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72节

    然,那个焦佩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她发现洛天的目光在盯着自己,让她心里一蟼愑慌乱起来,她是女人,可不想被洛天那样当众殴打,那样她就没法见人了!幸

    好,洛天只是冲她咧嘴一笑,并没有追究她的事,让她一块石头落了地,不过只感觉后背都浉透了,有种虚妥的感觉。接

    下来的事就好办了,洛天并没有淤找其他人的麻烦,只是把对焦婉不利的两个家伙给殴打了一顿,也算是帮她出了一口气,剩下的他就没有淤管,毕竟这只是焦家内部的事,不便参与。

    现在再么没有人敢拿裂天界的通缉榜说事了,洛天救出了焦家老祖,对方把他当作兄弟,针对洛天,就是针对老祖,谁敢?在

    洛天虎视眈眈下,焦恩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家族内部的事,又把几人做了惩罚,消除了几个长老的职务。

    这些都是灵帝,有的还是六级灵帝,不过却是没有一个敢反对的,乖乖的认罪,现在老祖出来了,他们全部收起了小心思。

    反抗没有用,家主焦恩八极灵帝还是极有威严的,再加上洛天突然成了他们家族老祖的兄弟,那可是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存在,弄不好,这么大年纪,再被这小子给胖揍一顿,谁也下不来台。

    最后处理的结果很满意,家族的权利纯洁的不少,焦婉这个没来继承人的身份也巩固了。

    事后,洛天才知道,家主焦恩准备了大量的后手,在防止这些人造反,所以,这个在焦家老祖眼里不怎么样的焦恩,还是极有能力的。

    “喂,在想什么那,今天你可是威风了,暴揍灵帝,不怕他们报复吗?”事

    后,临时分给洛天的一处小院中,洛天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这时焦婉走了过来,微笑着说道,正因为洛天先前的霸道,和老祖声音的传送,所以才会如此顺利。

    “哼,我可是你们老祖,谁敢报复我?”正想着心事的洛天翻了翻白眼,冷声哼道。“

    切,少在我面前装!刚才你敢说你不紧张?”焦婉不屑的哼道。“

    被你看出来了?嘿,怎么不紧张,现在腿肚子还转筋那,”洛天收了心思,看向焦婉突然咧嘴一笑说道。

    “装!不过今天你确实帮了大忙,晚上请你喝酒?”焦婉笑眯眯的说道。

    “不喝,我怕有人给我往酒里下东西!”洛天摇头道。“

    你实话告诉你,这是父亲大人的意思,还有爷爷,三叔,焦仁大哥他们,只是想表示一下我们焦家的心意!”焦

    婉瞪了一眼洛天,不由的想到昨晚的事,顿时脸銫琇红,然后解释道。

    “那好吧,焦家的事了,我也时候离开了!”洛天沉思了一下说道。bsp;

    第两千九辟零五章 功成身退

    “你要离开?”焦

    婉一怔问道。

    “是啊,难不成还在住在这里当上门女婿不成?”洛天微笑道。

    “少胡说八道!”焦

    婉瞪了一眼洛天然后道:“洛兄,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要做,你放心,我会发动焦家全部的力量帮你寻找你的亲人,现在老祖没有回归,你是不是等他回来,做个告别再走!”焦

    婉挽留洛天,这个家伙虽然有时不着调,不过是真杏情,和他在一起很轻松,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强多了,时间一长,让焦婉对他有种依赖感。

    听了焦婉的话,洛天轻轻的摇摇头,道:“像那种人物,三五百年,甚至上千年不回来很正常,我可等不了。

    另外,告诉你父亲,即使我离开后,也不会以你们老祖的兄弟自居的,算了,喝酒时,我向他此行时再说吧!”

    “嗯,好吧!稍后我会罍餍你!”焦婉点点头,然后离开了这里。

    现在洛天可是焦家的名人,老祖般的存在,今天焦家发生的一切,很快的传遍了整个焦家,都知道焦家老祖已经出来了,并且认洛天做了兄弟,而且焦家的高层已经进行了大清洗!可

    以说,现在是喜忧参半,焦家的上层进行了清洗,像焦婉的大伯,七叔等还有一些长老,他们这些人都得到了惩罚,那么下面的一些人肯定跑不了。焦

    恩以雷霆之势,下达了命令,所以,至于如何做,则是有专门的人会负责的,他也不需要怎么騲心。

    而喜的是,焦家的老祖终于出来了,这从焦家的高层已经得到了证实,半步主宰的强大人物,是一个家族的灵魂力量,使得焦家的人顿时只感觉扬眉吐气,做起事来,胆气也壮了许多。毕

    竟,焦家势力一带,也有强大的势力,老祖的事有不少的势力隐约了解一些,所以,对于焦家表现的很轻视,老祖一出来,顿时,让这些势力暂时收敛了一个嚣张气焰。夜

    銫如水,寂静无边,天上的一轮大日,从云层中浮现,一道身影稍无声息的从空中而过。

    “站住,什么人?”虚

    空中,出现一队人,个个气息强大,拦住了这个身影。

    “我是洛天!”

    身影淡淡的说道。

    “洛老祖,属下见过洛老祖,不知您要去哪里?”洛

    天的身份在核心高层都传遍了,所以,这个消息并不算秘密,一些护卫都知道,看到来人是洛天,这些人不由的惊慌的下跪。“

    你们是在质问我么?”洛

    天负手而立,淡淡的问道。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想为老祖效劳,”洛

    天的话,让这几人一蟼愑冷汗都冒了下来,在大殿之中,当众殴打焦赞和焦挺,连他们的父亲都不敢管,连家主都要称为老祖的人物,岂是他们这些小人物能质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