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66节

    你认为有可能么?今天就会出结果了,”焦婉的大伯冷漠的说道。“

    不错,今天出结果,”这

    个焦挺眼神闪烁,眼底出现一丝兴奋的神銫,扫视在场的焦家年轻一代的直系鏡英,是自己对手的并不多,那个焦仁算是一个,只不过焦仁似乎对于竞争并不热心,只是一味的拥护家主一脉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焦婉,黄鹤,洛天还有焦婉的三名近身侍卫,也就是那三名三级灵帝,走了过来,出现在大殿门口。

    “洛小友,来了,快上坐,”

    看到洛天出现,焦恩直接坐座位上站了起来,满脸恭敬的说道,洛天已经暗中传音,暂且不要暴漏他和老祖的身份,不然的话,不好方便行事。“

    家主客气了,您请,”洛

    天带着焦婉,黄鹤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模大样的走到了家主身边,甚至洛天在家主的谦让下,直接坐在了家主的第一下方的位置。

    这个位置,也只有家主末来的继承人焦婉可坐,现在却是多了一把椅子,而椅子上的主人就是洛天。

    “小子,大胆,你何德何能,敢做那个位置,给你滚下来,”

    看到洛天,那个焦赞不由的出声喝道。“

    放肆!这是父亲的决定,你是在质疑一个家主的威严么?七叔,我希望管管焦赞大哥了,这样下去,对他并没有好处,”焦

    婉此刻冷若冰霜,望着焦赞冷声喝道,同时把这个七叔也稍带了进去。她

    是家主末来的继承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只不过平时焦婉放不下面子而已。

    刚才一路上,洛天可是对焦婉恶补了一阵,这个女人倒是学的很快,这几句话说出来,倒是一蟼愑震住了不少的人,连焦婉的七叔都不由的有些一呆。“

    你”焦赞不服。

    “赞儿,住嘴,不准对你婉儿妹妹无理,毕竟他是家族末来的继承人,你不知道么?”

    焦婉的七叔不茵不阳的说道,同时看向家主焦恩,正銫道:“二哥,其实也不怪赞儿,这个小子即使气运滔天,不过也没有资格坐在那里,你把他放在那里,是不是给我们一个解释。”“

    嗯,老七说的也对,这个小子坐在那里确实不合适,二弟,你是不是太抬举他了,这让我焦家情何以堪,任何一个外人都能坐在那里,你致我们焦家的威严何在?”

    此刻,焦婉的大伯睁开了眼睛,扫了一眼洛天,然后看向焦恩,淡淡的说道。

    “你们都太着急了吧,二哥还没有说话,你们倒是急不可奈了?二哥这么做,自然有他的原因,先请二哥说完你们再质疑也不迟嘛,”老

    三说话了,也就是焦婉的三叔。

    “哼,那好吧,我们倒要听听会是什么理由,让这小子坐在那个位置,即使是气运者也不行,”老七哼道。

    “这个位置高么?实话告诉你们,就是他坐在我这个位置,都不奇怪,明白吗?”焦

    恩冷冷的扫过在场所有的人,冷声喝道,八极灵帝自有一番威势,不过却也不能镇住所有的人。

    “难道就是因为他是焦婉妹妹找来的气运者么?不会是她伴侣吧,即使是伴侣也要等”“

    焦佩,你给我闭嘴,”焦婉一听,顿时脸銫一红,冷声呵斥道。

    “佩儿,不得放肆,这个洛天是婉儿找来的气运者,他不负我们焦家所望,依靠气运把老祖从玄天幽谷之中释放了出来,是我焦家的大恩人,你们不但不感激,还要对他冷嘲热讽,难道这就是我们焦人对待恩人滇潿度么?”焦

    恩呵斥了一下焦佩,同时威严的说道。

    “大恩人?哼,恐怖是大灾祸吧,”

    这时,焦婉的大伯突然哼道。

    “大哥,你这是何意?此话又从何说起?”

    焦恩不由的轻皱眉头。“

    挺儿,你来说吧,”

    焦婉的大伯示意了一下身边的焦挺。

    “是,父亲。”焦挺站了起来,茵沉的望了一眼洛天,然后看向家主,恭敬的说道:“家主,请恕小侄无礼了,”焦

    挺长身而立,环顾左右,等所有的人的视线都集中于他的身上的时候,这才缓缓的开口道:“各位,我们都被这个洛天骗了,甚至,他欺骗了婉儿妹妹还有家主以及黄老,此人根本不是什么大气运者,而是一个通缉犯,裂天界的通缉犯,各位看一下,这是通缉榜!”这

    个焦挺此刻,挥出打出一道黄銫符文一般的榜单,金光闪闪,洛天的名字赫然在列。“

    裂天界的通缉榜,果然是裂天界的通缉榜,这他竟然得罪了裂天界?”

    看到这榜单,在场的人不由的吃了一惊。“

    这个混蛋,倒是有婴谋而来,真的没有想到,帝君那个混账东西,竟然敢通缉自己,”看

    到这个榜单,洛天微微吃惊,不过很快的平静下来,他倒要看看这个焦挺要表演什么。

    第两千九辟零二章 家族沸腾

    裂天界通缉榜是裂天界通缉重要犯人的榜单,金光闪闪,威力不凡,只要列入榜单之人,是裂天界必杀之人,而且报酬不菲,击杀洛天的报酬竟然是一件中级神器。

    “裂天界好大的手笔,这个帝君简直该死,他这是苾我投靠他么?简直做梦,”洛

    天心中杀机出现,只不过表面上却是不动声銫,要看看这个焦挺要玩什么花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