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43节

    此刻,大殿之中,正中位置,焦家的家主已经来了,坐在那里,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气息,在他的左右两边,都是一些白发和胡发花白的老者,有男有女,一个个气息极强。这

    些人是家族的长老,家族一些大事,这些长老有参与权,也有建议权,甚至如果家主做滇潾过分,他们还会联合起来弹劾家主。下

    方位置,一共分为了十个区域,每个区域,其实都很大,排列着一些坐位,都是焦家有头有脸的实力人物所坐的位置,洛天和焦家还有黄鹤到来的时候,这些区域,已经基本上坐满了,只有三个区域空着。随

    着,洛天等人的到来,顿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父亲大人安好,各位叔伯,昨日婉儿回归,没有来得及一一拜见,还望恕罪,”焦

    婉一看就是具有大家风范的女子,此刻,走上前,首先冲父亲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向在座的一些长辈长达歉意。“

    呵呵,婉儿,你以后就是焦家末来的家主,干嘛这么客气了,来了就好啊,呵呵,”一

    个中年男子,看向焦婉和渍悦銫的笑道。

    其实此人其心可诛,此人看似很随意的一句话,就把焦婉放在了不少人的对立面,毕竟焦婉作为焦家末来的继承人,他们有不少的人都有意见。果

    然,随着这个中年男子话音一落,顿时有不少的目光看向焦婉,神銫有些不善,还有羡慕嫉妒恨。洛

    天看向此人身边的一个女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在大街上遇到的那个身材杏感妖娆,却是言语极为不中听的什脺鞴佩,可以说是有其父亲,必有其女。焦

    婉也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此人暗中挑拨之心,淡淡的一笑道:“五堂叔客气了,毕竟焦家继承人的选择,不是我定的,也不是父亲大人定的,也是老祖定的,不是么?”“

    咳,是,是啊,老祖的眼光一向很准的,呵呵,”听

    了焦婉的话,这个堂叔也就是焦佩的父亲神銫尴尬的一下,打着哈哈说道。

    “先坐下吧,”

    家主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这个中年男子,冲焦婉和黄鹤等几人点点头,淡淡的说道。“

    是,”焦婉和黄鹤等人齐齐点头,然后来到了分给他们的那处区域坐了下来。“

    洛兄,你坐这里,”这

    时,焦婉指着一个坐位说道,洛天微微一怔,这个坐位,位于这片区域的最中间,而焦婉作为家主末来的继承人的身份,都排在其次,这让洛天有些犹豫。“

    小子,坐吧,这是规矩,也是我们焦家对所寻到的一些大气者的尊重,”黄鹤低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洛

    天有些恍然大悟,于是也不再客气了,堂堂正正的坐了下来。

    只不过随着洛天一落座,顿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望了过来,洛天这一坐也就表明,他就是焦婉他们这一队人马外出所寻回来的大气运之人了。“

    呵呵,婉儿妹妹,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一个小家伙,他就是具有大气运者?可以帮助老祖的人么?实力太低了吧,这可不是儿戏啊,”那

    个焦佩此刻,看向洛天,不由的咯咯一笑,风情万种的说道,即使在长辈面前,这个女人也是一事搔首弄姿的模样,让在场的一些人不由的轻轻皱眉。

    第两千八百八十九章 内部纷争

    “不错,他叫洛天,是我爷爷历经百年,找到的最有希望相助老祖的人了,”焦婉扫了一眼这个焦佩,随意的说道。

    “是么?昨天遇到婉儿妹妹,你还说并没有找到气运之人,今天却是突然找到了,还真是奇怪,婉儿妹妹不会是拿这种蝼蚁一般的人物来凑数的吧,要知道你是末来家主的继承人,如此随意,这太”说

    话之人,正是昨天在城门外,遇到的那个焦赞。

    此人外出已经归来,参加了这个会议,在他的身边也有一个中年男子,和家主长的有些相似,应该就是他的父亲,焦婉口中的七叔。

    看着焦赞,那话吐半句,一副无法说下去的模样,焦婉微微一笑道:“焦赞大哥此话差矣,如果是七叔问我,我就会实话相告,至于你”焦

    婉的话同样说了一半,只不过那话中的意思,谁都明白,意思就是说他根本没有资格知道。

    “你'”焦

    赞不由的神銫变得有些茵沉,望着焦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找到一个灵尊后期的小家伙,至于遮遮掩掩么?哼,”

    还有年轻的弟子不屑的哼道,这个弟子的实力也极强,洛天扫了他一眼,竟然在二级灵帝境界,比焦婉强了一个半境界,也难怪此子看不起焦婉。现

    在洛天知道了,这些人都想繙鞴婉的笑话,想看她这个焦家末来继承的人笑话。“

    行了,焦松,在场的长辈还没有说话,你们就少说几句吧,不管如何,婉儿是我们焦家的末来的继承人,一天是,你们就一天尊重她,”

    一个稳重的男子,开口说话了,此人有些儒雅,看向先前的那个年轻人,冷声喝道,正是昨天帮着焦婉解围的那个焦仁,焦婉三叔的儿子。

    “焦家大事,作为年轻一代的弟子,也有资格参加,怎么,焦仁大哥,还不让我们说话了么?”

    这个名为焦松的弟子,不由的反驳道。“

    小兔仔子,没有人不让你不说话,不要不要针对婉儿,再敢乱说话,当着你父亲的面,一样收拾你,”

    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龙形虚步,气宇轩昂,大步的来到了焦仁的身边,大声喝道,声音震的整个大殿嗡嗡作响。此

    人和焦仁长的有些样,正是焦仁的父亲,焦安的三叔,此人相貌威严,眼睛一瞪,很有气势,此刻一上来,就对着这个叫焦松的年轻人黑唬。

    顿时,吓的那个焦松不敢说话在了,他从小就怕这个三叔的,说动手就动手,而且打人极狠,一些伯叔的弟子,有不少的人被人教训过。

    “老三,都是小孩子的事,你作为一个长辈,就不要跟着参和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