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5节

    “小子,你终于出来了!等你很久了”来人嚣张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洛天怒吼,眼睛四下扫着,不经意间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着,一个熟悉的脑袋一闪缩回了车里。

    “南少,南春华,又是这个混蛋”洛天气的咬牙切齿。

    “兄弟,上,得罪不该得罪的人,小子,你就认命吧,哈!”这个家伙狞笑一声,同时退后一步,双手一挥,顿时这些人冲了过来。

    “十多个人打一人,天哪,别出人命啊”,房东大妈吓的捂住了眼睛,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王八蛋”洛天大喝一声,一拖把就扫倒两个家伙,一个家伙从后面想偷袭,被他抓着胳膊来了一个倒背摔,一下了摔了出去,砸倒了冲过来的两个人,同时身体冲了过去,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一个家伙的哅口,躲过另一个人的板砖,一击高抬腿,对着他的脑袋就踢了过去,啪的一声,此人应声即倒,像是故意在配合一样,倒的爽快之极,可见洛天力道很大,出手也快。

    这一下,那个为首的装BI墨镜男差点吓尿了,他们的南少不是说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生吗,这尼码什么时候服务生都变得这么厉害了,来的十个打手,这还没有反就过来呢,已经被干趴下七个,剩下两个躲在自己后面,说啥也不上了,像看鬼一样看着洛天。

    不远处的那辆车按了一下喇叭,这个为首的家伙像是得到了大赦一样,大喝一声,“辙”,顿时那些人连滚带爬的起来就窜。

    “王八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老子这里是公共厕所啊”洛天当然大骂着,提着拖把就追了上来。

    “废物!”那辆车里的正是南少,此刻狠狠的骂了一句,冲司机使了一个眼銫,司机会意,车子发动,加速,来了个漂亮的漂移,对着洛天就冲了过来,

    “靠!”洛天一惊,放弃追赶那些人,身体一个翻滚,滚到了路边的草地上,车子带着一股风从身边掠过,倒是没有淤撞洛天,而是绕了一个拐,直接逃走了。

    等洛天爬起来再追,那些人早已跑远了。

    南春华逃走了,这些家伙却是被洛天给截了一下,轮起拖把好一顿打啊,打的这几个混蛋抱头鼠窜,低声的求饶。

    “哥,别打了,我们错了,我们真的不是来砸车的,只是过来溜达着玩,看着这个车不错,所以”

    “所以你们想买下来?”

    洛天坐在一个砖头上,抽着烟,看着这几个混蛋像孙子一样,求饶,嘴里却还说着可笑的慌话,不由的翻了翻白眼接口道。

    “嘿,是,是,我们就想买呢,不过一看是宝马,买不起啊,还以为是奔腾呢,”为首的那个混蛋墨镜也掉了,鼻青脸肿的,此刻却是咧着嘴讪讪的笑道。

    “你妈,宝马和奔腾能一样么?你们这帮混蛋,不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派来的,回去告诉那个王八蛋,下次再敢找麻烦,老子打断他的腿,”

    “是,是,”几个家伙急忙符合着。

    “滚!”洛天一声冷哼,顿时这些家伙如蒙大赦,一溜烟的窜跑了。

    然后洛天来到宝马车前,看到车门被划的乱七八糟的,像是一个长条形的气球,又像是男人的那个东西。

    “妈的,早知道被划成了这样,就不应该放他们走,”洛天气滇濜高。

    第八章 保车

    “小伙子,你没事吧,你看我们也是外来的,在这里承包这个地下室也不容易,你就可怜一下大妈,搬出去吧,你这样影响我们做生意啊。”

    那个房东大妈此刻怯怯的走过来,看着呆坐着的洛天,小心的说道,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多黑涩会,竟然被他一个人给打跑了。

    “嗯,大妈,放心吧,嗯,我明天就搬走,对了这些钢管给您吗,也能买钱,”洛天咧嘴一笑说道。这个大妈嘴角一抽尴尬的点点头,“那这几天的房租不要了,二百块钱退给你。”

    心情烦躁的洛天回到地下室自己的房间,这时隔壁的快枪手又他妈运动起来,也不知道瘾怎么这么大,女人欢快的叫着,一点也不考虑洛天的心情,你妈,就那两下,你就那么舒服?太容易满足了吧。

    洛天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容姐的号码时,隔壁就停了下来。

    “容姐”

    洛天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什么?又是南春华这个王八蛋?”

    睡意朦胧的荣姐听到洛天的话,一蟼愑从床上坐了起来,光滑的丝被从身上滑落下来,露出更加光滑的双肩,脸上充满愤怒,她知道今天在夜总会算是把南春华那个混蛋给得罪了。

    “是的,就是他们,不过被我打跑了,只可惜没有抓到这个混蛋”洛天不甘的说道。

    “你人没事吧?”

    “没事。”

    “嗯,那就好,我们算是和那个南春华结下梁子了,你毕竟是一个外来的打工者,他们的势力太大,拧不过他们的,这样,剩下的事你不要管了,由我来处理吧”荣姐想了一下说道,然后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洛天苦笑,自己本是来保护这个女人的,现在却是给她找了麻烦了,看看时候还早,洛天却是睡不着了,挂念着那辆天晨宝马,恐怕那些混蛋去而复返。

    洛天穿上衣服,拿了一包烟,出了地下室,找了一个马路牙子,往那里一坐,看起车来,要说一点不郁闷那是不可能的,深夜归来的小情侣,看着洛天像是看傻、比一样,心里更郁闷了。

    “没用的东西,惹谁不好,干嘛非要到那个女人的场子里闹事,你不知道她是黄三的人吗?”

    南街区一个豪华的别墅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方脸,大耳,穿着一身灰銫的西装,此刻正坐在那里训斥着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正是南春华,而这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正是南春华的父亲,南天集团的董事长南火龙,他刚从公司回来,就听到儿子的事,看到他的那些手下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由的来气:“裴容啊,裴容,你明知道是我的儿子,竟然还下这么重的手,当真以为有黄三罩着,不敢动你么?”

    裴容,正是容姐的名子。

    “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贱女人在酒店里让人打我,那就是打您脸啊,我们南天集团在东昌哪里吃过这么大的亏,说出去,您就不用混了,实在不行,给局里打个招呼,把这对狗男女抓起来”南春华对洛天又恨又怕,当然把这件事全部怪到了容姐的头上,容姐毕竟算是有身份的人,而洛天充其量也就是她的小弟而已。

    “抓个芘,你以为公安局是我们家开的?你以为人情是那么好欠的,混账东西,一天到晚打着老子的旗号胡作非为!”南火龙看着这个不成气的儿子冷声骂道。

    “谁叫你是我老子了。”南春华不满的嘀咕道。

    “你”南火龙眼睛一瞪,南春华顿时吓的不敢气了,他知道老子的脾气,自己每次惹事,他都会训自己,不过训归训,事后还是照样帮自己擦芘股,谁叫自己是他的儿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