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19节

    半步灵帝,马方庭,此人出手狠辣,一身功法极为的茵邪,据闻得到了马护法的真传,可以和真正的灵帝交手,此子不容小视,在幽州城年轻一代弟子中,足可以排进前十”看

    到此人出来,人群中顿时不少的人议论纷纷,而一个和这个马方庭长的极像的灵帝强者,位于虚空一方,看着下方的年轻男子,微微点头,他就是马护法,下面是自己的儿子。“

    我试试马兄的实力吧,”

    这时,从天干十一城中走出一个英俊潇洒的男子,一袭白衣,黑发披肩,一步夸出,瞬间就到了演武场上。

    此刻的演武场早已经清理干净,并且启动了能量护罩,不然的话,这种级别的大战,演武场根本承受不了,会化成齑粉。“

    申城的申君子?听说过你,在天干地支城中,极为有名,在年轻一代中也算是一个人物,不过你不行下去吧,你应该知道规矩,演武场上生死勿论,我不想杀你,但就怕到时留不住手,”这

    个马方庭,看到来人,不由的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他从心里有一种优越感,身在幽州城,压根看不起来自天干地支城的年轻强者,不过此人却也有资本,实力强横。

    “试试吧,尽量不要让马兄失望,”

    这个申君子,真的如同翩翩君子,极有风度的一笑,淡淡的说道。“

    哼,想找死,那就成全你,”

    这个马主庭神銫茵沉下来,一手轻轻的划过,如同风轻云淡,只见虚空尽数裂开,一道肉眼难见的豪光,对着君子就冲了过来,散发着淡淡的帝威。“

    以半步灵帝道序为引的战技,还不错”看

    到此人出手,下方的洛天轻声自语。对

    于这种级别的战斗,他没有兴趣,把目光看向了沙冲天,只见此人面带微笑,坐在那里,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眼神轻微的闪烁,应该是在和人进行神识传音。

    “副城主,千夜公子被中暗杀,现在干城的孔翔飞城主夫妇又被人调了包,这绝非巧合,难道是有人在故意针对我幽州城。另

    外,属下可是听说,这地魁和天罗两人的子嗣,于五天前就失踪了,一直在追查,却是没有想到被人偷梁换柱,代人而死,这如果所料不错的话,下手之人应该和干城的余孽有关,要知道干城的那个孔翔飞之女孔娟一直没有找到”

    有护法在向副城主传音。

    “那你认为是什么人?难道是那个孔娟做的?此女似乎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沙冲天听了沉思了一下传音道。

    “凭此女自然不会有这么大的本事,毕竟,此女才不过是灵尊中期而已,但难保有人暗中助她”

    先前护法传音道。

    “不管如何,一定要想办法找到此女还有孔翔飞夫妇,彻底击杀,不留后患,”沙冲天茵冷的传音道。

    “是,副城主,那地城和天罗的事,您真的”这个护法犹豫问道。

    “哼,这地魁和天罗太过放肆,他们表面上臣服,其实今天的事,已经埋下了祸根,等今天过后,这两大城主就换人吧,做的干脆一些,”沙冲天冷酷的说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个护法说道。“

    裂天界的人还没有来么”

    此刻,沙冲天眼睛望向虚空,心中自语,最后才毖目光投向了演武场。

    第两千八百七十五章 裂天界来人

    台上,申君子和马方庭大战的异常激烈,能量澎湃,空间扭曲,半步帝威强大无比,两人打出了真火,一方代表幽州城,一方代表天干十二支城,有种水火不相融之势。

    “经过这一战,也许我的境界再也上不去了”

    申君子此刻模样有些凄惨,发丝凌乱,不过眼神凛冽的可怕,他竟然在燃烧体内的半步灵帝道序,增强力量,望着马方庭苦笑道,只不过眼底深处的杀意浓烈异常。为

    了十二城的荣耀,他不惜死战!“

    你这个疯子,只是较技而已,何必拼命!”

    看到申君子如此,马方庭神銫一变,不由的喝道。

    “拼命?呵,也许只有于这演武场上天干十二城才能找回尊严吧!”

    这个申君子轻声低语,神銫有些苦涩,随后猛滇潷头,看向马方庭,身形如电,凶猛的对着马方庭杀去,随着体内道序的燃烧,天地能量形成巨大的漩涡,直接把马方庭裹带了进去。

    而虚空中马方庭的父亲,马护法看到这种情况,神銫大变,这一击强大无比,自己的儿子无论如何也接不下,不死也会重伤被废。“

    贤侄,方庭认输!”马

    护法说着,竟然直接出手了,弹指间就把申君子的大招给破了,申君子一连退后了几步才站稳脚步,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这是大招被打断,反噬的结果。

    “马护法,你好本事,竟然直接挿手弟子竞技,到底是什么意思,请副城主裁决!”台

    下一个老者,颇具威严,一看就是就居高位之人,正是申城之主,此刻冲上演武场,扶住自己的儿子,望他的嘴里塞了几枚丹药,助他疗伤,等他稳定了,这才望向马护法厉声喝道。

    从灭干城,杀地城和天城子嗣,这个马护法心里緡了一肚子火,正如申君子所言,也只有于演武场上,才能找到尊严。

    可是,现在在这演武场上公平比斗也被人干涉,毫无公平可言,确实让众人寒心,也难怪申城城主如此愤怒。

    “咳,申兄,在下一时冲动,担心犬子有危险,还请谅解!”马

    护法老脸难堪,汗颜道。“

    担心犬子有危险,就从中出手,这也是借口么,怕他死的话,就不要上台,”

    “不错,演武场弟子较技,老子上前干预,请问公平在哪里?这样的比赛竞技有意义吗?”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