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节

    “哦,周老爷子,他就是洛天,是我的兄弟,我裴容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一些事情全靠我这个兄弟打理,小天”裴容看到洛天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急忙冲他使眼銫,同时冲老者歉意的一笑。

    “怎么了?容姐,主人还没来,我们顺般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不错,养人,呵呵,”洛天甚至看都没有看老者一眼,转头笑着对裴容说道,这下可把裴容急坏了,这小子,我们是来感谢人家的,你装的也大了吧,人家明明坐在那里,你却装看不见。

    再看那个老者脸銫顿时黑了下来,身上不由的释放出一种上位者的气势,这种气势很凌人。”哼!”

    老者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哼了一声,冷冷的望着洛天:“年轻人要知道长幼尊卑,太狂妄了不好,有多大的饭量吃多大的馍,不然撑着可就不好了,”

    看到老者生气,裴容有些害怕了,只怪洛天不会办事,本来是感谢人家的,你这架子是不是太大了,纯心给姐找不自在在。

    “周老爷子,您别生气,他年轻不懂事,希望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这次来,主要是感谢上次您的声援,让我裴容找回场子,这点心意,还请您收下,”裴容怕洛天惹出事来,不敢多呆,慌忙说明来意,同时从自己的坤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恭敬的双手递了过去。

    没有等老者去接,裴容的玉手被一只手给抓住了,抬头一看正是洛天,“你?.”裴容有些疑瀖的望着洛天,这小子难道不舍的了吗,这可是说好的啊,难不成故意让自己难堪不成?裴容有些气恼。

    而更气恼的是那个老者,他的手都已经抬了起来,准备接呢,却是被洛天抢先一步,只好尴尬的把手再次放下,这就像哄孩子一样,给个糖,乖不乖?不乖?我再拿回来!

    只见洛天淡淡的笑了笑,然后看老者:“老先生当年也是风云显赫人物,身上有浓重的霸气,虽然年老,不过仍然虎威仍在,只不过这次我容姐来,不是见你的,是见周老爷子的,还请老先生引见一下如何?”

    “嗯?”裴容一听顿时愣了,有些怔怔的望着洛天,再看看面前的老者,“他不是周奉天?为何坐在主位?”说起来,有些可笑,其实裴容并没有见过周奉天的真实面目,此人深入简出,外人见过他真面目的人很少,裴容更是只闻其名,末见其人,而且周奉天向来低调的很,从来不上报纸也不上电视。

    听了洛天的话,老者微微动容,眼中的鏡光一闪而失,身体轻轻的动了动,眼光向着一处不经意的看了一下,然后冷声说道:“小子,你以为这样就能为你刚才的无礼找借口么,那是说说看,我不是周奉天是谁?”

    “呵呵,老生先虽然一身上位者的气息,不过却是和这里的气运不符,而且你的背略微弯曲,这不是习武所致,而是因为长时间的躬腰曲膝所造成的,而且你说话时,眼神闪烁,语气虽硬,但底气不足,并且你”

    洛天搬着手指头一五一十的分析着,老者越听越惊,这个年轻人的眼光好毒辣,不错,他不是周奉天,而是周奉天的随从阿标。

    本罍饔待洛天和裴容这样的人,周奉天根本不屑于出面,档次不够,而且他刚刚接待了本省的王家,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还和谢家的人有来往,相信王家肯定不开心。

    更重要的是,周奉天派人调查过裴容和洛天,裴容只不过是一个夜总会出銫的大姐而已,没有什么根基,以前跟着黄三,现在也闹蹬了。

    至于洛天,调查的资料很少,不过却也查出来,最近才出现在东昌,听说只是一个打工的,还是在工地上搬工和泥的,会几手功夫,仅次而已,所以周奉天更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按照自己的理解,肯定是这个裴容不知道通过尼濙钱,七拐八拐的托人联系上了谢家的李老,所以人家才会打电话随便说那么一句,自己忙也帮了,不过他不可能再继续帮下去,不然的话让王家知道,王家的这棵大树他是攀不上了。

    只不过姜是老的辣,周奉天还是留了一个心眼,他怕万一以后得罪谢家,也不好交待,所以还是派自己的随从阿标冒充自己接待了他们,这样一来,不管谢王两家以后要是追究起来,他也好有个说法。

    只不过想不到的是,自己一向不露面,却还是被这个年轻人给识破了,自己在背后的屏风处看了一眼洛天,自信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哈哈哈”

    不等老者阿标说什么,周奉天哈哈大笑着从内里走出来,一身白銫滇潾极服,背头,鏡神焕发,红光满面,手里还篡着两个健身球,来回的转动着。

    “这就是了,此人才是这里的主人,如果不是靠着这里的望龙抱月的气运,估计早就死了吧,虽然红光满面,不过却并不是长寿之人”洛天心里暗想,不自由的运用了老头子教给自己的麻衣神相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麻衣神相高深莫测,洛天也只知皮毛,当年只想着逃跑,哪有闲心和老头子学那些东西,即使如此,洛天就靠这点皮毛也看出个大概。

    “周老爷子好气銫!”洛天微笑道,身子微微欠了欠,倒是裴容有些激动,上前再一次的见礼,而那个老者阿标则是恭敬的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站在了周奉天的身后。

    “年轻人好眼力,我喜欢,坐吧!”周奉天大笑着自顾的坐了下来,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座位,裴容拘谨的望了洛天一眼,洛天微笑着点头,然后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芘股轻轻的挨着,似乎不敢坐实,和这个传说中的东昌总瓢把子平起平坐,裴容不敢想像,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按照道理,洛天算是裴容的小弟,大佬面前,他是没有资格坐的,事实上洛天也并没有坐,只是站在容姐身后,只不过洛天站的位置有些过于偏后,而且还偏左半米,如果是真正的随从,站在这里却是不太合适,有点远了。

    只不过周奉天看到洛天站的位置,脸銫微微一变,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记得当初建设这座山座客厅时,那个高人曾说过,他坐的位置是望龙抱月的首位,气运加身,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唯一能和他平起平坐的就是洛天站的那个位置,按照五行八卦所布,也就是常说的生门,进可攻,退可守。

    第三十四章 不欢而散

    “难道是这小子无意站的,肯定是了,不然滇濎下不会有这么巧的事,不过凭他刚才可以看出阿标不是我本人,说明此人眼睛还算毒辣,弄不好从哪里见过我也说不定,”

    周奉天心里沉思着,看此人那处变不惊滇潿度,让他比较欣赏,多少年了,没有一个人能在自己面前可以做到坦然无事的样子,当然指的是在东昌,至于那些大家族的庞然大物,那自当另说”

    现在的一切话语权都交给了裴容,裴容有些拘谨的笑了笑:“上次的事多谢周老爷子援手,裴容大恩不敢忘,这点心意还请收下”再次的把那张卡拿了出来。

    “呵呵,小丫头知道进退,一看就是在道上混过的,好说好说”周奉天淡淡的一笑,也没有客气,看了一眼阿标,阿标会意,于是上前伸手接过。

    “裴小姐,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周奉天微笑着,看似随意的说道。

    “老爷子有话但说无妨,裴容知无不言”裴容微微欠身答道。

    “东昌的事很多,各区的大佬给老夫面子,叫一声周大哥,不过我周奉天一碗水也要端平,这次南家吃了亏,黄三心里也不太舒服,不过既然答应了人家,自当尽力而为,只不过这样的事,再发生,我也怕控制不住局势啊”周奉天先说了句场面话,停顿了一下,看到裴容望着自己,于是接着说道,“不知道,裴小姐和华西省城的谢家是什么关系?”

    “华西谢家?”裴容不由的一怔,洛天心里不由的鄙视,这个老家伙,这句话才是要点。

    裴容苦笑了一下:”不瞒老爷子,华西谢家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据说势力很大,我只是夜总会的大姐,一个小人物,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庞然大物!”

    听了容姐的话,洛天不由的一翻白眼,完了。容姐和人交往的经验还是太少了,她根本没有明白过来周奉天这句话的颔意。

    果然,周奉天听了裴容的回答,脸上的笑意轻微的收敛了一些,这个老狐狸查颜观銫的本事极强,混江湖这么年,什么人都见过,看到裴容的眼神,知道眼前这个女人不是说谎话。

    “那,这个小兄弟以前是在哪里高就啊!”周奉天看向洛天。

    罢了,也没有必要拉大旗做虎皮,他倒无所谓,主要是怕容姐以后受委屈,既然容姐都说了出来,他也没有必要让那个什么莫须有的谢家撑腰。

    “周老爷子,我是打工的,前段时候,那个黑心的老板不发工资,欠了我半年,我一气之下不干了,来到了东昌,幸容姐收留了我,”洛天笑着说道。

    “嗯,原来是这样!”周奉天淡淡的点点头,完全收起了笑容,调查的资料和洛天说的基本完全相符,即使有隐瞒,他也认为没有什么,看洛天的一身打扮,也不像是什么身份背景的人,现在他更加的确信,面前的两人和谢家没有什么关系了,即使有关系,那也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上次那个谢家的李老不也是淡淡的只是那么一说么?

    所以周奉天相信,老李也只是淡淡的那么一说,并没有特别的强调,这就说明面前的两人即使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关系,谢家也不会再说第二次,说不定谢家早把这事忘了呢。

    周奉天心里转动着,更加的坚定了要和王家搞好关系,对于面前的两人热情快要下降到最低点,只不过他对于洛天倒是有些感兴趣,招入旗下为自己所用更好,如果不行的话,那就.

    周奉天自以为心思慎密,却没有想到他的心理变化被洛天丝毫不差的看在眼里,当下不由的心里冷笑,周奉天做梦也不知道,谢家之所以出手,那是因为兰兰那个丫头的原因。

    裴容作为夜总会的大姐大,身边有几个小姑娘围绕很正常,毕竟他不可能把容姐身边的小姑娘都调查一遍,再说,兰兰自始至终都很低调,没有出过头,当然也不会引起周奉天的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