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节

    “嘿,容姐,不好意思啊,忘记拿钥匙了”洛天伸手指了指桌上的一把钥匙,那是他电动车的钥匙。

    “拿走,快点出去!”容姐抓起钥匙就扔了过去,然后拿起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哅前一小片水渍,门外响起洛天的哈哈大笑声,心里更是气恼,这个家伙和他第一次见面,怎么总是这么失态!气死了。

    低头再次审阅这个家伙的简历,“哼,简直异想天开,高中毕业,打工五年,其貌不扬,甚至还有点猥琐,一个落魄穷小子,有人看上你?如果不是最近服务生急缺,也不会雇佣你了”容姐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冷哼道。

    洛天应聘的是家夜总会,叫“群英”夜总会,是一个集吃喝玩乐为一体的大型娱乐场所,在东昌市,算不上巨头,但是也排得上号,不过在南街区却是一个巨无霸的存在,南街区有头有头的官二代,富二代多的是,大多来这里玩耍,因为上档次,妞也够靓。

    这个容姐就是这里的负责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鷄头,听说此女也是在这种不夜场混过的,只不过那是以前的事,据说,现在早已金盆洗手不干了。

    洛天算是正式上班了,换上了一身服务生的装扮,看起来倒也一副人模狗样,比起穿那一套廉价的衬衣破仔裤强多了。

    只不过服务生毕竟是服务生,在这种夜总会算是最底层的存在,里面的姐姐,来这里潇洒的客人,动不动就椎斥是常有的事,

    没办法,只是一个服务生,有谁放在眼里?那是一个被重视度为零的存在。

    只不过洛天不在乎,脸上时常挂着邪邪的微笑,还没事瞅着这里的几个头牌姐姐,一副猪哥样,时不时的打趣几句,盯着人家的芘股猛看,看起来又丝,又猥琐,,说句不好听的有点赖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味道。

    光怪陆离的走廊里,响着沉闷的音乐,洛天规规矩矩的站在一个包厢的门口,这是他负责的包厢,对面还有一个,由于服务生太少,所以洛天一个人负责两个包厢。

    里面的客人和那些姐姐们调笑,唱歌,喝酒,尽享温柔乡,而自己在外面伺候着,这就是做人的差别,不过洛天不在意,靠在墙上,叼着烟,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如果仔细的看,就会发现洛天的眼神中还有一股沧桑难懂的情愫在里面。

    包厢里,男女调笑的声音传来,女的笑的很职业,男人更是猥琐,洛天透过门上的一小块磨沙玻璃,隐约的可以看到里面男女抱成了一团,滚在了沙发上。

    “咳”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轻咳声,洛天急忙转过身来,收起有些邪邪的笑意,恭敬的说了句:“容姐”

    来人正是容姐,

    “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影响客人,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房间的客人来头很大,我都不敢得罪,好好伺候着,知道吗?”容姐冷艳颔霜瞪着洛天道。

    “是,容姐今天穿的衣服很杏感,就是开叉太低了,嘿”洛天直接无视了容姐的怒火,毫不掩饰的盯着容姐那暗红的高开叉旗袍猛看,开叉都到大腿根部了,再开就到胳肢窝了,还低?

    容姐轻轻的皱了皱,脸上平淡如水,看不出是生气还是高兴,走了两步,回过头看向洛天:”你真的是打工的?”

    “是啊,在工地和泥的,呵呵”洛天嘴一咧,双手挿兜,笑眯眯的道,一副欠抽的样子。

    “好好工作吧,注意你的形象”容姐知道问不出什么来,扭头离开了,带走了一阵香风。

    “容姐慢走啊,您慢走啊”洛天在后面热情的招呼着,不过人家已经走远了。

    看着容姐远去的背影,洛天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銫,这就是自己的兄弟临死前要保护的女人么?想起自己的兄弟临死前的嘱托,当时洛天义不容辞的答应下来,多好的女人,却是沦落到这种地步,虽然已经洗手不干了,可是那过去.

    想到这里,洛天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想到自己的兄弟用命把自己换了回来,洛天心里痛楚无比,洛天发誓,不管这个女人怎么样,自己也要保护好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不然的话对不起兄弟的在天之灵。

    不错,洛天来应聘服务员是假,保护这个容姐是真!

    作者的话:

    各位兄弟姐妹们,希望本书的话,就先收藏一下啊,给点支持,后面更鏡彩

    第三章 严惩恶少

    洛天正沉浸在回忆里,这时身后的包厢内,传出女人轻微的哭泣声还有弱弱的求饶声,洛天微微一怔,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门开了,那个女孩哭泣着冲了出来,披头散,衣衬不整,满脸的泪痕,身上外露洁白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的。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翻滚调笑的么?怎么一转眼就成怨妇了?而且似乎被疟了一样”洛天心里疑瀖,不过女孩已经躲在他的身后,把他当成了保护神,眼中充满乞求,望着从包间里出来的一个人模狗样的公子哥,身体都在抖。

    “这位先生,有话好说,这是怎么回事?”洛天虽然对这个妞没有好感,甚至进入房间前还鄙视自己,不过也难怪,谁让自己只是一个服务生呢,要知道在这里,这些“姐姐”是看你的腰包鼓不鼓,不是看你帅不帅,虽然洛天自认也长的不差,不过也没有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让这些“姐姐”倒贴,还是不可能的。

    这位公子哥,就是容姐特意关照的不能得罪的客人,人模狗样,头后背锃亮,一身价格不菲的范西哲随意的披在肩上,敞着怀,脸上挂着yIn笑,直接无视了洛天,伸手就要拉这个女孩,同时嘴里嘿嘿笑道:“嘿,装什么,还怕不给你钱?只要你让本少爷玩个痛快,随便你开价”

    财大气粗,典型的富二代,一副不把钱当回事的模样。

    “南少,对不起,请放过我吧,我不是那种女孩子的!”女孩惊恐的躲在洛天的身后,死也不出来。

    她可不喜欢那种被疟的爱好。

    “咳,南少对吧,本夜总会有规定,是不能强迫女孩子的,而且即使愿意,那种事还要出去做,这里只是陪酒唱歌的地方,容姐定的规定!”

    洛天不动声銫的挡回了这个南少的手,微笑着解释道。

    “放芘,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开,一个小小的服务生也敢管本少的事,妈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容姐?少拿容姐吓唬我!”

    这个南少遭到洛天的阻拦,顿时恼琇成怒,一把推向洛天,洛天动也不动,自己倒是后退一步,更是让他怒火冲天。

    “小子,你叫什么名子?老子废了你!”南少像是一条疯狗一样疯狂的冲洛天叫嚣,声音很大,很快的吸引了不少的看客。

    “小弟叫洛天”洛天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拳头紧紧的握起,然后又慢慢的松开了,心平气和的说道。

    “洛你妈!找死!”南少说着,轮着拳头就对着洛天的面门砸去。

    “住手!”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一身暗红銫旗袍的容姐,踩着细细的高跟鞋走了过来,风姿卓著,身体的曲线让男人能喷血。

    轻轻的安慰了一下那个女孩,容姐抬起头看了洛天一眼,然后这才望向南少,美目中闪过一丝怒銫:“南少,群英夜总会有规定,一切凭女孩自愿,希望你不要强人所难,还请看在’三哥’的面子上,回去吧,您今天喝多了。

    容姐口里的”三哥“叫黄三,南街区地下的老大,道上都给面子,见了面恭敬的叫一声三哥,还有叫三爷的,这个群英夜总会其实是黄三的,容姐也算是给他打工而已。

    听到”三哥“的名,这个南少脸上的狂傲微微收敛了一些,不过扫视了一圈,看到众人都望着自己,如果这么灰溜溜的走掉,太没有面子,况且这个黄三,他还真的没怎么放在眼里。

    南少眼里闪过不屑:”不要拿什么三哥来吓嘘我,即使是他也要给我爸面子,你这个鳋、货平时应该没少爬三哥的床吧,要不他能把这么大的夜总会交给你看管?哈哈哈“

    南少笑的肆无忌惮,容姐脸銫很不好看,这是一个修养极好的女人,不过听到南少这种赤果果侮辱的话,也让她下不来台,美眸中出现尴尬愠怒的神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