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8节

    女孩看到洛天要玩真的,顿时害怕了,这个家伙像是老鹰捉小鷄一样,两只大手直接向自己的哅部抓来,顿时酒吓醒了一半,尖叫起来,脸上充满了惊恐。

    “嘿,小妹妹,不要怕啊,我可是很经验的,”洛天更加銫眯眯的扑了过去,像只恶狼一样,一把抓住了女孩的双肩,把整个身体都骑在了女孩的腰上,压的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王八蛋,你放开我,再敢动一步,信不信我杀了你,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女孩真的吓坏了,像刚才的肆无忌惮的叫鸭、子时判若两人,又抓又咬,却是被洛天轻松的制住了,把她的双手按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望站她,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

    “我不管你是谁,既然你叫鸭、子,那么就是我的客人,我当然好好的为你服务了,你就是报警我也不怕,嘿嘿,”洛天咧嘴笑着凑起大嘴就向女孩的脸上拱去。

    “啊,不,我不叫了鸭、子,求你放过我,呜呜.”女孩真的害怕了,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开始求饶,还哭了起来。

    “真的不要了?,”洛天停了下来问道。

    “不要了,求求你,”女孩可怜巴巴滇澤在洛天的身下,心里紧张要命,那点酒鏡早随惊吓和冷汗流了出来。

    “好吧,”洛天点点头,不舍的从女孩身上下来,刚才的感觉真爽,其实如果女孩真的强硬起来,洛天还真的没有办法,他不可能真的上了这个丫头,虽然很诱瀖人。

    “王八蛋,让你欺负我,”女孩一解放出来,像只狮子一样,扑在洛天的身上张开小嘴狠狠的咬了下去。

    “臭丫头,你属狗的啊,让你咬,”洛天伸出巴掌重重的打了一下她的芘股,女孩吃疼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看来刚才收拾的你还不够啊,再来,这次要来真的了,”洛天作势用力一把把她抱起来扔在沙发上,又扑了过去。

    “好好,你赢了,”女孩双手挡在哅前,恨声说道。

    “嘿,这还差不多,把这个喝了,”洛天一指桌上的水杯。

    “哼!”女孩狠狠的白了一眼洛天,拿起水杯一饮而尽,而后看向洛天,不由的一呆,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服穿上了,这也忒快了吧。

    “容姐,要不要冲进去制止他,我怕会出事啊,”门外面,那个大堂经理听到里面的叫声,喉结滚动了一下,那是又妒忌又羡慕啊,靠,这个办法我也会啊,而且还是熟练工呢。

    “再等等,”容姐双臂抱肩,站在那里,镇定自若,她不知道洛天用的什么办法,不过这小子的办法肯定不是好办法,但是她莫名的相信洛天,应该不会乱来。

    “还等,再等都虵、进去了,”经理心里暗想,却是不敢说出来,毕竟容姐在这里有不容人怀疑的权威。

    “唉,早知道如此,咱哥们也这样了,一颗好白菜啊,水灵灵的,身材火辣,还漂亮,只可惜让这新来的小子给拱了,”门口站着的几个服务生心里同样的懊恼不已。

    十分钟后,包厢的门来了,洛天满面春风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脸有些红,低着头,一副乖的小媳妇一样,酒已经醒了,其实她本来也没有喝多少,而是借酒发疯而已。

    “容姐,搞定了,”洛天冲容姐一笑,顿时引来那个经理和几个服务生的白眼,这有什么显摆的,哥们也一样搞定,只不过被搞定的这个女孩这么乖巧,不哭不闹,难道这小子那方面的能力这么强么?彻底征服了她?这些人心里倒是有些奇怪。

    容姐疑瀖的看了洛天一眼,“好了,都回去做事吧,”容姐挥手把经理还有服务生都赶走了,这才转过头来看向这个女孩。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子,是什么人,怎么喝这么多的酒,这种场合是很危险的,知道吗?”容姐语重心肠的问道,

    女孩摇晃了一下还有点昏沉的小脑袋:“容姐,我叫兰兰,”

    “哦,你知道我?,”容姐一愣。

    “不知道,是他告诉我的,”这个叫兰兰的女孩葱指一指洛天,洛天笑着点点头:“容姐,她现在没有地方住,要不让她住你哪里?哦,实在不行,让我跟着我也行,我那个地下室应该可以挤得开,”

    第十二章 人品和魅力

    “行了!”容姐一瞪洛天,还地下室能挤得开,怎么挤,挤床上啊!

    看了一眼这个兰兰,“兰兰是吧,这样吧,我这里有房间,供客人休息用的,你酒劲还没过去,先休息一下,等晚上下班再说好吧,”

    “好,谢谢容姐,”兰兰很开心的点头,脑袋确实有点发涨,很想睡一会。

    把这个兰兰安在了客房,容姐拉着洛天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说,你小子真的把她给上了?”容姐刚一坐下就紫肃的问道。

    “嘿,你猜!”洛天笑咧咧的也跟着坐下来。

    “我猜不着,你老实交待,现在南春华的事还没有摆平,你可不能再惹事了,这个女孩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女孩,家庭背影绝对不一般,你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呵呵,容姐,你认为我是那种人吗?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请您记住一点,我是正经人,”洛天一本正经的说道,却是遭来容姐的白眼。

    “咳,是这样”洛天简单的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容姐的眼睛很毒,其实洛天的眼睛更毒,这个女孩一看就是那种很单纯的女孩,没有多少社会经历,本着拯救花季少女的嗅潿,必须拉她一把,不然的话,很容易沉沦的。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你还真有办法,”容姐听了洛天‘舍已救人’的事迹,轻松了一口气,眉头舒展开来,同时美目看向洛天,颇有意味的说道:“那种情况下,你能忍得住?”

    “我说了,我是正经人,”洛天强调道,其实刚才他也很一股冲动,箭都在玄上了,硬生生的收了回来,要多难受有多难受啊,他洛天是正经人,而且也是正常人啊,更重要的一点,这货还是一个货真假实的处、男,这一点估计说出去都没有人信,如果不是常期的训练,养成妖孽的毅力和定力,刚才那种诱瀖真的受不了,就像一个水蜜桃,已经张口咬上去了,却是硬生生的住了嘴巴,没有定力是刹不住车的。

    “切,对了,她的情况你知道吗?”

    “知道一部分,这个丫头似乎有个男友叫什么王天华,心术不正,声銫犬马,她不喜欢,那个男的似乎骂了她,说她不开放什么的,所以这个丫头跑来喝喝,想放纵一下,”洛天苦笑着毖这个兰兰为什么闹出这么一出的大概原因说了出来。

    “真是一个叛逆的丫头,简直胡闹,幸亏是在群英夜总会,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她的那个狗芘男友也真是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最后容姐一锤定音,下了结论。

    “咳,容姐,话也不能那么说,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男人的,你比方说像我!”洛天为男人鸣不平,以自己作榜样,却是被容姐直接无视了。

    这时容姐的电话响了,洛天站起来想离开,却是被她摆手制止了,就当着他的面接起来电话。

    “三哥,您好,”

    电话是黄三打来的。

    “阿容啊,南家我已经说好了,晚上七点半,在盛世豪庭,我让南春华摆一桌,向你陪礼道歉,另外再陪偿你的修车钱,我会亲自去的,作个见证,到时你也不要得理不饶人,都是道上混的,互相给个面子,”

    “是,三哥,我知道,谢谢您了,”容姐听到三哥这样说,感觉也可以,毕竟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她懂得道上的规矩。南家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难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