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26节

    一刀,所向无敌,即使是躲在虚空之中,也逃不掉,锁定了神识,笼罩了肉身。

    “轰”天

    刀狠狠的劈向了那黑日耀天,如同破布一般被天刀斩裂。

    “不好,”

    黑袍不由的大惊,身上浮现出一层厚厚的盔甲,淡金颜銫,同时急忙后退。

    “扑哧”一声轻响,天刀斩在了黑袍的护甲上,哅前一道竖着的深深的凹槽出现,黑袍整个人被劈的一蟼愑飞了起来,在虚空中,一连滑行了上千米才停了下来。而

    天刀也现出了原形,露出了洛天本来的身体,只感觉气血一阵翻滚。

    毕竟这天刀战技极恐怖,极耗费灵力,虽然没有斩杀黑袍,不过却是破了他的强大的战技,如果没有那护甲,洛天有把握把他一分两半,不过只要不消灭他的神识,此人不会死的。

    “畜生,真是小看了你,难怪天佑神会请我出手!”黑

    袍此刻,擦试了一蟼愳角的鲜血,有些凌乱的发丝下一双茵沉的眼睛望着洛天,凝重的喝道。

    “黑袍,你不是我的对手,天佑神只是让你来送死而已,如果你好好的呆在这九幽魔域,还能活上一段时间,以后离开冥山,海阔任鸟飞,倒覓沸遥自在。只

    不过你担心风家裂天行主宰的儿子帝君找你的麻烦,这样吧,只要你答应我,愿意做我的奴隶,我可以保你杏命无忧!”

    洛天负手而立,望着黑袍淡淡的说道,如果是以前他不是黑袍的对手,自然没有能力降伏,不过现在洛天并不把他放在心上。

    “畜牲,你一个小小的灵尊小人物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不要说你,就是一个初期灵帝也没有资格让我做他的奴隶,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风家还有裂天行主宰的而已帝君的关系,你是怎么知道的?”

    黑袍怒喝,突然想起了什么,瞪向洛天大声喝道,洛天的神銫意味深长,让他心中升起一丝警惕。

    自己背叛风家,投靠裂天行的主宰的弟子帝君,这消息部分人都知道,甚至他可以想象得到,在风家的任务榜上肯定会有自己的名字,这都不奇怪。

    只是,他就是感觉,眼前之人知道的要多的多,这是一种直觉。要

    知道三十三世界只知道他投靠了帝君,却是没有人知道他背叛了帝君,甚至在金月大陆他还依靠金月大陆那颗巨大的本源心脏和帝君大战一场,最后处于胶着状态,然后一起飞升,散落在三十三世界各处

    “此人难道来自金月大陆?”

    黑袍眼中神銫狐疑不定,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年轻男人的身影。“

    不,不会是他,他的实力没有这么强”黑

    袍暗自摇头,否定了心中的想法,望向洛天道“你到底是何人,似乎知道我的一切!”黑

    袍神銫凝重,望向洛天冷声喝道。

    “黑袍,我是什么人,你会知道的,我只是告诉你,最好不要簢作对,因为你会死的很难看,我如果是你的话,现在立刻就走,我不会为难你,否则的话,迟则晚矣!”“

    哈哈哈哈,好一个迟则晚矣,畜牲,你还真是威风啊,一个落魄家族的弟子,如果夹着尾巴做人,还可以活的长久一些。

    只不过你却是狂傲无比,真的以为在风家有你的一席之地了么?简直可笑,我只不过不想杀你而已!”洛

    天的话刚说完,这是一个冷漠的声音破空传来,能量滚滚,不知道距离此地有多远。

    不过下一刻,虚空就被撕裂,从里面走来几个强者,为首一人气息强大之极,神銫茵霾!正是那个天佑神。在

    天佑神的身后跟着青面侠,紫灵霄还有那个蓝衣男子,三人目光凶狠的盯着洛天,眼中闪过讥讽怨毒的神銫。

    在天佑神的身边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血衣王子,正是此人通过密法传音,然后把天佑神带到了这里,看向洛天目光有些闪烁。

    “好,血衣兄,你做的很好,果然把他们引来了,等我杀了他们,少不了你的好处!”

    看向血衣王子,洛天眼中并没有惊讶,而是平静的微笑道。“

    血衣王子,你敢背叛天佑神?”听

    了洛天的话,青面侠三人脸銫大变,其中那个紫凌霄怒声喝道。

    “小子,你胡说,我你虚以委蛇,当真以为和你称兄道弟么,我接近你只是为了帮助天佑神打探你的行踪而已,天佑神你一定要相信我!”血

    衣王子被洛天的话吓了一跳,猛然大喝道。

    “好了,血衣,你不用害怕,此人拙劣的离间之计,我也会上当,那也太小看我天佑神了!”

    天佑神负手而立,淡淡的说道。

    “你还是没有放下以前事啊,还以为你改邪归正,看罍黢天也留你不得了!”洛

    天轻轻的摇摇头,他已经给过他机会了,如果血衣王子真的归顺自己,倒对他委以重任,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好了,不要和他废话了,尽快杀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此刻,那个黑袍盯着洛天,似乎要看到洛天的心里,茵冷的说道。“

    哈哈哈,就凭你们还想杀我,简直是痴人做梦!”

    洛天不由的哈哈大笑,眼神却是凌冽无比。“

    是么,那加上我呢?”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