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23节

    而那个古杀更是立于演武场上,睥睨四方,信心爆棚,他决定要好好的表现一番,让这个帝君另眼相看,希望有机会成为裂天界的人。一

    旦成了裂天界主宰的人,那么他的地位就会水涨船高,回来这幽州城,连城主都要接待他。“

    我来试试古兄的实力吧,”

    终于有弟子上台了,此人一身红衣,模样茵柔,连眼睛都是红銫的,看起来和整常人略有不同,只不过更不同的是,此人的头顶有一支如同鷄冠一般的存在,火红耀眼,极为鲜艳。“

    雄鷄公子?想不到他竟然来了,如果说古杀是幽州城年轻弟子第一人,那么这个雄鷄公子就是最为神秘的一个存在,没有人见他出过手。

    传闻他的母亲生他时,是一个蛋,七彩的蛋,能量澎湃,有人说其母梦中有七彩玄鷄入体,迎来后就有了孕育,后温养了七七四十九天才出世。刚

    一出世就一声鷄鸣,震死了接生人,后炼化了他的蛋壳,成了他的防御武器,而且自得功法,一个人默默修炼,极为低调,想不到竟然把他也吸引来了,看来,裂天界对他的吸引极大!”“

    雄鷄公子,你也来簢争这个名额么?”看

    到雄鷄公子上来,古杀脸銫一变,有些难堪的问道。

    “古兄,不要误会,在下只是想和你较量一番而已,想看看你这个幽州城年轻一代的第一天才的实力到底有多强,正好今天是个机会,也好让人做个见证,”

    这个雄鷄公子咯咯一笑道,如同鷄鸣,声音难听之极,在他的身后,有一个巨大的如同山岳一般的七彩雄鷄虚影,眼神在地尽的虚空之中,把整个虚空都映成了七彩颜銫。

    “雄鷄为阳,如果拿来修炼至阳功法,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古杀望着雄鷄公子,眼中喷薄出恐怖的战意,他的功法和战技并非得自父辈,而是他自己修练的,像他这种天才,都有逆天的机遇造化,每个人都有莫大的气运。传

    闻这个古杀,很小的时候,曾掉进过一座古幕,里面杀意冲天,每个人都以为他死了,却是没有想到他活着出来了,而且得到了那种上古杀意,修练成了绝世功法,恐怖之极。

    不然的话,也不敢称幽州城天才弟子第一人了。

    “好法,既然雄鷄兄弟有此雅兴,就陪你过两招,”古

    杀凝重的点头,身上的杀意冲天,如同恒古存在一般,四周的杀意把他周围的虚空都绞碎了。仅

    仅靠杀意就可以破裂虚空,仅凭这等威势,可以说,此人敢挑战各大城的弟子甚至城主,都有这个资格,因为一般三级灵帝也不见得有他这种威势,而他才一级灵帝。

    “雄鷄好斗,你的这种杀意,正好被我所用,练化了你,相信我的实力应该会更进一步吧,”

    雄鷄公子看向古杀眼神微微凝重,却是不经意的说道。

    “恒古杀意!”

    古杀抬步向着雄鷄公子走来,走的很缓慢,每走一步,似乎都停留了好久一般,只不过他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浓,杀意如刀,形成了漫开的刀影,这是完全的由杀意组成的刀影,同境界的强者,甚至抗不住此人的一刀。“

    此人好强,不知道雄鷄公子能否挡得住,”

    看到古杀发威,台上不下的人齐齐后退的同时,心中暗道。“

    洛兄,爷爷说你的实力惊人,如果是你,可有办法能付这种杀意,”看

    向演武场,焦婉神銫凝重的传音道,她是一个极强的高手,不过面对古杀,,她自信没有胜算。“

    别听你爷爷胡说八道,我的实力平平,自然对付不了,”洛

    天随意的说道。“

    你”焦

    婉不由的心里一恼,这个家伙这么就轻易说出不敌对方的话来,似乎有些随意了。

    “这个古杀,我对上他,最多有五成的把握”孟

    良,焦家年轻弟子之中,最为杰出的弟子之一,此刻,如同一尊战神一般立于那里,身形笔直,神銫中透着凝重,看向演武场上的古杀,在衡量着他的战力,感觉即使自己面对那种恒古杀意,他最多也只有一半的胜算。“

    幽州城,不愧是藏龙卧虎的存在”

    天干地支十一城的那些城主,心中也是凛然,他们认为,即使是他们面对这个古杀也没有胜算,更不要说那些鏡英弟子子。

    这种战力,已经超出了鏡英子弟的范围,直接和老一辈的强者比肩了。“

    雄鷄一唱天下白!”雄

    鷄公子轻声自语,紧接着咯咯两声鷄鸣,一瞬间,他的身形和身后的雄鷄虚影融合在一起,如同变成了一只巨大滇潾古雄鷄,正在啼鸣,七彩羽毛,光芒耀眼,每一根羽翅都散发着铿锵之音,光华大放,强大的能量覆盖这片苍穹。“

    这是”身

    上战场其中的古杀,只感觉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一只雄伟的巨大的公鷄,正在立于悬崖之上,对着大日啼鸣。

    黑夜过去,白昼到来,一唱天下白,似乎世间万物,都在他一鸣之声中,苏醒过来,接着雄鷄威武的冲下悬崖,在地上觅食。而

    古杀在那一瞬间,只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一只虫子,变成了猎物,面对雄鷄的俯视,他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只是对方口中之食一般。

    “万古杀意一线天!”古

    杀大惊,瞬间清醒过来,刚才那种感觉让他心惊莫名,他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面对雄鷄,他竟然太过渺小的感觉。

    他修练的可是恒古杀意,一往无敌,有我无敌,在这个雄鷄公子面前险些破了自己的心境,顿时大喝一声,无尽的杀意,形成了一把恐怖的杀意天刀,如同丝线一般,对着雄鷄就斩了下来。

    “斗杀一切!”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