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6节

    果然,南火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也不要闹了,黄三是南街区的老大,三教九流都给他点面子,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以簢贵,你不要管了,由我来处理吧,相信黄三还是给面子的。”

    南火龙一捶定音,南春华虽然心里有些甘,不过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自己是在群英夜总会不对在先,还侮辱容姐,今天自己又带人砸了人家的车,只是两次自己都没有占到便宜,被人家一个人追得像是丧家狗一样逃跑了,这让南春华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只不过碍于父亲的威严,他不敢反对,毕竟离开了父亲,他连个芘也不算。

    遣散了手下,南春华上楼了,边走边打电话,不知道是给哪个女人打的,语言要多下流有多下流,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看着这个混账儿了,楼下客厅的南火龙气的黑着脸一芘股坐在沙发上,南春华不清楚那个黄三的实力,他可知道,在地南街区一带地下势力中的老大,王者,同时也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黑着呢。

    当然他南火龙也不是省油的灯,堂堂的南天集团的董事长,也认识不少的人,背后还是有靠山的,这个靠山就是公安局的局长贾齐北,依靠着这层关系,南火龙在这里混的风声水起,也正因为此,儿子南春华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没有少给自己惹事。

    大富豪地下室门口,洛天抽完烟盒里最后一支烟,天已经亮了,站了起来,扭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腰,清晨的露水打浉了头发,显得更有型了。

    早上,房东大妈起来清扫门口,洛天走了过去。

    “大妈!”洛天很有礼貌的叫了一声。

    “哎呦,你吓死我了,小伙子起来这么早啊,有事吗?”这个房东大妈吓了一跳,浓重的外地北方口音,嗔怪了一下,然后微笑着看着林风。

    “嗯,我出去吃个早点,麻烦大妈帮我看一下车子。”

    “哦,这事啊,我还以为你要退房呢,车子这个样子了,他们还来砸?”大妈心里暗想,不过仍然笑着痛快的答应了,惹不起黑涩会,这个小混子也惹不起啊,太能打了。

    第九章 三哥

    洛天吃完早点回来的时候,看到容姐已经来了,一身白銫的小西服,头发高高盘起,正铁青着脸,双手抱臂指挥着拖车托她的车呢,车成了这个样子,需要大修啊。

    “容姐,对不起,”洛天走了过去,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到洛天,容姐的脸銫缓了一缓:“这事不怪你,王八蛋给他脸不要脸,这不是砸车,这是打我的脸啊,传出去,我斐容也不用混了,”

    容姐不忍看自己的爱车那惨不忍睹的模样,咬着银牙狠狠的说道,她裴容虽然不是道上人物,不过一提起群英夜总会的容姐,谁不给三分面子,再加上背后的三哥撑腰,说实话敢惹她的人不多。

    “容姐,你想自己办?我帮你,”洛天义气的说道。

    容姐摇摇头,看了洛天一眼:“还是让我来吧,现在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唉,想不到我会和你这个服务生扯在一起,”容姐冲洛天翻白眼。

    “嘿,缘分呗!”洛天嘿嘿一乐。

    “缘分你个头,车的维修费从你的工资里扣!”

    “啊?

    车托走了,容姐拉着洛天上了旁边的一辆破桑塔纳,也不知道容姐从哪里弄来的,比起那个天晨宝马差多了,只是临时的代步工具而已。

    这次换了洛天开车,容姐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优雅的抽着烟,眉头紧皱,别有一番情致,似乎想起了什么,拿出鏡致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只不过电话没有人接听:“搞什么,怎么总是关机!臭小子,”

    洛天扭头看了一眼容姐,讪讪的一笑:“容姐是给姐夫打电话么?”

    “姐夫个头,你繙縻像结过婚的吗?是给我弟打的,这个臭小子一消失就是几个月,连电话也关机,不知道在搞什么?”

    听了这里,洛天的心里咯噔一跳,一股难言的酸楚涌上心头,这个可怜的女人,她还不知道,此刻她的老弟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而且还是死在旁边男人的怀里。

    “咳,也许他在忙吧,等有时间一定会打过来的,”洛天平定了一蟼愒己的情绪,勉强笑道。

    “也许吧,这个臭小子动不动就是几个月不打电话,算了,不管他了,前面左拐,”容姐并没有注意到洛天的情绪变化,看了一眼前面,然后指挥道。

    “名人会馆”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里,里面正在上演着一副春、嗊大戏,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正在床上翻云复雨,一左一右是两个漂亮的女孩,身材极好,皮肤很白,一个长发,一个短发,而且仔细的看的话,还会发现,这两个女孩几乎长的一模一样,是双胞胎,姐妹花,三个人加起来的衣服,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女孩脖子上的系着的红丝巾。

    “三哥,好坏啊,就知道欺负我们姐妹,”一个女孩嗤嗤的笑着,风情暧昧之极。

    “嘿,那好不欺负她,三哥就欺负你好了,”男人嘿嘿笑着毖一个花压在了身下。

    双飞,还是姐妹花,双胞胎!

    房间门口着着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站的笔直,一丝不苟,这时从楼上匆匆跑上来一个同样身穿黑西装的男子,对着两个保镖说道:“群英夜总会的容姐求见,”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苦笑道,那等着鄙,三哥似乎又开始新一轮了,这个时候,谁敢打扰他?”

    他们都是三哥手下的,深知这个三哥的脾气,只要不是天塌下来,都不能打扰他,不然的话,三哥一生气,后果很可怕。

    容姐坐在一个根雕茶几旁,优雅的喝着茶,洛天站在她的身后,道上的规矩,老大坐着,小弟在后面站着,洛天现在也算是容姐名义上的小弟,不能坏了规矩。

    三哥当然就是黄三,名人会馆是他的老窝,二楼就是他作欢作乐的地方,听到他的手下说在上面忙,容姐就知道在忙什么,等了近二十分钟,三哥还没有下来,容姐心里有些不悦了,怎么说自己也是他手下的大将,这样让自己坐冷板,她心里不舒服。

    又等了五分钟,终于三哥从楼上下来了,洛天看到这个光着背,纹龙画虎的汉子,脖子上一个大金链子,叼着一支雪茄,那副混世的模样,说实话真的没有什么好感。

    “阿容来了啊,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怎么还没有嫁出去吗?实在不行,三哥收了得了,哈哈哈.”三哥从一下楼眼睛就没离开过容姐,更是笑着打趣道。

    容姐已经站了起来,很优雅的一笑:“三哥说笑了,我这残花败柳哪入得了三哥的法眼,这次找您来,是因为昨晚的事”容姐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接着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

    “他就是洛天?”听完容姐的汇报,三哥斜着眼看着洛天,这小子看着自己,态度不卑不亢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哪个小弟见了自己不是点头哈腰的问声三哥好啊,你倒好,腰挺的这么直!

    “是的,他是新来的,不懂事,还不快叫三哥?”容姐侧着脸低声说道。

    “三哥好!”洛天少不了的叫了一声,如果不是不想给容姐惹麻烦,洛天对于这样的人根本不屑于顾。

    “算了“三哥摆摆手,没有淤看他,望着容姐:“南春华这小子很猖狂啊,不过他背后的老子南火龙还是有些势力的,这样吧,冤家宜解不宜结,出来混的,都是求财,又不是求气,我招呼一下,晚上一起吃个饭,这事就算揭过去了,彼此给个面子,”三哥淡淡的说道。

    “可是三哥.”容姐还想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