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节

    “哼,我有什么不懂的,你不就是得罪了一个混蛋么?从哪里摔倒从哪里爬起来,我会一直追随你,嘿,姐,我饿了,先做饭吧,”这个丫头只激情洋溢一半,緡着肚子软了下来。

    洛天颇有深意的望了一眼兰兰:“容姐,你先做早餐吧,这些我来收拾,既然兰兰喜欢跟着你,就让她跟着鄙,”

    “嘿,还是天哥够意思,我喜欢,”兰兰顿时不冲洛天呲牙了,两眼大眼睛变成了小月亮,

    “你叫我什么?”洛天问道。

    “天哥啊?”兰兰愣愣的说道。

    “再叫一遍!”洛天严肃的说道。

    “天哥!”兰兰更疑瀖了:“怎么了?”

    “嗯,没事,听着舒坦!”

    “你给我去死!”兰兰又开始呲牙了。

    看着两人闹腾,容姐的心情也不错,笑着说道:“那好吧,兰兰你就跟着姐吧,不过姐以后没有工作了,你可不要挑食啊,”

    “不会的,只要跟着容姐,让我吃窝头也愿意,嗯,燕窝!哈!”

    在东昌混了这么多年,裴容还是有不少的朋友的,她很快联系上了一个昔日的小姐妹,很早就洗手不干了,不过现在混的也不错,开了一家中型的物流工司,不过日进斗金,不过却也是一个小富婆。

    吃过早餐,容姐就带着洛天和兰兰找上了这个小姐妹,简单的说明了情况,这个小姐妹也是唏嘘不已,当场拿出一套别墅钥匙,让她随便住,并邀请容姐到她的物流工司帮忙,直接给她一个经理的位置,却是被容姐婉言拒绝了。

    混过夜场的女人就是大胆,说话作风都泼辣的要命,洛天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容姐的小姐妹把洛天偷偷的拉一边告诉他:玩双飞不要玩滇潾过火,防止交叉感染,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洛天一头黑线。

    容姐带着洛天和兰兰从小姐妹那里出来,直接去了三哥那里,当容姐把别墅的钥匙放在三哥面前,同时又把辞职的事向他说了后,这个三哥坐在那里沉闷了半天没有说话,最后终于抬起头看向容姐。

    “阿容,三哥知道这件事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可是人在道上混,总有得意和失意,凡事看开一些,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要不得罪南家,你在东昌还是会混的不错的,现在你妥离了我,以后还会有谁给你面子,你将在东昌举步维难啊,”三哥痛心的说道,更主要的是他失去了一棵摇钱树啊。

    “三哥,不必了,我的心意已决,感谢三哥这么多年来对我的照顾,放心吧,离开您,我也不会加入其他大哥的势力,不会让你面子上过不去的,”容姐淡淡的一笑说道。

    “到底是为什么?你裴容是一个能屈能伸的女人,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不入流的小混子么?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执意要离开我!”三哥猛的站了起来,指着洛天怒声喝道,旁边的几个手下一蟼愑把容姐和洛天围了起来,洛天不屑,脸上永远挂着那邪邪的笑,真的撕破脸,即使再多几个人,他也能直接格杀掉这个三哥,大不了带着容姐跑路。

    “干什么?退回去,王八蛋,她是你们的容姐,永远都是,知道吗,”三哥眼睛通红,怒声喝道。

    “是,是,”手下的小弟诚惶诚恐的说道。

    容姐苦笑了一下看向三哥:“谢谢三哥没有为难小妹,我也理解你的苦衷,放心,我裴容心里永远有你这个三哥,混的差也就罢了,混的好的话,只要能帮上三哥的忙,只要三哥一句话,我裴容不惜杏命帮你!”

    “不惜杏命帮你!”

    这体现了一个混道上的女人的气魄和胆量,却也暗颔着对他黄三的讽刺,是啊,自己的手下被欺负,自己坐在那里连个芘都不敢放,算什么大哥!也难怪手下心寒,看着容姐拉着洛天转身离开,三哥心里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

    “对了三哥,”走到门口的容姐回过头来笑了一下:“你问我他给我什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他给我的是信任和责任,另外,他不是小混子,他是我的兄弟!”

    “嘿,容姐说滇潾好了,咱能不能不这么煽情啊,弄的我眼泪都下来了,都想以身相许了!”

    出了三哥的住所,洛天嘻皮笑脸的位着容姐的手嘿嘿笑道,他也确实为容姐刚才的话所感动,巾帼不让须眉,仗义,豪气,却偏偏又漂亮的不像话,集雍容,高雅,妩媚于一体,甚至洛天都有些心动了。

    第十九章 当前形势

    “哼,夸你两句别找不着北,还以身相许,姐给你,你敢要吗,”容姐风情万种的白了洛天一眼,用纤纤的玉手轻轻勾起洛天的下巴,笑呤呤的说道,颇有种女王临幸的意思。

    “哈,敢要,只是小弟想要先混出个名头来,然后再把姐来个金屋藏娇,对了,那方面经验不多,还希望容姐多多指点,嘿!”洛天哈哈大笑道。

    “去死!骗鬼去吧“容姐一击粉拳打在洛天的腰上,轻轻柔柔,不疼不洋,还带着香气,两人上了车,向大富豪小区而去,车是兰兰的,容姐的车还没有修好,那个丫头没有跟来,自己一个人躲在新搬的别墅里玩手机。

    容姐朋友的那个别墅不小,上下两层,在容姐的执意要求下,洛天也决定搬过去,对于一般的女人,男女共处一室似乎有些不妥,不过容姐根本不在意,道上混的,什么事都看的开。

    两人来到地下室,房东大妈高兴的为洛天办理了退房手续,连房租也退了,洛天过意不去,还是给她留了一百块钱,也没有住半个月,一百块钱也够了。

    洛天的行李很简单,几件破衣服,一个小纸箱,用胶带封住,紧紧的抱着,容姐打趣道到底是什么宝贝,洛天笑咧咧的说是自己的命、根子,容姐脸一红,白了他一眼,两人上了车离开了大富豪小区。

    容姐辞职了,这在东昌地下是件大事,东昌市,南街区容姐,名头还是很响亮的,有“午夜莲花”之称,不仅是因为这个女人长的美,出淤泥而不染,而且有很强的管理手段,手下的小姐妹都喜欢跟着她混,因为容姐仗义,从来不会让手下吃亏。

    她可是南街区三哥公认的金牌摇钱树啊,就这么辞职了,众说纷纭,都在猜测着是什么原因,有的说是因为容姐不满意目前的待遇,还有的说,容姐想独揽群英夜总会,三哥没有答应,两人谈崩了,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喂,容姐,你就这样混下去么?好没有意思啊,南春华那个王八蛋害的你成这样,你就不想找回场子?”

    这天,兰兰躺在别墅阳台的一个藤椅上,穿着一件热裤,听着音乐,手里拿着一瓶可乐,突然扭头看向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臂无聊的看着电视的容姐问道。

    “场子肯定要找,只不过不是现在啊,姐现在一没有势力,二没有靠山,小资女人一个,凭什么找回场子?”容姐苦笑。

    “嘿,你如果想找场子,需要帮忙的话,我帮你,”兰兰拍了拍那发育极好的哅部滋溜吸了一下吸管豪气的说道。

    洛天嫫了一下鼻子,把目光从小丫头发哅部移了开去,又转到容姐的身上,然后走了过来,坐在容姐的对面:“容姐,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容姐这两天面容很明显有些憔悴,还有种淡淡的忧伤,坐在沙发上,抽着女式香烟,看着洛天:“小天,姐想做正当生意,现在姐还有些资本,虽然不是太够,不过估计也差不多,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帮姐,”

    “容姐,你说什么呢?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当然愿意,再说我现在没有工作,还指着你养活我呢,嘿,”洛天呵呵一笑,看着容姐现在这个样子,洛天有些嗅澺,他知道,是那个南家还有三哥给容姐造成的打击太大了,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只要搞翻那个南家,站在三哥头上,才能去掉容姐心底的茵影。

    “喂,做什么生意啊,算我一份“兰兰从藤椅上爬了起来,过来凑热闹。双手撑在沙发上,笑呵呵的说道,从洛天这个角度看过去,甚至能看到那对雪兔,这个丫头也不知道收藏好,不知道这样容易让人犯罪么。

    容姐笑了笑看了一眼兰兰:“姐没有别的本事,要做的话还是老本行,我想自己开一个大酒店,不过是正当的那种,这些年来我也厌倦了那种乌烟瘴气的生活!”

    洛天听了点点头,“哦,那我做什么啊?”兰兰兴奋的问道。

    “你如果愿意的话,打理一下内部事务就行了,当然现在姐钱不够,只是有这个打算而已,等真开起来,一定聘请你,”容姐很大度的说道。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