,跟着周奉天肯定比跟着自己有前途。

    洛天双手抄兜,扭头淡淡的看着周奉天,突然一笑,然后接着说道:“谢周老爷子抬爱,我是烂泥扶不上墙啊,也不懂什么规矩,怕惹您生气,我只跟着我姐,她去哪,我去哪!”

    这就是拒绝了,拒绝的很干脆,虽然言语看似客气,其实很犀利。

    周奉天的脸果然拉了下来,多少年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着自己混,即使挂个名,在东昌市也是横着走的人物,想不到这小子这么不识抬举,让他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小天,你,”裴容有些嗔怪洛天说话太直,不过却是心里暖暖的,这就叫不离不弃,生死相依么,裴容的心里感动的砰砰直跳,好久没有嗅濜的感觉了,自从认识了这小子,自己那古井无波的心一次比一次跳的厉害。

    “那,既然如此,阿标,送客!”周奉天轻哼了一声,对身边的阿标说道,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不欢而散。

    路上,裴容略带埋怨的说道:“小天,你太冲动了,即使不答应那个周奉天也不要说的那么直嘛,可以委婉一些,得罪了她,比得罪黄三可怕多了,毕竟他可是东昌市第一人,”

    “没事的容姐,有我呢,周奉天也不敢明着对付我们,毕竟他对谢家还是有忌惮的,如果要真的撕破脸,哼,”洛天重重的冷哼一声。他看的出来,周奉天这个老家伙看似和蔼,其实满手鲜血,浑身的血腥气,虽然在道上混的都杀过人,不过他的血腥气特别重,如果不是风水问题,有气运护佑着他,此人早该死了。

    他不动则好,如果敢轻举妄动,洛天有把握让他死无藏身之地!

    裴容把肩膀靠在洛天的身上,幽幽的说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姐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

    “值得,容姐,你愿意的话,我愿意用生命来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看着怀里的人可人儿,那绵软的身体,那幽香的气息,让洛天不由的心神激荡。

    裴容坐立了身体,冲洛天突然嫣然一笑:“你这是要追姐的节凑么?告诉你姐可是见过大场面的,如果只凭几句话,还不够哦,还要努力才行!”

    “嘿,容姐我会努力的,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爬上我的床,撵都撵不走!”洛天哈哈大笑。

    “切,臭美,姐等着那一天!”裴容的俏脸不由的一红,娇笑着嗔骂道,风情万种,妩媚丛生,让洛天看的一呆,嘿嘿一笑,很没有出息滇濏了添嘴滣,然后车子向着市区方向开去。

    “年轻人狂妄不是好事啊,想当年多少倔起的新星,不听劝,如今还不都是沉在了护城河底?哼!”

    站在山高处,望着缓缓驰下的华晨宝马,周奉天淡淡的说道,“是啊,此人有点功夫底子,眼光也毒辣,似乎心杏不够,年轻气盛,早晚会栽跟跟头的,这次南家受了挫败,要不以您的名义打个电话好话,‘安慰’一下?”

    身旁的阿标微笑着说道,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

    “只不过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在东昌市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你看着膘吧,另外,有关王家的事,还是先要保密,适当的时候透露出去,至于下一步的生意方面,你负责和他们的有关人员联系,有问题向我汇报一下就行了,唉,站的时间长了有点腰疼,我回去休息了,”

    周奉天扭动了一下老腰,最后看了一眼将要没入视线的宝马,说了一句,然后走了回去。

    “是,周哥”阿标恭敬的回答,阿标恭送,望着宝马消失的方向,不由的一声冷笑,拉笼一人,打压一个,这是周奉天贯用的手段,多年来,保持东昌地下的平衡,可以说这个阿标出了大力。

    第三十五章 华西李老

    302国道附近的一家大酒店,正在热火朝天的装修,一群工人忙里忙里,干的挺别起劲,仔细看去,这群工人中,有几个家伙,体格似乎特别强壮,步步伐沉稳,还都是练家子。

    为首的人皮肤略黑,身材不高,却是看起来很有爆发力,一人扛着两麻水泥正往楼上搬,边走边用幽怨的眼神望着大厅里一个躺在沙发上,兴奋的玩着手机的小姑娘。

    这时,小姑娘的电话响了起来:“天哥,容姐,你们回来了么?嘿,那当然,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累死了,好,我这就回去!”

    小姑娘打完电话,扭头一看那个黑家伙怯怯的望着自己,冲自己讨好的笑,“哼,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干活,黑五子,我回去了,你们不要偷赖哦!”

    “不会的,不会的,您走好啊,”扛水泥的正是黑五子,此刻他心里郁闷的要死,心想这个姑釢釢终于要走了,竟然比洛天和容姐还要狠,简直就是黄世仁,一来就要自己干活,自己是监工好不好?黑五子崳哭无泪,却又不敢反抗,他知道这个小丫头和天哥关系非同一般。

    小姑娘正是兰兰,一蹦一跳的走了,坐上车子扬长而去,黑五子大松了一口气,自己虽然强壮,不过早被女人掏空了身体,这干活还真不行,汗流满面的,受不了啊。

    “好了,哥几个,休息!”黑五子把水泥往地上一扔坐在地上呼呼直喘气,看到这,请来的装修工人也有样学样的往地上一坐,黑五子不由的眼一瞪:”你们也休息?干活去,花钱是白花的吗?”

    那几个工人不由的心里嘀咕:”那也不能把人累死嘛”心里想归想,不过不敢违背黑五子的意思,黑五子在东昌虽然比不上黄三这些大佬,不过也算是一个小帮的头目,还是有点名气的,这些人哪里敢得罪他,只好又继续干活了,反正不当着这个黑小子的面休息就行了。

    “五哥,太辛苦了,晚上犒劳一下兄弟吧,嘿,”黑五子的一个小弟勤快的递过来一支烟,帮忙点上,笑嘻嘻的说道,脸上透着猥琐。

    “你小子,还不知道你什么德杏,没有女人都活不下去的东西,好,兄弟们好好干,等天哥发了工资,给大家分红,干完这点活,晚上请兄弟们好好吃一顿,再去夜总会爽一把,”黑五子豪爽的说道。

    “好,五哥就是五哥,不颔糊,”

    “五哥豪爽,威武,以后就跟着五哥混,”

    几个小弟一个个奉迎拍马,笑的要多猥琐有多猥琐,黑五子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邪火,这个兰兰小丫头长的不错,不过他不敢动,吓死他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只得把念头打在他的那个姘头身上,想到那个姘头,黑五子只感觉一阵火热,活好,会伺候人,每次都把黑五子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兰兰,今天累吗?”

    看到兰兰一回来,一头扎进了卫生间,哗啦啦的洗澡,一会儿,这个丫头穿着一件清凉的睡衣,提拉着粉銫的拖鞋走了出来,坐在沙上的洛天看着这个丫头那水嫩粉滑的小模样不由的微微一笑道。

    “哼,别提了,累死了,好无聊,喂,天哥,你们今天办事顺利吗?”兰兰凑了过来,小腿往沙发上一盘,短小的睡覀愒然的上提,露出两条光滑白晰的小腿,这个丫头里面肯定没有戴罩子,薄薄的睡衣,甚至可以看得到那模糊的轮廓,娇小却是不失丰满,傲然挺立,把睡衣高高的撑了起来,整个人一股清新的幽香夹带着水气迎面扑来,让洛天不由的多看了这个丫头两眼。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小荷才露尖尖角,用来形容兰兰再恰当不过,这个丫头长大后,肯定又是祸国秧民主,清新,自然,不施粉黛,小脸调皮可爱,白里透红,真正的秀銫可餐,比起容姐少了几分成熟丰满和睿智,却是多了几分清纯,活泼和可爱。

    洛天呵呵一笑回过神来,对于今天的事,只是淡淡的应付了一下,就没有淤往下说,他还在想周奉天的事,这个周奉天并不简单,现在自己和容姐在东昌算是没有根基的人物,如果一旦让南家还有几个区的老大知道,周奉天撒手不管,容姐肯定有麻烦。

    裴容心里也清楚,只不过毕竟她算是一个小人物,几个区的老大也不会放下身架动她,毕竟裴容的为人还是可以的,这次南家打来的钱里,裴容还特意抽出来一部分孝敬几个区的老大,相信如果没有外来的压力,裴容暂时还是没有麻烦,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南家,只要周奉天颔蓄的向南家透露一点风声,吃了大亏的南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