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82节

    “人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希望,今天他们背信弃义,放任不管,那就让他们明天高攀不起!”

    洛天把孔娟扶起来,望着这个女人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越兄弟,话虽然如此,可是”“

    什么人?出来!”孔

    娟的话没有说完,洛天突然神銫微微一变,轻声喝道,只见孔娟身后的虚空之中,能量轻微的扭曲一下,一个老者出现,有些诧异的望了一眼洛天,然后来到孔娟面前。“

    陈伯?是您?”孔

    娟看到来人,不由的失声说道,这个陈伯是地城城主家中一个普通的扫地的老人,实力只不过是灵尊初期而已,不过对于孔娟很好,因为孔娟以前救过他。只

    因这个老人干活出了一点问题,那个彩云要杀他,被孔娟说情,救了下来,虽然此人一直呆在地城城主家中,不过对于干城的事,一直很关心。“

    老朽见过大小姐,还请不要怪城主大人,他也有难处,因为你们干城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所以,幽州城副城主的儿子才会如此对付你们,看是其子出手,实则是副城主在暗中铀作,”

    老人来到孔娟面前,首先拜见,然后低声说道,不管如何,他还是想为地城城主说一句话。

    “陈伯,如果您是来说这些的,那就不必了,一个幽州副城主的儿子虽然能量很大,不过也不足以敢抓我父母,毁我城池,定是副城主授意,甚至和幽州城主也妥不了干系,这点我岂能不知?”孔

    娟的神銫有些不好看,冷冷的说道。

    “唉,只是这个大人物,连幽州城主估计都不敢得罪,因为此人来自裂天界,”陈伯苦涩道。

    “裂天界?”孔娟不由的一呆,连洛天也一怔,他没有想到牵扯到裂天界。

    第两千八百五十三章 缘由

    “不错,裂天界的一位大人物,老朽只是暗中听到一些事情,所以前来禀告大小姐,另外,大小姐,老朽还有一个重要的消息,那就是令尊令堂大人,十日后,将在幽州天刑台行刑!”

    这个老者看了一眼洛天,然后凝重的对孔娟说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什么?该死,”孔

    娟一听,两眼一黑,差点没有游了过去,心中怒火冲天,她怎么也想不到,幽州副城主真的要杀自己的父母。“

    这个消息是否可靠?”洛

    天看向这个老者认真的问道。

    “千真万确,是老朽亲耳听地城城主说的,不过大小姐,您千万不要去,那里就是龙潭虎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您实力增强,并非没有报仇的机会,”

    这个陈伯凝重道。

    “不,我不要父母大人去死,我一定要救他们,一定要,”孔

    娟眼中坚定异常,一双秀目透着深深的杀意。“

    不要冲动,不是还有十天时间么?我想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干城的父母是怎么得罪裂天界的这位大人物的,从而指使幽州城的副城主行这等灭绝之事?”

    洛天安慰着孔娟,然后看向这个陈伯问道。

    “这个具体的我不太清楚,似乎是干城之主掌握了一个很大的秘密,所以才会遭此不测,”这个陈伯毕竟只是一个下人,能够听到如此多的秘密消息,已经实属不易了。“

    秘密”

    洛天不由的一怔,微微点头,这应该是属于杀人灭口吧,只不过干城是幽州城下一个很大的城主,直接灭城,没有借口的话,怕是会有人不服,所以这才辈挿了一个谋反的罪名。

    另外,幽州城主不知道是不是和裂天界的那个大人物有箿麽,不过副城主肯定有箿麽,不然的话,不会如此尽心尽力的迫害自己幽州所属的城主,因为这会让其他的城主寒心,位子不稳。一

    瞬间,洛天分析出了各种可能,想到了许多。“

    大小姐,老朽告辞了,”此

    刻,陈伯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说道。“

    麻烦你了,陈伯,”孔娟的心境稍安稳定了一下,向他表示感谢。

    “咳,这是老朽应该做的,”

    这个陈伯躬身答道,然后离开了此地。“

    越兄弟,我该怎么办,求您一定要救救我的父母,救您了,”孔

    娟六神无主,直接跪在洛天面前,苦苦的哀求道。“

    孔姑娘,你先起来现说,”

    洛天把孔娟扶了起来,然后接着说道:“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去就来,”洛天说完,身形直接在原地消失。

    “呵,理解,遇到这种情况,有谁敢帮我呢?幽州城,裂天界,即使灵帝也不敢轻易去闯吧,”

    看着洛天匆匆离去,孔娟的眼中出现浓浓失望,她认为洛天是知难而退,直接溜走了,这让她极为的难过。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帮自己呢,只是因为那株神魂仙草么,不过他救了自己的命,已经还清了。

    “大小姐,您吩咐老奴的事,老奴已经做到了,把您所说的一切,都告诉了孔家的大小姐,您应该放了我的孙子了吧,”

    距离地城不远的一处空间之中,那个陈伯此刻面对一个长相较好,却是眼神有些茵毒的女子,低声下气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