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节

    “这么好的女人混在这种场合,真是”洛天有点可惜。

    第五章 容姐进来吧

    要说女人的直觉真是敏锐,容姐很快就注意到洛天的眼神,其实也不是容姐敏锐,只不过人家洛天根本没有偷偷的看,而是光明正大的欣赏,腰都躬了起来,就差流口水了,这品相谁看不出来啊。

    瞪了他一眼,容姐轻轻的收了一个旗袍,顿时春銫不见,嗯,不对,是若隐若现,毕竟容姐在开车,那样坐着,想完全掩盖不可能的,除非把那个衩缝起来。”洛天,这次送你回去,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那就是那个南少的事,他原名叫南春华,是本市南天集团董事长南火龙的独子,上梁不正下梁歪,南火龙衣冠禽兽,没有少糟蹋本集团那些极漂亮的女下属,而南火龙更不是东西,这个混蛋不但好酒,好銫,而且还有那种变、态嗜好”容姐气愤的说道。”嗯,这个可以看的出来”想到夜总会那个女孩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模样,洛天微微点头:”放心吧容姐,有我在,不会让他们找你的麻烦的,不就是一个做生意的吗?没有什么好怕的”

    容姐苦笑,看了洛天一眼:”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我倒不用担心了,三哥就可以摆平,只不过这个南火龙和公安方面有所箿麽,据说公安局副局长是他滇濟哥们,道上混的,最不愿意的就是和政府打交道,随便扣个帽子,就可以把你抓起来,而且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一个人再能打,也不行,现在不是蛮干的时代了”

    洛天听了点点头,有些好奇的看着身边这个漂亮的女人,谁说哅大无脑,这个女人不但漂亮,哅大,而且对于事情的分析能力让洛天都有些佩服,不愧是夜总会的大姐大,看问题就是深入。

    洛天明白容姐说的对,现在这个社会,自己小打小闹可以,不过一旦触犯到法律,国家的机器一旦启动,不论你再强大,也会把你碾压成齑粉,因为他就是那机器的一员,专门对付国内外恐怖势力和敌对分子,很清楚国家机器一旦启动,任何人,任何势力都会灰飞烟灭,更不要提这小小的一个市区的恶势力了,只不过洛天仍然对容姐很感激。”容姐,谢谢你,我会注意的,你也要小心!”洛天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说道。”呵,该说谢谢的是我,你是在帮我才得罪了那个南少的,对了,住哪里?”此时车子已经进了大富豪小区,前面有两个路口,所以荣姐问道。”嗯,直走,往左拐,再往右,那里有专门的入口”洛天指点着,容姐开车缓缓的拐了进去。

    大富豪小区很安静,路两边停了不少车辆,偶尔还有少、妇在溜狗,一派安宁,容姐的车停在了高楼下面一个配电室模样的小房子前,这里就是地下室的入口。

    地下室外面口门口处,几个乘凉的年轻人,应该是外来打工的,好奇的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容姐还有洛天,他们不明白,这两人开着这么好的车竟然还住地下室。”容姐,回去吧,天晚了”洛天看了一眼地下室的入口,笑道。”怎么?到家了,也不请我进去坐坐?”容姐美目流转,夜銫下一双眼睛明亮无比,似笑非笑的望着洛天,火辣的身材,诱人的曲线,还有那散发出来的醉人气息,让洛天只感觉口干燥,“莫非她想来个地下、情?”洛天想的很无耻,不过表面上笑的很阳光。”哈,小地方,太寒酸,就怕.好吧,请!”洛天有些"不好意思"拒绝,最后硬着头皮说道,然后前面开路。

    这个地下室是全地下室,还不是半下室,进去后,手机信号都没有,联通的还行,移动的是彻底趴窝,因为在东昌市的一些地下室安装的都是联通的信号装置。

    楼道很窄,很陡,直通地下,虽然里面有灯,很明,发着弊亮的光,不过容姐总感觉很茵森,似乎是来到了地底下,永远不见天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点发怵。”容姐,小心点,太陡了”洛天小心的扶着荣姐下了足足二十层的楼梯,才来到了平地处,荣姐轻松了一口气。”想不到你住滇濙件这么简陋,楼梯太陡了,上了点年纪的人还真不敢下”荣姐轻轻的拍了拍酥哅,有点后怕的说道。”是啊,嘿,不过习惯了就好了”洛天不舍的松开荣姐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刚才下楼梯时,女人的哅部不时的挤压着自己的胳膊,感觉好舒服,不过想到是自己兄弟的姐姐,不由的恨恨的鄙视了自己一下。

    咧嘴一笑:”不过地下室也有地下室的好处,这里共用厕所,共用洗漱间,特别是厢濎,一些女孩穿着睡衣,睡裙的走来走去,还能看到不少的风景,哈哈”

    洛天笑的肆无忌惮,容姐听了直白眼,这小子还真是一个混子,说话一点也不虚伪。

    这时,拐处的走廊里走过来一个女孩,穿着薄薄的睡衣,手里拿着牙具,似乎是刚洗漱回来,老远就听到了洛天的笑声,走到跟前,瞪了洛天一眼:”流氓!”。”嗯?”洛天一呆,她是在骂我么?貌似没有得罪她嘛,流氓?切,想流也不流你这样的,身边的这个比你强十倍啊。”容姐,这边!”洛天很大度,没有和那个女孩一般风识,冲容姐一笑,带着她在弯弯曲曲的地蟼愡廊里七拐八拐,终于到了目的地,洛天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门只开了一半,开不了了,因为里面有床挡着呢。”容姐,进来吧,不要客气!”洛天首先进去,坐在床上,笑眯眯眯的说道,怎么有种大灰狼勾引小白兔的感觉。”哦”容姐略一犹豫,从门口处挤了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了洛天的那张小床上。

    第六章 尴尬

    不是洛天有什么不良想法,也不是容姐随意,只不过洛天租的这个地下室太小了,估计不到七平方米,里面一张床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床头一个小柜子,放着一个老式滇澰汰下来的大块头电视,17英寸的大彩电,床的另一边放着一个长条形的桌子,有一尺多宽,上面放着方便面,速食品袋什么的,乱七八槽的。

    所以没有座位,有座位也放不下,没办法,洛天只得硬着头皮在床上招待荣姐,荣姐也无耐,硬着头皮坐在床上。”想不到你住的地方这么简单!”容姐打量了一下这里,小房间沉闷,压抑,比起自己的小别墅差滇潾多了,对于衣食无忧的她来说,这种地方简直不是人住的,她从来没有想到还有人住在这种地方。”呵呵,没有什么,只是一个简单的安身之地而已”洛天满不在乎的说道,心里却是郁闷不已,其他洛天有钱,而且钱很多,具体的数目他自己都不清楚,反正买十几个南天集团应该不成问题,只不过那个账号被冻结,还有一个私人账号,不过并不在自己的手里,在朱雀手里,朱雀外号,是自己手下的一员大将,也是掌握财务的女人,只不过当时走散了,联系不到此女。”明天去上班,我先把这个月的工资给你结了,”容姐想了一下说道。”是么,那敢情好,这样,我可以换一个稍大一点的地下室”洛天笑道。”出息!”容姐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这样吧,我那套别墅平时也没人住,你明天搬过去吧””这样不太好吧,算了,容姐,我一个人住习惯了,在这里挺好的”洛天一怔,不过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他是要保护这个女人,但是并不想走进这个女人的生活。

    容姐轻轻滇澗息一声,看了一眼洛天,”我知道,也许你从心里根本就看不起我这种女人,感觉我挣的钱脏?””不,容姐,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麻烦而已”洛天知道这个女人误会了自己,急忙解释道。∑冧实,我.”容姐想说什么,这时,隔壁却是响起了很不和谐的声音。”嗯,哦,轻点,不隔音的,小点声啊,啊,嗯嗯,”女人半推半就,紧接着爽快的声音传来,听到容姐的耳朵里,不由的脸一蟼愑红了,她当然清楚那是什么声音,洛天更是知道,这几天他常听,都习惯了。”这里不隔音,全是用锯末三合板隔开的,一敲当当响,稍用力,就能敲个洞,每天都叫,烦死了”洛天∑凐愤”的说道,偷偷的瞅了一眼昨天在木板上挖的那个隐藏的小洞。”嗯”容姐声音很低,轻轻的点点头,那种声音叫的她心烦意乱,怎么感觉有种地下沉、沦的意思。”来,容姐,我给你倒水”避免尴尬,洛天拿起昨天从房东大妈那里弄来的一个破水壶想倒杯水,可是一晃,里面是空的,才想起来昨晚自己泡面把里面的水用完了。”等一下,我打水去”洛天笑道。”不,不用了,我不渴,坐一会就走了”容姐阻止了洛天。

    地方太窄了,洛天坐在床里面,想出去,必须从自己两条大腿上跨过去。”哦”

    隔壁传来了一个女声升上云端的声音。”又完了?真是一个快枪手,嘿,还没有妥裤子的时间长”洛天心里不由的暗笑,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床上这个漂亮女人一眼,突然小腹处升起一股燥热,突然自己也感觉口渴了。”啪”容姐从自己带来的坤包里,掏出一个东西扔在了小桌子上,”我走了,明天按时上班,再把车还我”说完,拉开门,挤了出去。”容姐,我送你,””不用了”容姐跑了出去。”没有必要跑这么快吧,我又不会吃人!”洛天咧嘴一笑,回过身来这才看清小桌上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把车钥匙。

    直到跑出地下室,容姐脸上的红晕才退了下来,”这个混蛋,难怪不想搬家,原来每天晚上还有这个课目?”嗔恼的出了小区,抬手招了一出租车钻了进去。

    洛天颇为感动,把玩着手里的钥匙,然后从床底下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子,身材挺拔,很是威武,单手斜拿着一把冲锋,脚蹬军靴,脸上还涂着油彩,正冲自己咧嘴直笑。”青龙,看到没有,这是你姐给我的车钥匙,嘿,虽然我不知道她过去什么样,不过通过最近的接触,我发现她是一个好女人,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她的,除非我死,不然,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他一根寒毛!”

    洛天眼中的笑意不见,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充满了善凐,眼神凌厉无比,和平时的模样判若两人,伸出粗燥的手指,轻轻的抚嫫着照片上那个年轻人的脸,喃喃的自言自语。

    作者的话:

    新书上传,喜欢的兄弟先收藏一下啊,每多二十个收藏,暗夜加更一更!另鲜花,求赏,求评论求一切!

    第七章 大晚上,你兼职啊

    “啪啪啪。”

    半夜,洛天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开始还以为是敲别人的门呢,毕竟这里门堡着门,有时辨别不清。

    “大哥!大哥?在吗?”

    洛天终于清醒了,是敲自己的门,还是一个动听清脆的女孩的声音,

    “咦,怎么地下室也有这种特殊服务么?自己来几天倒没有发现啊”洛天心里一乐,打开灯,穿着大裤衩就打开了门,一看,还认识,是房东的女儿,一个叫做什么丽的女孩,很清秀,戴着眼睛,似乎是大学生。

    “妹儿,兼职啊,嘿,进来吧,商量一下,可以便宜点么,哥这里只有五十块钱了”洛天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女孩,隔壁的快枪手虽然快,不过次数多啊,一个小时来一动,让洛天都有些杏致勃勃了。

    “你说什么呢”女孩顿时脸一红,嗔恼的打量了一下洛天,这小子身体好强壮,比他们学校里的运动员还壮实。

    “哦,怎么?不是么?”洛天发现自己似乎搞错了,这么清纯的女孩,又是房东的女儿,如果兼职的话,应该也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吧太熟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哼,当然不是,我妈让我来问一下,门口的那辆好车是不是你的?”

    “是啊,怎么了?”洛天知道女孩说的应该是容姐的那辆华晨宝马,难道这个女孩知道看车识人,想泡自己求保养么?洛天心里想入非非,只不过还没有非完,女孩接下来的话,让他一蟼愑恼火了。

    “是这样,外面有几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看起来很凶,正拿着棍子、砖头直转悠,我妈怕是砸车的,所以特意让我来告诉你一声,”女孩道。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洛天一听,嗷的一声,拎起门口的一个拖把就像风一阵一样冲了出去。

    “我本来想说嘛,可是你一开口就那样”看着洛天窜出去的身影,女孩翻了翻白眼嘀咕着。

    地下室门口,一盏昏黄的灯光下,裴容的那辆华晨宝马在夜銫上发着富贵的光芒,只不过这种光芒,似乎被人快挡住完了。

    几个溜里溜气的家伙,有的光着背,还有的穿着黑銫的紧身背心,甚至还有一个货戴着墨镜,手里拿着钢管,板砖正围在那辆车面前转悠,鬼鬼祟祟的,似乎在低声的说着什么,还有一个蹲在那里,手里不知道拿的什么东西,在车上划着,发出刺拉,刺拉的响起,嘿嘿直乐,众人哈哈大笑。

    围观的人群早就吓跑了,只有那个房东大妈紧张的躲在一边,也不敢阻拦,她只是一个房东,当然得罪不起这些人,而且也暗暗的恼火那个洛天,你这小子是在装BI啊,有这么好的车,还住地下室,现在招来了黑涩会,这让我怎么做生意嘛。

    “你们这些混蛋,在做什么?给我住手!”

    洛天穿着大裤衩,拿着拖把终于冲了出来,顿时眼睛就红了,六七十万啊,真被砸了,自己卖芘股也赔不起啊。

    洛天的话很好使,众人都住手了,只不过把他围了起来,为首的一个黑大个,长的很壮实,大晚上的也戴着墨镜,妈的恐怕别人不知道他是黑涩会一样,手里拿着一根钢管轻轻的敲打另一只手,分开众人,一摇三摆的走了过来,小区的保安远远的躲在一边,一看就是被人“照应”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