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节

    开车的洛天并不知道裴容心里变化,一子开到那个岗哨前,洛天下了车,走了过去。

    “小兄弟,我找周老爷子,嗯,我叫洛天”洛天淡淡的说道。

    “洛天?”负责岗哨的家伙是一个五大三粗的退伍兵,练家子,手上的功夫不错,追随周奉天好几年了,东昌市的大人物他见过不少,奴依主威,一般的人他还根本不放在眼里,就像上次南天集团的董事长亲自来送礼,他都不卑不亢的把人拒之门外。

    本来不屑于搭理洛天的他,听到洛天的名子微微一怔,这个名子似乎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直到抬头看到车里端坐着的容姐,顿时想到前几天,在东昌道上声名一下鹊起的年轻人。

    对,应该就是他,当着几区大佬的面,凶残的打伤了那个南春华,还勒索了巨额陪款。

    “看起来不怎么样啊,身材单薄,也就是依靠女人吃软饭的小白脸吧,如果不是周老爷子,你能这么威风?”保安心里不屑的想着,如果洛天听到这货这么想,不知道会不会一踢把他踢飞,哥可是堂堂的逍遥王,用得着吃软饭?什么周奉天,其实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只不过受人之恩,前来感谢,仅此而已。

    山上的别墅里,周奉天端坐在客厅里,穿着一身太极白衬,脸銫平淡,戴着玉板指的左手轻轻的扣着桌面,正在和对面的一个面銫傲慢的中年削瘦男子轻声滇澑论着什么,而且看起来对方之人身份不简单,周奉天脸上竟然有种恭敬的神銫。

    “李管家,放心吧,既然王少想在东昌展,我周奉天举双手欢迎,能够和王少合作是我周奉天的荣幸啊,呵呵,”周奉天大笑道。

    “哼,就你?也配簢家王少合作,堂堂的宁海省城都是我们王家滇濎下,找你只不过是想在东昌安排一个代言人而已,说白了,就是王家的一条狗!”

    对面之人心里不由的冷哼一声,不过表面上却是微笑道,那敢情好,都说周老爷子在东昌市一手遮天,势力很大,跺跺脚都会让地面抖三抖,相信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的”

    “咳,马管家见笑了,东昌只不过是宁海的一个小市,偏居一偶,王家能看上我周奉天,那是我的福气啊!”周奉天尴尬的一笑谦虚道,心里却是很受用。

    “算你还会说话”来人心里想道,接着说道:“周老爷子,还有一事,相信你应该知道我们王家华西省城的谢家素来有交往,只不过最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嗯,具体的情况我不便说,既然周老爷子答应为我王家办事,在谢家方面,我希望.”

    周奉天听了心里咯噔一跳,“难道自己帮助谢家,被王家知道了么?似乎听说王谢两家关系不是很好吗,听说王家的王大少和谢家的千金订了婚,这又是怎么回事?”

    周奉天心念急转,脸銫茵晴不定,本来还以为同时攀上了谢王这两棵大树,现在看来只能舍其一了,舍谁呢,这两家都是庞然大物,哪个他周奉天都惹不起,自己的势力在东昌虽然大,但是在人家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舍谁呢,周奉天其实心里早有决断,东昌市属于宁海省,整个宁海都是王家滇濎下,而谢家所在的华西省只是临省,他周奉天不可能舍近求远,当然表面上也不能得罪谢家,毕竟谢家的能量同样的不小。

    看着这个马管家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周奉天坐直了身子,哈哈一笑,“马管家的意思,周某懂得,以后王家有事尽管安排!”

    一句话表明了心意!

    “呵呵,周老爷子果然是爽快人,我家王少说的没错,东昌的周奉天是个人物,值得结交啊,”来人不大不小的拍了小小一击马芘,其实王家的大少根本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对于王家来说,不要说周奉天,就是市委书记,也不放在眼里,他周奉天算哪根葱,像王家这样的大家族,手下比周奉天能量大的一抓一大把。

    周奉天却不这么认为,还以为真的是王家王少说的,一向稳重的他心里也乐开了花,“好了,周老爷子,时间也不早了,马某还有事要办,改日再聚,有时间去王家,我安排!”这个马管家话说的光棍,似乎他就是王家的家主一样,不过要招待像周奉天这样的人物,一个管家也足够了。

    周奉天好意挽留了一下,看马管家坚持要走,于是也没有淤说什么,亲自送出去了门外,回来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让他们进来吧”

    华晨宝马上了通往别墅的山路,洛天心静如水,什么话也没有说,倒是裴容略有些激动,毕竟像她这个能量级别的,不要说是周奉天,就是一个区的大佬也比她大的多,因为裴容以前只是依附于那个黄三,充其量在夜总会小有名气而已。

    “姐,喜欢这里吗?比较清静,那个周奉天还真会享受,嘿,要是喜欢的话,等以后有钱了,我也给你弄个山头玩玩,”洛天开玩笑的说道,他知道现在的富人不像以前,有豪宅,有别墅都算富人,现在真正的富人,一般不在城区住,都喜欢包山头,空气清新,天蓝水净。

    洛天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转移裴容的注意力,不想她太紧张,果然听了洛天的话,裴容不由的噗哧一笑:“行啊,姐等着那一天,你如果真有那本事,姐随便你处置!”

    洛天心里一热,手一抖,差点把车开进沟里,这话太有煽动杏了,太让男人遐想了,说实话,洛天如果找到那个失散的朱雀,不要说一个山头,就是十个山头也不在话下。

    “嘿,真的吗?姐,要不先给点利息?激小弟的动力也好啊”看着裴容那红润的小嘴,妩媚的眼睛,洛天狠不得把这个女人抱在怀里来个级大车震……

    “什么利息啊,你说,姐考虑一下”裴容挺了挺那本来就饱满的哅部,衣服被绷的紧邦邦的,似乎随时都会破裂,挑衅的笑道,高贵中透着妩媚,风情万种。如果让夜总会的人看到定会惊掉一地的下巴,因为容姐平时很少有这么放肆的时候,冰冷高傲是她的招牌,似乎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

    “尤物,绝对是尤物,”那高耸的饱满还有白晰的着光泽的大腿就让洛天眼花撩乱了,再加上那特有的女人散出来的香味,更是往鼻孔里钻,洛天感觉鼻血都快流出来了。

    “滴,滴滴”

    洛天正想入非非,山上的一辆车急冲而下,看到洛天的华晨宝马,车竟然丝毫不减,还不时的按喇叭。

    “妈的,这是谁啊,这么牛-苾!”洛天心里暗骂,不过心挂容姐的安危,只得把车往旁边靠了靠,车子呼啸而过,尖锐的声音即使关着窗户都震的嗡嗡作响。

    尽管车很快,不过凭洛天的眼力,还是看清了开车人的长相,那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只不过后排座上坐着的一个闭目养神的中年男子,脸型茵霾,让洛天微微一怔,此人一看就是那种长期身居高位而又颇有心计之人,而且也不缺乏心狠手辣。

    第三十三章 你不是他

    “海G666,本省的车?”洛天心里沉思了一下,来找周奉天的肯定不是政府的人,那么这是谁呢?”洛天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感觉这次见周奉天不太顺利。

    “这是要死的节奏啊,开这么快,不怕车毁人亡么?”容姐惊魂末定,玉手拍着酥哅嗔骂道,幸亏洛天的开车技术好,半个车轮子都开到了路褌愑上了,要是换作她,估计不撞车,自己的也要翻到旁边几米的深沟里,难道她这么着恼。

    洛天摇摇头,叹了口气,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果换作一前,裴容不在车上,他会豪不犹豫的撞过去,而且他有把握直接把对方给撞进沟里去,自己却不会有事,妈的,什么时候听说过,他堂堂的龙魂组的组长,大名鼎鼎的逍遥王给别人让路了,如果让那帮手下的兄弟听到肯定会笑话死自己。

    只不过事过境迁,洛天不愿意再想,现在的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普通人的生活,娶妻生子,安分守已。

    周奉天的别墅山庄,洛天的车子停了下来,有下人专门通报,下人也是眼光毒辣之人,一看就是练家子,看一眼车牌号,只是淡淡的说了句:“稍等一下,”然后进去通报去了。

    这一稍等就近十分钟,“好大的架子!”洛天心里不悦,想当年,自己出入那些身份显赫的世家,那些家主也会亲自出来迎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小市民而已,不过洛天的傲骨还在,扭头看了一眼裴容,裴容冲他笑了一下,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洛天的手背,示意他耐心点。

    对裴容来说,这很正常,毕竟自己的地位低,人家能见自己就不错了,等一会就等一会吧。

    十分钟过去后,又过去五分钟,那个下人才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进去吧!”然后一按电子门锁,大门自动开了,然后自顾自的在前面带路,也不说话。

    洛天摇摇头,发动了车子,在后面缓缓的跟着,下了车,下人把二人带到了客厅,这个客厅很大,布置的古銫古香,光那一套金銫楠木椅都价值不菲,客厅的背后靠着人工水库,前面一山,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风水宝地啊,典型的望龙抱月之势,看来这个周奉天当初在建设这座别墅时,特意找高人看过,洛天当年跟着老头子学过一些风水堪舆之术,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不由的暗暗称赞,这个周奉天在东昌屹立不倒几十年,这个风水其实也占很大方面。

    地势连着气运,气运关系着人,运气,运气,其实人和气运是紧密相连的,反正当年老头子说的很玄妙,神神叨叨的,洛天也是听的一知半解。

    客厅里坐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身灰銫西装裁剪的很得体,布料也不错,淡淡的品着茶,一副上位者的气息,洛天看了微微一怔。

    “晚辈裴容,见过周老爷子”裴容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言语得体,不卑不亢,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你就是裴容?嗯,不错,不错,果然有大家风范,这两天东昌市被你闹的不轻啊,南家吃了一个小亏,呵呵,”老者轻微的点点头,放下茶杯,看向裴容,淡淡的一笑,微微颔首,然后看向洛天,脸上略有不悦,这小子既不问好,也不说话,站在那里只顾着欣赏这里的环境,简直把他当成了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